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聯盟」與知識的怠惰
──評張鐵志〈反核運動就是一場新民主運動〉

2013/04/18

【新國際編按】任教於東海大學的趙剛早年有系列詩作,輯為《社會史》。自去年底開始,他以《隋大每月評論》為名,在網路上發表系列訾議,或分析現象,或品評人物,堪稱另一形式的「社會史」書寫,既有詩作的細緻幽微,又有大塊文章的自在揮灑。我們在此選刊他於今年4月初發表的一篇文字,希望趙剛的破題,可以激引更進一步的思考和辯爭,不管是出自知識人的偏執,或是社運者必須面對的差事。根據趙剛自述,《隋大每月評論》的「隋大」來自布萊希特劇本《四川好人》的一個人物(Sui Ta)。隋大是對治善人弱者(弱勢、弱智)「奴隸道德」的自我化身,是冷眼熱心腸的狠角色。這或許也是趙剛關於「妒恨政治」的另一種詮釋……

(旅港?)文字工作者張鐵志先生前幾天前在香港的一個新雜誌《破折號》上頭發表了一篇「介紹」台灣反核四運動的文章,題曰:〈反核運動就是一場新民主運動〉。這篇文章很多台灣人讀了也許會很感舒服──我青春沒留白耶,不少香港人讀了也許會很受激勵──有為者亦若是。

把命名充作分析

但我好笑地想起來,張鐵志先生和比他年長至少一個世代的南方朔先生,在反核四這個議題上竟然是忘年知己,無論是就形式、修辭、思路,甚或是題稱而言,幾乎都是「隔海唱和」。(註)

3月5日的《中國時報》上刊出了南方朔先生的大作〈台灣已出現首次全民社會運動〉,大力表揚這個反核四運動揚棄了「老社會運動」,堂堂邁入了「新社會運動」的新階段,並且點名對這個運動居功至偉,扮演了「重要的中堅角色」的是「富邦文教基金會」。

針對南方大師的這個讓人無法不順心悅耳的剪綵命名動作,「苦勞網」記者王顥中先生曾即時臉書評論:「南方朔之文讀起來之所以能『舒服』,正因為他基本上就是論述的空白,完全沒有任何為運動展開方向的企圖,而只是將已經存在的東西(反核四群眾),重複套上所謂『新社會運動』的外衣而已,而這個『新社會運動』還得靠社會菁英作為代理跟號召的說法,看來也是林志玲等藝人開始出面反核的後見之明。把命名充作分析,就是知識的怠惰。」

▲「309廢核大遊行」3月9日在台北、台中、高雄、台東等4地同時登場,主辦單位估計全台約20萬人一起走上街頭,訴求政府停建核四、核電歸零。(圖文/楊萬雲)

我要說,其實,這個批評同樣地適用於張鐵志的文章。張鐵志與南方朔一少一老,一港一台,一內銷一外銷,但都展現了「把命名充作分析」的知識怠惰問題,也都展現了一種根深蒂固的現代病:「喜新厭舊」。至於這個「新」所為何來,在非所問。

張鐵志說他眼中的這個「新民主運動」,具有「新的氣氛」、「新的運動行動者和策略」。這樣一說,那麼這些「新」行動者自然不會包括那「長期經營這個議題」並佔據「運動核心」的環境運動團體,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那麼,到底「新」的所指為何呢?那當然是那些他所謂「去中心化」的力量了:

新一:「知名導演柯一正、吳乙峰、戴立忍和作家駱以軍等人在總統府前發動『我是人,我反核』的快閃排字行動,造成社會震撼」。

新二:「『我是人,我反核』這句口號也掀起風潮,各地都有人以此為主題拍照上網。」

新三:「音樂界也有更多人發出反核之聲」。包括了,陳綺貞、陳昇、黃連煜還有許多「獨立樂隊」。

新四:「一批年輕插畫家也用他們的作品表達反核」。

新五:「運動的另一波高潮,是去年底台灣最大金融財團之一的富邦集團董事長之妻陳藹玲組成的『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而她又是受到高知名度主持人蔡康永的影響,這個組織並邀請林志玲、小S等高知名度藝人表態。接著有更多影劇界明星表達對核四或核電的懷疑立場。這是台灣社會運動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星光。」──這是對一系列「新」裡頭,獲得最詳細介紹的「新」。

新六:「一個經營咖啡店的年輕女子」,「自己提出一個想法製作一面旗子『反核,不要讓台灣成為下一個福島』」,「到今年三月時,已經賣出一萬面,供不應求」。

對台灣民主的廉價倒賣

對張鐵志而言,這,就是這個反核運動何以為「新」,何以「去中心化」的力量所在。對這些力量,特別是其中的「有名的」VIP力量,也就是張君所欲再三致意的「菁英」或「英雄」。在這個勢利的世界上,「英雄」都是有名的,「無名英雄」是騙人的,那個「經營咖啡店的年輕女子」要是賣出了第一百萬面時,我們將會提到她的名字的。

這讓我想到了吳叡人教授在「反旺中」運動時的名言:「社運需要傳奇,社運需要英雄,但社運不需要英雄主義。」而「黑手那卡西」樂團的陳柏偉先生則在「青平台」的某場座談會上,斥責這種對英雄或是菁英的需求本身就是反民主的。他語重心長地說:「要好好地真正操作運動內部的直接民主,讓人們負起自己該負的政治責任。搞運動,而不是玩政客那套。」(見陳柏偉〈社運需要英雄嗎?〉發言稿)

我無法更同意陳柏偉的這個說法。但也正因為如此,我無法更反對張鐵志的這種對台灣民主的廉價倒賣。他的寫作,對台灣的反核運動無法提供反思與批評,僅僅是一串過了期的鞭炮。在這一點上,張鐵志君的功力還是差南方大師一大截的,人家可是事先拜帖預賀的,而你是補禮的。

咦,我關心這幹啥!我在意的重點是:如果這樣的一種文字對台灣無益,那對香港就會有益了?在這裡,我是相信科學的,一個沒有營養的假補劑到哪兒都是沒營養的。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我也可能太純潔了,張鐵志先生也許對於他所販賣的內容並無興趣,因為他所販賣的其實是一種音波、一種頻率,一種弦外之音──那台灣長期量產的「反國民黨」感情與心理結構。他把這個快要過期的貨色倒賣給現在正可能有這種需要市場的香港社會。恭喜文字工作者張鐵志先生,你或許找到了你在香港的發言位置了。

但我可沒有因此暗示這個「台灣之音」對香港人面對他們自己的問題時就一定是有幫助的。香港我不懂,那是我未來要虛心學習的對象之一,在此之前,我不打算像張鐵志,或是因此之故,像龍應台一樣,那麼理所當然地,以專家或「過來人」的姿態,對人家建言開方。

去年底,文化部長龍應台曾呼籲「台、港、上海、廣州串連南方聯盟」。那個南方聯盟是否會出現不知道,但某種「南方聯盟」似乎已經初步浮現了,而可能的成員至少有三名:南方朔、張鐵志與龍應台。

【註】這是白色恐怖時期,有力者嚇唬人們不要變成共黨同路人的常見名詞。此處暫借。

臉書討論

回應

張鐵志:
剛剛才發現東海大學、人稱社會學界李察吉爾的趙剛教授的每月一批,本月是批我的文章。我還記得十多年他寫過一篇批評龍應台的文字在台社季刊上,說明了一切他的立場:什麼宣稱的左翼立場其實背後都是中國民族主義的強烈情懷。當年還小的我也寫了一篇批評的短文,趙老師沒回應,雖然我覺得我那篇文章比他清醒多了。現在看來,他那篇文章會讓人以為是中國環球時報上的社評:
他說,龍應台說中國有『極其嚴重的拆遷和土地剝削問題』、以及『「和平崛起」後面所隱藏的巨大的貧富不均』,但是他認為,「這個想像的確是有事實基礎,但卻極其貧瘠,對中國人民在近現代歷程中的各種努力、想像、理想、與實踐沒有一點同情,因此對於這些理想與實踐的失敗沒有一點共感。」
這個左派社會學者顯然認為中國的工人、資本家和中共都是一個叫做「中國人民」一個整體,所以不要去談中國的階級問題、貧富差距,只要在一旁歡呼或感動他們在幾十年來的努力與實踐。
嗯,真是太感人了。
之前我沒有針對趙剛謾罵我的文章做回應,是因為那篇實在太沒營養,用他的話說,他是以「酸臭謾罵代替分析」。他那篇到底批評了什麼?我只看到一個重點:他說我是採取英雄論,因為我說這兩年反核運動有很多新的不同領域參與者,包括插畫家、做旗子的咖啡店老闆,更不要說導演乃至反核媽媽們。首先,提到許許多多不同的參與者就是英雄論嗎?其次,這不是事實嗎?要做批評,應該是分析性的批評,例如指出這些新行動者的參與是無效的來否定我的論證。其實,我好奇的問題,是如何解釋從前年到今年反核運動能量的增強,但我並沒有把握答案到底是什麼。沒有人否定專業運動者的長期耕耘,我在文中與當天晚會主持也都一再提到,但是這個是constant,所以即使趙剛不喜歡提出柯一正導演、甚至陳藹玲和其他許多人的努力所造成的社會影響,但是他沒有提出有力的否定,更沒有提出另一個解釋。文章辯論應該是在實證的問題分析上進行討論,不是耍嘴皮子諷刺,滿足他二十多年來不斷黨同伐異的習慣。
--------------
無情評論:
不得不說,張鐵志,你遇到批評,第一篇回應竟然是馬上把趙剛打成「中國民族主義」,實在很低級。跟余光中當年扣人帽子,或有些統派遇到問題就說對方是日本帝國主義走狗,又有什麼兩樣?
人家文章的主旨是在談反核運動的評論,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但你拿篇以前趙剛批評龍應台的文章,然後說龍應台比較進步,到底是哪門子的評論格調?這種「進步」的標尺,真不知道上面的刻度是怎麼寫的?
還「號外」雜誌高層哩。哪天你某個工作可以做到六個月以上,而不是只當成累積自己文化資本的跳板,那才真是「號外、號外、大號外」哩。
在香港住豪宅、當上流人,編一份整本都是奢豪品廣告的刊物,就不要在那邊假仙。誰都知道你的本質,就是一個投機保守又換看時機替自己化妝搶位置的投機派。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325/34909747/
「據了解,現代傳播正為《彭博商業周刊》繁體中文版招兵買馬,邀請香港《號外》雜誌主編張鐵志擔任總編輯。《蘋果》查證,張證實有此事,其他不願多談。 」
號外!號外!又要轉檯囉......鐵哥真是一個不忠貞又無法專一的男人......真是不意外。

張鐵志不過就是個文化掮客 ... 沒什麼料,也沒什麼具體貢獻,汲汲營營自我積累罷了,這些年還沒看透他嗎?

對於趙剛,大概只有紅衫軍才是真正的公民運動吧!懷念啊!

國王沒穿衣服!

趙剛從未反對過公民運動。相反地,趙剛是真正的公民運動的支持者、實踐者,趙剛祇是誠實地指出公民運動 (包括紅衫軍) 的局限性、兩面性,以及臺獨極右派對公民運動的滲透、利用。趙剛反核,但是更反對不反核的政客假反核、操弄反核運動。

2006/09/09 聯合報
告別藍綠 做個自主公民
趙剛 東海大學社會系教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484

假如有一天,被質疑貪腐的對象是「馬總統」和他的人馬,那麼,是否也會發展出類似的(甚或更激烈)顏色對立與撕裂呢?

答案難以是否定的。或許一切都將雷同,不同的也許只是兩造人馬互換正負號罷了;今天的挺扁者將以今天倒扁者的理由與心情倒馬,今天的倒扁者也將以今天挺扁者的理由與心情挺馬。

這個倒盡胃口的想像,並不是要證明價值相對主義,恰恰相反,我們要不嫌晚地開始拒絕這讓台灣社會陷入對立癱瘓的「台式價值相對主義」(表現在「全民來拗」)。

為了社會生活得以存在的最低要求,公正廉潔與誠信等最低道德共識,必須存在。而如果「一個社會不可以不道德」的前提成立,那麼我們就不得不問:是什麼原因挫折了人們對於基本價值的素樸捍衛?要如何才能讓人們在基本價值之前不顧藍綠?

