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位求償才是王道

2012/09/11
經濟研究員、桃園縣產業總工會顧問

華隆勞工歷經慘烈抗爭後,終逼出苗栗縣長劉政鴻與華隆資方協商出「退休金6折、資遣費8折」總計1.95億元的償付方案;關廠工人連線包括東菱、聯福等關廠工人,在欲臥軌癱瘓台鐵運作的激烈抗爭後,始獲得勞委會同意暫停對勞工「未償還政府貸款」之法律訴訟;榮電勞工在行政院前抬棺誓死抗爭後,方獲勞委會重視。

這社會一定要把勞工逼上絕路,卑微的權益方能得到些許保障嗎?

民國75年「工資墊償基金」開辦,開辦精神在於,當勞方無法跟資方追討被積欠之勞動所得時,由該基金先行支付,再由辦理機關勞保局向資方求償欠款,此即所謂的「代位求償」。依法,資方須提繳勞工保險投保薪資總額萬分之2.5保費作為基金來源,2011年依勞委會統計營利事業已繳率達94.86%,基金餘額已達82億元,足夠清償大小規模的資方積欠案件。

然而,依「工資墊償基金」之母法《勞基法》第28條規定:「雇主因歇業、清算或宣告破產,本於勞動契約所積欠之工資未滿六個月部分,有最優先受清償之權……雇主積欠之工資,經勞工請求未獲清償者,由積欠工資墊償基金墊償之。」

修法擴大請領範圍

因此,雖然「工資墊償基金」立意良善,但至少存在下列3個問題:1. 勞工被積欠未滿6個月之工資,才得由該基金先行墊付,故其餘工資、資遣費、退休金部分,政府不須扮演任何角色,勞方僅能以肉身相搏、自力救濟;2. 資方必須歇業、清算或宣告破產,勞方才得申請,故只要資方是在營運期間惡性積欠勞工報酬,勞方無法請領給付;3. 資方必須已繳清積欠工資墊償基金保費,勞方才可申請,因此,當資方在繳清積欠保費前惡性脫產、遠走他方時,勞方根本無法請領給付。

在「代位求償」被高度限縮狀況下,其立法精神根本無法彰顯。以關廠工人為例,16年前多家勞力密集之製造業廠商在積欠高額工資、退休金、資遣費下關廠或轉投資中國,勞方依「工資墊償基金」拿到未滿6個月之積欠薪資,相當於勞工「棺材本」的資遣費、退休金,勞方卻求償無門,致使當年激烈抗爭不斷,阻擋聯考考生、佔領高速公路,時有所聞。而當年勞委會假意以「代位求償資遣費、退休金」解決爭議,實際上卻誘導勞工向政府借款,如此作為不僅二度剝削關廠工人權益,也深埋下台灣勞工今日仍需自力救濟追討「棺材本」之悲慘情境。

擴大「代位求償」並不困難,僅須將《勞基法》第28條中「工資墊償基金」請領範圍從「積欠未滿6個月之工資」擴大到「積欠之工資、資遣費、退休金」,並同步將其他限制條件檢討修正,就可達到制度性保障勞工生存之立法精神。國內《海商法》早將優先債權設為「本於僱傭契約所生之債權」,不限特定期限之勞動報酬,故在法理上,擴大「代位求償」並無問題;目前「工資墊償基金」餘額已達82億元,大規模積欠案件如華隆、榮電分別被資方積欠2.6億元與2.3億元,而16年來關廠工人申請政府貸款的額度僅4.4億元,可見目前「工資墊償基金」餘額足以支付資方積欠之各種形式勞動債權。此時不擴大「代位求償」範圍,解決勞工生存的根本性問題,更待何時?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