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獗的媒體怪獸是勞工的敵人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08/05

民主與公平,是過去兩個世紀以來全世界勞工用生命血汗所追求的重要價值。而一個民主社會的基本前提,是人人有自由講話的權利;一個公平社會的基本要件,是大家有能力遏止有權有勢的財團過度擴張勢力。

台灣適逢解嚴二十五週年,但是從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與旺旺中時集團近日的表現,讓我們對於台灣民主與公平的未來,產生了極大的擔憂。

首先,我們堅決反對財團的壟斷與獨佔,特別是大眾傳播媒體。NCC日前通過了旺旺中時集團對於中嘉系統併購案,讓這家財團掌握了台灣近三分之一的有線電視系統。這意味著,旺中集團從此至少可以決定這三分之一用戶收看哪些頻道,並且將對日後電視節目與新聞頻道的方向與內容,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從這幾個月旺中議題報導,各新聞台幾乎集體噤聲情況,寒蟬效應已然發生。國家無能管制,甚至助長財團的擴張,這是NCC明顯失職。

其次,旺中集團對於社會中不同聲音的報導方式,完全不具一個媒體的基本要求。旗下的中天電視,對於反對併購案的學者黃國昌個人,連續數天進行了撲天蓋地的不實指控與抹黑。這不是該集團的初犯:旺中集團負責人蔡衍明先生否認1989年六四天安門發生過大屠殺;中國時報收受福建省政府的置入性廣告等等。這些舉措,完全沒有媒體專業素養,只是為了集團的政治利益服務。從過去旺中集團的表現,我們看不到媒體公器該有的社會責任。

第三、旺中集團無法容忍外界的批判,毫無民主素養。該集團之前曾經逼退內部具有反省力的員工,並且揚言對那些提出不同意見的離職員工、同業記者、以及學者提出訴訟;這幾天,在影射黃國昌教授「花走路工動員學生抗議」被揭發真相之後,旺中集團不僅不思釐清社會「自編自導」的質疑,還揚言控告轉貼訊息的學生。

作為受雇者,我們有責任以自己的知識技能為基礎,將所看到的公眾危機向社會公布,這是西方社會常見並且鼓勵的「吹哨預警者Whistle-blower」。旺中集團顯然無法容忍「吹哨預警者」對其集團利益的的挑戰,今天可能因為併購案來抹黑、提告反對者,明天可能因為財團私利而對你我做出同樣的事。台灣,好不容易走出政治威權下的壓迫沈默,我們拒絕進入另一個財團壟斷的威嚇噤聲。

讓我們再度強調,為了民主與公平,全世界勞工運動從十九世紀一路奮戰至今,那更是台灣工運先驅們犧牲無數所捍衛的價值。我們譴責NCC在這次中嘉併購案中,縱容旺中集團成為媒體巨獸。同時,我們也要敬告旺中經營團隊,請給自己留點面子,開始學會尊重新聞專業,切勿以一己之私來踐踏目前仍在貴集團服務的新聞工作者。

最後,我們也期待第一線新聞工作者能夠集體組織與動員起來,共同捍衛工作尊嚴與新聞專業;來自社會不同行業與角落,我們深刻瞭解,專業與優秀的新聞行業對於一個社會中的勞動權益與就業環境有多麼重要;在這個立場上,我們與辛苦認真的新聞工作者,永遠站在一起!

參與連署團體(依筆劃順序排列):大高雄總工會、中華電信工會、台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大學工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影音展演藝術產業工會、台灣鐵路工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成功大學學生會、非典勞動工作坊、高雄市NGO受雇者職業工會、高雄市產業總工會、高雄市輔育人員職業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桃園縣群眾服務協會、勞動視野工作室、新竹縣產業總工會、新海瓦斯公司工會、團結工聯、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新聞聯絡人: 管中祥(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0928-243458 蔡志杰(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副秘書長)0921-052277

主題: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旺中是該反沒錯,但這聲明寫的很不順... 有點硬轉的感覺..

