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同學論文 政大博士生判9月

2013/04/10

政大外交系陳姓博士生,6年前撰寫「聯盟理論之研究:現實主義的觀點」論文,在外交系論文發表會,隔年又改寫成「新自由主義與後冷戰時期歐洲安全治理」,作為期末論文,同為外交系董姓博士生的竟抄襲其文章,發表在2009年人文社會科學期刊及政治學會研討會。

董生曾是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副研究員長,中央黨部縣市長選舉研究小組成員,陳男提告後,董否認犯行,辯稱沒看過陳的著作無從抄襲,文章都是參考國外文章撰寫,都有載明出處不可能抄襲,內容相同純屬巧合。

台北地院認為,陳的著作有原創性,董4次發表文章確與陳的內容相近,認定抄襲且非屬合理使用,更沒註明引用陳的著作,依違反著作權等罪判刑9月,得易科罰金27萬元。

臉書討論

回應

單從報導,我好奇的是,法院有能力鑑定學術的引用規範與倫理,以及一篇學術論文是否具有「原創性」嗎?而法院又該被授予這種鑑定的權利嗎?如果論文是否具有原創性能讓法院來裁奪,國科會差不多可以廢了吧。

他們這個案子已經提告到法院 到了司法程序,所以當然由法官來判決。國科會能處理的只有計畫案的抄襲事件,其他的抄襲事項,國科會根本管不到.....

智慧財產權對於「原創性」的認定,並不是「學術上的原創」。

後者是指,某人「發明/創造」了某個學說或理論,可能還要經過同行的檢驗,才能成立。

學術倫理其實每當在寫作的時候就會面臨考驗,需要自己對文章的嚴格要求。恪守對於寫作品質的界線與引用原則,也是每個研究生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外交系在我們系館樓上,很驚訝有這樣事情發生。但是也更能鞭策正在寫論文的同學,以防類似情況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