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科取水工程看水資源的利用與管理

2012/07/03
任教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學系

中科四期莿仔埤圳引水工程引發彰化南部地區的搶水爭議,農民多次北上至行政院抗議,舉出「護水」旗幟要求政府停止中科「搶水」工程。立委到場支持,藝文界也齊起聲援,希望能守護台灣的糧倉,讓農民能繼續耕作。反對團體稱「中科四期,搶水搶地」、「土地徵收政策的錯誤,已讓相思寮魂飛魄散;搶水工程,讓台灣彰南農業徹底瓦解。」言詞聳動卻非事實;作家愛亞說:「實在想不透,為何要讓被搶水的農民北上12次……」擔心缺乏灌溉水導致田乾稻枯,台灣濁水米恐不復在;詩人導演鴻鴻說:「政府應該和土地與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和包商站在一起,現在完全站在人民對立面,徹底失職,他希望政府趕快覺醒。」立委張曉風則在國是論壇為濁水溪請命,期盼「不要為了中科用水,攔截濁水溪,把濁水變清水,為科技改變溪水生態既愚蠢、錯誤,也是不可原諒的罪惡。」上述有影響力人士的關切之心可以體諒,但所言則非事實,受限對問題的一知半解,在善意正義感的驅使下提出無中生有的批判,極可能誤導閱聽大眾對彰南,甚至台灣地區,水資源利用管理的錯誤認知,若造成無謂的衝突與傷害將令人遺憾。

過去濁水溪下游沿岸多以簡陋設施引水灌溉,這些簡易設施每逢暴雨常遭洪水沖毀;另外由於公共建設對砂石需求激增,大甲溪、濁水溪、高屏溪等河川中下游河段超採砂石,導致河床面下降,原在河邊取水的諸多水圳取水口高出水面造成取水困難。配合雲林六輕工業用水的取水需要,水利署在集集建置永久性的攔河堰,將濁水溪下游南北兩岸各水圳的取水集中到集集攔河堰,包括彰化水利會的八堡圳、莿仔埤圳,以及位於更下游的深耕圳、永基圳,各圳所需灌溉用水,在沈砂以避免淤塞渠道後,由北岸聯絡渠道分送各圳。所以自民國91年集集堰開始營運後,前述各水圳就不直接自濁水溪引水,原取水設施形同廢棄。所以目前二林地區的灌溉用水直接取自集集堰,根本不自莿仔埤圳原取水口引水,其用水殆無被中科引取的可能,何來「搶水」之說?

水資源、電力、油料、電信等是社會安定及產業發展的基本要件,尤其水是一日不可或缺,誠可謂「有土『有水』斯有財」。由於水是生存所必須,水資源分配利用的公義性是水資源管理的根本原則。在台灣地區引用河水、汲取地下水並非可以巧取豪奪的無政府狀態,我國水利法經由水權申請賦予國民取水的權利,新水權必須在不影響既有水權取水下方能取得。即使農業用水產值偏低,農民的傳統灌溉水權仍優於新增的生活及工業用水。依據水權遂行取水必須遵從取得水權的先後順序,取水順序不因用水效益多寡而變,這就是水資源管理的公義原則。若得以依法落實取水管理,不虞新用水者加入引水。興辦取水工程必須先獲得水利署各面向的審查與許可,如果發生政府機關任意向人民搶水情事,那水利署署長必定因管理失職而下台。

由於環保意識抬頭,以興建地面水庫蓄豐濟枯的傳統水資源開發作為受到重重阻礙,然而生活水準提升及經濟發展需要,台灣地區的用水需求持續增加,尤其新設工業區用水量動輒每日10萬、20萬立方公尺,在供不應需、緩不濟急的情況下,缺水風險逐年逐季增加。現階段鑑於新水源開發不及,全台多處用水區,尤以高雄、台南及桃園在目前或未來短期內,均有供水缺口,應變之一是加強水資源管理,提高用水效率,另在必要時移用農業用水支援新增的生活與工業用水。

莿仔埤圳取水口位在集集堰的下游,當上游的集集堰及雲林農田水利會的斗六堰取完所需水量後,剩餘水量才會流下至本取水口,另有兩岸水稻田區的回歸水等流入濁水溪,若不引取便都流入台灣海峽。莿仔埤圳灌溉系統屬於彰化農田水利會的財產,由該會營運管理,所以國科會委託彰化水利會辦理「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重修引水設施是著眼利用濁水溪的剩餘水量,以提高水資源的利用量。若逢枯旱缺水,依據水權取水之水量不敷所需時,才會應變移用農業用水,此項變通是依據水利法第20條之規定辦理,必須在原用水人不蒙受損害的情況下方得移用,以提高水資源的利用效益,這是水利法在公義原則下的效率原則。