唐吉軻德的風車─愚蠢的反媒體壟斷法
2017-07-19 風傳媒 呂紹煒專欄

NCC擬定的「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一般稱為「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在7月初正式公告。這是一個愚蠢的法令,它只是劍指一個不存在的情況─媒體壟斷;甚至這個法令可能讓處境已不佳的國內媒體,未來情況與發展更惡劣。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共七章四十二條,草案中有「紅線」也有「黃線」;紅線就是「絕對禁止整併」,至於「黃線」則是有待NCC審查批准者,但不論是紅線黃線的標準都相當嚴厲。包括:無線電視產業禁止彼此整合、有線廣電事業與衛星廣電事業整合後市占率超過三分之一不得整併、整合後持有新聞和財經頻道總數不得超過五個、以及市占率二成以上的大型有線電視系統業者不得合併無線電視、全國性廣播、經營新聞及財經頻道及全國性日報等項目。其它還有如:同一媒體不得整合有線廣播電視、多媒體內容平台、無線電視、全國性廣播、新聞及財經頻道、全國性日報及頻道代理商超過三項;確立「媒金分離」原則,金融機構及其負責人、相關的財團法人,對媒體持股不能超過10%、不能以直接與間接方式控制媒體。
整個草案看下來就是讓人吃驚的嚴厲,幾乎把所有媒體都切割細碎、五花大綁。媒體併購的路,即時不是全然被封閉,但也只剩下一個小小的縫;而且,NCC是扮演「上帝」角色,准駁全在其一念之間。至於其嚴厲程度,只要看看其對媒金分離訂的規定即知。草案中規定不得持有超過10%媒體股權的所謂金融機構「負責人」,不是一般人腦袋中想到那些腦滿腸肥的金融機構「老闆們」,而是一麻袋裝進所有人──草案17條規定:「本條所稱負責人,指金融控股公司、銀行、保險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總經理、副總經理、協理、經理或與其職責相當之人。」
大型金融機構裡面的經理堪稱「滿街走」,雖然稱不上「當小弟」,但絕對是連「高管」都稱不上。而今NCC在法令中,一舉把各位經理全部提升到「金融機構負責人」的層級,經理們是都該對NCC感激涕零,未來可昂首闊步了,從此大家都是NCC認證的「金融機構負責人」。而由此,大概就知道NCC訂法時「寧可錯殺1千,絕不錯放1人」的心態。
反媒體壟斷的來源是8年前,一群學者專家與媒體,針對旺中集團買中嘉案發動的「反媒體壟斷」運動,理由是:旺中手上既有報紙、雜誌,又有電視台(新聞頻道);如果再加上買下有線電視系統,將對其它頻道造成壓力而形成媒體壟斷勢力。當時反旺中者說:如果旺中買下中嘉就會讓台灣失去言論自由,失去言論自由就會讓台灣民主制度崩壞。依此推衍,儼然台灣的民主制度脆弱到旺中買下中嘉就要崩壞。這種說法類似戒嚴時期國民黨的馬屁精說的:世界的重心在亞洲,亞洲的重心在中國,中國的重心在台灣──所以推行出的結論就是「世界的重心在台灣」一樣荒謬可笑。
