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華隆案與「社會資本」

2012/08/22

華隆罷工即將進入第80天,經過連串協調、請願、抗爭、苦行,從資方、地方政府到中央部會,一概能騙就騙,能拖就拖,3百多名勞動者的畢生血汗迄今沒有著落。華隆頭份工廠也許不大,工人數目也許不多,但是,就社會運作的機制而言,華隆員工所承受的欺矇和折磨很可能是機制崩解的一個警訊!理由很簡單:整個資本主義的社會關係,包括勞資、交易、金融體系,都是建立在一個「信任」的基礎上,一旦「信任」瓦解,這個體系也就無以為繼!

華隆員工的薪資給付、資遣以及退休金,原本有一個明確的契約關係在維持,而這一契約本身含括有政府所管理的資方、勞方提存,因此,整體的關係,當然不僅只是勞資之間的糾紛,而是有政府作為管理者的角色在內,這也正是工會提出「代位求償」的理由之所在。

我們都知道,每當經濟衰退、出口指數連續下滑,政府最擅長的工作就是「信心喊話」;每當金融危機爆發,銀行體系出現黑洞,當局也必定要出面穩住民心,避免存款戶湧向銀行擠兌,造成社會動盪。這些作為,基本上都是為了預防社會信任關係遭受侵蝕,乃至全面崩解。

政府隨時要做信心喊話,因為,信心的存在與否牽動到家庭的消費和企業的投資。信心是市場經濟的原動力,信心一旦衰退,資本主義機器運轉必然失靈。1930年代的大蕭條,也正是人民信心崩盤的時候,由於對金融機構和幣值失去信心,存款戶爭相提領現金;由於對未來悲觀,企業也幾乎凍結投資。

我們都知道,在交易的行為當中,一旦彼此之間失去信任,那麼在他們在交易過程中就會設定更高的「風險」,將對方不履約的可能性計算入成本。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肯尼斯.艾羅(Kenneth Arrow)就指出,在信任感低落的情況之下,就必然會在交易行為中增加許多「懲罰」和「保證」,而這些都是非常昂貴的;同時,在彼此互疑、相互算記的情況之下,許多可能的合作機會也將隨之喪失。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信任關係的存在,對於經濟發展而言,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社會資本」。生活網絡的形成、交易行為的正常化、指標的建構……基本上都是信任關係的產物。然則,這樣的「社會資本」來之不易,它是必須依靠善治的政府、健全的中央銀行、講求社會正義的司法,以及對於勞資倫理、勞動價值的重視,才能夠一點一滴積累形成的。華隆案拖延至今,資方擺爛,政府束手,整個社會信任關係幾乎全盤崩解,這其實是對「社會資本」的重大侵蝕,也可能是台灣這台自由市場機器正要崩壞的前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