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聲明】遺憾聯合報誤導讀者 號召聯合記者反壟斷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2/12/04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昨天邀請數位社會關係人(三位教授、四位學生),就教育部日前發出之「關心」e-Mail、簡訊對參與學生造成的心理上威 脅、寒蟬效應等發表意見,經聯合報今日頭版頭大幅報導,引述部分國民黨籍立委意見指稱陳為廷同學的發言「太過激烈』、「有失禮貌」、「不成熟」、「不客觀」、認為「任何場合都有規則和分寸」、在評論報導中提問「我們的教育是怎麼了?」......等語,對青年反媒體壟斷運動所可能造成的負面媒體效應,本聯盟有以下聲明:

一、從731行動開始,由發起的一系列青年反媒體壟斷運動,最高的戰略目標是提昇台灣媒體言論的多元與自主性,因此,我們對聯合報的報導,雖覺遺憾並認為有誤導之嫌,但仍願表示尊重。(誤導事項例如:以軟性語言誤導讀者昨日詢答過程違反立院程序規則,卻忽略了憲法第67條明文規定:立法院得設各種委員會。各種委員會得邀請政府人員及社會上有關係人員到會備詢。)

二、本聯盟將稍後貼出昨日事情的經過,以求還原事實;另外亦會針對每次學生運動一定會出現的道德勸說、抹黑與攻擊,無論是暴民化參與者、形塑非理性 /不客觀印象,或訴諸溫良功儉讓進行倫理批判...等作為,陸續發表專文論述,提供有別於主流言論市場的意見,供大家參考、選擇。我們由衷希望類似黃國昌老師的煙蒂或走路工等模糊原本焦點的事件,能夠不要再發生。

三、本聯盟呼籲聯合報基層工作者,響應青年反媒體壟斷運動。唯有大家團結在一起,才可能抵抗資方、主管由上而下的政治/經濟壓力,確保一線媒體工作者的專業與自主,讓媒體能忠實呈現台灣社會多元價值的可愛面貌!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造反有理」 掌管了社會秩序
【聯合晚報╱社論】

2012.12.04 02:57 pm

學生疾言厲色說「你不配當部長」,像罵孫子一樣;教育部長合掌道歉再道歉,唯唯諾諾彷彿自知理虧。這一幕讓很多人看了不舒服,網路上的反應一面倒地「生氣」。

簡化一點,有人對此事各打50大板:教育部發「關心函」是何居心?學生又怎麼那麼沒禮貌!但這一切豈是關不關心、禮不禮貌的問題?這一幕其實在台灣發生已久,是「造反有理」社會氛圍的反映。只不過,台灣自認民主已上軌道,卻到今天還在造反有理,退步這麼多,真是可惜啊可惜!

就事論事,教育部不該發那封「關心函」。學生參加反媒體壟斷運動,社會意見一定正反都有,底線是「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支持你的發言權利」。不贊成學運的人大可組織另一支運動與之對抗,像有人支持墮胎有人反對,有人支持藏獨有人反對,雙方各自宣達立場。台灣民主走到這一天,集會遊行和言論自由天經地義,教育部會想到發函「關心」,實在是官僚腦袋不知今夕何夕。也難怪部長辯稱「天冷」,反而被人譏為偽善。

公權力想展現威權不成,馬上軟弱下來;這讓挑戰者看出弱點,得理不讓,甚至得寸進尺。「造反有理」的心理一蔓延,社會改革即變成了會鬧的孩子有糖吃。這一幕從解嚴前後即開始上演,立法院裡天天上演,從立委到名嘴,人人最拿手就是疾言厲色罵官員的演技。一方色厲內荏,即鼓勵了對方勇於造次;想施展威權卻無效,想出手改革也不敢堅持,一遇反彈即鞠躬道歉的官員何其多,豈止蔣偉寧部長一人。

而校園的氣象,一方面教育任務包括倫理養成,另方面年輕人視挑戰權威為光榮,造反有理的景象格外刺眼。「校園民主」初試啼聲的年代,有些大學的校務會議開放學生代表列席,年輕學生發言,開口閉口「本席」如何如何;老練的校長主席幽默接招,「剛才這位『王本席』同學的意見…」,哄堂大笑,也才讓年輕學生從這樣的過程裡學習分寸。

威權不再固然有人失落,但「造反有理」如果掌管了社會秩序,台灣會走向何方?