實際上在當時,紙媒勢力早已式微。百家爭鳴的新聞頻道,每個新聞頻道分得到的收視率低到只要有幾個百分點,就已是不得了的高。各媒體集團各有其擁抱的價值(或是說立場),誰也說服(或是說壓制、收編)不了誰。更何況當時已崛起的網路勢力、自媒體更是不受任何勢力節制,實在看不出誰能壟斷言論市場。但事實上,當時參與者部份是基於政治立場,部份則基於媒體本身利益,結果是大家一起對著一個不存在的巨人奮勇作戰。
而在8年後再談媒體壟斷、訂反媒體壟斷法,其荒謬又更甚過去。這8年來,因為科技、網路因素,媒體「典範」移轉,不僅是台灣而已,全球所謂「傳統媒體」快速式微,這些媒體的消息多是裁員、縮編、放棄紙本只留網路、有線電視訂戶流失不斷等。倒是新媒體、社群、直播、串流等漸成主流。
台灣媒體可能有非常多問題,但沒有一個問題是:規模太大、資金過於雄厚、有壟斷勢力。倒是大部份媒體經營都陷困境、市占率與影響力也下降,只能儘量cost down的「節約辦媒體」(如蘋果日報的「新聞外包」)。不過,NCC幻想中的媒體壟斷「巨靈」仍存在,所以要祭出反媒體壟斷法;結果是把所有媒體五花大綁,全部限死了。
事實上,只要台灣保持自由、開放、民主,並不需要擔心媒體壟斷問題,因為永遠有新媒體出現,在媒體與言論市場作競爭;最後這些媒體的成敗興亡就由社會(而不是政府)決定。
假設今天某大財團富豪爽擲數千億,把台灣所有媒體都買下了,所有言論、新聞全部倒向富人、企業、中國的利益;他真的就壟斷控制台灣的言論了嗎?對一個相信市場經濟者而言:絕對不會,他手中的媒體大概很快就會被社會唾棄、流失閱聽者、收益與影響力全部下滑;相反的是,網路上持與其「不同見解」的言論、自媒體將興起,其它新媒體也必然出現(國內有成立網路媒體能力者眾多)。
如果真要談媒體壟斷,倒有一個讓人擔心的現象:臉書、谷歌已成真正的壟斷性媒體。他們不僅獲取越來越高比例的媒體廣告──幾年前谷歌就能取走全美國過半的媒體廣告金額,廣告主每年花近800億美元在數位廣告,其中7成由谷歌與臉書拿走;而他們更也同時掌控民眾「能看到什麼」。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約有66%的臉書用戶使用該網站獲取新聞,而在所有通過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的人中;有64%表示他們只通過一個網站獲取新聞──多數就是臉書。難怪美國大選的「假新聞」主要就是靠臉書散布,多數媒體淪為臉書、谷歌等「大神」的打工仔。但是:「兩大網路巨頭沒有雇用記者,沒有從檔案中挖出貪腐醜聞,沒有派記者到戰地採訪或到體育場館捕捉比賽高潮畫面,只是坐等荷包吃緊的新聞業為他們做所有這些代價高昂的工作。」
上周美國報業組成的「新聞媒體聯盟」就警告,網路新聞已被Google和臉書壟斷;為此他們呼籲修法放寬「反托辣斯」法規,要讓使報業能聯合起來跟兩巨頭談判,爭取權益。Google和臉書則回應說,「已盡力用補貼等方式協助媒體」。
NCC及那些高喊反媒體壟斷者,看清楚點:到底誰才是有媒體壟斷能力者,不會是那些要接受臉書、谷歌等大神「補貼」的媒體吧?