要回答這個問題,也許可從台灣政黨政治表象之後尋找。台灣連續遭受日本法西斯殖民與冷戰下的國府戒嚴統治,悲劇地欠缺歷史機會,舒展出啟蒙社會鬥爭,得以使一代代的人通過對於封建、特權、家父長、威權與支配階級的鬥爭,而形成一種有基本現代價值信念與權利意識,能在公領域中衝突與合作的自主公民體。自主公民既然沒有形成,台灣人民反抗國民黨的主體身分,就快速地轉轍到省籍意識上,依賴後者進行族類式的人我區分與動員凝聚。這個「省籍路徑民主化」能夠成功對抗威權,卻無法有效發展民主,因為勝利的後遺症卻是國人被撕裂,變成了私化的藍綠人民,在沒有道德共識的基礎上,入戲或旁觀那無休止的政黨惡鬥。

作為一種新興社會想像,省籍意識的核心卻是古老的家族意識,持續在政治與社會領域中進行「自己人」與「外人」的分判。「這個人說的是什麼?」不再重要,反而是「是誰在說?以什麼方式說?」頭等重要。

省籍意識和那以它為基礎的台版後現代視角政治的有趣結合,使得公民、公共論述、公共領域、公共性…等理念被弔詭地實質架空。架空的事實不留情地展現在日常語言中:「就算XX有問題,也輪不到你們外人說三道四」;或「你不可以胳膊朝外彎,幫著外人打擊自家人」。電影《教父》的柯里昂家族常有人這麼問:「你算在內,還是外?」在這裡,道理沒處可講,反對就是通敵。

今天的民進黨是一個利益綁架認同的「大家族」,面對質疑,竟也操弄時光倒流的「反對就是通敵」的白色恐怖邏輯,給紅衣人硬是扣上紅帽子。家族意識的黑幫化是今天藍綠現象的樞紐。當名流文化人憂懼並譴責公民行動的暴力可能時,可曾想到最大的暴力來自政黨家族化的不願講理與不能講理,卻巧於抹黑抹黃抹紅酖「不然你要怎樣!」

顏色之民是「私民」,顏色之理是無理,畢竟,理無不公。要超越政黨家族化與黑幫化,必須從一個自主公民的立場出發,論述公理。從這個觀點看,泛綠學者發表的〈七一五宣言〉,就不得不是巨大的自我矛盾,因為在談論公理的表面之後,卻頑強地捍衛一種家族邏輯:「這是我們自家的事,我們自己人才有正當性處理,至於誰是自己人、誰是外人,大家心知肚明」。就算這樣的論述有助現實目的(促扁下台)的達成,但生產這個論述的預設、邏輯與姿態,卻暗中顛覆了「公共論述」的基本理念,畢竟,公理是沒有顏色的,也沒有哪一種顏色人能宣稱對於公理有優先論述位置。

倒扁行動如果僅僅獲得了高層政治權力重組這一個「結果」,而不是這個社會通過一場深刻的啟蒙政治鬥爭的「過程」,讓它得以對某些基本價值重新認定並堅持,那都將是公民與公理的慘敗。敢以此理,提請自主公民慎察。

關於發表《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階級鬥爭》書稿的說明
遠航一號(李民騏)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171
http://content.csbs.utah.edu/~mli/

今年是1989年「六四運動」二十五周年。當時,中國的1976年反革命政變已經發生13年了。世界上,新自由主義的反動政策正在歐美肆虐,蘇東社會主義陣營即將瓦解,世界範圍的反革命浪潮即將達到頂點,正處在世界資產階級喧囂所謂「歷史的終結」的前夜。1989年,是世界反革命的高潮。這是正確認識1989年「六四運動」必須要瞭解的一個大背景。

六四問題,除了自由派仍然企圖利用以外,在左派隊伍中,尤其在一部分「造反派」同志以及部分青年左派中,存在著大量錯誤認識,去年工人網在北京開會時就有嚴重的暴露。近日某同志又給我來信,說六四運動是「學生的反腐敗運動」,胡耀邦、趙紫陽是對的。

六四運動的實質是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領導、一部分城市工人群眾在政治上完全不自覺狀態下自發參與的,城市小資產階級與官僚資產階級之間在資本主義復辟過程中爭權奪利的一場政治運動;其歷史的實際作用,是在官僚資產階級與城市小資產階級一致主張資本主義復辟的大前提下,來決定城市小資產階級以什麼樣的資格、什麼樣的條件來參加官僚資產階級主導的資本主義復辟聯盟,併發起向城市工人階級的最後進攻。

參加這次運動的工人群眾,有許多是出於對資本主義復辟過程中所產生的傷害工人階級利益的各種現象的不滿,但還不是對資本主義復辟的不滿。當時,工人階級在政治上是不自覺的,是無理論無領導的,屬於典型的被人家賣了還給人家當槍使。工人階級失掉了政治上的獨立性、領導權,就必然一事無成,這是1989年的主要教訓,也為多次中外階級鬥爭的實例所證明。

在這次運動中,官僚資產階級內部也有尖銳矛盾,城市小資產階級內部也有矛盾,並非參加運動的所有學生群眾都明確地主張資本主義復辟。所有這些現象,都屬於六四運動中的枝節,不決定運動的主流。一場政治運動的主流,必須要看誰掌握著運動的領導權,其次要看該運動所造成的客觀歷史效果。從六四運動的領導權來看,毫無疑問是在嚮往西方資本主義、主張資本主義復辟的右派學生手裡,實際上即在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手裡。工人階級沒有領導權,大部分工人群眾也沒有參與。運動的領導權也不在尚在發展過程中的私人資產階級手裡。西方帝國主義對運動的發展有所影響,但並不是直接領導者。

參加運動的主體,是學生群眾,屬於城市小資產階級;當運動發展到革命形勢時,一部分基層黨政幹部(現在叫公務員,屬於城市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屬於城市小資產階級)、城市小生產者(當時叫所謂「市民」)、一部分工人群眾開始大量參與,運動的方向和性質沒有改變。

從運動的後果看,1989年以後,官僚資產階級內部的國家資本主義派(陳雲等)一度占上風,但很快就被鄧小平集團挫敗。1992年以後,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大量進入「體制內」,為鄧南巡唱讚歌,擁護官僚資產階級全面推行資本主義復辟,官僚資產階級與城市小資產階級上層(右派)的資本主義復辟政治聯盟確立,並最後消滅了殘餘的社會主義生產關係,城市工人階級付出了血的代價。
這就說明,1989年運動的實質,是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與官僚資產階級在政治上的討價還價。由於各種社會矛盾的作用,由於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一度過高估計了自己的力量、低估了官僚資產階級的力量,以及由於官僚資產階級內部的分裂還不夠深刻,加之鄧小平作為成熟的資產階級反革命政治家在關鍵時刻能夠採取果斷的辦法、維護了官僚資產階級的整體利益,這場討價還價最終以城市小資產階級的失敗而告終。僅僅三四年之後,城市小資產階級右派就又一次可恥地投入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懷抱,將「海外民運」拋棄、任其流亡,所謂「民運」也就在事實上失去了其在國內的社會基礎。

對於中國工人階級來說,未來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要堅決避免重演1989年的悲劇。工人階級的血不能白流,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種被資產階級賣了還為資產階級數鈔票的蠢事。一個階級可以犯錯誤,但不能再二再三地在歷史上犯同樣的錯誤。要避免1989年那樣的悲劇,工人階級就必須要有政治上的獨立性,要爭取並奪取未來群眾運動的領導權,要敢於解放思想,打破「法律」、「民主」、「自由」、「理性」等條條框框,依靠工人階級中的先進分子,將工人階級以及各勞動階級的長遠根本利益(而不是局部短期利益、更不是剝削階級和壓迫階級的利益)充分表達出來,使得中國革命走在世界革命的前列。

總結1989年的經驗教訓,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是1989年運動畢竟是中國現代政治史上一次大事件。由於種種原因,多年來,從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出發嚴肅探討1989年運動的中文文獻幾乎沒有。與之相關的種種錯誤認識,至今困擾著一批左派群眾。

我的舊作《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階級鬥爭》,雖然寫于二十年前,有的觀點已經過時,對1989年運動的分析和認識,也不如現在深刻、準確,但其中的大部分內容仍然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尤其是關於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階級鬥爭的分析,恐怕仍然是現存各種文獻中最好的。

這篇書稿,原創于1993年至1996年間,初稿是1994年完成的。筆者1992年出獄,當時可以說是流浪于大江南北,與各地的自由派、民運分子辯論,又做了恐怕是當代中國左派最早的對國企工人、南方新工人的調查。同時又做了大量的理論準備,分別在北京國家圖書館、廣州圖書館、深圳圖書館查閱了大量中英文資料,在此基礎上完成了初稿。

我1994年出國後,將書稿譯為英文。一開始想請英國的《新左派評論》出版社出版。《新左派評論》請林春和王超華做評審員。王超華的評審意見寫得很好,說我是要挑戰當時中國所有流行的思潮。本人當年二十五歲,血氣方剛。林春正在哥倫比亞大學訪問,我去拜訪她。卡爾·裡斯金也在。我那時還是個本科生,連研究生都不是。林春對我的書稿大不以為然,認為中國還不是資本主義,又認為改革開放還是好的,還是要搞市場經濟。後來出版的事就沒有下文了。再後來,我試過《每月評論》出版社,也不成功。

這樣,英文版就沒有出版。中文版更加不可能。該書稿的若干章節,曾經在網上發表過。書稿也曾經在一些左派積極分子中流傳。但是在公共性網站上,該書稿的完整版還從來沒有發表過。值此「六四運動」二十五周年之際,中國的馬列毛左派與革命工人隊伍大有總結歷次階級鬥爭經驗教訓的必要,尤其要總結與1989年相關的經驗教訓。這篇舊作,或許終於可以以完整的面貌與讀者見面了。

為了中國工人階級的鮮血不再白流!

根據美國作家班福德 (James Bamford) 在其《秘密機構》(Body of Secrets 此書有中譯本) 一書中的描寫:

NSA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國家安全局) 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 (Washington D.C.) 以北、巴爾的摩 (Baltimore MD) 以南的馬里蘭州米德堡 (Fort Meade, MD) 。

NSA 米德堡總部已經發展成為馬里蘭州規模第二,僅次於安納波利斯 (Annapolis MD) 的城市,該基地戒備森嚴,進出管制嚴密,平常工作人數三萬二千人,是世界上僱用數學家最多的機構,並且使用全球最大規模的超級計算機 (Supercomputers) 群組,以協調全球監聽,並進行資料處理與解碼工作。

NSA 在美國及世界各處還有許多設施,例如猶他數據中心 (Utah Data Center)、喬治亞 (Georgia) 州哥登堡 (Fort Gordon) 的全球電話監聽設施,台灣的草山監聽站、林口監聽站等。

NSA 的僱員文化水平高,例如其語言學研究協會每年對內所舉辦的電影節,所上映的影片,不但多樣化,並且內容豐富,包括許多第三世界,例如非洲的埃塞俄比亞 (或衣索比亞 Ethiopia) 、亞洲的蒙古 (Mongolia) 等國家或地區的罕見的電影。

NSA 國家密碼博物館 (National Cryptologic Museum) 是一個有趣,且富數學和計算機科學教育意義,對外開放的的旅遊景點,位於295號高速公路 (Baltimore-Washington Parkway) 十號出口。

全球監聽 Global surveillanc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obal_surveillance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Inside NS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8VPBqQquDw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Security_Agency
美國國家安全局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B%BD%E5%9B%BD%E5%AE%B6%E5%AE%...
NSA 國家密碼博物館
http://www.nsa.gov/about/cryptologic_heritage/museum/
Utah Data Cent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Utah_Data_Center
猶他數據中心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A%B9%E4%BB%96%E6%95%B0%E6%8D%AE%E4%B8%...
PR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ISM
稜鏡計畫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8%9C%E9%8F%A1%E8%A8%88%E7%95%AB
ECHEL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ECHELON
梯隊系統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2%AF%E9%9A%8A%E7%B3%BB%E7%B5%B1
James Bamford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mes_Bamford

位於台北草山 (梅園)、台北新店 (興園)、桃園林口、屏東長樂等處的監聽站,都是由美台共同管理操作,針對大陸的電子偵測設施 (Electronic Surveillance Facility) 。

這些監聽站所蒐集到的情報直接經由衛星傳送到美國的馬里蘭州 (Maryland) 國家安全局 (NSA) 總部,進行整理、分析、彙報、儲存。

不知道台灣還有沒有其他美台共管的監聽站或軍事設施? 位於新竹樂山的設施是預警雷達系統 (Early Warning Radar System),非監聽站。

台灣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立法委員參觀新竹樂山雷達站
http://www.ly.gov.tw/02_introduce/0204_comm/act/actList.action?id=3822&c...
美台聯手監聽我兩大軍區情報 - 東方網/東方軍事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2003/Jan/266818.htm

傳統社會主義失敗了,還是黎亞彬失敗了?
紅色中國網 遠航一號 2014-6-16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465&page=1

摘要: 這可以算二十一世紀的「新社會主義」嗎?這一方面取決於中國未來的現實社會和經濟矛盾發展的結果,另一方面取決於中國社會的各階級特別是工人階級怎樣發揚本階級的歷史首創精神,在既有的客觀歷史條件上自己創造自己的歷史、自己解放自己。

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4-06-03/59475358.html
多維獨家:25周年孔慶東首談"六四事件"[視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oS9Z8Gk5yI
孔慶東首談「六四事件」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8OnM3heTO4

紅色中國網 2014-6-4
孔慶東首度開腔談「六四」[文字實錄]
摘要: 孔慶東首度開腔談「六四」【多維新聞】北京時間6月3日,六四事件25周年前日,多維新聞收到一位多年參與多維博客的博主提供孔慶東接受採訪談論六四的視頻。孔慶東1989年學運時曾擔任北大籌委會負責人,在這部時長37分鐘的採訪視頻中,孔慶東詳細的談到六四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以及他對整個事件的看法,並對王丹、柴琳、吾爾開希、封從德等學運領袖進行逐一評價,他稱「王丹基本上是比較理性的」,「柴玲特別會煽動,而且會打悲情牌」 ...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192