【2012/12/0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造反有理」 掌管了社會秩序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542540.shtml#ixzz2E60Cmwt5
Power By udn.com

鄭麗君:學生到立院備詢非質詢
【中央社╱台北4日電】

2012.12.04 01:59 pm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鄭麗君今天說,學生昨天受邀到立院備詢,並由立委邀請到備詢台發言,沒有所謂「學生質詢部長」情況。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昨天就教育部11月29日發郵件要求各大學「多加瞭解及關心」參與「反媒體巨獸聯盟」活動的學生,要求教育部長蔣偉寧報告並備詢。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發起人林飛帆、成員陳為廷也受邀列席。

昨天擔任教育文化委員會會議主席的民進黨籍立委鄭麗君上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鄭麗君說,昨天教育文化委員會的會議合法、合憲,但部分媒體的錯誤評論恐怕傷害學生訴求的表達;希望媒體不要模糊焦點,重點應該是學生的訴求。

她表示,憲法規定「立法院得設各種委員會。各種委員會得邀請政府人員及社會上有關係人員到會備詢。」學生昨天受邀列席會議,並由立委邀請到備詢台上發言,學生是「備詢」非「質詢」,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錯誤報導。

鄭麗君說,學生的發言讓立委了解校園真實情況,也讓教育部長蔣偉寧了解教育部發函造成的壓力;蔣偉寧也是在學生表達意見後才願意正式道歉。

鄭麗君說,這些學生已經成年、擁有投票權,不要因為他們是「學生」就對他們指指點點,落入教條式的成規。應該把學生當公民、成人看待,教育部就是沒有把學生視為成人,才會發函要求關心學生健康。

針對學生的發言內容,鄭麗君說,尊重學生表達意見的自由。

【2012/12/04 中央社】@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鄭麗君:學生到立院備詢非質詢 | 教長挨學生臭罵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7542512.shtml#ixzz2E62FGeCs
Power By udn.com

觀察站/踐踏國會尊嚴的…是立委
【聯合報╱記者 林新輝】

2012.12.04 02:33 am

大學生在立法院大聲指責教育部長蔣偉寧,不少人認為行為不宜,但誰才是讓「社會人士」到國會殿堂行為失當,踐踏國會尊嚴、備詢官員的主謀?

答案是,立法委員。

根據相關法律的規定,立法院委員會開會或專案報告時,可以邀請「社會人士」列席。因此,司法委員會討論「江國慶案」時邀請民間司改人士列席;經濟委員會邀請揭露禽流疫情的李惠仁列席;內政委員會,邀請前台北縣長周錫瑋列席審查「準直轄市法草案」。

邀請社會人士列席,用意良善,要讓立委在審查法案、或者重大的公共政策議題時,能聽取更周延、專業的資訊,俾使修法或解決政策問題更完善。

但邀請社會人士有一條重要的「紅線」,列席的「社會人士」,要經出席委員會的立委詢問,才能發表意見,不能直接與列席的官員對話。

但是近幾年來,這項「美意」因為立委政黨立場或政治考量遭到嚴重扭曲。邀請社會人士的立委,刻意縱容列席的社會人士「暢所欲言」,甚至與官員針鋒相對。

到委員會的社會人士,有立委的撐腰,講話的口氣、態度,幾乎跟立委一樣,對官員咆哮、學立委質詢,甚至要求官員道歉。

立委要求備詢官員要尊重立委及社會人士之餘,也該教受邀的「社會人士」守法、知禮。立委連這點都無法以身作則,國會尊嚴遭人踐踏,怨不得人。

【2012/12/04 聯合報】@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觀察站/踐踏國會尊嚴的…是立委 | 教長挨學生臭罵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7541898.shtml#ixzz2E63kn41y
Power By udn.com