留白的哲學
2012/05/25 新台灣新聞周刊網站 老包

親愛的讀者,上次談到民進黨黨史上,對該黨有最大貢獻的謝長廷,身邊有一群不離不棄、拒絕趨炎赴勢的「謝家人」,我認為他們堪稱不媚俗的時代典範,應該講些話為他們打氣……;但在此之前,我想先來談談媒體問題──這個話題我談了很多年,然而今天我想從其他角度切入,看有沒有辦法喚醒台灣某些特具影響力,但已完全迷失的靈魂。
大約十多年前,我提出了「統媒」這個概括稱呼,以及種種不合理的媒體毒害台灣價值現象;但近幾年來,自從媒體生態發展為本土報僅剩唯一、進而因市場區隔而「最大」時(雖然市占率僅二成多不到三成),我則意識到,本土報對台灣價值的實質傷害並不亞於統媒;就多次善意提醒和我頗有淵源的本土報,應善盡超級意見領袖的責任。
我是在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二年,在本土報撰寫每日見報的老包專欄的,當時本土報才剛終結「大家樂報明牌之報」的不名譽政策,對外打出我的專欄招牌,用以重建媒體社會公器信譽,可見我們之間的革命情感。但到了一九九二年,報社高層主管(非報老闆,但獲得委託經營授權),卻在某日毫無預警撤下我已寫好的專欄,要我停筆──原來是新潮流頭頭邱義仁,帶了民進黨中央的陳師孟、許信良,去和該主管密商撤掉我的專欄(天可憐見,竟然不是我在口誅筆伐的國民黨人去施壓;然聽說那天許反而有說不介意我常批他),而該主管本來是迫於票房考量才容忍我的存在,這下子讓他找到可自圓其說的理由,可以去掉他一直在吃味的名字。我必須對這件事詳加交代,以免本土報的人認為我是有「怨氣」,才批判本土報──事實不是這樣的。我是大約五年後,才知道新潮流的頭頭在背後捅我一刀的(那時我和邱義仁、吳乃仁都交好),但是更重要的是:專欄被取消後不到一個月,可能是讀者抗議聲浪高漲,復加上該高層主管感到不安或什麼的,總之,某位總主筆就奉令來請我回去「繼續寫」了(我沒答應);而且事件過後一段時日,報老闆也曾派人來詢問我當時離開報社的原因,但我不想在報老闆那邊講該高層的不是,就回說事情已過不必追究。總之,嚴格來說,報紙也給我相當的尊嚴,和我並沒有什麼私人恩怨(最近提到此事乃因深感新系的不擇手段搞鬥爭,是台派走向敗壞的關鍵,才一再觸及),且後來這位高層主管也和我常有往來(也向我道過歉),但這會扯遠,就先擱下。
去年我曾和一位企業界好友,談到本土報的種種,以及企業大到一定程度時,其社會責任的問題;我們當時談的主題,後來有些財經媒體,也開始注意到而有所報導,因此應該很值得公開討論。我跟朋友說:台灣「首富」是誰呢?根本不是富比世在說的什麼國泰蔡家或郭台銘,二十多年前我們就知道本土報老闆才是台灣真正的首富(資產應有數千億)。朋友說他同意我的說法,又說他二、三十年來看盡各行各業的起落,什麼石化富豪、金融大富、電子新貴、科技新貴,雖然各在某些時期獨領風騷,讓世人欽羡不已,但經過一些時日的競逐,這些行業無一是贏家──最後的贏家,永遠是「搞不動產的」!
我說問題就在這裡:這些坐擁龐大不動產的大富,他們的經營哲學或人生價值觀,卻又是對社會最沒有「貢獻度」的!而所謂貢獻度又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呢?我認為必須從自身的「生產力」,以及提供多少就業機會來判別,否則根本就是虛假的。舉例來說,蘋果公司的iPhone固然是產業的超級明星,但它如果不能在美國本地提供就業機會,那它的富可敵國又有什麼意義?同樣的道理,本土報老闆一直是台灣最有錢的大富豪(這使得他的報紙地位可以屹立不搖),但他在台灣提供了多少就業機會?創造了多少青年的夢想與未來想像?這其實是相當渺小的,也和他的財富不成比例。
我曾多次託人向該老闆建言,希望他最少在報紙底下,成立一家大型文化出版公司,進行有規模的文化生命力開發(有大報資源協助,出版公司也不會賠錢),未料得到的答案就是冷漠與嗤之以鼻。這讓我非常不以為然;「經營之神」王永慶去世之前,我曾向他建言文化事業,當時這個老人家的熱情洋溢令我印象深刻(此事我以前談過,是有關救台灣日報之事,他同意,但要那個曾欺騙他的主事者退出……可是我就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為那個人去遊說的,實在很不巧,但王老闆對文化事業的熱情仍必須記一筆),沒想到當今首富卻無動於衷。本土報常批評台灣的產業西進外移,外移造成就業機會流失,這是事實,但話說回來,有了不動產巨富(不動產當然沒有外移煩惱),卻又不思創造生產力與就業機會,那兩者之間,又有何低劣與高尚之別呢?