【多維新聞】北京時間6月3日,六四事件25周年前日,多維新聞收到一位多年參與多維博客的博主提供孔慶東接受採訪談論六四的視頻。孔慶東1989年學運時曾擔任北大籌委會負責人,在這部時長37分鐘的採訪視頻中,孔慶東詳細的談到六四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以及他對整個事件的看法,並對王丹、柴琳、吾爾開希、封從德等學運領袖進行逐一評價,他稱「王丹基本上是比較理性的」,「柴玲特別會煽動,而且會打悲情牌」,而對封從德的看法則是「很有激情」、「說話顛三倒四」。據稱,上述視頻還提供過給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內的多家媒體,但截至多維新聞發佈此視頻時,尚未有其他媒體予以報導。

談及開始于當年的4月15號胡耀邦去世的八九學潮,孔慶東表示,在4月15號開始之後的大約十天左右的時間內,他並不是一線的領導者。他說:「我只是跟其他同學一樣,參與遊行,有時候説明大家出謀劃策。比如說給大家策劃一些口號、標語,提出一些建議、指導。比如遊行的時候遇到員警怎麼辦?遇到解放軍怎麼辦?」「在4月25號的時候,我就被選為了籌委會的負責人,我是這樣被推到一個領導者的位置上去的」,孔慶東自述。

作為八九學運的參與者和親歷者,孔慶東當時與後來赫赫有名的學運領袖王丹、柴琳、吾爾開希、封從德等都有接觸,談及他們,孔慶東表示「他們由於被媒體多年的渲染,都成了大名人」,「其實當時還有許許多多有名的學生領袖,但是他們都被湮沒了。」「學生領袖是很多的,但是今天,由於世界輿論是控制在美國手裡的,所以大家想起89年就想起王丹、柴玲、吾爾開希,就會想起這些人來。」孔慶東說。

談及他「比較熟悉」的王丹,孔慶東表示「印象中的王丹基本上是比較理性的」。他說:「我認為在89年六四之前,我印象中的王丹基本上是比較理性的,他的立場我們不管,他表現的比較理性。六四之後,一直到後來他去美國,90年代,我看到過他寫的一些文章,仍然在這些民運人士中,我認為他是相對穩健的。」「他並不是完全跟美國政府的口徑一樣,但他會變化,他慢慢地會變化到這一步,比如今天,他到臺灣去支援臺灣的這些運動,他背後的背景我就不太瞭解了,也許跟他的生存、周圍環境、人際關係都有關系。」孔慶東說,「其他的學生領袖,有的比他(王丹)更穩健,比他更穩健的人,可能就不受美國勢力的欣賞。」「還有一部分人是比王丹更激進的,比如像柴玲、吾爾開希。他們可能就是更激進的一些主張的代表者」。

在這部只有孔慶東出現在鏡頭中的視頻中,孔慶東稱「柴玲是非常富有激情的一個人,特別會煽動,而且會打悲情牌。」孔慶東評價說:「其實他們沒有什麼個人獨立的思考和見解。他們只是一味地要讓這個運動向著不可逆轉的悲情道路發展。因為當時學生並沒有什麼新的話語,學生說的話語很類似文革的話語。比如柴玲很善於在演講中含著熱淚說,‘國家是我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我們不管誰管,我們不幹誰幹。’」孔慶東稱「這完全是文革的語言,一個字都不差的」。「但是,這種煽動它是很管用的,因為學生是很單純的,學生是一腔愛國激情,覺得誰更愛國,他們就聽誰的。”

說到「吾爾開希」,孔慶東稱跟他也有幾次接觸。「據同學們講,他不是一個好學生。學習、平時表現可能都是有問題的,但是一個很有鬥爭勇氣的人,他能夠勇於站出來,組織學生遊行等活動。另外呢,他長得比較帥,確實是少數民族的帥哥。所以他在同學中也有一定的威望。」孔慶東說:「吾爾開希也是有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他就是一個單純的學生,比較單純的,願意出來鬥爭的。」「像柴玲、吾爾開希,他們都是到了美國之後,我覺得他們可能有難言之隱,我們也理解人家」,孔慶東表示,「人難以逃脫自己的生存環境,生存環境決定了他在政治立場上有更激進的表現。

談到中國的民主問題,孔慶東表示,「中國民主的問題不是沒有選票,而是選舉過程中的程式問題。」他說:「有些海外人士,我們不管他的立場是善還是惡,他對中國的很多指責今天已經遠離了中國的實際情況,所以他們不能得到中國民眾的支援和回應。相對的,美國政府也就不給他們更多的支援,所以他們的處境會更加困難、更加可憐。”

關於另一學運領袖封從德對孔慶東「是中國政府安排在學生運動中的內應」的懷疑,孔慶東回應稱,「他這個說法呢,是沒有材料支撐的,也沒有邏輯支撐的,是一個自己的猜測。」孔慶東反擊道:「事實上,我倒是覺得,封從德本人是有嚴重問題的。」「我記得很清楚,就在封從德第一次當選籌委會領導的時候,委員之一的時候,他在北大的五四操場上講話,他竟然講什麼呢?他竟然說:‘北大,終於有我說話的地方了!’」「我覺得,他也是一個研究生啊,一個研究生怎麼說出這麼瘋瘋癲癲的話來,這說明他心理壓抑了許久。」孔慶東舉例說。關於對封從德的看法,孔慶東稱「他很有激情」,「說話顛三倒四的」。「他的疑神疑鬼、顛三倒四是大家對他的共識。」孔慶東還說:「事實上,在運動的當時,我就聽說封從德等人已經跟美國政府、美國使館有密切往來,甚至其中有的人已經拿了美國護照。」 至於當時都有誰有了美國護照, 孔慶東表示「具體到誰有,我不掌握」。

談及當時參與報導學潮的境外記者,孔慶東表示當時接觸了很多外國記者,「我是比較早認識到,境外這些記者不是客觀不是中立的,我不能斷定這些記者是不是都是特務,但我估計裡邊有特務。」孔慶東的判斷依據是:第一,他們對我的採訪不是原原本本報導的,是經過篡改的,添枝加葉的,偷樑換柱的,這個我就不滿。有香港的、美國的、日本的。第二,這些記者採訪的時候,對我有誘導,他總是誘導我說,共產黨不好,誘導我說美國好,並且問我「你希不希望到美國去,過上真正的自由民主的生活?”

當時很多人向參加學潮的學生提供了各種援助,在被問及當時援助品來自哪兒,孔慶東表示援助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個是普通老百姓自發的零星援助,一個是社會各機構團體單位的有組織的援助,再一個就是來自境外的援助。「具體的援助,我覺得是很難統計清楚的,特別是來自境外的援助,反正包括了人的衣食住行到政治活動所需要的一切,可以說應有盡有,甚至到了後期有點過剩了。」至於據後來的調查,很多學生領袖得到了這個錢,孔慶東推測「那可能是通過個別的私人管道,個人管道獲得的」。

關於柴玲曾經在採訪中提到「要推翻一個沒有人性的政府」與學生運動初衷、要求的「民主自由」是否是相悖,孔慶東表示「沒有針對政府要推翻它的試圖」,「這場運動從初衷來看,沒有針對共產黨執政這個問題,也沒有針對政府,根本不是要推翻政府,也沒有說政府沒有人性。」孔慶東反問:你不能說民主是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不要民主嗎?非得資本主義才有民主嗎?大家要的是擴大社會主義民主。孔慶東認為,「後來柴玲等人,他們把學生運動引向流血的結局,有她個人的想法,還有運動後期,方向變化了的問題。」他具體分析稱,「因為後期,在廣場的絕食變質了。一開始的絕食,同學們是很純潔很真摯的,到了後期,它已經超過了人絕食的生理限度了,所以後期的絕食變成了一種政治上的僵持。這邊,媒體不斷地渲染‘有學生暈過去,救護車拉走了’,在國際上就造成一種印象:共產黨政府是沒有人性的,學生絕食它都不管嘛。而這個結局恰好迎合了柴玲等學生領袖的期待,他們希望用流血來使自己成為國際人權的名人。”

有關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的訴求,孔慶東表示「一開始是有清楚含義的」,但後來「變成變質的一場絕食表演」。「一開始學生認為,要求政府答應我們的條件,不答應就絕食,它還有一個明確的目標。等絕食過了幾天之後就沒人提這個事兒了,政府無論怎麼做都是不對的。我們就在這絕食,沒完沒了,最後變成一場沒完沒了的絕食,沒有目的。給人的目的,是不是非得共產黨下臺你才不絕食啊?」孔慶東說,「後來這個絕食事實上已經不能得到同學們的支援了,真正絕食的人也越來越少了,實際上絕食變成了一種在帳篷裡面吃點喝點,然後到外面來坐一會兒,表示絕食」。

談到六四事件是否是早有預謀或是精心設計的,孔慶東表示「說精心設計可能過分了」,「但如果說他是有預謀的、有引導的,這是合情合理的」,「因為我們在這個運動中分明感到,有幾股不同的力量,都希望這個事情搞砸,不希望學生和政府真正進行和平對話」;「我們發現,不論是政府、學生、還是境外,總有那麼一部分人,他們聯合起來,不希望對話順利進行。」孔慶東在視頻中沒有具體指出「我們」是誰。

關於「血流成河」的說法,孔慶東說是美國之音的渲染。孔慶東表示:「確實有非常令人遺憾的流血事件,但沒有血流成河,但以我一個共產黨員的立場來看,死一個人也是遺憾的,不應該的。」分析指出,假如這種說法能夠代表目前官方的部分內部新認識,這與之前的大陸左派有相當大的差異。這是值得注意的重要資訊。

而之于柴琳「只有血流成河時,全中國人民才會擦亮眼睛」和王丹「如果不流血我們怎麼辦」的認知,孔慶東表示「聯繫起來,我就覺得,是不是背後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就是要使學生運動走向跟政府勢不兩立,要把政府逼到懸崖邊上的這個程度,逼到懸崖邊上,最後暴力解決。”.“每一次手挽手,去衝擊員警人牆的是普通學生,是那些一年級、二年級的本科生。你們作為高年級同學,作為研究生,在後面策劃指揮,成天想的是自己個人的利益,我覺得于良心不合。」「我覺得,從本質上說,一個是個人的不成熟,另外很有可能有其他勢力在背後左右,他們可能是人家的工具。」孔慶東分析道。對於六四前夜柴玲等學生領袖鼓動大家繼續留下,孔慶東表示「我們發現又一股力量,一直主張激進,希望造成流血,並且他會污蔑別的力量,是政府派來的臥底。」「他們這麼極端,說明他們有一個堅定不移的意志。」孔慶東稱,柴玲等人「用那種悲情的演說,決絕的態度,又把人挽留住了」。孔慶東稱「有一些核心成員堅持在那些帳篷裡,始終保持著廣場這個混亂的局面。”

對於八九學潮,孔慶東認為當年這個事情就像評價文革等大的運動一樣,它應該分階段評價。「這個運動在開始的時候應該是社會主義性質的愛國民主運動,廣大的以學生為主體的運動參與者都是愛國的、愛党的、擁護社會主義的,要求社會主義改掉在改革過程中腐敗的弊端,要求擴大民主,我認為它的整個主流是好的。但是中間呢,由於敵對勢力的陰險,由於我們政府處理不當,包括情況、資訊掌握的不准確,造成整個的誤判,再加上學生的幼稚,它發生了變化。這個變化仍然不能改變這場運動的整體性質,只能說是被境內外的敵對勢力加以利用。」學生領袖「可能有的被人家洗腦了,有的是被用利益收買了,他們再來影響學生」。

孔慶東最後表示:「我也想勸一下所謂的‘敵對勢力’,敵對勢力老想把中國搞亂,希望中國各階層越分割越好」,但「你真把中國搞亂了,有一天把共產黨搞垮了,中國四分五裂或者軍閥混戰了,你美國的日子、歐洲的日子能像今天過得這麼安逸?」「所以我覺得美國也好,還在海外活動更多這些民運人士也好,應該在新世紀、新的歷史平臺下,去思考以後人類發展的道路問題。我們要承認,不論中國和美國,都還有很嚴重的人權問題、社會發展問題,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應該大家坐到一張桌子上,心平氣和地去探討,而不是去搞陰謀詭計。」孔慶東最後表示。他承認「這樣說了可能還是白說」,但「白說也要說」。

芭蕾舞劇《白毛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g-fhwXDMk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seZpUOEyN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XL09KR8PU0

Classical Chinese ballet in 1968 - 白毛女經典舞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BMoyNSTdG8

《白毛女組曲》台灣愛樂民族管絃樂團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SMc-QZ3XME

殷承宗鋼琴獨奏《白毛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UaenkCwm-M

王二妮 白毛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LqpWvp6c_c

《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呂思清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Egmjy8Bb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8MlorvWVJ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OrgwuZc61g