蔡承允
6小時前
731的清大:「旺中(林朝鑫)揚言提告是陳的個人行為,不會主動提出協助。」

1204的清大:「對於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3日在立法院以激烈言語痛罵教育部長蔣偉寧,對蔣偉寧與社會大眾造成的傷害,致上最深的歉意。」

清大同學落難,不聞不問;清大同學引發爭議,切割道歉。
雙重標準,偉哉清大!

清大學生陳為廷成箭靶 王丹:媒體病、社會病
2012/12/04 12:00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大學生在國會殿堂痛罵教育部長事件,迅速成為今日新聞人物,前學運領袖、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客座助理教授王丹在臉書說,這是媒體病,這是社會病。

為了教育部關心學生抗議旺中案一事,教育部長蔣偉寧3日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挨清大學生陳為廷直批說謊,引發軒然大波,有平面媒體以頭版頭質疑陳為廷荒腔走板。

王丹在臉書「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發文說,「《聯合報》用兩版的篇幅修理學生,令人瞠目結舌。」

王丹說,整起事件中,學生的訴求,教育部的不當,都被放到其次;而「所謂的“不禮貌”卻被無限擴大,這是典型的模糊焦點。新聞媒體在事情的重點上的選擇額,充分表現出了立場。」

他說,這是媒體病。學生畢竟年輕,當然不可能像政客一樣圓滑老練。「我們這個社會,為什麼對權力者那麼寬容,對於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青年人卻那麼苛刻?」這是社會病。

台灣與新加坡

誹謗案和新加坡的專制

曹長青

最近,新加坡政府宣佈,禁止香港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在新加坡發行,並規定任何人進口、銷售和持有這本刊物都是「犯罪行為」,同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他父親李光耀控告這家美國雜志「誹謗」。

事情的導火索是《遠東經濟評論》發表了一篇對新加坡反對黨領袖徐順全的專訪,其中對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的威權統治有所批評。這對被稱為在新加坡最有權勢的父子,馬上控告這家美國道瓊公司出版的報刊「誹謗」,雖然《遠東經濟評論》表示,如果李光耀父子有不同意見,他們願意登載他們的「投書」,但遭拒絕。

李光耀控告道瓊公司的出版物已非第一次,21年前,李光耀擔任新加坡總理時,就曾控告《華爾街日報》「誹謗」,最後在他威權統治下的新加坡高等法庭,李光耀和以往控告媒體誹謗案一樣,是「勝訴」,《華爾街日報》被罰款。用所謂「誹謗」官司來懲罰在新加坡發行的報紙,或像這次一樣,取消西方報刊的發行執照,由此來「殺一儆百」,恫嚇媒體不得發出批評之聲,是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統治的慣用手法。據統計,從1965年至今,李光耀在其控制的新加坡境內控告媒體和政治反對派領導人「誹謗」的官司,多達24宗,其中包括英國《經濟學人》,美國《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旗下的《國際先驅論壇報》、紐約《布隆博格新聞社》,馬來西亞《前鋒報》,亞洲金融網站等等。除兩宗正在審理外,其他全部都是李光耀「勝訴」。全球二百多個國家,沒有哪個國家的領導人像新加坡這樣,控告媒體和反對派「誹謗」的次數這麼多,而且全部都「勝訴」,獲得數十萬美元的「賠償」,簡直可以進入世界大全的記錄。僅僅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新加坡的法院根本不是獨立的,而像是李光耀自己家開的。