而如果「在商言商」是所有企業家的人生鐵律,那許文龍花了幾十億去購買世界各國的藝術品,最近又花了二十億去蓋一個高水準的博物館,再完完整整奉送給台南市政府──那這是大笨瓜的行為嗎?
總之,既然是台灣真正的首富,那就應該展現一個國家首富的風範,而不是玩小生意人稱斤論兩的遊戲。以本土報目前的生態地位幾乎就是民進黨台派的馬龍白蘭度了(江湖聞之色變的黑手黨教父),人人對它噤若寒蟬,敢怒不敢言,這也造成蘇貞昌可以在此陣營無禮橫行,連小英都不敢得罪他,去「過度接近謝長廷」。至於本土報如何在二○○八總統大選時,無情欺負謝長廷,甚至和某個所謂本土社團女社員勾結,公然抵制謝以圖利馬的過往,我曾說過,就不再重複。
本土報既然已大到台派無人可監督它,那我來用歷史地位或歷史名聲來提醒它,應該也不為過吧?大約二十年前,有一個外省籍的阿伯寫了一封長信給我,他說他很支持李登輝的政治改革(那時有很嚴重的主流、非主流政爭),但倘若「你們本省人自己都不能團結了」(指林洋港現象),怎麼能責怪外省人不合作?他又說「外省人是少數,有濃厚的危機感,反抗你們也是人之常情啊」。這一段無甚高論、但又充滿深意的話語,二十年來一直在我內心迴盪不去。我想到阿扁當權時,接受新潮流頭頭的獻策,迫不及待要鬥爭前任老李,也為了討好本土報、新系與蘇某人,無情凌遲謝……。至於十多年來,具有超級影響力的本土報,它也從來未曾扮演台灣人「捅箍」的角色,反而像一把蠻橫、粗魯的斧頭,時常「劈柴連柴砧也劈開」,造成台灣現在危機四伏。不禁令人感傷……。
好了,現在就來履行我上次的承諾,要幫「謝家人」說些打氣的話。關於謝先生這幾年來被視為處於半退休狀態,且屢有為人作嫁,辛苦了許久,卻常遭人嫌棄的委屈,謝家人雖然在公開場合不提,但總是心中有數,也很不平吧?我因此要提出人生藝術,「留白哲學」的見解。台派之中,有兩個人則是大異其趣,拼命把人生畫布塗得滿滿滿,以至自己的人生旁人都覺得很難看;這兩個人就是不管身處何方,無役不與,都想搶當主角的扁蘇。但我現在要來講一段十年前的故事。
十年前有一天,前總統李登輝要我代約謝先生去見他聊聊,當時由於忌諱阿扁(總統)的小心眼,兩人見面之事根本不敢對外聲張(想來這真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啊)。見面那天,兩人由於有近似的日本背景(都在京都大學求學過),談得忘我,李先生也提到一九九○年的國是會議(開啟台灣民主改革的最重要會議),他有到現場去視察,並在內心為每一小組「打分數」(這個觀察習慣應該是「蔣經國學校」的特色)。李先生說所有小組中,他認為謝先生在主持的那個組,最有內涵與會議效率,因此謝先生的名字他「很有印象」。
將近三個小時的會談中,由於有時他們會用日文交談,我就一知半解了,因此也無法詳加記憶。然後我們覺得應該讓老先生休息了,就起身告辭……。走到玄關時,李先生拉住我的袖子說:「你先別走,我還有話要跟你說」,所以我又留了下來。送走謝先生後,李先生要我坐好非常嚴肅的跟我說:「有些話我不想當著他(指謝)的面說,我希望你替我轉告他──一定要轉告他!」那時的氣氛忽然轉為凝固,有一種日本武士要面臨決鬥前,那種寧靜與肅然。
「跟他說……」
李先生開口時,那一刻顯得相當深遂,有如深山的鐘聲。類似的感受,我在更早的十年前(距今二十年前),在台中見到台灣最德高望重的高僧印順法師時,我曾見識到;當時是我斗膽請高僧用「最簡單的一句話」,告訴我佛法是什麼……高僧笑著指向我說:「你剛剛就說對了啊……那就是佛法啊」,我楞了十秒鐘之後,終於開悟了──印順法師就是說,佛法乃「使人世間,已趨複雜化的種種,使其回歸簡單……如此而已。我因為有這一段經驗,那天面對李先生時,就顯得有一種「琴弦待撥」、頭皮發麻的共鳴等待感。
「跟他說:他在民進黨內的處境,我都清楚,那會特別艱難……」
李先生意思是說扁與當權的新潮流,那種排除異己的小心眼,特令謝先生處境艱難,他其實都知道。
「但是你告訴他一件事,他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睜大眼睛也不敢打斷追問。
「叫他要學習德川家康的精神!他是受過日本教育的,他知道我在說什麼!」
這就是那天的談話。很久以來我就想告訴謝家人這個故事,但是我看謝家人一直很沉得住氣,就會把話又吞回去。最近看到李先生反駁老馬「一國兩區」謬論時,也採用謝先生先定調的,「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的所謂自由地區、大陸地區名詞,是為了提供兩岸關係條例,事務處理的依據,而無關國家定位的詮釋」,李謝兩人總在某些時刻,相互交會……因此就讓我想起這一段故事。總之,我覺得十年前李先生要我轉告謝先生的那段話,這個時候,也很適合轉告謝家人呢。
下次再談。

