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高學費」?

2001/06/07

我們談什麼是高學費之前,先來看看過去教育部對於現在高等與技職教育學費政策的一些看法,以下的內容,摘自1998年教育部對「反高學費聯盟」的正式回應。

1.先是說沒有「高學費」,而是「學費自由化」,然後也否認有「學費自由化」,而說是「學費合理化」,學費合理化的意涵是:學校在教學、研究、訓輔、行政管理及學生獎助學金之成本作為其制定學費之上限(用成本決定價格)。

2.說明台灣沒有「高學費」的主要論據:以學雜費佔國民平均所得作比較,公立大學是12.09%,私立大學是27.96%。除了和歐洲的福利國家相比之外,在全世界都算是低的了。

3.歐洲福利國家是因為實施社會福利制度,國民所得大幅繳交為稅收,英國稅賦及社會捐佔國民所得比率為33.2%(1994)德國為42.6%,我國僅為18.2%。

4.用貸款、獎助學金以及工讀機會來填補中低收入戶的不足。

5.教育部承諾:健全大學財務監督系統,所有財務報告、盈餘計畫均需公開。

接下來,我們就實際來談談這些觀點的意義,首先在此強調,我們必須把教育放在整體產業結構中間來去看待,在過去,「反高學費」存在著另外一種觀點,認為高等教育是帶有某一些「理想」性格,所以不應該被當作「商品」來販賣的,這種主張,在已經有6百年大學傳統的歐洲,或許是很具說服力的,但是本文不打算就這種看法多作討論。

機構教育的自由化

只要是「機構化」的學校教育,如果不是搞成「補習班」那樣的話,就不能把受教育者當作買方、提供教育者當作賣方,把「教育商品」的買賣放到自由市場的標準底下去衡量。原因是機構化教育的成本過大,並不是受教育者這個單一的買方所能負擔的。這是一個全世界的通則,教育部用單純的自由市場來對待機構化的教育,根本上就是錯誤的。

事實上,台灣的政府長期以來都在玩「自由化」的兩手策略,一方面對於老百姓、工人喊出「自由化」、「使用者付費」的口號,另一方面,對於資本家極盡補助、輔導之能事,其結果是讓經濟發展的一切負擔都由絕大多數在經濟地位上弱勢的人去負擔,而讓少數寡佔社會資源者獨享經濟發展的一切利得。

「成本\價格」的計算與「使用者付費」的邏輯,必須放在誰才是機構化教育的「使用者」的脈絡下看待才有意義。高等教育如果被放在經濟發展、為產業培訓新的勞動力的觀點來看,所謂的「使用者」,就包括了政府(產業政策的制訂者)、資本家(勞動力的使用者)以及受教育者(勞動力價值提高的獲利者)三方面。所以機構化教育的「成本」應該由這三方面共同負擔。

過去台灣當局對於國家的發展採取的是「一手抓」的策略,用權威體制在引導政治經濟的發展,所以自然對於機構教育採取比較嚴格的「管制」措施,因此由國家負擔主要的教育經費,是當然的道理。但是隨著「經濟自由化」的發展,國家漸漸企圖從各個領域撤退。各項與產業發展有關的建設,就交給「自由市場」去運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公營事業私有化」的推動上面。他們希望經濟的基礎建設能夠由「市場」去自由地決定,而「學費自由化」政策的邏輯就和這些基礎建設自由市場決定是同樣一個邏輯。

國家退出之後

所有的基礎建設,有一個共同的特性,就是它需要資本密集、規模生產,它所帶來的結果將是,資本家在取得這些所有產業上游的時候,為了擴大獲利,必須透過無限的擴大產能、進行市場壟斷的競爭、減少一切可能的成本,因此,對於勞工的權益、環境的保護,以及社會上對於這些基礎建設有需要的族群,就必須一一遭到犧牲。

而同樣作為「基礎建設」重要一環的學校教育,在這邊的位置就很尷尬了,因為它很難從「產出」來具體地看到「投入」的報酬率,因此,對於大資本來說,就缺乏投入的誘因,當國家企圖放手的時候,所謂「教育」的買賣就被單純地解釋為教育者與受教育者之間的買賣關係,但是,就如我們前面說的,「機構化」教育,成本過大,如果是讓「受教育者」這個經濟上弱勢的族群來負擔,其結果只有兩個,一是大學教育迅速的「補習班化」,一是只有財力雄厚的人才有機會進入大學裡就讀。

再從教育在產業所扮演勞動力培養的角度來看,所謂「勞動力品質」的提升,獲利最多的還是雇用這些經過訓練勞工的雇主,如果我們把這些因素計算進去,實際上,「教育」是雇主們必須付出的「成本」,它和給付給勞工的工資一樣。把教育成本由這些將來的受雇者來負擔,等於是變相地在扣減勞工的工資。

到底什麼是高學費

從以上的說明,我們可以瞭解,學校的經費都是由受教育者、國家以及企業(財團)三方面來負擔的,這三者,是學校教育的共同「受益者」。台灣有沒有「高學費」,最準確的應該是從這三方面對學校經費負擔的結構來看。

各國大學學雜費收費標準比較表 1997~1998

這份表格,是教育部在說明台灣「沒有高學費」的時候很重要的參考依據,但是,我們卻從這份表格裡,發現了許多重要的事實,那就是當我們用「國家\資本\受教育者」這一組關係來看待學校財政負擔比,來作為高學費標準的時候,它恰恰說明了台灣,尤其是私立大學,擁有全世界最高的學費。