「記者無國界」組織公佈的最新「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在167個國家中,新加坡排名第140位,排在贊比亞、海地、巴勒斯坦、黎巴嫩、盧旺達、阿富汗、埃塞俄比亞等國家之後,而和共產中國、利比亞、北韓等名列其後(中國倒數第九,利比亞倒數第六,北韓倒數第一)。

李光耀父子不僅試圖用所謂「誹謗罪」封住在新加坡發行的西方報刊的嘴,更用誹謗罪和罰款,讓在野黨領袖傾家蕩產,不讓反對派發出批評之聲。例如反對黨領袖徐順全博士,原為新加坡國立大學講師,但在宣佈組黨,挑戰李光耀之後,就被學校開除,理由是他用了學校136元新幣(不到一百美金)郵寄了他夫人的論文到美國。隨後他又遭到李光耀的「誹謗」控告,罰款幾十萬。上個月,新加坡高等法院又再次判決徐順全和他的妹妹(反對黨總部成員)「誹謗」李光耀父子,要他們做出「名譽損失賠償」。新加坡的知名人權律師鄧亮洪,因為替徐順全說了幾句公道話,也被李光耀用誹謗罪打得傾家蕩產,最後被迫逃到他國。新加坡前檢察長、律師公會會長蕭添壽,因以獨立身份參選挑戰李家父子,結果也是遭到迫害,最後流亡美國。

在新加坡,不僅政治反對派遭到迫害,媒體被管制,即使影視界,也不例外。新加坡導演施忠明拍了一部記錄徐順全的記錄片,結果被控違反「影視法」,遭警方傳訊,最後片子和機器都遭沒收。

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國遭到迫害,國際社會普遍給予同情和聲援,但在新加坡,在公園練習法輪功者,卻被罰款甚至關押判刑。而且根據人權報告,在法輪功學員申請入籍、延長護照時,迄今已有十多人被新加坡政府刁難甚至拒絕。上月底,英文《大紀元時報》記者吉伯森(JayaGibson)入境新加坡時被扣,隨後被遣回澳洲。因為他曾向日內瓦世界人權大會遞交了一份他起草的揭露新加坡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告。

在缺乏媒體和政治反對派監督的新加坡,李氏家族幾乎控制了所有的政治和經濟權力。據不久前《香港經濟日報》引述的世界各國領袖薪水排名,李光耀的兒子、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年薪竟高居全球之首,達60萬美元,不僅超過美國總統和日本首相,甚至比英國首相布萊爾的薪酬多近一倍。而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敢批評這一點,就要被李氏父子告為「誹謗」,然後就是巨額罰款。

最近,中國政府頒布規定,外國媒體的執照權,歸中共喉舌新華社審批,包括他們在中國發佈的新聞,也要經新華社審核,等於把外國媒體,也納入中共的控制之下。最近新加坡政府也規定,對國際知名的六家報刊,包括《新聞週刊》、《時代》周刊、《金融時報》、《遠東經濟評論》、《國際前鋒論壇報》,都正式列入受管制的外國刊物,要求他們在當地有律師,並事先交付20萬「保證金」,也就是一旦李光耀們告他們「誹謗」,勝訴後一定能拿到「罰款」。

《華爾街日報》十月六日發表社論說,「所有在新加坡發行的西方報刊,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的各種刁難。新加坡有世界一流的經濟,並想成為該地區的金融中心,還期待成為中國和印度兩大國之間的服務之橋,但如此嚴格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不利於實現這樣的目標。」。該社論最後感嘆說,「《遠東經濟評論》已在亞洲發行六十年了,我們期待有一天,它將再次在新加坡發行。」但《華爾街日報》的期待不會很快實現,屢屢受迫害的新加坡反對黨領袖徐順全最近表示,「新加坡是個經過巧妙包裝的極權國家」。

新加坡的例子再次說明,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不民主,就不會有真正自由的媒體環境,也不會有言論自由的保障,不管它的經濟發展到何種先進的程度。

