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新聞稿】「終結核四、拒絕鳥籠公投」 包圍立院行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3/04/19

要求國民黨團順應民意停建核四 立即撤回陷阱公投案

儘管全台22萬人上街參與309廢核遊行,更有高達七成民意反核,然而今天(4/19)國民黨團依然無視民眾心聲,打算變更議程,讓設計來封殺廢核民意的「核四公投案」闖關。因此民間廢核團體今日動員了數百人在立法院大門前,以靜坐和繞行包圍立法院,大聲高喊「鳥籠公投假民主」、「停建核四才是民意」、「陷阱公投真矯情」,要求國民黨團順應民意停建核四。而在野黨團也在民間的施壓與支持下,以霸佔主席台的方式,阻止如此違背民意的暴力議案,最終於下午三點在王金平院長的宣佈下散會。

而全國廢核平台也在行動的最後向大家宣告,下週二上午民間廢核團體還會再來立法院,持續施壓,緊盯代表民意的國會議員不可通過「陷阱公投案」。

今天的立院行動中,民間團體把309遊行中使用的封鎖線綁在立法院大門前,象徵廢核民意包圍立法院,不達成目標絕不放棄;另外,也有創意工作者表演「敢作敢當」諷刺行動劇,戴上頭套扮演擁核立委,在民眾面前大聲說「我擁核!」,象徵民意選出的立委要為重大政策負責,敢作,就要敢當!而今天在立法院前的行動現場,也把所有擁核立委的聯絡方式發到每一位參與民眾手上,直接打到辦公室要求立委尊重民意,阻止立委將核四公投案強度關山。

此外,中台灣廢核行動聯盟也包車北上,陪同「反核三太子」繞境,希望以宗教的道德力量,呼籲立委以人為本,超越政黨利益、正視民間的廢核訴求,也激勵民眾效法三太子的精神,站出來為下一代的幸福努力。現場另有「未來主人翁」明信片行動,民眾寫下為親人、子女站出來廢核的心聲,由全國廢核平台收集後,統一寄給馬英九總統。

面對國民黨漠視民意、企圖操弄陷阱公投的手段,民間團體表達強烈抗議!全國廢核行動平台今天動員群眾來到立法院前,以包圍行動和多元表達形式,要求人民選出來的立委:不分黨派,尊重民意,立即停建核四,切勿操弄陷阱公投,否則未來將持續發動更大的民間施壓行動!

主動停建核四不違憲 陷阱公投不民主

日前已有法律學者明確指出,無論是行政院主動停建核四,或是立法院刪除核四預算逼使其停建,都沒有違憲的問題。政府將核四停建與否交付人民公投決定,是逃避責任的行為,也不符合「公民複決」的原理,因此停建違憲完全是誤導視聽的虛構理由。

此外,公投法所稱之「重大政策之複決」,應是讓人民檢驗政府的政策,也就是「續建核四」;但國民黨卻以「反向命題」的方式提出公投案,等於是發動人民檢驗民間主張,而非檢視政府政策,已嚴重踐踏責任政治的原則。(關於陷阱公投的詳細說明,請見附件)

如此充滿陷阱的核四公投提案,已由國民黨立委李慶華領銜於上週送出。我們呼籲33位連署核四公投案的立委名單,切勿將公投當作民主的藉口、政治操弄的工具,回頭是岸,確實負起回應廢核民意的政治責任,否則將是台灣政治史上的一大笑話。

新聞聯絡人: 洪申翰 0986327142 崔愫欣 0939121981

為何民間廢核團體反對當前的核四公投案

五分鐘看穿馬政府的假民主操弄

迷思一:由全民以公投來決定核四的存廢,不是很好嗎?民間團體為何拒絕?