《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俞麗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_HdyVnY0ag ( 199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8SIaif3RHU

高雄市交響樂團《梁祝小提琴協奏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tbQFikTfic

臺北市交響樂團《梁祝小提琴協奏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_gPqr-eDOU

The Butterfly Lovers Violin Concert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3jRo6aTbQ

美國的主要媒體都是企業媒體 (Enterprise Media),而且被少數跨國資本 (Multinational Capital) 所壟斷。跨國資本不但完全掌控了美國國家機器,而且幾乎控制了全世界,為了維護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繼續生存與發展,主要是跨國資本的流通、循環、成長,美國不但以超強的政治、軍事實力廣泛、深入地干涉、介入,而且更重視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其中媒體及輿論的控制即為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的重要環節。

美國統治精英 (Ruling Elite) 憑藉著高超的網絡 (Networking)、通訊 (Telecommunication)、多媒體科技 (Multimedia Technology),以及廣泛綿密的全球資訊流通網,對全球人類進行持續不斷的、高強度的、大規模的洗腦 (Brainwashing) 和心理操控 (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臺灣是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殖民地,不但歷屆政府均為鐵杆親美政權,而且民間普遍親美、反共、反大陸,連臺灣意識形態國家機器 (Taiwan 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 的重要機構中研院都被親美派把持,台灣的媒體也被親美、反共勢力所壟斷,新聞媒體從業人員也多為資產階級出身的右翼反共知識份子,尤其是四大財團媒體 《自由》、《中時》、《聯合》、《壹傳媒》都是財團喉舌、「資本主義 / 新自由主義」的吹鼓手、反共的傳聲筒,其中林榮三財團更憑藉著所屬的壟斷媒體《自由》,煽動臺獨右翼民粹,掩護金權構造、階級矛盾,挑撥藍綠對抗、兩岸人民對抗。資產階級媒體不可能真正支持無產階級,即使是報導勞動人民抗爭的消息,最好的也不過就是以改良主義、人道主義的觀點來表述,較惡劣的甚至會將其曲扭向親美、反共、反大陸的方向來詮釋。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說就是呼吸著親美的空氣。

美國有嚴密、精巧的新聞檢查制度 (News Censorship) 與嚴厲的資訊流通法規。美國當局對於學術性、理論性的言論或著作相對寬容。但是對足以立即影響民眾觀感的新聞或資料,卻極為敏感和警覺,往往禁止或減少其流通、散佈。臺灣固然有媒體壟斷 (Media Monopoly) 問題,但美國媒體的壟斷程度,更為嚴重,美國新聞檢查 (Project Censored http://www.projectcensored.org/ )的嚴格和徹底,更是遠超過臺灣。

Who Owns The Media?
美國媒體六大巨獸 The 6 Monolithic Corporations That Control Almost Everything We Watch, Hear And Read - The Economic Collapse
http://theeconomiccollapseblog.com/archives/who-owns-the-media-the-6-mon...

1. 時代華納 Time Warner
Time Warner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me_Warner
時代華納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9%82%E4%BB%A3%E8%8F%AF%E7%B4%8D
Time Warner Center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Time_Warner_Center
時代華納中心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B6%E4%BB%A3%E5%8D%8E%E7%BA%B3%E4%B8%...
Home Box Office (HBO)
Time Inc.
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 Inc.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CW Network (partial ownership)
TMZ
New Line Cinema
Time Warner Cable
Cinemax
Cartoon Network
TBS
TNT
America Online
MapQuest
Moviefone
Castle Rock
Sports Illustrated
Fortune
Marie Claire
People Magazine

2. 華德狄斯奈 Walt Disney
The Walt Disney Company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Walt_Disney_Company
華德狄斯奈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8E%E7%89%B9%E8%BF%AA%E5%A3%AB%E5%B0%...
ABC Television Network
Disney Publishing
ESPN Inc.
Disney Channel
SOAPnet
A&E
Lifetime
Buena Vista Home Entertainment
Buena Vista Theatrical Productions
Buena Vista Records
Disney Records
Hollywood Records
Miramax Films
Touchstone Pictures
Walt Disney Pictures
Pixar Animation Studios
Buena Vista Games
Hyperion Books

3. 維亞康姆 Viacom
Viaco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Viacom
維亞康姆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6%AD%E4%BA%9E%E5%BA%B7%E5%A7%86
Paramount Pictures
Paramount Home Entertainment
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 (BET)
Comedy Central
Country Music Television (CMT)
Logo
MTV
MTV Canada
MTV2
Nick Magazine
Nick at Nite
Nick Jr.
Nickelodeon
Noggin
Spike TV
The Movie Channel
TV Land
VH1

4. News Corporation
News Corpora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s_Corporation
新聞集團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News_Corporation
Dow Jones & Company, Inc.
Fox Television Stations
The New York Post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Beliefnet
Fox Business Network
Fox Kids Europe
Fox News Channel
Fox Sports Net
Fox Television Network
FX
My Network TV
MySpace
News Limited News
Phoenix InfoNews Channel
Phoenix Movies Channel
Sky PerfecTV
Speed Channel
STAR TV India
STAR TV Taiwan
STAR World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of London
20th Century Fox Home Entertainment
20th Century Fox International
20th Century Fox Studios
20th Century Fox Television
BSkyB
DIRECTV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ox Broadcasting Company
Fox Interactive Media
FOXTEL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National Rugby League
News Interactive
News Outdoor
Radio Veronica
ReganBooks
Sky Italia
Sky Radio Denmark
Sky Radio Germany
Sky Radio Netherlands
STAR
Zondervan

5. CBS Corporation
CBS Corporation - Wikipedia
en.wikipedia.org/wiki/CBS_Corporation
CBS公司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CBS%E5%85%AC%E5%8F%B8
CBS News
CBS Sports
CBS Television Network
CNET
Showtime
TV.com
CBS Radio Inc. (130 stations)
CBS Consumer Products
CBS Outdoor
CW Network (50% ownership)
Infinity Broadcasting
Simon & Schuster (Pocket Books, Scribner)
Westwood One Radio Network

6. NBC Universal
NBC Universal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BCUniversal
NBC環球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NBC_Universal
Bravo
CNBC
NBC News
MSNBC
NBC Sports
NBC Television Network
Oxygen
SciFi Magazine
Syfy (Sci Fi Channel)
Telemundo
USA Network
Weather Channel
Focus Features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Distribution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Studio
Paxson Communications (partial ownership)
Trio
Universal Parks & Resorts
Universal Pictures
Universal Studio Home Video

請參考

Project Censored
http://www.projectcensored.org/
Project Censored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ject_Censored
Concentration of media ownership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centration_of_media_ownership
美國的新聞檢查與媒體壟斷 News Censorship & Media Monopoly in U.S.
http://www.globalissues.org/article/163/media-in-the-united-states
Media Reform Information Center - Links and Resources on Media Reform
http://www.corporations.org/media/

美國國安局 (NSA) 監聽全球電話通訊的主要設施位於喬治亞 (Georgia) 州奧古斯塔 (Augusta) 西郊的哥登堡 (Fort Gordon) 。

哥登堡監聽設施的監聽對象不僅限於北非、中東、中亞等動盪地區的手機或長途電話通訊,而且擴展到海外駐軍或旅居國外的美國公民與國內外親友們的對話。根據美國廣播公司 (ABC) 的訪問,其中負責監聽的人員,經常將截獲的隱私通話,如電話性愛 (Phone Sex) 等,分享給同事親友取樂。目前的一般民間的監聽技術已經可以做到:秘密植入特定軟體,就可透過即使已關機的手機竊聽,除非拿出電池,而NSA 的監聽技術應該不下於此。

美國作家班福德 (James Bamford) 在其《陰影工廠》 (The Shadow Factory) 一書中,亦提及此設施。

請參考
FORT GORDON
Home of the U.S. Army Cyber Center for Excellenece
http://www.gordon.army.mil/garrison_old/units.htm
NSA 增建哥登堡設施
NSA to enlarge Fort Gordon complex
http://chronicle.augusta.com/news/government/2012-01-24/nsa-enlarge-fort...
ABC訪問前哥登堡電話監聽人員
ABC NEWS: Is the Government Spying on American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GhFaMGdzlc
Government Spying Through Cell Phones/GP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x0znJYQkZ4
Spy Phone & Cell Phone Interceptor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s9TD7nVefQ
How to Spy on an iPhone and prevent i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VVo_wf4ROo
透過已關機的手機竊聽
CELL PHONE (FBI can listen to you when phone is turned off)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G1fNjK9SXg

約翰•布朗起義(John Brown's Uprising)是美國內戰 (1861-1865) 前夕反奴隸制的武裝起義,約翰•布朗(John Brown) 是這次起義領導人,故名。

美國內戰 (南北戰爭) 是一場反奴隸制、反國家分裂的正義戰爭,所以有些歷史學家將之定性為「第二次資產階級革命」,馬克思也給予高度評價。1859 年約翰•布朗所領導的哈普斯渡口 (Harper’s Ferry) 起義雖然失敗,約翰•布朗因此而犧牲,但是他的犧牲卻激化了奴隸制與反奴隸制的矛盾,使得奴隸制與反奴隸制的對決無可避免,6 年後,南部11 州陸續宣布獨立,內戰正式爆發。

1800 年,布朗出生於康涅狄格州 (Connecticut) 一個貧窮白人家庭,其父為廢奴主義者 (Abolitionist),布朗從小即受反奴隸制思想的熏陶。 成年後,基於基督教人道主義,約翰•布朗積極投身於美國廢奴運動。 1856 年約翰•布朗參加了堪薩斯 (Kansas) 爭取自由州地位的武裝鬥爭(Bleeding Kansas 即堪薩斯內戰),從此聞名遐邇。

1857 年,他開始運籌以解放南部奴隸為最終目的的武裝起義。 約翰•布朗為了籌措起義資金及爭取黑人尤其是著名黑人廢奴主義者的合作,多次奔走於新英格蘭 (New England) 各地,得到北方一些廢奴派人士道義上和經濟上的支持。 1859 年7 月3 日約翰•布朗等人來到哈普斯渡口 (Harper’s Ferry) ,租賃了一個農場,用以集結隊伍,儲存物資。

1859 年10 月16日夜間,約翰•布朗率領22 人(其中有5 名黑人)襲擊哈普斯渡口。 起義剛開始時進行得很順利,起義者很快攻占了兵工廠和軍械庫,控制了市鎮,同時在附近村子逮捕種植園主,解放了少數奴隸,後來因為響應者少,加上聯絡不利,動作緩慢,拖延了時機,使當局有時間從附近集結武力進行反撲。 17 日,政府召集的民團陸續趕到起義地點。約翰•布朗等人被包圍在兵工廠附近的消防工具間。 戰鬥進行了一整天。 當天夜間羅伯特•李 (Robert Lee) 上校率領一支海軍陸戰隊趕來,18 日起義被鎮壓。 9 名起義者在戰鬥中犧牲,6 人逃脱,約翰•布朗等7 人被俘。 12 月 2日約翰•布朗就義,其他被俘者也先後被處以絞刑。

美國內戰後,南北重新統一,奴隸制被廢除。但時至今日,美國依然種族主義橫行,雖然歷經了1950-60 年代民權運動,產生了非裔總統,但原住民、非裔、亞裔、拉丁裔的地位仍然低下。臺灣也有嚴重的階級、種族矛盾,但卻被巧妙地掩蓋在藍綠惡鬥、統獨矛盾之下。

請參考

John Brown: An Introduction - Youtube 毛主義觀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sYoAa2HrQ0
AmeriKKKa the Beautifu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i3XdXQUwuA
約翰•布朗的英靈繼續勇往前進
《John Brown's Song》 or 《John Brown's Bod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6WignKYFI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SSn3NddwFQ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MMLg7r7A3c
John Brown's Body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MV9Utk84AU
John Brown's Rap (it's going down) - MC LaL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CtxQ4Ulvc
John Brow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OJzSAbqHHQ
John Brown's Raid in American Memor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B_kbFAui-U
Harpers Ferry and John Brow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l4BftXQhUk
John Brown (abolitionist)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Brown_(abolitionist)
廢奴主義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B%A2%E5%A5%B4%E4%B8%BB%E7%BE%A9
Abolition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olitionism
堪薩斯內戰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0%AA%E8%90%A8%E6%96%AF%E5%86%85%E6%88%98
Bleeding Kansas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Bleeding_Kansas
南北戰爭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5%8C%97%E6%88%98%E4%BA%89
American Civil War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merican_Civil_War
為了反制堪薩斯的維護奴隸制反動派的囂張氣焰,1856 年5 月24 日夜和5 月 25日晨,約翰•布朗處決了五名反動的維護奴隸制的頭面人物。
Pottawatomie Massacr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ttawatomie_Massacre
約翰•布朗領導的哈普斯渡口起義
John Brown's raid on Harpers Ferr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Brown%27s_raid_on_Harpers_Ferry