2006年10月20日於紐約(原載「大紀元時報」)

2006-10-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53分鐘前
我想這次陳為廷事件,其實《聯合報》的做法有很簡單的兩點,是很值得非議的:

第一,陳為廷的發言並無一個髒字粗話,哪裡來的”罵“字可言?是為無限上綱;
第二,部長是官,不是教師,何來”不尊師道“可言?是為移花接木。

這次台灣的事情給陸生一個很好的教育:民主的建立可以一時完成,民主的鞏固和深化需要更長的事件,更多的努力。

王丹愛護學生勝過清大校方

但是想要回到原點:

教育部訓育委員會&各大專院校

是否此次有發動了白色恐怖約談

轉載自回應「反對邪教法輪功」
2012/09/23 苦勞報導
台北保釣 逾兩千人遊行
左右統齊步 籲兩岸聯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778

「法輪功」 (Falun Gong) 的顧問羅伯特•赫爾維 (Robert Helvey) 是美「中情局」 (CIA) 的外圍組織「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的頭面人物和重要幹部,他是著名的政治顛覆與文化滲透專家,專精和平演變的策略及戰術。而「國家民主基金會」又和註冊為非政府組織 (NGO) 但實為「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延伸機構的「愛因斯坦學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密切合作,協同運作。「愛因斯坦學院」的研究領域即為所謂的「非暴力抗爭」(Nonviolent Resistance) ,其創辦人托派份子吉恩•夏普 (Gene Sharp) 曾經長期擔任美國著名的托派活動家亞伯拉罕•約翰•馬斯特 (Abraham Johannes Muste 即 A.J. Muste) 的秘書長。因為「中情局」長期支持「新托洛茨基主義」 (Neo-Trotskyism),所以「國家民主基金會」也自然而然地和「愛因斯坦學院」以及許多托派的頭面人物關係密切,並且充份合作。

請參考
1. America's "World Revolution": Neo-Trotskyist Foundations of U.S. Foreign Policy
http://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0/05/03/americas-world-revolution...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m/2010/09/americas-world-revo...

2. Against Trotskyism: A Reading Guide
http://marxistleninist.wordpress.com/2009/12/24/against-trotskyism-a-rea...

3. 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即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https://www.cia.gov/

4. 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http://www.ned.org/

5. A. J. Must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_J._Muste

6.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Einstein_Institution

7. 法轮功又犯众怒 法拉盛华人再次自发抗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GrhN9DU7Yk

8. 李洪志家族腐败远大于中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4WojWbkjV0

'古聖先賢' 不是說遇大人而藐之嗎

吾爾開希不是穿睡衣面見李鵬

樂生青年李俊達也對著民進黨首相蘇貞昌說: 院長說謊

台灣資產階級內部矛盾深重,纏鬥多年,複雜難解。

但是左派為何總是不能趁勢而起?

邀請非公務人員至立法院都是以備詢說明方式,沒有質詢。以前也有民眾至立法院備詢,結果被委員們以質詢方式劈頭痛罵,氣得他當場全身發抖。

法律規定立法委員只能質詢政府官員,並且質詢權也不能委任代理。當天主持會議的主席應該立刻制止,卻未善竟主席的職權。

罪在立委,學生無罪,學生不是應該被譴責的對象。

回給無能的左派 (未註冊) 週三, 2012-12-05 12:03

台灣資產階級內部矛盾深重,纏鬥多年,複雜難解。

但是左派為何總是不能趁勢而起?