美國的主要媒體都是企業媒體 (Enterprise Media),而且被少數跨國資本 (Multinational Capital) 所壟斷。跨國資本不但完全掌控了美國國家機器,而且幾乎控制了全世界,為了維護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繼續生存與發展,主要是跨國資本的流通、循環、成長,美國不但以超強的政治、軍事實力廣泛、深入地干涉、介入,而且更重視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其中,媒體及輿論的控制即為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的重要環節。

美國統治精英 (Ruling Elite) 憑藉著高超的網絡 (Networking)、通訊 (Telecommunication)、多媒體科技 (Multimedia Technology),以及廣泛綿密的全球資訊流通網,對全球人類進行持續不斷的、高強度的、大規模的洗腦 (Brainwashing) 和心理操控 (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臺灣是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殖民地,不但歷屆政府均為鐵杆親美政權,而且民間普遍親美、反共、反大陸,連臺灣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Taiwan 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 的重要機構中研院都被親美派把持,台灣的媒體也被親美、反共勢力所壟斷,新聞媒體從業人員也多為資產階級出身的右翼反共知識份子,尤其是四大財團媒體 《自由》、《中時》、《聯合》、《壹傳媒》都是財團喉舌、「資本主義 / 新自由主義」的吹鼓手、反共的傳聲筒。其中林榮三財團更憑藉著所屬的壟斷媒體《自由》,煽動臺獨右翼民粹,掩護金權構造、階級矛盾,挑撥藍綠惡鬥,煽動兩岸人民對抗,《自由》是最保守、最反動的壟斷媒體。資產階級媒體是不可能真正地支援無產階級的,即使是報導勞動人民抗爭的消息,最好的也不過就是以改良主義、人道主義的觀點來表述,較惡劣的甚至會將其曲扭向親美、反共、反大陸的方向來詮釋。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說就是呼吸著親美的空氣。

美國有嚴密、精巧的新聞檢查制度 (News Censorship) 與嚴厲的資訊流通法規。美國當局對於學術性、理論性的言論或著作相對寬容。但是對足以立即影響民眾觀感的新聞或資料,卻極為敏感和警覺,往往禁止或減少其流通、散佈。臺灣固然有媒體壟斷 (Media Monopoly) 問題,但美國媒體的壟斷程度,更為嚴重,美國新聞檢查 (Project Censored HTTP://www.projectcensored.org/ )的嚴格和徹底,更是遠超過臺灣。

Who Owns The Media?
美國媒體六大巨獸 The 6 Monolithic Corporations That Control Almost Everything We Watch, Hear And Read - The Economic Collapse
HTTP://theeconomiccollapseblog.com/archives/who-owns-the-media-the-6-monolithic-corporations-that-control-almost-everything-we-watch-hear-and-read

1. 時代華納 Time Warner
Time Warner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me_Warner
時代華納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9%82%E4%BB%A3%E8%8F%AF%E7%B4%8D
Time Warner Center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me_Warner_Center
時代華納中心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B6%E4%BB%A3%E5%8D%8E%E7%BA%B3%E4%B8%...
Home Box Office (HBO)
Time Inc.
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 Inc.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CW Network (partial ownership)
TMZ
New Line Cinema
Time Warner Cable
Cinemax
Cartoon Network
TBS
TNT
America Online
MapQuest
Moviefone
Sports Illustrated
Fortune
Marie Claire
People Magazine

Castle Rock
2. 華德狄斯奈 Walt Disney
The Walt Disney Company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Walt_Disney_Company
華德狄斯奈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8E%E7%89%B9%E8%BF%AA%E5%A3%AB%E5%B0%...
ABC Television Network
Disney Publishing
ESPN Inc.
Disney Channel
SOAPnet
A&E
Lifetime
Buena Vista Home Entertainment
Buena Vista Theatrical Productions
Buena Vista Records
Disney Records
Hollywood Records
Miramax Films
Touchstone Pictures
Walt Disney Pictures
Pixar Animation Studios
Buena Vista Games
Hyperion Books

3. 維亞康姆 Viacom
Viaco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Viacom
維亞康姆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6%AD%E4%BA%9E%E5%BA%B7%E5%A7%86
Paramount Pictures
Paramount Home Entertainment
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 (BET)
Comedy Central
Country Music Television (CMT)
Logo
MTV
MTV Canada
MTV2
Nick Magazine
Nick at Nite
Nick Jr.
Nickelodeon
Noggin
Spike TV
The Movie Channel
TV Land
VH1

