香港紮鐵工會抗爭新聞三則:原委與「政治力介入」

2007/08/14

工潮禍源:判上判低價承包 紮鐵勞資談判膠 工人謀反撲 2007年8月14日

【明報專訊】紮鐵工人罷工事件,表面是香港建築業扎鐵商會(三判)與香港建造業扎鐵職工會(工人)之間的角力,但據熟悉業界情人士指出,今次事件涉現時建造業分判制的結構矛盾,另一個矛頭則直指扎鐵商會高層,承接了大部分紮鐵工程,同時壓低工人薪酬,導致工人要反抗到底。雖然紮鐵工人罷工事件正陷於膠,但工人正密謀其他方法在日後反撲。

香港建造業基本可以分為4層,最上的是承建商,俗稱大判,他們向發展商承投工後,再外判至專業承包商,然後是普通判頭,最低是建造工人。消息指出,事件表面是扎鐵商會與工會之間問題,但由於建築業「判上判」,若上一層判頭(或稱﹕大判)或承包商(二判)不肯同時增加工程費,最終要由扎鐵商(三判)承擔所增成本。

料罷工不長久 建造商會拒「放水」

代表最上層的承包商的香港建造商會終在昨日發表聲明,強調建造業並不能負擔工人提出的26.7%(工會要求日薪加至950元)加薪幅度,否則會使大量建築公司倒閉。

消息指出,建造商會(會員多為大判)會長黃天祥態度強硬並預計工人罷工不會長久,故建造商會未肯承諾增加工程費,扎鐵商會亦難以即時加薪,扎鐵商會唯有先完成手頭「平價」合約,方有機會再與各方商討增加工程費,這正解釋為何扎鐵商會與工會日前達成的協議,只承諾在明年8月1日方可把工人日薪加至950元,原因正是要先完成現有工程合約。

李卓人與商會談判無果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在昨晚曾與建造業商會會長黃天祥開會,反映加薪問題,但最終沒有成果。工會今天會商討進一步行動。

除香港建造商會態度強硬,最令紮鐵工人不滿的是,早年扎鐵商會高層趁本港造業經濟不景,大幅壓低薪酬。昨日有罷工工人致電台節目,矛頭便直指現任扎鐵商會會長曾登發壓低工人薪酬,以往工人薪酬可以高達1200元一日,但現時減少到只有600元至800元。

消息人士指出,曾登發以低價「壟斷性」承接不少工程,早已引起工人不滿,今次商會未肯即時讓步把日薪加至950元,正與扎鐵商擔心成本會大幅增加有關。消息透露,商會是在7月尾主動聯絡工會商討加薪問題,但提出的加幅只有50元(至850元),反而刺激工人不滿,故到與曾登發有關的地盤外示威。本報曾透過公關公司聯絡扎鐵商會,但截稿前未獲回覆。

消息表示,商會主動提出討論加薪問題,相信與業界估計未來數年會陸續有大型工程開展有關,故先控制工人薪酬加幅。紮鐵工人罷工事件看似無以為繼,但據了解,工會選擇先退下來,然後等待機會反撲,例如在工程趕工時展開工業行動,以增加籌碼與資方談判。

明報記者 梁偉健

=================

工人自選代表 架空扎鐵工會 2007年8月14日

【明報專訊】紮鐵工潮進入第5天,工會之間的鬥爭愈演愈烈。工聯會屬下的建造業扎鐵職工會指摘,職工盟介入是別有用心,也有工人感到被扎鐵職工會出賣,向職工盟求助,工人亦自行選出談判代表,架空職工會。今天行動會繼續。

群龍無首 邀李卓人梁國雄領導

昨晨10時,約500名紮鐵工人聚集在土瓜灣天光道及靠背壟道交界。不久,扎鐵職工會主席陸君毅和秘書長馮堅礎到場。陸點名指摘上周六職工盟故意煽動工人情緒,堵塞皇后大道中,是有政治目的,強調只有扎鐵職工會能代表工人跟商會談判,其他組織都是渾水摸魚。

馮堅礎宣讀前日跟商會會面後的結果,強調他們繼續爭取日薪950元及8小時工時,但已達成「共識」,若有個別判頭答應給予日薪950元及8小時工時,工人即可開工,並呼籲工人離開。此時有工人指工會出賣工人利益,認為應維持集體談判,罷工至全行獲調整薪酬及工時,同時指摘工會周日提早與商會秘密會面,完全沒有知會工人。有工人一直追欲離開的陸和馮,並以粗言怒罵,當馮欲拿咪講話時,有工人搶走咪,更有人以水潑向他們。不久後,馮改口說支持工人繼續留守。

議員梁國雄和兩名職工盟代表亦於上午11時到場,但陸君毅禁止他們進入示威場地,數人只能坐在遠處。工聯會人員離開後,有工人主動邀請梁國雄領導工人,「否則就如一盤散沙」。下午1時,身兼職工盟秘書長的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到達,表示支持工人繼續罷工,李、梁均獲工人歡呼支持。下午2時20分,勞工處首席勞工事務主任鄭惠瑜到場,跟李、梁和4名工人代表開會,但沒有工聯會或其屬下的扎鐵職工會幹事參與。經過兩小時的磋商,鄭惠瑜呼籲工人接受商會開出的條件「加薪至850元及維持8個半小時工時,以及明年加薪至950 元」,請工人理解「世事未必盡如人意」。鄭惠瑜最終在一片喝倒采和謾罵聲中離開現場。工人約下午4時半散去,他們表示,明日會繼續罷工,並於土瓜灣聚集。

===============

勞處協調 商會決定談判對手 2007年8月14日

【明報專訊】紮鐵工人連日罷工,各方關注勞工處調解工作能否成功。政府消息人士指出,勞工處角色只是在旁做調解,盡量拉近雙方的差距,但承認能否達到結果,或雙方決定以誰作談判對象,最終皆由勞資雙方決定,勞工處難以控制。

學者:工聯會低估工人怨氣

對於有職工盟及部分議員要求勞工處協助與商會開會,消息人士指出,當局會向商會轉達有關意見,但最終要由商會決定誰是合適或具代表性的談判對手。據悉,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與勞工處官員在上周五開始一直展開調解,並在雙方同意下提早於前天召開第二輪會議,當局認為雙方雖仍有分歧,但工人待遇實際有改善,已達到一定成果。

紮鐵工人連日罷工演變成工聯會和職工盟的競爭,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課程統籌宋立功指出,工聯會今次卻低估紮鐵工人多年被減薪的怨氣,沒有向紮鐵商會爭取加薪籌碼,結果被傾向以激烈工運爭取權益的職工盟突圍。

宋認為,事件的政治氣氛已呈白熱化,工聯會和職工盟哪一方獲工人代表權和談判權,在日後工運的形勢十分關鍵,工聯會應派出鄭耀棠和王國興等資深領袖解決事件,建造商會亦應考慮進一步讓步,平息事件。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