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委員會的草根民主改造委內瑞拉

2012/10/06

委內瑞拉即將於2012年10月7日舉行總統選舉。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ávez)是最積極以參與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模式扭轉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政策的國家元首。由查維斯(Hugo Chávez)及古巴共同推動的美洲玻利瓦爾聯盟(The Bolivarian Alliance for the Peoples of Our America)拒絕以廉價勞動力、土地、港口、機場,租稅減免吸引跨國資本 。該聯盟試圖以社會主義的架構促進會員國的團結(Solidarity)及經貿合作。因此,10月7日的選舉結果不僅會影響委內瑞拉民主政治的前途,也牽動中南美洲日後政經情勢的走向。

查維斯執政初期並未挑戰資本主義。他在2005年時才主張以「 21世紀的社會主義」(Socialism of the 21st century)推動政治與經濟改革。社會主義政府 ≠ 中國及蘇聯政權。專制政權藉社會主義之名剝膚錐髓、扼殺民主,使得右翼政權乘機污名化社會主義。

「 21世紀的社會主義」一詞雖然有待商榷,委內瑞拉對社會主義的實踐,(鼓勵勞動人民參與政治事務乃至最終能掌控生產)卻頗有可觀。簡言之,社會主義只有真偽之爭,沒有20世紀與21世紀的區別。

委內瑞拉的社區委員會(communal councils)是民主與社會主義並行不悖最具體的實踐。那華瑞提(Pablo Navarrete)拍攝的《革命内幕》(Inside the Revolution)是一部深度探討社區委員會實際運作的記錄片,此處限於篇幅不贅述。

委內瑞拉識字運動是推動社區委員會的準備工作之一。美國扶植的右翼專制政權為委內瑞拉製造了150萬成年人文盲。查維斯政府為協助文盲脫離貧窮,參與政治事務,遂取法古巴經驗。古巴在1961年,即以識字運動消除了國內文盲。

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指出,委內瑞拉自2003年起免費在社區開設識字課程。並由74名古巴志願教師訓練為數10萬名的委內瑞拉志願教師。識字班的教師皆為大學生。查維斯政府的目標是協助偏遠地區或貧民窟居民在1年左右的時間取得相當於小學4年級的讀、寫、算數能力。除了識字課程外,查維斯政府並浥注教育經費,免費提供人民學前、小學、中學、大學教育,為擴大人民的政治參與奠基。

社區委員會成員是由鄰近的200戶至400戶家庭選出。設立委員會的目的在於管理社區資源,評估社區所需要的基礎設施(諸如道路補修改善、興建排水系統、減少偏遠社區電腦不普及、醫療、文化等需要),討論地方建設計劃的利弊得失,並監督地方建設。

社區委員會推動基礎設施所創造的就業機會也優先提供給社區居民。社區委員會間尚有橫向連繫,解決鄰近社區的共同問題。查維斯政府的終極目標則是將國家權力下放給30,000個社區,讓公民直接參與預算規劃及稅收。

「將公共置於個人之前」為玻利瓦(Simón Bolívar)的主張。他領導委內瑞拉脫離西班牙殖民統治。社區委員會運作的成敗取決於人民的政治參與。當社區多數居民自掃門前雪時,地方建設經費及資源通常會遭少數人把攬。所以查維斯在2010年2月25日指出,「 民主是消除官僚、貪污最有效的方法。」「社會主義 就是無限民主(unlimited democracy)。」

社區居民雖為民主政治的受益者,然而社區委員會絕非查維斯的鐵票部隊。查維斯推動的修憲條文在2007月12月2日的公投即以49%比51%遭到否決。當日的投票率也只有56%。查維斯的支持者因政府對修憲條文欠缺實質的討論,遂拒絕投票。支持者也因為不滿政府未能解決糧食仰賴進口,財團利用國際糧食價格波動屯積居奇,決定不支持修憲。公投後,查維斯政府對於推動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以及鼓勵農民成立農業合作社(farming cooperatives)也較先前積極。換言之,社區居民親身參與政治事務後,漸次形成了監督力量。

草根民主使得市場基本教義派的信徒如芒刺在背。一份由媒體在2012年8月間取得的委內瑞拉反對黨聯盟的內部文件即指出,反對黨一旦勝選,會從社區委員會奪回資源分配的主導權,並終結社會改革。換言之,財閥治國才「民主」。

馬克思(Karl Marx )曾道:「民主是走向社會主義唯一的路。」10月7日的委內瑞拉總統選舉牽動中南美洲的未來。委內瑞拉在查維斯執政14年後會繼續向左走或向右轉,世界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