松民,

來信收悉。紅色中國網已經重點推薦發表。松民兄的這封信,內容重要,涉及方面很多,態度亦誠懇,不過恐怕鞏老未必充分理解。

我個人對於「社會主義公民社會」一說,仍有保留。松民兄的意思我是理解的,就是要設法解決社會主義革命以後,國家政權異化進而導致「新階級」產生的問題,要解決勞動者管理國家而不是被國家管理的問題。不過這些年來,我的想法是,這主要將是一個歷史實踐的問題,而不是理論的問題。理論方面,恐怕主要是要澄清解決上述問題所需要的歷史條件,而不是提供一個現成的公式。

這裡有兩方面問題,需要區別開來。一方面問題是,如何防止社會主義國家異化,防止官僚特權階層、階級產生,進而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從馬克思主義理論來說,就是由階級社會向無階級社會過渡。關於這個問題,馬克思在各篇著作中都探討過,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做過總結,就是要消滅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分工,而後者的前提是絕大多數勞動者要在很大程度上從日常生產勞動的重負中解放出來。關於這個問題,傳統馬克思主義是寄希望于資本主義條件下生產力的發展。現在,在生態環境和資源制約的條件下,要考慮怎樣一方面限制全社會的物質消費,另一方面普遍縮短勞動者的勞動時間,殊非易事。不解決這個問題,勞動者要普遍參與生產、政治、文化的管理就不可能,某種程度的階級分化、階級差別就不可避免。

毛主席那個時代,被帝國主義包圍,後來又與蘇聯鬧僵,發展重工業、保障國家安全、支援世界革命,這是第一位的。縮短勞動時間自然無從談起,況且起點是百分之八十人口文盲。咱們未來的重建工作,短期靠自己,長期還是要靠世界革命的勝利,否則恐怕依然難以長久。毛主席當時的基本戰略,是在國內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辦法儘量延長無產階級專政政權的壽命,在國際上寄希望于世界革命勝利。在智利革命、葡萄牙革命失敗以後,再加上九大以後、文革告一段落,世界革命高潮就過去了。主席當時很清醒,盡人事、聽天命。

再一個方面的問題,是未來社會主義能不能解決形式民主的問題。傳統社會主義,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解決好,恐怕主要也不是理論認識不夠的問題,而是現實歷史條件的限制。從資本主義方面來看,男子普選權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才解決,婦女選舉權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才解決。種族隔離的問題,美國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解決,南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才解決,以色列到現在也沒有解決。嚴格來說,到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美國不能算真正的自由民主國家,現在的美國憲法仍然有大量的非民主殘餘。西歐直到七十年代還有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等法西斯國家。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世界上實行獨裁政體或一黨制的國家是大多數,自由民主政體僅限於北美、西歐、日本、印度等少數地區,日本還是個半殖民地國家。所以,對於傳統社會主義沒有解決好民主問題,要放到當時的歷史環境中去理解。

從歷史上看,形式民主的確立,主要不是資產階級的政治要求,而是工人階級發展壯大以後,工人階級與城市小資產階級共同鬥爭、資產階級被迫接受的結果。這在西歐諸國比較明顯,拉丁美洲、韓國、臺灣的經驗也類似。東歐則屬於另外一種情況,是新興資產階級為了推行新自由主義與工人階級做的政治交換。當然這樣就有一個問題,中國資本主義是否有那樣的空間可以容納工人階級的政治和經濟要求(政治上民主、經濟上福利國家)而不妨礙廉價工作力體制下的資本積累。我看是不行的。所以,中國的爭取民主的鬥爭,由小資產階級右派(自由派)領導,必然失敗;只能由工人階級領導,而且必須不間斷地發展為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

所以關於未來社會主義條件下,解決形式民主的問題,我認為可以樂觀。但是僅僅解決了這個問題,並不能真正解決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差別的問題。資本主義社會中,在民主的形式下,資產階級可以行使統治。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在民主的形式下,也可能有特權官僚集團或技術官僚集團行使統治。當然,在根本解決腦、體分工之前,無產階級能否通過民主的形式一方面限制官僚集團的特權(要消滅恐怕不可能),另一方面以各種群眾運動威脅官僚集團的統治,逐步向無階級社會過渡,可以思考。

關於「公民社會」一說,我有保留意見,主要是這個概念源于資產階級自由主義。在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理論中,國家一方面是為了防止「一切人反對一切人的戰爭」(當然主要是鎮壓無產階級的反抗)所必須的,另一方面又要防止國家侵犯個人(主要是資產階級)的基本「權利」(也就是普世價值)。所以自由主義的民主理論是有內在矛盾的,一方面承認政府的權力源泉來自于人民,另一方面又認為民主不得侵犯普世價值,在實踐中就表現為資產階級憲法對於民主的各種限制(比如最高法院可以宣佈國會通過的法律違憲)。

按照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的理論,市場是建立在平等的商品交換關係基礎上,市場的參與者構成「公民社會」。國家的職能僅僅是維護財產權,確保正常的市場交換秩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國家可以超然于「公民社會」之上而不主導。當然,在資本主義發展的實踐中,不得不增加國家干預的程度,從而使資產階級國家不得不在事實上通過福利國家、勞動環境法規等形式深深地嵌入「公民社會」之中。

另一方面,傳統馬克思主義和毛主席都認為,在社會主義時期或者在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相當長的歷史階段,國家的職能就是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專政的組織形式是類似于巴黎公社、蘇維埃、文化革命委員會等工農民主的權力機關。工農民主機關一方面行使無產階級專政的全部權力,另一方面代表全社會管理社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在這個意義上,無產階級的國家(如果確實是無產階級的)必然是主導全社會的。從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來看,無產階級的民主是不受任何法理限制的(當然這不等於說無產階級民主不受現實的物質和社會歷史條件的限制)。

當然,在傳統社會主義實踐中,無產階級民主發展不充分,甚至於沒有發展。這要用未來的革命實踐來解決,而不是人為地用某種「公民社會」的概念去限制未來的無產階級國家。試想,如果我們要引進「公民社會」的概念,並且不能被國家權力所主導,那麼是否要用一套「普世價值」將「公民社會」保護起來?這些「普世價值」是否要限制未來無產階級民主政權機關的權力?誰來決定這些「普世價值」的內容?

誰來監督無產階級的民主政權機關,防止他們濫用權力?如果是由無產階級以民主和群眾運動的方式來監督,那麼民主本身就夠了,「公民社會」並不需要額外的保護。如果要由另外的機關(比如憲法法院)來監督,誰來決定憲法法院的構成,為什麼憲法法院要有超越民主政權機關的權力?如果組成了由某些理論精英組成的、可以超越民主權力的憲法法院或者類似機關,以保護「公民社會」不被國家侵犯、主導,那麼我們怎麼知道這種機關不會淩駕于民主之上?我們豈不是用法律形式將我們原來想要防止的社會主義國家異化給固定起來了?

我個人看法,關於未來社會主義國家的組織形式,可以借鑒歷史經驗,如巴黎公社、如蘇維埃、如工人委員會或文化革命委員會,都很好。能否持久,能否鞏固,只能在未來實踐中解決。目前理論工作的任務,恐怕主要是澄清未來無產階級民主以及向無階級社會過渡所需要的歷史條件,而不是忙於制度設計。在制度設計方面,我們恐怕並不比我們的前輩更高明。

以上文字只是個人思考的產物,不成熟。請松民兄不吝批評。

李民騏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729
關於社會主義國家異化問題的一些思考
紅色中國網 2014-6-27 遠航一號
摘要: 關於未來社會主義國家的組織形式,可以借鑒歷史經驗,如巴黎公社、如蘇維埃、如工人委員會或文化革命委員會。能否持久,能否鞏固,只能在未來實踐中解決。目前理論工作的任務,恐怕主要是澄清未來無產階級民主以及向無階級社會過渡所需要的歷史條件,而不是忙於制度設計。

《隋大每月評論》No.12( 2013年5月1日18:13)
趙剛:恐懼與混亂只有讓人不得自由:評《自由人宣言》
摘要:《自由人宣言》並不是一篇自由主義宣言(即,只論普世價值不談統獨不談認同);它表面上是,但實際上它仍然是在統獨與國家認同的原地打轉,繼續呢喃。這樣的一種表裡不一,使人恐懼。另一個重要的沈默不語是關於美國的。

2013年4月21日,「台派」著名知識份子吳介民教授及其合作者發表了《自由人宣言》。之後,在23日,辦了一場座談會,其中姚人多教授亦是受邀與談人之一。我這篇評論,以及感懷,就從姚人多的發言講起。

1 聰明

姚人多是一個聰明,非常聰明的人。而且,相對於吳睿人或吳介民,他不讓我害怕。

睿智,而不讓人恐懼,是我讀姚人多在4月23日「自由人宣言研討會」的發言逐字稿所得到的最突出印象。我琢磨它何以如此,結論是發言者知道學術與政治的複雜關係,以及因此而產生的政治現實感。用韋伯的術語也許能說得更清楚。姚人多的政治發言展現了在「信念倫理」與「責任倫理」之間的稀有平衡感。這樣一種姿態讓人覺得他聰明而不可怕,雖然我一點兒都不同意他的黨派立場。

先說他聰明的部分好了。姚人多的發言被笨笨的媒體所擷取的部分,例如,「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民進黨無法提出一個和九二共識等量齊觀的替代物」......,並不是我所謂的「聰明部分」。姚人多聰明在於他禮貌地質疑(甚至顛覆)了《自由人宣言》的立論基礎。當吳介民等人,為了宣言故,說「臺灣人民在憲政實踐中的共同信仰是普世的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時,姚人多說「臺灣社會是非常保守的。因為臺灣人民在思考兩岸政策的時候,priority是經濟利益,政治,人權是排在後面的」、「臺灣人投票是不看人權的,臺灣人投票是看鈔票跟關係」。這個關於「臺灣人民」的認知的巨大差異,使得姚人多深深懷疑「人權共識」用來取代「九二共識」到底有沒有說服力:「在政治市場和政治行銷有沒有賣點?」、「怎麼轉換成政治語言?」......。姚人多一方面說他佩服吳介民的努力,信念上他完全同意,但這畢竟是缺少了責任倫理以及手段理性的書生論政。姚在發言結束時,指出這個「人權共識」其實是一個不現實的論述,「不要說拉近[它]和國民黨的距離,[就算是]拉近跟民進黨的距離,這個在我看來都還要透過非常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實現。」

說完姚人多的聰明部分,也等於說明了他何以不讓人怕的原因了,因為我們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種不可妥協的頭巾氣、教條氣與使徒氣,以及一種獻身于一道遙遠的彩虹的壯美。他有他的目標,但他也更在意如何搭一道橋通往彩虹。雖然他畢竟沒有指出這個橋如何搭,就以「我的comment就到這邊」嘎然而止他的發言。

2 害怕

港都夜雨型的吳睿人教授其實還不太讓我害怕,我在他身上看到一種孤獨與頹廢,以及在這種狀況下對自己生的氣以及一種矛盾的「霍然而起」、「豁出去了」,甚至「與汝俱亡」。這種意志主義雖然也可怕,但因為相對了然、相對直接,所以也就不那麼可怕了。

相對而言,義無反顧型的吳介民的《自由人宣言》讀起來,則讓人害怕,而歸根究底,是因為它,在普世價值的語詞的字裡行間中充滿了一種恐懼者的激情。「人權」話語其實是一種門面,它要面對的是戰爭與和平問題:如何讓中國不因臺灣獨立而打臺灣?於是吳介民等為他們認定的貓掛上了這串人權鈴鐺。我要質疑的是,可以透過這個方式來解決對於戰爭的恐懼與和平的期望嗎?可以以一種傲慢與偏見對待你的「鄰人」,而同時追求和睦嗎?