因為台灣沒有左派。

清大 彭明輝

2012年12月5日星期三
陳為廷錯在哪裡?
妳如果想知道陳為廷錯在那裡,應該先自己去聽一次現場的完整錄音。這個連結裡就有。有人建議另一個更完整的連結,包含了陳為廷發言之後的後續對話。

先釐清一個問題,陳為廷和其他學運學生的訴求是什麼?一、大學教育要公共化,政府應該正常徵收資本利得稅,用以補貼貧困家庭的學生,讓他們可以跟富爸爸的孩子有平等的受教權,可以專心上學而不需要去打工;二、教育部不該先不接見學生代表,接著又準備鎮暴警察,讓他覺得很難受;三、蔣部長說會到第一線關心學生,事實上卻是行函各校要「關心」學運學生,甚至引起教官和家長的緊張與動作,這是說謊。很可惜這三個重要的訴求媒體都漠視而不報導,只集中火力在檢討陳為廷的「態度」。

即使看完壹電視較完整的錄影,我還是覺得:媒體、立委與名嘴需要被檢討的程度遠超過陳為廷。陳為廷頂多是在言詞上「咄咄逼人」或「無法控制情緒」,媒體與名嘴卻是以偏概全地在扭曲事實。

清大說陳為廷「恣意作為」,因而向社會公開道歉。我看了這則報導也是傻眼!陳為廷是因為蔣部長當著他的面說謊因而「情緒失控」而非「恣意作為」。

假如你去教育部抗議,而教育部長卻準備了鎮暴警察,好像你是暴徒似地,你會不會生氣?學生到教育部抗議,截然不同於民進黨的街頭運動或其他參予份子難以掌控的街頭運動,頂多找普通警察維安即可,有必要準備鎮暴警察嗎?國家可以這樣子動不動就準備好鎮暴警察而不去評估其必要性以及當事人的壓迫感嗎?蔣部長說:學生如果參與的是教育政策相關運動,他會到現場關心。陳為廷則說:實際上學生團體多次為了高學費政策而到教育部抗議,要求蔣偉寧出來對話,他卻沒有任何一次露面,甚至還備妥鎮暴警察。陳為廷說的如果屬實,他聽了講部長的話當然會氣憤不過。你可以說他情緒失控,但不該說他「恣意作為」!

有人說陳為廷是在「質詢」。有嗎?我聽到的像是一場辯論會的結辯,先簡短地說出結論(部長說謊,部長要道歉),然後開始逐一陳述事實,最後再反覆一次原來講過的結論。我如果是因為訴求一再被漠視而部長又當我面說謊而被激怒,音調鐵定會比陳為廷更尖銳、激烈。更別說立委質詢了!立委質詢真有這麼客氣過嗎?除非是同黨立委做球給政務官打的時候。

蔣部長後來過去跟學生溝通,他的態度確實遠比以前的教育部長更像是有誠意的人。但是傷害和「誤會」已經造成,不是瞬間可以化解的。因而陳為廷的態度與措詞仍然極其強硬,其中表達的是憤怒和不信任,你不能把這當作「質詢」、「恣意作為」。你可以主張要陳為廷控制情緒,但不能忘了問一個問題:蔣部長是不是真的有些事做得太糟而讓學運學生很難不生氣,也很難相信他的誠意?部長當然不需要接見所有去教育部抗議的學生,但是可以安排合適的代理人去向學生清楚解釋部內要如何處理學生的訴求(尤其是高教公共化的部份),或者在教育部網頁充分說明並檢要告知學運學生,而不是冷處理或準備鎮暴警察,以及導致各校與家長惶恐的「關心」。畢竟,「教育公共化」是一個該嚴肅討論並審慎回答的問題。

又有人說陳為廷的發言讓人想起文革。這種人真的是「無知」到極點,鐵定沒聽過毛澤東說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文革。你有沒有聽到過文革時期文鬥、武鬥時那種「疾言厲色」、「咄咄逼人」的尖厲嘶叫?我覺得陳為廷那種聲調連「慷慨激昂」都說不上,只能說是:「很氣憤」。

所以,立委、清大、名嘴到底在爭論什麼?我真的不懂。是陳為廷的控訴有沒有道理比較重要?是蔣偉寧有沒有說謊比較重要?還是陳為廷的「禮儀」、「修辭」比較重要?假如相關評論是檢討部長的政策與是否說謊,之後再建議陳為廷「理直氣要平」,那我沒話說。假如這個社會只關心雞毛蒜皮的事,而不關心更根本的大事,那才真的令人憂心!