回答:

「公投」應該是民意為依歸的直接民主,但國民黨現在操作的「核四公投」,其實卻是設計來封殺高漲的廢核民意。

「魔鬼藏在細節裡」。從「停建核四」題目表述及高投票率門檻,可見目前國民黨如何運用鳥籠公投法,惡意操弄核四公投案:

1、題目表述不循正軌。公投主文以「停建核四」為表述,嚴重違反責任政治與複決原則,也與其他國家過去核電公投經驗不符。

依照責任政治與立法院提公投案的複決概念(《公投法》第16條與第2條第2項第3款的「重大政策之複決」),主政的國民黨若要由立法院發動公投,應是將自己的政策主張提出,交由人民檢驗、複決。

主張「核四續建」的國民黨,掌握行政、立法權也同時是公投發動者,因此主文本應訂為:「你是否同意核四廠繼續興建?」但如今卻執意將主文定成「你是否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等於是發動人民來檢驗「對方」的主張,而不檢驗主政的自己,完全違反自己提案理由書所講的「交付公民複決」,嚴重踐踏責任政治原則。

引用法學教授林鈺雄的說法,「簡直把公民直接民主演成政治肥皂鬧劇」!(〈公投題目 鬧劇一場〉,《蘋果日報》)。國際歷史上已有多起核電公投經驗,公投題目皆是提案方的立場,國民黨如今不循正軌的真正用意,是假公投之名,行封殺廢核民意之實。

2、「高投票率門檻」難以反映真實民意。

依照我國《公投法》,一個公投案的主文如果要有效通過,必須同時達到兩個門檻:投票數必須超過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即投票率要超過50%;另外,同意主文敘述的有效票要超過投票數的二分之一。也就是說,公投主文要「通過」,至少需要900萬人投票,同意主文的有效票必須超過450萬,門檻非常高。

依據過去經驗,除了總統、立委、地方縣市長大選,台灣其他選舉的投票率想突破五成都有相當高的難度,投入大量金錢、資源的幾次區域立委補選,投票率都無法突破五成。其實早有許多法律、政治學者批評現行公投法為「鳥籠公投」,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投票率門檻過高,妨礙民主深化,鼓勵一方可以策動「不投票」,使提案達不到投票率門檻,藉此封殺公投案,傷害公投精神。也就是為何目前公投法被稱為「鳥籠公投」的主因之一。

而國民黨堅持用「停建核四」來表述主文,正是看準不綁大選的公投很難達到投票率門檻。只要簡單成功策動少數人不投票,即便「同意停建」的票數,多過「不同意停建」,但卻可能因未達投票率門檻,而不符合「通過」的條件。於是,接下來國民黨便可以操作未達投票率門檻的公投結果代表「人民贊成續建」,成為自己繼續興建核四的正當理由。佔多數的廢核民意,反倒在制度的惡意操弄下只能啞口無言。

民間廢核團體並非反對「全民決定」核四存廢,而是反對執政者利用制度的缺陷(過高的投票率門檻)以及惡意的操作(違反正軌的題目訂定)來坑殺高漲的廢核民意。而現在國民黨立委提出的公投案,正是如此知法玩法的惡劣行徑。

迷思二:民間團體要求行政院及立法院決議直接停建核四,但馬總統說這是違憲?

回答:

讀法律的馬總統,卻無能解讀憲法?從頭到尾,釋字520都沒有「行政院及立法院決議核四直接停建違憲」的意思。

馬總統與國民黨團宣稱,根據大法官釋字520號解釋,「行政院及立法院決議核四直接停建違憲」。不過,這個說法顯然在賭人民不會去看或看不懂釋字520解釋文。其實,只要攤開釋字520解釋文與解釋理由便知:釋字520僅僅要求,行政院要停止執行有法定預算的重要政策時,「必須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備質詢」。甚至釋字520更寫明:「行政院提出前述報告後,其政策變更若獲得多數立法委員之支持,先前停止相關預算之執行,即可貫徹實施。」

簡單說,如果行政院做成停建核四的決定,經過立法院多數委員的同意,就可以合憲的停建核四了。如果立法院反對或提出其他決議,那麼釋字520也明指:「倘立法院作成反對或其他決議,則應視決議之內容,由各有關機關依本解釋意旨,協商解決方案或根據憲法現有機制選擇適當途徑解決僵局。」也就是,若行政、立法機關意見不同,應透過協商找出解決之道,就算協商不成,也還可選擇其他憲法機制。

如今停建核四的民意超過半數,擁有行政權及立法院多數席次的國民黨,當然有權力順應佔多數的廢核民意停建核四。我們要嚴厲的要求,馬總統不要再把自己的「卸責不作為」,捏造成法律的「不能」來呼攏人民;我們拒絕惡意操弄的鳥籠公投,行政院及立法院立即順應民意做成核四停建的決議!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