農民所言「來4天停6天已經不夠用了……」指的是台灣通行多年引以自豪的輪灌制度。水稻用水每期作公頃大約要1.2至1.7萬立方公尺,由於是上萬公頃農地的灌溉,必須由專業的農田水利會負責系統維護及適量分配灌溉水量。濁水溪的農業水權約佔總水權量的九成,過去採用連續灌溉造成大量損失水量,農政及學術單位經多年現地試驗發展輪灌方法,即是農民前述的間斷灌溉,以節約用水增加灌溉面積。事實上彰化水利會實施輪灌所用水量仍大於種植水稻的桃園及嘉南農田水利會,桃園是灌2停4,嘉南是灌2.5停5,平均日灌水量為續灌的1/3,而彰雲是2/5,用此水量更可促進稻米的量與質,便是水利法第22條所稱「以科學技術節水」。該條文允許以所節約水量支援其他標的用水,更可減少開發新水源以保育環境。但農民慣於過去的續灌,以為水量不夠,甚至違法開鑿水井抽水造成地下水超抽,反而促進地層下陷。另一方面來看,即使實施輪灌制度節水,水稻灌溉仍有相當數量的輸水、灌水及管理損失水量,尤其夜間有相當數量的水量流失,此方面可由水利會加強用水管理及調蓄以進一步節水,所節餘水量當然也允許提供其他標的利用。

中科四期引水工程引爆政府與民間的「搶水」爭議是個不存在的假議題,環境保護與社會經濟發展間的平衡,及開發計畫徵收相思寮土地才是抗爭的本質。由事件發展過程來看,部分環保及農權人士在對水資源的利用與管理課題一知半解下,宣稱遭受政府欺壓,激發社會上善意第三者,包括立法委員、藝文界人士的「正義感」,抗爭者及呼應群眾不相信官方的事實陳述逕下結論,為非事實的誤解批判政府,徒然擴大抗爭,浪費社會資源。對於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取捨論辯,所有立論都應有所本,雙方應以科學的客觀精神,接受多方資訊小心求證,建立冷靜溝通的平台,不流於情緒的發抒,才能聚焦整理出問題癥結,最後由行政與立法部門決策最適於台灣的開發及保育策略才是正途。

(科學月刊七月號評論)

