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韓媒體抗爭看台灣困境(楊虔豪)

2012/05/30

《中國時報》受對岸政府委託進行新聞置入性行銷,被判違法遭罰;另一方面,旺中購併有線電視系統業案引發壟斷市場及言論集中的憂慮。

此時,南韓為抗議政府安插親當權人事空降公營媒體高層並干預報導自由,由記者們所發起的史上最大規模媒體聯合罷工正進行中。領軍的MBC電視台自1月底罷工至今已3個半月。加上KBS、YTN兩家電視台與國家級的聯合通訊社合流,抗爭已呈現長期化。力挺記者們的訴求,電視台其他部門職員也一同跟進罷工而中止常規節目製作。諸如《無限挑戰》、《我們結婚了》等在台灣也具有高人氣的韓國綜藝節目已因罷工停播至今。

首開罷工的MBC工會藉告發社長金在哲不法勾當,證明其不適任公共電視台社長,並揭發金在哲疑似濫用公費,全案目前都由檢方調查中。由於南韓執政黨所屬的右派勢力壟斷媒體市場,罷工消息幾乎無法在主流大報上出現,迫使媒體工會決定依靠在野的左派取得更大發聲權。

4月國會選舉前,媒體工會和左派一同打出「審判執政黨」的訴求。不過選舉結果,執政黨仍微幅過半。選後,MBC官方高層連月來以解僱、停職等方式對近100名參與罷工的職員開鍘外,更採用近70名約聘職員填補罷工後的人力不足。另外,金在哲社長大規模改組整頓,未參與罷工或與高層親近的少數MBC職員立即被拔擢到管理階層。工會高層向本人表示,目前罷工參與人數已成長至工會總成員數9成。另外多達300餘南韓市民團體還有作家協會更直接表明支持罷工,規模之大前所未見。

媒體公共性認知少

媒體工會及在野黨要求國會通過媒體相關法律修正案,希望能將原先以政黨比例組成的各公營電視台董事會修正成執政黨、在野黨及社會人士三方平分席位,否則只要任何一方過半,就會發生單一政治勢力箝制媒體的現象。但李明博政府及執政黨都不願正面回應。南韓放送通信審議委員會(KCC)原以「將損害媒體獨立性」為由拒絕調停勞資對立,但在MBC罷工突破百日後,KCC其中2位委員看不下去,直接召開記者會要求金在哲下台,更發言表示若無法解決罷工問題,委員會主委就應辭職。

綜觀南韓這場史上時間最長、規模最大的媒體罷工,可發現其已同時透過政治及社會大眾力量積極尋求媒體回歸公共、公正的角色。但南韓媒體罷工日益艱困,抗爭在已轉化為「對抗政治」的同時,下一步該怎麼走仍須審慎思索。

反觀旺旺中時在台灣所引發的爭議,記者與大眾兩造皆缺乏對媒體公共性的意識認知,更別提能結合兩者力量像南韓一樣進行抗爭,冀求媒體回歸公共性似乎已成為既天真又可笑的期盼。

(作者為獨立記者,第一位進入MBC電視台內採訪罷工的外國記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