拒馬、蛇籠、訓委會;有種,就把坦克車開出來!

作者: 李惠仁 | Y!oung觀點 – 2012年12月3日 下午11:36

「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公安?」
「喔,等一下有好幾百個學生要來抗議國民黨團拒簽反媒體壟斷承諾書」
「可以來這裡抗議喔!?」
「當然可以,這裡是台灣!」

這是11月29日下午,學生抗議隊伍抵達立法院正門口前,我跟一位陸客的對話,當我驕傲地向她展現台灣民主、多元價值的同時,腦中卻浮現的竟然是警棍、盾牌、帶刺的拒馬以及鋒利的蛇籠這些不協調的畫面。當我回過神,這位女士已經在20公尺之外,或許,此刻的她正笑著說:「這兒的公安、武警比咱的天安門還多,剛才那傢伙,肯定在騙我!」。

用警察阻擋對話,官府不願面對的真相

時間回到11月26日下午兩點鐘,壹傳媒交易簽約前夕。在濕冷的15度低溫下,數十名充滿熱情的學生齊聚行政院側門,他們疾呼「政府勿裝死,嚴審併購案」、他們要求「陳沖踹共」。然而,即便熱血的學生喊的再大聲、擴音器靠的再近,他們的訴求,終究還是無法傳送到僅有30公尺遠的麻木官府。到了下午三點半,行政院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學生們表示:「如果陳沖不出來,我們就進去找他」。然而,他們終究還是被警棍與盾牌擋在在冰冷的柵欄之外,因為橫亙在他們之間的是近百名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

想出這些方法的人,肯定是個笨蛋!

趕在公平會召開「媒體併購與公平交易法結合管制」公聽會之前,11月28日晚間八點鐘,警方動用大量的拒馬和蛇籠把聯合辦公大樓團團圍住。很快的,這些畫面開始在臉書上迅速傳播,網友紛紛表示:既然是公聽會,理應開大門,歡迎各界去關心,然而,公平會卻用鐵幕阻斷了「公平」,根本就是「警察國家」!難道手無寸鐵的老師和學生會衝進去殺人、放火嗎?

29日早上九點鐘,揹著攝影器材準備進入公平會採訪時,我面對的是層層的重裝警力。

「先生,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公平會採訪」
「他說要採訪,你帶他去旁邊檢查證件….」
當我聽到維安的警察要求我到一旁檢查證件時,我也立即拿出攝影機反問他們:
「請問,不是舉辦公聽會嗎?為何要檢查證件、查驗身份?」
「這個我不知道,你問公平會他們啦!」

當我把攝影機對準公平會的工作人員,再度問他們為何要把整棟大樓圍起來?為什麼非得只有記者才能進去裡面旁聽?這些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也只能無奈的說:「我也沒辦法,這是上面交代的…」

老闆、長官、"上面的",官僚殺人,無人負責

我時常覺得,這個國家最大的問題在於,政治人物與官僚體系沒有人願意為政策的成敗負責。以壹傳媒併購案來說,從11月26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公平會的專案報告、學生行政院前守夜抗爭、29日在野黨提出的反壹傳媒併購案,再到青年學生提出的「反媒體壟斷承諾書」,執政黨的態度始終曖昧不明,當在野三黨都簽下了承諾書之後,唯獨國民黨用「學生事先未通知,沒有禮貌」以及「學生的抗爭活動是非法集會」為由不予理會。執政黨之所以會有這些舉動,我們真的一點都不用感到奇怪。因為「老闆」沒有交代,「大老闆」沒有指示。對外統一口徑:「我們依法行政」,其結果就是,推、拖、拉。

