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土復育條例 原住民噩夢

2007/08/20
媒體工作者、泰雅族人

「梨山舊松茂、新佳陽等部落撤村」、「躲土石流 桃縣復興鄉四百人撤村」、「聖帕過境蘭嶼十七級陣風 台東多處部落撤離」、「南投平靜橋斷,被土石流沖毀,共有四個部落一千多位居民受困」以上是這兩天聖帕颱風過境,整個電子媒體傳來原住民部落的受災情形。看了仁愛鄉鄉長在接受媒體訪問所說:「國土復育條例害了我們救災!」,筆者也心有戚戚焉,不得不再次提出〈國土復育條例〉對原住民傷害的種種現況。

二○○五年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提出〈國土復育條例〉草案,草案雖然在立法院協商時提出一些修改,但對居住山區之原住民實質幫助不大,草案條文第七條高山海拔地區禁止新開發,既有建物、設施應限期拆除,但既有原住民族部落或聚居達三十戶的既有部落除外,使原住民能永續發展,保障原住民權益。〈國土復育條例〉只修建聚落三十戶以上的聯外道路,農路也無法重建,非常不合理也使山地地區居民權益受損,如此的國土復育形同扼殺原民生路。但請問三十戶以內的的既有部落就不保障了嗎?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說不修農路,是要讓高山休養生息,但森林還沒復育,原住民早已奄奄一息了。

所有原住民都看的非常清楚中央封山的目的,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如此對待原住民。我們認為制訂原住民的政策政策應兼顧輿情,實地會勘,分階段、分區域實施。不能什麼配套都沒有,以一紙「國土復育策略方案暨行動計畫」,就要扼殺原住民的的生路。七二水災後原住民地區申報農路待修的光是南投縣就有八百多條,需十二億元經費;但中央不補助,最後經地方一再要求,才同意補助修復五條農路。縣府被迫調整預算自行修路,但仍不足以全面修復。如今聖帕強颱再起,農路不修,只會讓窮人更窮,「在山裡討生活,竟然有路走到沒路。」豈不悲哀?原住民傳統的耕作方式,是先種赤楊,接著以石片構築梯田田埂護住水土;但七二水災後,原住民卻成國土保安的罪魁禍首。明明崩塌的幾乎都是造林地,怎麼怪原民?比起那些剷平山頭的企業農民,原住民保留地算什麼?七二水災讓原住民成為「土石流元凶」的代罪羔羊。政府部門的邏輯是:「土石流」等於「濫墾濫伐」;「濫墾濫伐」等於「原住民」。不論是原住民或山居的漢人都感嘆:中央大官怎麼不下來看一看現場?中央決策像坐直升機看山區,只看到表面;冷氣防裡定條例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山區農路不只是路,它還是維繫原住民與土地情感的生命的路。政府不修復農路,等於是「技術性」的手段趕原住民下山罷了。還是又是「成本問題」,因為原住民是少數,就可以隨意犧牲原住民的生路,而為了成就多數與成本,這樣就是壓迫的行為與對待。有很多的漢人朋友一再的告訴我,這並不純然是因為「原住民」而帶來的因果,而是成為「少數」的必然宿命,如同廢校問題、偏遠問題等等,其實本來並無條件構成「問題」,而是在加入多數、進入更大的集體之後,這些才被視為問題。換句話說,「成本」是在進入主流意識的時候才顯現,而不是本身俱來的障礙與限制。其實原住民就像被一整個優勢集團綁架與套牢。

總的來說,原住民議題都是在「台北觀點」或「成本問題」向上集中的趨勢之下,集中在多數、主流的價值觀點之下進行討論,決策者多半從「都市的」、「進步的」角度來觀看整個原住民,因此,偏狹的台北觀點用來詮釋多元的地方差異時,是一種荒謬的解釋結果。同樣地,在「趨上」、「趨多」的脈絡之下,原住民偏遠與排擠的「成本性歧視」儼然形成。

臉書討論

回應

回應
張景森
有關貴報八月廿日尤命.蘇樣先生投書「國土復育條例 原住民噩夢」一文,所述內容毫無事實根據,所提對本人及政府之批評亦屬無的放矢,請貴報予以澄清:
一、請尤命先生上網查一查,國土復育行動計畫與國土復育條例(草案)內容,不管是計畫或條例,對於原住民幾乎全部排除適用,說極端一點可以說,對原住民毫無限制。其中明定,原住民部落內之道路及主要聯外道路中央得予補助修復,並明文規定除有安全堪虞情事及違法濫建者外,不得限制原住民居住或強制原住民遷移,另外,還保障及輔導原住民部落發展永續產業,並規定原住民部落實施部落保育公約及部落保育事業計畫所需經費,得由國土復育基金支應。
二、證諸事實,南投縣於七二水災後,原住民部落公共設施災後復建中央即同意補助238項工程四億多之經費;農路部份,明明知道力行產業俢了也會毀,中央還是補助了七億多的經費,尤命先生未經詳細查證說中央「同意修復五條道路」與事實差距過大。
三、國土復育計畫與條例所要處理的範圍為高中低海拔山區、河川地區、嚴重地層下陷地區、海岸地區與離島,並非針對原住民而來,沒有人要趕原住民下山,也沒有人故意要怪罪、歧視或壓迫原住民,尤命先生要給人抹黑也要有一點點事實,不該隨興給人帶帽子。
四、七二水災之後,政府對山區道路的興闢確實比較保守,但這是因為台灣山區的道路已經到了浮濫的地步,哪一個部落沒有道路?全台灣的山區道路長達8,550公里,相當於22條中山高速公路的總長度,台灣的頭部受得了這些粗挖濫闢道路的摧殘嗎? 台灣高山是否需休養生息,多上山走走就知道了,不是噴口水、抬槓或是抬出民族問題可以掩蓋的。
五、國土復育行動計畫實行兩年多來,限制國土保育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出售、出租,編列經費辦理自願性造林租約收回林地、給予濫墾建者人道救助返還林地、並且由國家農場帶頭棄耕造林,這次強颱聖帕過境,山區災情比過去任何一次類似颱風的損失都小,國土復育行動計畫之貢獻,實不容抹煞。
六、沒錯,要使原住民永續發展,現有的計畫或措施是不足的,但是這些都在國土復育條例(草案)中考慮過了,對於協助原住民地區永續發展,包括之各項補貼、補助與補償措施、原住民部落實施部落保育公約及部落保育事業計畫所需之國土復育基金等,全部予以立法規範,內容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也獲得許多原住民朋友的支持。這項條例於94年5月25日即以優先審議法案送立法院審議,惟因立院的杯葛,尚未完成立法。個人認為,國土復育條例(草案)尚未完成立法程序,無法鋪設原住民的永續發展之路,這才是尤命先生所述「原住民奄奄一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