臉書討論

回應

<p align="center"><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small;"><strong>從中科取水工程看所謂專家的反科學精神</strong></span></p>
<p align="center"><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small;"><strong>-</strong><strong>反駁「從中科取水工程看水資源的利用與管理」一文</strong></span></p>
<p style="text-align: right;"><span style="color: #0000ff;"><strong><br class="Apple-interchange-newline"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聲明稿 20120704</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medium;"><strong>環團聲明</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medium;"><strong><br /></strong></span></p>
<p><strong>&nbsp;&nbsp;&nbsp;&nbsp;</strong>&nbsp;國科會中科四期搶農民水爭議一籮筐,從環評定稿本涉偽造文書竄改中期引農業用水使用年限,於用水工程規劃,涉未經委辦程序,就撥款讓彰化農田水利會辦理規劃標案,涉違法與圖利;有關中科四期&rdquo;中期&rdquo;引農業用水預算部分。由今年6月國科會修正計畫才發現中科原本編10億,99年2月又追加為25.6億,每度水成本創天價超過百元,而101年6月國科會所提出修正計畫之用水預算,也涉編列不實浮濫,中科四期搶農民用水爭議可謂一籮筐。</p>
<p>&nbsp;</p>
<p>&nbsp;&nbsp;&nbsp;農民反對「中科四期引水工程」,主因農民用水不夠,相關訴求也於<span style="color: #ff0000;"><strong>守護水圳網站</strong></span><a href="http://hsichou.blogspot.tw/2012/05/blog-post_25.html" target="_blank">http://hsichou.blogspot.tw/2012/05/blog-post_25.html</a>說明,很遺憾,科學月刊及立報未釐清事實,於7月初登載成大水利工程周姓教授&lt;從中科取水工程看水資源的利用與管理&gt;一文(簡稱「周文」),文中極盡偏頗與錯誤批評,涉污辱農民、文藝界、環保及農陣等人士,把大家批評成無法分辨事實與一知半解的無知草民,因周一文有可能誤導行政院錯誤核定中科四期引農業用水計畫,故提出反駁如下:</p>
<p>&nbsp;</p>
<p>1.&nbsp;&nbsp;&nbsp;&nbsp;&nbsp;&nbsp;周文中流露出知識的傲慢、科學的獨斷,印證愛因斯坦所言「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實則充滿反科學的態度,實乃台灣學術界的悲哀。</p>
<p>&nbsp;</p>
<p>2.&nbsp;&nbsp;&nbsp;&nbsp;&nbsp;&nbsp;照周文的講法,莿仔埤圳目前是無水的,是為了供中科用水才要重新引水,這根本是紙上談兵的書呆子言論。目前莿仔埤圳的水是從集集攔河堰來的農民都知道,只有周不知道。莿仔埤圳的圳水除了引自集集攔河堰,依據農委會資料,每年彰化農田水利會還額外抽用5,500萬噸地下水入水圳,如此還要供四停六,還要農民自己打井抽水,地面水真的夠用嗎?&nbsp;請周提數據證明。</p>
<p>&nbsp;</p>
<p>3.&nbsp;&nbsp;&nbsp;&nbsp;&nbsp;&nbsp;供四停六理論上似乎可以省水,但這是根據什麼理論推算出來的呢?&nbsp;或是學界發表多少試驗的結果?&nbsp;水不夠用就是不夠用,難道多數的農民都只因為「覺得」水不夠用,就花錢打井抽水?&nbsp;周可知打一口井的花費和後續電費是多少?&nbsp;若非水利會無法提供量足質優的灌溉用水,農民何必免錢的水不用還自己打井?&nbsp;科學難道只存於理論而不用實證?&nbsp;周一付農民就是沒知識、無理性的態度,其實自己才是蠢蛋,有何資格在科學月刊批評農民、藝文人士及環保團體?&nbsp;台灣農業被犧牲至此已經夠悲慘了,農民竟須承受周扭曲事實的無禮羞辱,真是令人憤怒。</p>
<p>&nbsp;</p>
<p>4.&nbsp;&nbsp;&nbsp;&nbsp;&nbsp;&nbsp;彰化農田水利會每年要抽用大量地下水補充被轉移的農業用水,如果還有剩餘農業用水,如周所言地層下陷問題之嚴重,是否應反映在地下水減抽及封井?&nbsp;但為何還需要大量抽取地下水,且是對地層下陷影響最大的深水井?&nbsp;周輕信不實數據或以偏見推論,經不起事實檢驗,根本欠缺基本科學精神。水利會為了省水而讓農民「誤會」水不夠用,導致農民自行抽用地下水,那水利會是不是要去跟農民說明輪灌的意義和導正農民的「感覺」,如果不能的話,那就不要輪灌,以免農民抽地下水,不是嗎?&nbsp;怎麼是叫農民抽地下水,而省下水給中科用?周自認為水利專家,對於水利會這台灣水資源的毒瘤卻毫無批判,卻把所有罪責、無知全部推給農民,其專業道德令人強烈質疑。</p>
<p>&nbsp;</p>
<p>5.&nbsp;&nbsp;&nbsp;&nbsp;&nbsp;&nbsp;即使真的有所謂剩餘的農業用水,由國科會提供的數據,都足以顯示農業用水引水方案是諸多方案中最不經濟的一個-國科會計畫花費超過50億,來獲得5年共2千多萬的噸的用水,其他如自來水減漏、污水回收再利用等較佳方案,都不願詳細評估,甚至連水利署建議中科以使用二林生活污水回收再利用及自來水調度來因應中期用水,國科會也將其公文中的「勉力配合」,曲解成「配合很勉強」-周為何不用科學的頭腦幫國科會合計合計,為何不提供最新的水回收科技來建議國科會採用?&nbsp;又為何對於國科會在友達宣布放棄投資後,仍執意在水資源吃緊、地層下陷嚴重的彰化地區開發科學園區不置一辭,而只是替國科會為滿足地方政客勒索的無效益工程辯護?&nbsp;周有何資格以一科學人發表誤謬的評論?&nbsp;簡直是玷污科學精神的行為。</p>
<p>&nbsp;</p>
<p>&nbsp;&nbsp;&nbsp;&nbsp;很遺憾周身為大學教授,卻僅憑理論不查事實,躲在象牙塔裡,完全不了解農民缺水的痛苦與真相,文中周評斷他人言非事實、一知半解及無中生有,反顯露出自己的無知,令人感到悲哀!&nbsp;農民希望周能知錯公開道歉,也要求科學月刊能平衡報導本反駁文。</p>