《自由人宣言》宣稱要追求兩岸的和平乃至東亞區域的和平,對其內在動機,由於方法論的限制,我不質疑。但是,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由善意的磚塊所鋪成的。他們似乎是想要透過積極地介入中國大陸的「公民社會」來影響兩岸關係的走向。這比民進黨長期的「鎖國」要強太多了。但是他們真的是向前進呢?還是在退後時唱著進行曲呢?據我看,吳介民等打算去台南卻往基隆開。

「在中國人權狀況尚未徹底改善、政治體制尚未民主化之前,雙方不應進行任何具有政治意涵的協商。」

「兩岸人民都成為真正自由人的時候,才有可能在各自人民自決的前提下,開始思考是否發展聯邦、邦聯、國協、東亞區域聯盟,或其他具備憲政主義的新形式。」

「在雙方的民主憲政都還未落實之前,我們反對兩個政府之間以所謂「和平協定」來處理兩岸關係......」

「自由」、「民主」、「人權」於是在吳介民等的話語中,都取得了一種絕對的高度、一種無可置疑的價值,以及一種傲慢姿態。吳介民有一種和龍應台一模一樣的「文明與野蠻論」,自居「文明」,鄙視對岸為「野蠻」--雖然這個詞隱而未發。《自由人宣言》因此可以說是《文明戰爭宣言》或《東亞十字軍宣言》。它可以是宗教,甚至可以是「學術」,但它不是政治,因為這裡頭我們看到了吳介民等的「自由基本教義派」的無克制袒露。但是所謂政治,我們必須說,不是敵我不共戴天的零和鬥爭,而是在不完美的狀態下所進行的對話與妥協,這裡頭牽涉到兩難的決定,牽涉到手段與目的的連鎖,牽涉到對人民大眾的責任。是在這個對照意義上,我愛慕姚人多的某種政治智慧,而恐懼于吳介民等的道德純粹主義。

道德純粹主義讓人昧于歷史與真實。當吳介民等要求中國趕緊文明化起來,好解除因台獨而可能面臨的戰爭壓力時,他有一個虛妄的預設。他認為「人權國家」之間是不會打仗的。這其實是和「有麥當勞的國家不會和另一個有麥當勞的國家打仗」是一樣的無意義。美國不會和英國打仗,但美國以「人權」之名,顛覆、侵略、施行「國家恐怖主義」的記錄,那真是罄竹難書啊。吳介民等大概從不讀Chomsky吧!吳介民等完全是從第一世界的觀點來看世界,當然就在看兩岸之間的緊張時,故意不看美國因素與日本因素。關於這個討論,澳門大學的劉世鼎前幾天在臉書上有很好的討論,可以參考。此處就不多說了。

3 呢喃

《自由人宣言》的可怕之處還在它對於「自由人」的資格認定的暴力。海峽兩岸,誰是自由人?吳介民等的答案雖然被隱藏起來了,但畢竟還是很清處:臺灣至少有一半的人民不是,而中國大陸只有少數的公知或維權人士才是。中國大陸的演算法理路很清楚,臺灣怎麼算出來的呢?凡是有國家認同問題的(即,不認同台獨建國的)都還不是自由人。起先,吳介民在這個宣言裡,很掙扎于到底要不要買「中華民國派」的帳,要不要承認他們?他也許想,如果不承認,那不是又回到台獨族群主義基教派的立場了嗎?於是他們一方面說「臺灣/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算是給了中華民國派四顆栗子了,但隨後,他們卻搖身一變,又從根本上否定了「中華民國」,說「《中華民國憲法》與臺灣憲政實踐的實況至今仍存在尚待跨越的鴻溝」,而將來要讓「臺灣邁向健全的憲政國家,是臺灣人民需要戮力完成的時代任務」。在否定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同時,吳介民等展開了對至少一半的臺灣人民的批判。這些人,因為「威權統治的教育灌輸」,仍有「國家認同的混淆」,從而顯然夠不上「自由人」。又,吳介民等說,只要人民是自由的,那麼將來任何的選項才有合理的基礎,那我用你的邏輯來說,統一不應也是一個合理的選項嗎?你們為何要代表人民預先排除這個選項呢?理據何在?難道宣揚自由的人,就有資格認定誰是自由的嗎?

因此,《自由人宣言》並不是一篇自由主義宣言(即,只論普世價值不談統獨不談認同);它表面上是,但實際上它仍然是在統獨與國家認同的原地打轉,繼續呢喃。這樣的一種表裡不一,使人恐懼。

吳介民等在說臺灣目前政府的統治正當性有問題時,他們的解決之道是重新制憲,改為臺灣(國)憲法。說自己正當性有問題,問題不大,總是自我批判嘛!但是就當吳介民們擺出一副要和對岸和解的誠懇姿態時,他們卻又馬上魚藏劍般地遞出了一串當世聞所未聞的攻擊話語:「依照『主權在民』的基本原則,中國的主權也尚未獨立,因為一党專政的國家,沒有真正的人民主權」。這麼說,當代很多很多的反抗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的第三世界國家,僅因為不符合西方的憲政或政黨政治的標準,就是主權沒有獨立嗎?這且不說,主權也者是現代民族國家體系的一個概念,而非內政概念,而吳介民等混淆一氣,實屬不學,就算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標準--「憲法是在人民的民主程式下所制訂的才有主權」,那麼美國也沒有主權啊,美國憲法是在沒有婦女、勞工,還有黑人的參與下制訂的。而且,就算不說憲政緣起好了,只說憲政實際好了,美國,或臺灣,有給予移工政治表達權嗎?你們會說,喔,他們是外國人,那你的「人權」觀念就不是你們所說的「普世價值與行為規範準則」了嘛!吳介民等在呢喃他們的自由與人權時,完全失去了社會與歷史大脈絡:資本主義與民族國家雙重體制的暴力。

另一個重要的沈默不語是關於美國的。當他們說:「各國競相發展軍備,只會讓東亞區域陷入更加緊張的『安全困境』。各國以武力回應邊界糾紛,並以大國武力冀求平衡,帶來的只是假像的和平,得利的是大國保守勢力和軍方及其對區域的主宰,受害的是各國人民與公民社會」這樣的一段話時,怎麼我就沒讀出這也應該指向美國呢?我希望我讀錯了。如果是這樣,我很希望吳介民等能向我們宣言讀者進一步說明你們是如何看待「美國重返東亞」這一現象對區域的戰爭與和平的意義。

顯然,對你們而言,美國在東亞的在場、在沖繩、日本與南韓的基地是必要的,因為它是讓東亞各國「不安」的「中國因素」的必要「制衡」。

《自由人宣言》的核心所指,翻成白話,其實不外乎這一句針對國民黨或馬英九的話:在「壞蛋」真正絕對變好之前,臺灣絕對不能和他簽訂「和平協定」,因為這會讓臺灣在封鎖圈中被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所懷疑。這是吳介民等在《自由人宣言》這面獵獵作響的大旗之下的核心焦慮與恐慌,從而「人權」、「民主」、「自由」、「自由人」等,其實都不過是這個恐懼與焦慮下的混亂呢喃。而我,竟然花了一個下午,針對這個呢喃大發評議,我的書卷氣也未免也太不可救藥了。但是,我相信我這篇文字至少能達到一個效果,那就是: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台派」比「獨派」更進步。

《人文與社會》 2013年5月6日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3844
請您支援獨立網站發展,轉載請注明文章連結:
文章位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3844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844

美國統治下的台灣—天下沒有白喝的美國奶
《夏潮論壇》1984年6月號第12至25頁 作者:趙定一(陳映真筆名)

美利堅:超級的帝國

做為一個帝國,美利堅共和國,在一次大戰中和二次大戰後,有急速的擴張和發展。她遠遠地壓倒了歐洲,成為戰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雄長。美國一國的總消費量,等於全世界其他各國總消費量的總和。美國一國所使用的銅、鐵重要稀有金屬、石油和能源,遠遠超過任何一個或十數個民族和國家所使用的總和,她的陸海空軍基地遍佈全世界,和40多個國家訂立軍事同盟條約,只有另一個霸權蘇聯可以匹敵。她的投資遍佈全世界,不論在西歐,在第三世界,星條旗總會在地球的某一個地方上的基地和企業大樓上,迎見不沒的太陽。她的大學吸引來自全球的知識份子,世界上不論富國貧國,都有受過美國大學、研究所、研究機構訓練的知識份子,位居政、經、學、商和軍界要津。美國製的武器、彈藥、制服、軍事編制,作為美國對各該國的軍事控制和影響力的明顯象徵,遍佈全球。美國的政治貸款、經濟壓力、國際特工,控制著好幾個民族和國家。

精巧的新式殖民主義

以美國為母國的國際性企業,壟斷和支配著全世界的資源、市場、政治和外交、軍事。美國的「工業、軍事」複合體,對世界上反對美國經濟、外交利益的國家,施行殘酷的鎮壓。美國的國務院、五角大廈、跨國企業、新聞處、中央情報局、軍事顧問團和學術基金會,所執行的環球策略,基本上與舊式殖民主義政策性格相同,但範圍極大、內容極精巧,即所謂的新式殖民主義。美國的新聞社、電影、電視、全球性企業公告和遍佈各國的美國新聞處,對全世界進行思想和文化的美國化工作,製造對美國和世界體系的優美形象,相對地消滅、破壞其他各民族悠久、優美、深厚的傳統文化⋯⋯。代替了過去的「白人的負擔」論、「文明的使命」論等,今日美國以「大國的責任」和「自由」、「民主」的「信念」,向全世界進行不知饜足的政治上、軍事上、文化上、經濟上之擴張。以無數原料國的貧窮、文盲、疾病、政治不安和內戰為價,美國支配全球各地的資源,以維持美國的「富強」;美國也以顛覆、暗殺、鎮壓為手段,支持許多第三世界的軍事獨裁政權,以維護美國的外交、經濟的利益。美國不惜支持她的傀儡政權,對各國要求民主和自由的政治運動、學生運動和工人運動之血腥的鎮壓,來保障在各國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利益。
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一樣,深遠、廣泛地影響著世界上每一個人民、民族和國家。在有些國家中,美國的政治、外交、軍事政策簡直和自己的近現代史分不開,而中國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

戰後美國和台灣的關係

日本戰敗以後,美國軍方為了接運來台接收的國軍和遣返在台日本僑民和軍隊,美國海軍艦隊進駐高雄港。當時,由於台灣當局對美國海軍的驕橫作風有所不滿,不予合作,美國竟派遣數千名陸戰隊非法登陸台灣沿岸要地,完成遣送日本僑民的任務。
為了台灣做為美國空軍不可或缺的中繼站,戰後,美國迅速修復了台北、新竹、台南等地的軍用機場,並在林口和松山建立航管雷達站,進駐美國第13航空隊。早在國共戰爭在大陸結束之前,台灣已經成為美國的一個重要軍事基地了。

美陸軍「駐台辦公室」

美軍在戰後的對台任務,是在台灣建設美國在台灣的政治和經濟的支配。當時駐台「陸軍顧問團」在台灣當局的排拒下解散,另行組成美陸軍「駐台辦公室」。美國的台北領事館成立後,這些軍人轉隸這領事館的武官處,繼續活動。在同一時期,美國駐台軍事和情報單位,並完成對台灣地理、水文、人文、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調查。
在國民黨於大陸節節失利的情況下,美國原先支持國府剿滅中共的政策開始轉變。
1949年,《中美關係白皮書》發表,正式宣告放棄國民政府,並且企圖以遺棄國府為代價,向中共示好,以利繼續維持美國在「革命」後中國的利益。1950年,杜魯門總統宣布:承認中國對台灣的宗主權;美國不圖佔有台灣或在台灣建立基地,享有特權;美國不圖在台另建親美獨立政權,並不再為國府提供軍援;最後宣稱美國不介入中國內戰。至此,美國全面、徹底遺棄了國府,暗地裡準備向中共伸出「友誼」之手。

韓戰爆發,把東西冷戰帶向一個高峰

1950年6月,韓戰爆發,把東西冷戰帶向一個高峰。美國以縮小韓戰的戰爭面為言,宣告「台灣海峽中立化」政策,一方面制止國府反攻大陸,一方面以美國海空軍力進駐台灣嚇阻中共對台進攻。10月,中共揮軍渡鴨綠江與美軍對峙,美國開始改變對國府的遺棄政策,恢復了有規模、有組織、有計劃的軍經援助,以增強國府三軍和培植親美政權,使台灣成為美國全球戰略利益的組成部分。
從此以後,大量的美國軍隊進駐台澎和金馬地區,美國的軍事、經濟、文化、政治和情報勢力(如「西方公司」和民航公司〔CAT〕),隨著中美協防條約、美國軍援和經援在台灣的介入,大量、廣泛地滲入台灣的生活。在越戰之前,國府和美國的軍事合作在八二三砲戰時達到了高潮。而這期間美軍事情報單位直接介入國共雙方在外島上的幾次砲戰和海戰,已是公開的事實。越戰則造成美國與國府軍事合作的另一個高潮。這時清泉岡大型軍機場的建設和啟用,使台灣成為美國越戰的後勤基地。駐台美軍激增,而對台軍援也由贈與性的改為貸款和軍品、軍火廠銷售的性質。
1970年代開始,美國為了它新的全球戰略,開始轉變對中國的政策。隨著美國與中共關係的調整,停止對國府外交承認,美國撤廢了協防條約和台海決議案,並撤走了駐軍和軍援單位,但以《台灣關係法》維持美國與台灣間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利益。

國府的美國經驗:求全與委曲

1950年,在大陸戰爭全面潰敗,美國宣布對國府遺棄政策下,國府面臨著旦夕間破滅的危機,卻在韓戰中全面扭轉了危機。美國對國府也因中共的悍然參與韓戰,對國府政策也從遺棄主義逐步轉變為支持和美國化改造的政策。

