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治療部份負擔形同獵巫,八成網友擔心疫情擴大!
9/28愛滋病患醫療費用持續擴張之因應對策公聽會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09/28
資料來源: 

從2010年年底開始,因為公務預算不足,公部門在經費的壓力下,提出了由感染者透過「比照健保部份負擔」政策,以降低對健保欠費的壓力,而其爭議至今仍然不斷。

然而,感染者用藥問題,一直不單單僅是「費用」的問題,而是一場「公平與汙名」的論戰。鑑往知來,從早期的黑死病盛行年代,許多人被冠上巫師罪名無辜的牽連受罪與犧牲,形成當時社會集體的巨大恐慌與壓迫!直到黑死病可獲得治療讓存活的人越來越多,歐洲社會才慢慢恢復理性。因黑死病汙名與恐懼造成對人心、社會與家庭的破壞甚劇,其歷史陰影至今可見!

反觀,在20世紀被列為「世紀黑死病」的愛滋,也是因為對疾病的不瞭解與恐懼,對同志族群的獵巫行動也再次重演,並將獵殺範圍擴大到性工作者、藥物濫用者、與被認定道德有瑕疵等社會邊緣族群!部份負擔,並非不合理的健康政策,但是此「隱含標籤性的部份負擔政策」,僅以特定疾病被挑出討論,卻是現代獵巫的重現!

從公共衛生角度檢視愛滋治療部分負擔政策

若從公共衛生三大目的-預防(Prevention)、延壽(Prolong)、促進(Promote)作為檢視依據,評論此政策是否符合適當性與合理性。我們可從本會於九月中旬,透過網路蒐集667份的問卷結果可得知:

一、9成以上的受訪者表示愛滋感染者用藥部份負擔,無法解決目前治療藥費不足的問題。 二、7成8的受訪者擔心愛滋用藥部份負擔,會造成愛滋疫情擴大。 三、7成的人贊成愛滋回歸健保。 四、9成5以上的受訪者認為台灣社會大眾對愛滋感染者仍是不友善的。

由以上調查結果顯見,目前的愛滋防疫政策,事實上已經造成社會對愛滋感染者的不友善,且在治療費用不足、於法無據的條件下將責任回歸感染者自行負擔,對疫情的控制更形同雪上加霜,更遑此舉根本無助於藥費的解決!

另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向服用抗愛滋病毒藥物的使用者收費,無論多少,都會阻饒病人良好服藥順從性以及阻礙女性獲得治療的機會,且在成本回收上收益極低。政府此部分負擔的作法,實與國際愛滋防治潮流背道而馳!

愛滋回歸健保是疾病平權的重要象徵

愛滋回歸健保是一條重建社會對公衛防疫信心的必經之路!在政府財政困難的狀況之下,愛滋治療重回健保體系,配合健保部份負擔之機制,正是疾病平權的重要象徵。僅以醫療費用不足,就以偏概全的把愛滋防治重點放在醫療費用的控管,加上其他重大疾病並未同等被對待,此舉將因小失大讓感染者失去對政府的信任。

且在「治療就是最好的預防」此國際趨勢與醫學進展下,透過引進他國學名藥或國內自產,將愛滋預防、治療、教育、照顧等財源進行獨立與切割,才能將「愛滋疫情控制」與「感染者照顧落實」予以平衡發展。

長遠規畫台灣愛滋政策及教育行動,台灣醫療人權的落實!

因此,呼籲政府不要淺薄的著眼於當前的財政負擔,應該更長遠的規劃台灣愛滋政策與教育行動,並致力「去愛滋汙名、醫療與照顧財源分流,以及建構新的公共衛生價值觀」之發展,提供愛滋感染者友善與安全的生存空間,才能使社會不再耗損於對疾病的無知與拒絕,造成更大有形與無形的公共支出與浪費!

附件: 一、2012關於愛滋醫療部分負擔帕斯堤的心聲 二、2012露德愛滋治療部份負擔態度調查結果 三、2012部分負擔意見-聯盟版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