4. News Corporation
News Corpora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s_Corporation
新聞集團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News_Corporation
Dow Jones & Company, Inc.
Fox Television Stations
The New York Post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Beliefnet
Fox Business Network
Fox Kids Europe
Fox News Channel
Fox Sports Net
Fox Television Network
FX
My Network TV
MySpace
News Limited News
Phoenix InfoNews Channel
Phoenix Movies Channel
Sky PerfecTV
Speed Channel
STAR TV India
STAR TV Taiwan
STAR World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of London
20th Century Fox Home Entertainment
20th Century Fox International
20th Century Fox Studios
20th Century Fox Television
BSkyB
DIRECTV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ox Broadcasting Company
Fox Interactive Media
FOXTEL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National Rugby League
News Interactive
News Outdoor
Radio VERONICA
ReganBooks
Sky Italia
Sky Radio Denmark
Sky Radio Germany
Sky Radio Netherlands
STAR
Zondervan

5. CBS Corporation
CBS Corporation - Wikipedia
en.wikipedia.org/wiki/CBS_Corporation
CBS公司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CBS%E5%85%AC%E5%8F%B8
CBS News
CBS Sports
CBS Television Network
CNET
Showtime
TV.com
CBS Radio Inc. (130 stations)
CBS Consumer Products
CBS Outdoor
CW Network (50% ownership)
Infinity Broadcasting
Simon & Schuster (Pocket Books, Scribner)
Westwood One Radio Network

6. NBC Universal
NBC Universal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BCUniversal
NBC環球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NBC_Universal
Bravo
CNBC
NBC News
MSNBC
NBC Sports
NBC Television Network
Oxygen
SciFi Magazine
Syfy (Sci Fi Channel)
Telemundo
USA Network
Weather Channel
Focus Features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Distribution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Studio
Paxson Communications (partial ownership)
Trio
Universal Parks & Resorts
Universal Pictures
Universal Studio Home Video

請參考

Project Censored
HTTP://www.projectcensored.org/
Project Censored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ject_Censored
Concentration of media ownership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centration_of_media_ownership
美國的新聞檢查與媒體壟斷 News Censorship & Media Monopoly in U.S.
HTTP://www.globalissues.org/article/163/media-in-the-united-states
Media Reform Information Center - Links and Resources on Media Reform
HTTP://www.corporations.org/media/

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林榮三是台灣房地產最大吸血蟲
2014-09-30 《周刊王》第025期

 為了追求居住正義,激起年輕人的憤怒與熱情,包括人民民主陣線等民間團體,在本周六(10月4日)走上街頭引爆「巢運」,展開「剷土豪行動」,打算號召10萬人睡在堪稱全台最貴房價的仁愛路上!與此同時,多名參與「巢運」人士挺身怒批,《自由時報》林榮三家族,靠著聯邦銀行與瓏山林建設公司,以旁門左道掠獵、炒地,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林榮三么子、瓏山林建設公司(瓏山林)董事長林鴻堯,因以不法方式取得士林官邸周邊土地,高院月前依偽造文書罪,論處這起「假贈與、灌人頭」處分權案,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2萬元定讞,然而,林鴻堯似乎學不乖,近日又遭告發,他涉嫌以「假贈與、真買賣,規避優先承購」的手法,強行取得台北市松山區的一塊土地,被檢方傳訊。

聯邦銀行 掠地白手套

 發起「剷土豪」行動的人民民主陣線研究員周佳君說:「士林案最該被揭露的是,瓏山林以『信託』的手法取得土地,這是瓏山林異於他人之處。」

 瓏山林之所以可以利用「信託」取得土地,當然得透過銀行,眾所皆知,林榮三家族擁有聯邦銀行、建設與建築經理公司,成為「土豪」當然順理成章,因為可以炒地一條鞭。

 周佳君點出,林鴻堯長兄林鴻聯主導的聯邦銀行,絕對是讓林鴻堯取得士林案土地入門票的重要關鍵,「聯邦銀行扮演的角色,不只是林鴻堯獵地的耳目,更是掠地的白手套,林鴻堯從獵地、買地資金、掠地人頭、建造、銷售,完全不必假手他人。」

 談起士林土地案,周佳君娓娓道來,早在民國92年,政府將士林區福林段2小段561地號「抵價地」分給所有人後,林榮三家族就開始布局,直到一名地主將土地信託給聯邦銀行時,林榮三家族立刻涉入這塊地,林鴻堯自民國100年起,分7次向聯邦銀行購得原地主的信託權利,轉眼之間,就掌握超過一半、537坪的土地(總面積1,064坪)。