文化上、政治上、經濟上,在台灣「反美」是個禁忌

於是,從50年代到80年代的今天,親美、揚美、依美成為台灣30年來主要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政策。因此,台灣30年間,政治上、知識上反美和對美國的批評,基本上是一個禁忌,極容易和「破壞中美友誼」、「共匪陰謀」排上關係。30年來,美國在台灣被塑造成自由、民主的最高榜樣;美國是「自由世界」偉大的領袖,是對抗邪惡的共產主義的世界盟主;美國是富裕、有正義感、慷慨、友好的國家;美國是一切進步學術、藝術、文學的來源;美國是世界上最先進技術與科學的總本山(這一點是有部分真實性的);美國社會是一個開放、多元、富裕、民主、自由甚至公平社會的最高榜樣。⋯⋯
在政治上,對美國全球目標的依存,成為台灣政治的主要方針。跟隨、配合美國的全球外交政策,成為台灣政治的主要性格。在軍事上,台灣明顯地是美國全球戰略部署中的一個基地。1950年以後,在美國大量軍援下,國府軍隊得以存在、改造。美式軍事裝配、制度、管理,深深地改變了國府軍隊的面貌和品質,並且配合美國軍方,執行美國在韓戰、越戰和其他美國在遠東地區的政策,盡了一定的任務。在經濟上,美國的經援穩定了50年代台灣瀕於破產的經濟,完成了土地改革。美國的援助和投資,深刻地影響了台灣的經濟,使美國商品、資本和技術,深入地在台灣各處擴散,造成台灣在市場、資本、技術上對美國愈來愈深的依賴。
在文化上,美國在戰後根本改造了我國教育結構,透過教科書、派遣研究人員、到美留學,完成了我國教育領域⋯⋯特別是高等教育領域中的美國化改造。美國新聞處、好萊塢電影、美國電視節目、美國新聞社的消息,基本上左右著台灣文化,並且持續、強力地塑造著崇拜美國的意識。在60年代,美國自由主義被當時「進步」知識份子奉為經典,美國的流行音樂、美國的抽象主義、超現實主義藝術和文學支配台灣的文藝界達十數年之久。大量的留學生從60年代起湧向美國,並滯留不歸。甚至在台灣的英語教育,也是純粹的美國腔調。台灣的宣傳機構,甚至在70年後美國展開新的「遺棄」主義時,也一再悲忿地宣稱台灣戰略地位在美國利益的重要,宣稱自己是美國再也難以找到的最忠實的盟友。

一件複雜而富於諷刺的現象

但是,在這一切前台的「中美傳統友誼」的背後,卻隱藏著國府和美國之間暗潮起伏的鬥爭。從1949年之前美國軍方顧問在台的專橫的情報、軍事行為與當時台灣當局的矛盾開始,1950年重新開始的美國對國府軍援,夾帶著國府軍隊的美國化及美國支配的目的,而和國府當局展開頑固的鬥爭。傳說中的美國支持下的反政府軍事政變,經國府逮捕孫立人將軍而失敗;在國府對日本和約中,壓迫國府接受「台灣地位未定論」的條款;以中美協防條約制止國府反攻大陸,卻同時從1954年起以美國CIA情報結構展開對中國大陸的間諜和軍事行動。除此以外,從戰後美國在東京的麥帥總部對當時台灣分離主義運動者廖文毅的支持開始,美政府當局一直和台灣分離運動保持著祕密和公開的聯繫。此外,美國政府、情報當局對台灣30年來各階段反國府的政治運動及其中的活動人士有各種連帶,其實早已是一項公開的祕密了。30年來,國府就是這樣地和美國過著明裡握手擁抱、暗裡做著艱苦的攻擊鬥爭的生活。回想起來,台灣終究沒有在政治、軍事和經濟上淪為美國更為徹底的新殖民地,國府獨到的政治手腕有它的「功績」。
然而,不論美國的帝國主義政策和國府圖存的政治方略間,在暗地、在幕後,如何在30年來的台灣進行著長久的陰謀與反陰謀的鬥爭;國府長期、公開的親美、從美政策,在台灣的朝野間形成了一股深遠的、複雜的崇美、媚美、揚美的氛圍,並且在民族的精神和心理上造成了對美國、西方的崇拜、和對自己的自卑所構成的複雜「情緒」。而不論國府當局和批評國府體制的黨外,儘管互相批評和攻訐,卻同時對美國表現出同質的對美爭寵、諂媚和依存的態度。這無寧是一件複雜而富於諷刺的現象。

近代史中的美國對台灣政策

台灣的制式歷史教育中,美國被描寫成對中國沒有領土、政治和經濟野心的國家。在19世紀凶惡的西方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時代,據說美國是唯一主張中國的「門戶開放」、制止列強在中國劃地獨佔的國家。在台灣的反國府體制的民主活動中,也把美國看成真心同情和有力支持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理想的大國,在想像和實際上引為奧援。
國府和黨外對於美國對台灣接觸史的本質有意、無意的無知和歪曲,其實是兩者在思想、感情上形成深重的「美國結」的主要原因之一。

遲到的侵略者

事實上,從19世紀中葉開始,美國對台灣抱著領土、資源、政治、軍事的野心,與荷蘭、西班牙、英國等殊無二致。1850年代中葉,在美國水師提督倍里叩關日本的同時,即曾奉命調查台灣資源,主張美國佔領台灣,並且主張台灣在當時國際貿易與交通上對美國有實質上的利益。同時,當時美國駐遠東外交人員哈利斯,極力蒐集有關台灣資料,向美國外交當局力陳美國佔領台灣之利。美國商人黎基敦,力陳台灣對美國之利益,主張美國派兵佔據台灣。1860年代末,美國曾一度以應懲殺害美國水手商人之台灣山胞為理由,派兵登陸鵝鑾鼻。這些與當時西、法、英各國在東亞的帝國主義行徑殊無不同的思想和行為,雖然因為美國對中國事務介入嫌晚,加以美國國內黑奴問題而形成分裂、引發內戰而沒有具體的結果,但美國對島嶼台灣的帝國主義政策早在19世紀業已形成,事實俱在。
1875年,美國開始了對中國的外交接觸,當時列強早已紛紛在中國劃地獨佔,美國成了一個遲到的侵奪者。為了阻止列強在華繼續瓜分,以便為美國找到插手中國事務的空隙,美國倡言中國的「門戶開放」主義,其實只是為了能使美國在中國與列強爭分一杯羹罷了。

美國和台灣分離主義運動

接著,從二次世界大戰到戰後以來,美國和中國、從而和台灣發生了空前密切的接觸。但做為19世紀美國對中國、連帶地對台灣的帝國主義政策的延長,使得先是在中國或是在台灣建立和培養一個親美、聽命於美國的政權,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主要核心部分。

公開提倡「台灣地位未定論」

1950年,美國對國府「恢復」軍經援助的同時,主動、連帶地執行著台灣政權的親美化改造政策。以軍援、美援為手段,美國企圖支配國府三軍系統、企圖培植親美將領顛覆國民黨政府。在此同時,美國一方面以軍經支援鞏固國府在台灣的統治,一方面早在50年代初,即由駐東京盟軍總部卵翼廖文毅在日本的分離行動。一方面對國府恢復軍援,促成國府與日本和約的簽訂;訂立中美協防條約,通過台灣海峽決議案,一方面又公開提倡「台灣地位未定論」,不但為了為美國軍事力量進出台灣和台灣海峽製造法的根據,一方面也是用來製造各個階段的「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政策。
而正是在這個「台灣地位未定論」的陰影下,滋長了30年來各派別的台灣分離主義。

林林總總的挑撥手段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30年來各種主要的台灣分離主義理論,主要都先由美國或日本政客和「學者」率先提倡。1955年,有名的賴旭華倡言協助一個「民主台灣」之發展;同年,美國曾要求李宗仁出面推翻國府,建立獨立的台灣。60年,美國副國務卿倡言一「獨立的中台國」之利益;60年代,美國人柯爾(葛超智)拋出了「台灣人在人種上並非中國人」之論。另外,以賴旭華為首的美國「現代化」派學者在肯定日本戰後「現代化」成功之餘,連帶肯定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從而謂台灣已因50年殖民而受日本「同化」,而主張台灣與中國的分離之論;孟德爾有推翻國府而使台灣獨立可使中共攻台失去理由,從而可維持台灣海峽之和平論;有國共和談將危害美國在台灣之利益,而力主台灣獨立之論⋯⋯林林總總,不一而足。而最近兩三年間流行於北美的「台灣民族論」,實也無非以上諸論的一個延長。
70年代以後,美國對華政策進行重大改變,在轉移對國府之外交承認於北平前後,私底下美國拋出了更多支持台灣成為一「獨立政治單元」以永久分離於中國的「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論。雖然一直到兩年前,美國才公開地拋棄了「台灣地位未定論」,承認台灣為中國之一部分,並且公開放棄了對台灣獨立的支持政策;但在實際上,支持台灣自中國永久分離以確保美國之台灣利益的政客、議員、商人和學者,仍大有人在。而海外、尤其是北美的台灣分離運動,其右派如「台灣獨立聯盟」、「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者,固然公然採取對美附傭的立場,以促成如「台灣前途決議」案之帝國主義法案以驕人;即連自稱馬克思派的「左」翼分離主義,對美國的對台灣之帝國主義歷史和政策,也睜眼、閉眼、裝聾做啞。

台灣民主運動和美國

如果國府是一個親美的政權,那麼,何以做為國府的對立側面的台灣中產者民主運動,也抱持著絕不亞於國府的親美、媚美、美國傭屬的立場?這當然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是至少可以舉出兩個因素:
第一,在於美國在世界各地的「兩手主義」。美國一方面為了壓制各地反美民族主義,不惜以維護政治上不穩定的政權,以交換美國在各該國之政治、外交、軍事及經濟利益。但在同時,美國也深知這種政府不能長期穩定,為了避免被當地反美勢力顛覆,美國總是同時和當地親美的反體制運動保持密切的連絡。美國一方面以軍經援助支持菲律賓馬可仕政權,壓制其反馬可仕民主運動;但一旦看見馬可仕政權已無法強予維持,美國就會轉而支持像阿奎諾那種基本上親美的反馬可仕勢力,就是一個實例。
因此,是台灣中產者民主運動過去的原來地主——中產階級的屬性,及今日台灣中產階級的社會屬性,規定其親美性格,促成美國對他們的支持;而這美國支持的自身又對其親美,美國附傭性格,促成擴大再生產。

台灣知識界失去對美的批判力

第二,是30年來台灣在文化、宣傳和思想上掩蓋美國對台帝國主義政策所造成的矛盾,卻同時大力提倡親美、崇美的思想、情感和教育,使台灣知識界、文化界失去對美國政治、經濟和文化上帝國主義因素的批判力。對國府體制的不滿情緒,竟而不但沒有造成連帶地對國府表面所親倚的美國之批判,反而成為支持國府爭奪美國支持的競賽。
在50年代的台灣民主運動中,殷海光不論在民主理論、反對風格上,皆有今人尚不能超越的成就;但即使嫉惡如殷海光,尚且不能沒有依據力(美國)以達成台灣的民主運動目標之想;美國對當時著名的民主反對派領袖高玉樹的政治和經濟支持,早非祕密。1960年代末,美國中央情報局公然私運當時分離主義民主運動學者彭明敏出台灣,在美國進行分離主義運動;同時期,美國使館介入一個地下分離主義運動案件。

美國人愛我不愛你

1970年代,從《台灣政論》系開始的台灣中產階級民主運動,基本上並沒有改變對美國依恃的、親美、崇美的性格。美國對康寧祥的支持與重視,表現在美國與國府斷交時將消息同時通知國府當局和康氏一事表露無遺。康系三議員於1981年訪美言行,及返台後發表的聲明,表現出台灣中產階級民主運動在「美國支持台灣合於美國利益」等言論上,和其所反對的國府有共同的論理和語言。在近年黨外內部「批康運動」中,自稱在運動中更為純粹和徹底的反康一系,在批康的內容中,也絲亳不曾觸及康系的親美方針與立場。
1982年,以《美麗島》系家屬為中心的黨外立委訪美,在美遍訪支持台灣的美國「自由派」參議員如羅勃甘迺迪、索拉茲等;回台以後,在各自的政論雜誌上大篇幅刊登自己和美國政要、學人的合照,甚至以此合照在82年底的大選中做為競選的號召。同年,美國眾議員索拉茲訪台,為了爭取參加他的演講餐會,黨外內部竟產生了爭執和矛盾。
幾年來,黨外和國府一樣,為美國是否堅定支持台灣而心煩慮亂,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流淚。他們同為美國與中共間各種公報、文件中的措辭,各搞各的拆字遊戰,各自尋找「美國人愛我不愛你」的證據,悽悽惶惶,不可終日。

「美國結」—台灣結的根本大結

同在一個美國依附的社會基礎上,國府和黨外同時培養並且發展了親美、崇美,對美國基本上沒有批判意識的相同體質,並且互相影響、互相吸收,形成一種錯綜複雜的「美國結」;而這美國結的具體情感,不論在國府或它的反對體台灣黨外,都表現為下述六種心態:

美國使人陶醉悲傷

一、各自認為自己是美國最忠實的伙伴。都認為自己最忠實地信仰和服膺美國反共、民主、自由的原則;都認為自己的存在和發展,完全符合美國當面戰略的、政治的和經濟的利益。
二、都對美國懷抱著哀怨卻熱烈的情感。都關心上海公報上「認知」和「承認」的差別;都希望美國為台灣「1,800萬居民」的「幸福」與「自由」介入台灣事務;在美國與中共眉來眼去之時,都表現出哀怨的沉默、一廂情願地抱著美國「不會遺棄我」的熱情,而不敢發出怒聲。
三、都私下堅信「美國最愛我」。有人憑著在台灣實際有效的統治和30年來各種具體合作的歷史經驗,有人憑著30年來美國「暗」中伸出來的手,各自相信美國「對我最好」,死心塌地;再大的考驗,都忠貞不渝。
四、都對美國的富裕、「民主」和「自由」、強大的國力、高大漂亮的形象,有發自內心最真實的崇拜。美國國會、輿論對自己的一褒一貶,都足以使自己陶醉或悲傷。與美國相接,尊崇、敬服之心油然而生;與美國政界、商界、學界相接,則欣然有驕美之色,不知不覺間,在美國人面前自動地流露出諂笑之色而不自覺。