除此之外,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教育部訓育委員會主任楊志忠竟然在學生抗議活動結束之後,發函給四區學務中心學務長:『近日壹傳媒併購案,有部分學生自組「反媒體巨獸聯盟」參與行政院、立法院門口集會遊行,因台北連日陰雨寒冷,部裡長官關心學生健康,敬請轉達區內學校,請各校多加瞭解及關心學生,檢附壹傳媒學生串連活動學校名冊。』

當擁有權力的政客紛紛躲進官府、全面噤聲之際,另一方面卻動員國家機器,以優勢的警力築起一道拒絕對話的高牆。這到底是蝦米天年?這一連串的作為,連在場記者都看不下去!我不禁要說:「有種,就把坦克車開出來,朝著抗議的群眾、朝著我們的身體,碾過去」。反正,到時候你們大可以推說:「這個決定,是老闆交代的,我們只是執行任務」,至於,「老闆」是誰?你們大可以學前農委會防檢局許天來局長,把「老闆」推給「會議紀錄」。

我們會輸,但我們一定要贏
就如同鎮暴警察以堅硬的盾牌,阻擋了學生射給國民黨立院黨團的紙飛機,許多人認為這注定是一場失敗的戰役,然而,在活動結束之前,宣傳車上的陳為廷、林飛帆引用了「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成員妖西一段令人省思的一段話:「我們會輸,但我們一定要贏;一個是事實,一個是意志。」

沒錯,或許我們會輸,但我們絕對要贏!

轉載自
2004/04/16公共論壇
我的野百合(一)
陳信行
1990年三月與五月學運廣場總指揮之一
現任教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我的野百合(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1515

我的野百合(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1514

我的野百合(三)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1541

1966年7月19日,毛主席告誡劉少奇:“誰去鎮壓學生運動?只有北洋軍閥。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紅旗網
紅色十年
第五章 毛澤東返京撤銷工作組
第一節 蒯大富恢復自由
http://www.hq008.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62

中國文革研究網
文革研究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資料彙編》第二卷 第二冊 下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1376

施明德:學生嗆教長 不是真勇敢
2012.12.06 【聯合報╱記者黃驛淵/台北報導】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7547051.shtml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昨天表示,反媒體巨獸聯盟學生在國會嗆教育部長,他只看到電視報導片段,但學生在一個毫無危險狀態變得勇敢,「不是真勇敢」;沒有危險的情況下,禮貌是應該的。

施明德說,明知危險,明知可能被殺頭、囚禁還去講話,那才是勇敢。

他也說,現在有錢人大言不慚,想影響、控制媒體;台灣一輩子努力的結果,卻要讓財團、政治勢力「掌控我們的耳朵、嘴巴、大腦嗎?」北京政府若過度想要改變台灣人的思想,想透過金錢掌握媒體,甚至對台灣人民洗腦,到頭來只會引起台灣人民反感。

施明德補充說,兩岸簽ECFA後,關係很好了,不需要像現在這樣,就讓兩岸像歐洲一九五一年簽歐洲煤鋼共同體(歐盟前身)後的情勢,別想太多政治權謀、別用太多金錢力量想做些什麼,當前兩岸已在和平路上往前走,應讓和平之路走得更穩、更理性一點。

李家同的比喻失當,綠委與綠衛兵的水準遠不及文革當時的紅衛兵,不但歷史背景不同,政治立場也相左,此次的政治事件,如果勉強能算學運的話,也非左翼學運,而比較接近右翼民粹。

如果ECFA是萬靈丹,那為何對岸不先撤除飛彈,減低對台敵意及阻擾參與國際組織與競賽權利?

此時看到的是什麼:失業率未見改善、物價上漲、年輕人看不到希望,一個失落與不安的未來。這是在80至90年代,股市曾上看一萬兩千點,經濟一片欣欣向榮,看得到未來的台灣所面對的現況。

只有幾句話:至少台灣還有救,因為人民需要面對與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