反中科四期搶農民用水自救會

回應周一文

這個月的科學月刊出現了一篇奇文,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教授周乃昉以《中科取水工程看水資源運用與管理》暢談反中科搶水的謬誤,表示出來反對的農民、藝文界、環保團體根本是一知半解、誤導支持民眾。面對這樣以「科學」之名實則半點水利實務常識、甚至知識都沒有的文章,其實,農民根本不想回應。

但,不可思議的是,如此違反科學、沒有科學基礎常識的文章,竟然可以通過「科學月刊」的審稿,刊登在月刊之首,我們必須深深表達對科學月刊編輯的不齒。而此等文章又竟然被立報與苦勞網轉載,不得已,百年來世代使用水利系統、生活在濁水溪溪畔的農民,只好就此篇文章荒謬之處提出反駁:

1. 作者根本缺乏基本地理空間概念。周乃昉教授表示,目前二林地區的灌溉用水直接取自集集攔河堰,根本不是來自莿仔埤圳,中科四期怎麼可能搶莿仔埤圳的水呢!想要請問作者彰化二林位於彰化之中央,他要如何直接從位於彰化縣東方的南投縣集集攔河堰取水?如果周教授有任何實事求是的精神,去閱讀任何一張水圳圖,都會告訴大家二林地區的水是集集攔河堰攔截濁水溪的水後,經北岸連絡渠道,送入莿仔埤圳,而流過溪州、埤頭、再到二林的!

2. 周教授甚至連水利系統管理的基本認識都缺乏。教授表示,彰化農田水利會管理的莿仔埤圳,是在集集攔河堰、雲林水利會的斗六堰引水之後,如果有剩餘水才會流入。所以,咱們的彰化農田水利會是等到雲林農田水利會用完水再拿剩餘水?彰化這樣不跳腳?事實上,依照集集攔河堰水庫運作要點,彰化農田水利會、雲林農田水利會各自有其定額水權量,而彰化農田水利會在將擁有的水分配給其下的莿仔埤圳、八堡一圳、八堡二圳,到底何來莿仔埤圳無水可引?

3. 周教授又說,中科搶水工程是在「重修引水設施」。想請問周大水利教授到底是如何閱讀中科搶水工程設計的?事實上,中科搶水工程是政府花21.299億,開挖台灣第一條官舍水圳,彰化七鄉鎮農民世世代代利用的百年大圳──莿仔埤圳堤防來埋設暗管,並在其水源頭將農民依賴的水源導入暗不見天日的暗管,專管送到中科四期。到底何來重修引水設施?

4. 作者甚至表示,如此重修引水設施可提高濁水溪剩餘水的利用率,周教授或許還可以去問問雲林縣年年受濁水溪沙漠化之苦的人民,濁水溪是否有剩餘水量。

5. 文章又寫到,依據水利法移用農業用水是必須在原用水人不蒙受損害的狀況下方得挪用,因此中科搶水並不會影響農民用水。但想請問周教授,為何中科要與彰化農田水利會簽訂契約中所引的「農業用水調度使用協調作業要點」明確指出此調水計畫將致農田休耕、轉作、或廢耕,並以此定出每噸3.3元的補償?如果不會損害,中科局何必花這個錢?不然周教授也認為是圖利?

6. 周教授更說,農們哀聲控訴的供四停六其實並不是缺水,而是台灣通行多年的「引以自豪」的輪灌制度。那實在不知道為何農委會的新聞稿與出版品皆一再指出輪灌是因應缺水才進行的制度?又實在不知道是誰說過自豪?稻子說過她四天喝水、六天沒水喝很自豪?農民說過他被迫花十萬不等的前鑿水井、鑿了井還要擔心馬達被偷很自豪(雖然周教授還說農民不是被迫鑿井,他們是「自以為」水不夠就跑去鑿井,事實上水根本很足夠)?又或著彰化農田水利會自己開鑿深水井,至少抽取555萬噸的水很自豪?

以上,自救會僅以農民熟悉的水利系統與水源利用狀況來對周教授文章作回應,盼請成大水利大教授與為政者實際體察民情,不要以天花亂墜卻半點事實基礎皆無的「科學」來隨便一筆劃下,決定農民必須實際經歷的悲哀或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