我們把「學雜費占學校收入」比,教育部故意不寫的台灣的比例放進去,台灣的公立大學由受教育者支出的經費大概是25%,而且在教育部不斷強調「經費自籌」的趨勢下,呈現逐年上升的現象,這個數字和表中的公立大學作比較,在全世界的公立大學中,是相當高的,若從公立大學學費攀升,與國家撤出的速度來看,相信很快的就將「迎頭趕上」世界最高水準;至於私立大學的受教育者負擔比,大概是75%左右,這個數字,是全世界一切大學所難與之相比的。就拿表中一年學費接近1百萬台幣的美國私立波士頓大學來說好了,這所學校的學費已經達到一般美國家庭(如果照國民平均所得來看)拿全部的收入都供不起一個學生的程度了,但是它在學校的財政經費裡,由受教育者支出的部分,也只有約56%。

這份數據同時也說明了台灣私立大學相較於其他國家的大學,是如何地「匱乏」,我們來玩一個簡單的數字遊戲,波士頓大學的學費是台灣私立大學的10倍,在除以學費在財政結構的比例,可以得到波士頓大學一年可運用的經費,大約是一所相同規模台灣私立大學的13倍,這個比例算是少的,如果拿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來比的話,大概是25倍。其他的學校,大家可以自己去算一算,台灣如果就高等學校的經費來觀察,是非常非常接近「補習班」的水準的。

從以上教育部自己提供的數字,我們發現一個超出一般「常識」的結論,教學品質(如果暫時拿學校經費來看它的品質好了),和學費多寡並不見得相關,而和學費在學校財務結構比中佔的比例,甚至是負相關,學費占的比重越重,教學品質就會越差,這個道理,就如我們前面所說的,機構化的教育因為成本過高,如果在經費上不斷的希望依靠學費收入來補足,其結果是永遠都會不夠,台灣的官方用「使用者付費」的邏輯來騙人,不去想在其他方面補足學校的經費,結果就是學費越交越高、教學品質越來越低。

學費佔國民平均所得比這個數字有意義嗎?

在這個表中,美國部分學校的學費逼近,甚至超過國民平均所得的現象,是令人咋舌的,無庸置疑的,這些學校一般美國人是不可能念得起的,而美國一直是教育部官員心中的理想的國家,他們會覺得美國雖然學校貴,但是人家學校好,學費貴得價值,但是我們已經說明,學費貴不貴和學校好不好是沒有關係,甚至是有相反的關係的,現在我們再來看教育部拿來當作「寶」的學費佔國民平均所得比。

因為資料並不完整,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全面性的比較國民平均所得和學費關係的意義,所以我們先拿一些假設性的數字來說明「國民平均所得比」這個數字的問題,好比說有A、B兩國,A國的國民平均所得是30,000元,平均學費是10,000元,所以A國的學費\所得比是33.3%,B國的國民平均所得是10,000元,平均學費是2,500元,B國的學費\所得比是25%,教育部會說B國和A國相比,是低學費的國家。

這樣的算法,是有非常嚴重的意識型態成分在內的,它把一切的財貨都當作等質的,所以可以玩簡單的數字遊戲,30,000是10,000的3倍,10,000是2,500的4倍。但是對於生活在商品社會裡的人來說,這樣的數字是不對的,因為錢這個東西,是必須被換成生活資料的,一個人的食衣住行,樣樣都不能脫離錢,要達成基本生活所需的錢,和達成生活所需之後用來「理財」、「投資」的錢是不一樣的。現在我們假設,A國這個「達成生活所需」的必要開支是10,000元,B國是7,000元,則A國家庭負擔了10,000元的學費之後,還剩下10,000元;但是B國家庭在負擔了必要開支和學費之後,就只剩下500元了。要是在有什麼風吹草動,A國的人還有充足的錢來應付,B國的人就撐不住了。這是一個簡單的、假設性的試算,但是已經足以證明所謂「學雜費佔國民平均所得的比例」是一個根本沒有意義的數字。大家不應該再被這樣的數字給迷惑了。

一點小結

談到這邊,我們對從主張「自由市場」而談所謂「合理化」學費政策的教育官僚的回應是,從對學校教育經費的實際投入,以及讓最沒有能力的人去負擔教育經費,造成學校教育嚴重缺血的狀況來看,台灣的高等及技職教育有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高學費」。

學費的高低,當然得從繳納學費者各種形式的負擔來看,請注意,教育部所謂「獎助學金」根本就是所謂「學費」成本的一部份,也就是說,這樣的獎助學金是拿學費負擔者自己的錢去「貼補」給學費負擔者的「愚民政策」,是一個徹底的謊言;至於「助學貸款」,則只是用債務取代眼前的現金給付,學費負擔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因為「利息」也是從金融機構獲利的角度來做設計,更是一條牛剝兩層皮、加重學費負擔的相反做法。在根本上教育產業的財政結構沒有改變的時候,所謂「加強監督」云云,不過是杯水車薪,絲毫起不了作用的敷衍說辭。

教育部既然承認教育經費的嚴重不足,來自於我國「低稅制」這個根本原因,更應該和我們一起來反問:「低稅制」並不是我們「天賦」的缺陷,他也是一種人為的制度,台灣對於有實際經濟能力的產業界,利用各種優惠減免,以及租稅的結構設計,形成讓大多數經濟地位弱勢的人,負擔絕大多數的社會經濟成本,這才是更需要檢討的地方,如果教育當局果真意識到因為教育資源不公所造成的社會問題,那麼就請和我們一起向上級政府、立法機關爭取改革這個不公不義的體制,而不是用一堆不切實際的謊言,掩蓋錯誤政策的真相。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加稅是為了公平正義,是為了減少資本主義的資源分配不均
請大家不要被政府騙了,以為減稅是給人民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