狠奪暴利 信託假贈與

 林鴻堯鬧出的土地爭議不只這一樁,周佳君指出,林鴻堯最近有一筆位於台北市光復北路、南京東路口的土地,正在調查,該土地原為多名地主共有,但瓏山林涉透過「假贈與」手法規避程序,完全是經濟犯罪的累犯。

 其實,瓏山林常被踢爆以「人頭」、「信託」、「假贈與」等手法取得土地,去年,瓏山林計畫在富陽街搞一宗都更案,但市府尚未通過都更劃定範圍審核,聯邦銀行就搶著信託房屋,接著利用原屋主對都更程序的陌生和資訊落差,「綁定」有意都更的屋主。

 瓏山林一方面偷跑,二方面利誘,三方面綁定,這些住戶就此無法處置自己的房子,只能坐視瓏山林牟奪暴利。

 此外,在台北市永吉路、松山路一起都更案中,瓏山林也被200多位地主指控以違法方式「信託」取得土地,地主曾集結到市府前抗議,瓏山林以「遭到抹黑」回應。

公器私用 媒體轟敵人

 有人說,公部門太軟弱,瓏山林才敢在土地和房地產上巧取豪奪,但也有人替公部門辯護,林榮三擁有《自由時報》,公部門若不想猛挨悶棍只能摸摸鼻子,睜一眼閉一眼,對追求居住的民間團體而言,也相當畏懼《自由時報》的砲火。

 參與「巢運」的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無奈說,林榮三是台灣社會房地產不公義的最大吸血蟲,已是人盡皆知的事,但他擁有民間團體不敢對抗的《自由時報》,許多民間團體甚至因此不敢說出真話。

 身為高中公民老師的黃益中,認為年輕人應挺身而出,追求居住正義,「不過萬一林榮三看到報導惱怒,要《自由》杯葛抵制「巢運」,我就罪過大了!我很怕會為「巢運」惹來麻煩,畢竟《自由》是勢力很大的媒體。」另外,身分為國民黨員的黃益中,說自己多次為了居住正義問題,和國民黨青年團接觸,但從未獲得正面回應,令他很失望。

屢挨悶棍 地方到中央

 過去,從中央官員到地方首長,都有人吃過《自由時報》的苦頭。

 前台北縣長尤清打造新莊副都心時,多數地主都依規定繳交市地重劃抵費地,但林榮三遲遲不繳,尤清因此拒發瓏山林大樓使用執照,《自由》從此對尤清鋪天蓋地修理,直到蘇貞昌擔任縣長時,瓏山林大樓才拿到使照。

 前汐止鎮長廖學廣與《自由》的恩怨也差不多。民國78年間,瓏山林在汐止推出高級別墅,遇到當時主張「鎮長稅」、建商要給地方回饋的廖學廣。林榮三最終允諾捐贈運動公園,卻又毀約跳票。廖學廣氣到將林榮三的土地劃為垃圾場、焚化爐和公墓使用地,爾後《自由時報》天天痛罵廖學廣,令外界相當傻眼。

 從民國78年就開始從事無殼蝸牛運動的李幸長,這次也參與「巢運」。他指出,民國81年間,時任財政部長的王建煊為遏阻房地產炒作,致力推動「實價課徵增值稅」,結果被《自由時報》鬥爭。林榮三其實是扼殺良法政策的劊子手,也斷送台灣社會尋求土地和居住正義的一線生機。李幸長實在搞不懂,林榮三現在怎麼還好意思喊「愛台灣」、「台灣優先」?林榮三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自由時報:媒體不私用
聯邦銀:絕無違法

 外界對於林榮三創辦的旗下企業瓏山林建設取得土地和炒作房地產有質疑聲浪,同時認為《自由時報》作為關係企業一員,承老闆指示會對有礙土地取得的政府或個人指向性批評和打擊,《自由時報》回應指出,創辦人(林榮三)只針對國政方向與政策議題做指示,一向堅持媒體公器不得私用。

 聯邦銀行稱,該公司任何放款與業務作為,均符合金管會監管與相關法令,絕無違法。至於瓏山林是否將聯邦銀行用於不法取得土地或炒作房地產,聯邦銀行表示,兩者雖為關係企業,卻屬獨立運作,對此聯邦不予置評。

 最神祕的則是實際從事地產業務的瓏山林。記者致電瓏山林建設,總機表示該公司不設發言人、沒有新聞窗囗。記者留下聯絡電話,總機表示絕對轉達,但截稿前沒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