不論國府或黨外,都忽略了世界視野

五、都對貧窮的中國大陸有鄙夷之情。有人對「匪區」的貧窮落後、專制暴政,長期做鄙夷的宣傳;有人對「中國民族」傳統中落後、「殘暴」、「黑暗」,恆有深刻的蔑視和敵意,甚至發展成一種反華的情感。這種對中國大陸人民、歷史和文化的鄙視,和50年代冷戰時代由美國推動的反共論調,有極為密切的關聯;而不知不覺間,在這種宣傳下,中國大陸竟成了他國,大陸人民竟成了他族。
六、對美國文化、政治、國力的崇拜,造成了對西方文化、政治的崇拜,並且同時在它的對立面,都發展出對東亞鄰近窮國、第三世界貧困國家的輕蔑意況。因此,不論國府或黨外,對第三世界都不約而同地忽視、鄙視:在他們的眼中,能說歐美語、日語的人種才是高等的民族;他們都同情和支持以色列和南非;在亞洲,除了日本,他們只看得起會搞獨裁、也會搞錢的新加坡⋯⋯總之,崇拜歐美、輕視第三世界,成為同時並存的二重結構。

眼中只看見一個巨大的美利堅

在這樣的「美國結」的世界中,人們在偌大一個地球上只看見一個巨大、光輝的美利堅共和國,以及在這共和國旁邊的台灣。除此而外,對整個歐洲、東亞、中東、亞洲、非洲和中南美洲、甚至中國大陸,皆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因此,雖然國民黨的創始人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這個思想體系中,很早地表現出掙脫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遠見;今日的國府,甚至到今天也沒有改變對廣受第三世界詬病的美國、以色列和南非的「親善」態度;而黨外的視野,在這個問題上,也決不比國府當局高明。把落後國家的疆界胡亂重劃,任意促成許多不必要的「獨立」國家,以利對它的控制和掠奪,正是資本主義體系的傑作。非洲大陸上無數「獨立」的國家彼此互相殺伐,正是非洲大地上從前的殖民母國一手炮製的。不認識在這「世界體系」下台灣近代史的展開,一味提倡「台灣民族」以使台灣「獨立建國」的海外台灣分離運動,其實便是在「美國結」的狹小而荒謬的世界中所產生的錯誤認識。

韓國人最沉痛的功課

事實上,認識美國的帝國主義政策,是需要一個過程的。朴正熙、全斗煥專制體制下,勇敢地為韓國民主和自由崛起的韓國民主運動和學生運動,從戰後以來,一直把美國看成韓國民主、自由和人權運動的有力後盾。特別是在卡特總統的「人權外交」時代,韓國的「黨處」和青年學生,對美國有堅定的信賴。一直到美國雷根政府無情地允許全斗煥以美援武器、彈藥和情報器材對光州的學生蜂起進行毫不掩飾的血腥鎮壓,韓國的反對派和學生才學會了一課沉痛的功課。

自己的同胞才是可信的依靠

在一個綿密的、由新舊殖民主義所交織成功的現代世界體系中,東亞和整個第三世界的近現代史,至少應該使這一件事實無從掩蔽,即:為了爭取自己民族的解放、國家的獨立、政治的民主和自由,只有一個可靠的依靠,那就是自己的同胞;任何想援引外國、特別是強國,來達成自己追求獨立、解放、民主和自由的目標的企望,幾乎毫無例外地會遭受到悲慘的失敗的命運。時至今日,在整個遼闊的第三世界中,幾乎已經沒有一個地方像台灣一樣,不論在朝在野,那樣地對美國的帝國主義政策缺少批判的認識;而對於美國的一切,還懷抱著幾近幼稚的幻想。而這一切,從台灣的反體制運動的角度來檢討,只是愈益顯現出這樣的事實:台灣的中產階級黨外運動,至少在目前階段中,在歷史、思想和文化上是如何的貧困和幼稚。如何在中國、東亞和第三世界的近現代史的結構去思考台灣前去的道路,努力從「美國結」和「親崇美國、輕視第三世界」這個二重結構中掙脫出來,在中國歷史的現代中,在中國自己的民主、自由、獨立的運動中,爭取自己的地位,恐怕是台灣中產階級黨外運動今後階段中一個重要的課題吧。

反日意識的階級性與被利用的抗日罷工工人
2014-7-6 發行者: 燧鳴 原作者: 秋火 來自: 工評社
摘要: 中國的資本家階級的「反日意識」基本上受追逐利潤的現實利益支配,必然是半心半意的,一旦「反日運動」擴大到更多工人、影響到他們的利潤和利益,他們這些資本家階級就會掉轉矛頭對付工人,包括默許、乃至暗助政府打壓工人。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986

編者按:秋火此文值得大家一讀和思考,我認為其論述基本符合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現實地認識工人群眾中的各種意識和民族情緒,並認真考慮如何加以引導。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絕不能當民族主義者和國家主義者的尾巴。

不過也不必把中央電視臺的官方宣傳「日本人民反安倍」當回事,安倍如今的支援率雖然才40%多,但遠好過近來歷屆首相,也證明其基本盤不變。而反對自衛隊解禁的示威規模遠不能與當初反核示威相比,據說主要是老面孔,真正新人參與的極少。

關於中國民族情緒問題,實話說在中國的中下層中反日狂熱症確實小資產者和民族主義知識份子中不少(但逆向民族主義在自由民主的右派知識份子也是多數),但是「真誠反日的」農民與工人不少,這只有現實階級鬥爭才能改變覺悟與認識。

另外,「在職工人應該考慮自己的現實利益,考慮自己的家庭和工友群體的前途,而不是跟失業者、無業遊民和有資本的小資產者、職業知識份子們瞎鬧騰。」這句話頗有些令人費解,感覺還是有某種「工聯主義和工人本位主義」的想法,- 似乎對失業者、無業遊民有所不滿,他們是否比就業工人更熱衷支援戰爭的命題本來就存疑,更何況大多數失業者、無業遊民本身是無產階級的一部分,為何要將他們和小資產者和知識份子並列?此處所指是否應是黑社會等流氓無產者?

日企罷工的背後:反日意識的階級性與被利用的工人

秋火

7月1日是日本安倍政權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日子,當天新華社對外官方微博「中國獨家報導」傳出消息:記者從東莞市長安鎮政府獲悉,該鎮日華電子廠日方社長片岡政隆1日上午在管理人員會議上稱,二戰並非日本侵略中國,而是幫中國擺脫美國等國的殖民統治。之後,約千名該廠員工聚集,要求他道歉 HTTP://t.cn/RvmsWWt 。環時的報導說出這場罷工的內情:當天上午參加管理人員會議的中國籍部長張紅權聽了上述言論,非常憤慨,當場要求日方社長道歉,並因此中斷會議。

中方管理層在一個小時內動員了日華電子廠幾乎全部員工,10時 30分開始,1000多員工在廠門口聚集起來,要求日方社長道歉。 HTTP://t.cn/Rv1JI4Z

一時間這件事在線民中引起了熱議,人們紛紛讚揚工人的愛國熱情,但是絕大多數主流輿論再一次地忽略了工人自身的感受和訴求。只有少數媒體報導了:「據知情者透露,由於員工對現有福利狀況和非法用工的不滿,罷工行動還在持續」 HTTP://t.cn/RvuK8gg ;而人民網卻是說「下午 2時 50分,東莞長安日華電子廠日方社長片岡政隆......道歉過程持續約 6分鐘,社長離開後員工們也陸續散去」 HTTP://t.cn/RvmsWWt 。罷工是否還在持續筆者不得而知,但工人的利益卻被忽略了。

當然,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是標誌著日本走向 軍備競賽、加大戰爭風險的重大動向。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並且通過的十分模糊的「武力行使三條件」,意味著日本即使沒有直接遭到攻擊,也可參與盟國針 對其他國家的戰爭;這一步與三個月前放棄武器禁運、推行武器出口的決定一道,形成了日本全面轉向軍國主義道路的危險態勢 HTTP://t.cn/Rv1SA8A 。 近年的一些分析評論揭示:日本有世界一流的工業生產力和軍事技術,但卻因為武器無法出口,「內需」又十分有限,許多軍品生產線閒置;日本資產階級正試圖通過出口武器激發軍工產業,增進利潤、拉動國民經濟增長,挽救資本主義經濟危機帶來的不景氣。東莞日企資本家的口出狂言,正是在其政府根本轉變國策的政治經 濟背景下發生的。日本上萬民眾至今仍在持續反對安倍政權的右翼轉變,但在資本主義的民主政治構架之內,這種循規蹈矩的抗議根本阻止不了日本資產階級統治集 團的右傾。

如上所說,近幾個月日本政府逐漸完成了正式確立 軍國主義的重大轉變,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同一時期也是中國資產階級上層內鬥越發激烈的時候 - 大批高級別官員落馬,高層頭頭腦腦忙於內部廝殺。正是日 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同一天,中南海查辦了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中石油原副總經理王永春,這四個都是 級別很高的黨政高官,徐才厚更是改開以來落馬的最高級別軍事長官。在主流觀念看來,軍隊最應該保衛國家,但是7月1日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之後,中國軍隊最 洪亮的聲音卻是回應中央查辦改開以來最高級別軍事長官,黨報還一連三天發評論為此案辯護。在主流觀念來看,這豈不諷刺?

「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在中國的市場反應,或許更能說明中國資產階級的真實感受。7月 1日A股軍工板塊異常活躍,僅在當天上午,航太科技、中原特鋼、博雲新材、成發科技等6檔股票強勢漲停,航太通信、哈飛股份等多隻個股漲幅超過 5% HTTP://t.cn/Rvu8ieU 。 看來日本軍國主義崛起,中國生產軍火的大資本家還樂著呢!說得不好聽如果真發生局部戰爭,面臨嚴重產能過剩、近年來頻頻發生工人罷工的鋼鐵行業,興許也有 傾銷積壓產品的大好機會呢(最新一例鋼鐵業的罷工: 2014年 6月 30日黑龍江伊春市西林鋼鐵集團 3000名工人阻斷鐵路,抗議上萬工人欠薪長達近半年; 該企業是黑龍江省內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原是國企,2005年被私有化,目前負債高達 190億元。RA HTTP://t.cn/Rvmrynt ;一財 HTTP://t.cn/Rv1HrbH )。

也許有的工友會說,中國軍事強大好啊,這樣才能 抗日啊。可是應該提醒工人:是應該反抗日本的資本家和軍國主義,但別忘了工人要表達出自己的利益,要知道即使為國防軍事效力,也有資本家階級肆意地壓榨工 人乃至基層官兵。就在一周前的 6月 27日,國內最大的軍事火工品生產基地中國兵器工業集團西安慶華公司還發生上千工人罷工、阻路,抗議公司高層私漲集資房 房價,掠奪職工的血汗錢 HTTP://t.cn/RvRYEkP 。 而在 2012年 12月,為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生產配件的大型船廠江蘇靖江東方造船廠 5000名工人卻被拖欠工資長達半年(欠薪高達1億7千萬元),當這 些為中國軍事工業立下汗馬功勞的勞動者被迫堵橋抗議時,遭到了數百名防暴員警的鎮壓,20名工人被打傷(工界視角P 6-103 HTTP://t.cn/Rv10Wll ; P5-96HTTP://t.cn/Rv10WlO )。 上層腐化、階級分化也早就反映在軍隊內部,2013年7月廣州軍區大門口還發生過南海艦隊營級軍官反特權的集會,抗議高層把中下級軍官的建房權利違規出租 給開發商謀利,而這已經是大半年來的第三次公開示威行動;實際上,包括基層官兵的現役軍人早就遭到過野蠻強拆,軍隊組織也因此直接介入過衝突,軍隊也被迫 集體維權 HTTP://t.cn/Rv10g8Y 。這樣的軍隊,這樣的軍工,究竟是資產階級掠奪、壓榨基層官兵和基層工人的工具,還是它們所宣稱的崇高神聖的國家保衛者,工人真應該想想。

總之,大量罷工和衝突的跡象都表明,即使在聲稱 為崇高的國防效力的軍事工業和軍隊中,眾多權貴和資本家階級都沒有忘記竭盡所能地斂財,甚至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的壞消息都能給中國軍工資本的股票帶來賺大錢 的福音,而他們對手下任何的工人罷工和其他反抗都決不手軟。中國的資產階級都如此時時刻刻不忘抓緊自己利益,中國工人應該向資產階級學習,也要抓緊本階級 自己的利益,不要誤喝「我國軍事強大日本就不敢欺負我們」的迷魂湯了。

一般來說,當日企工人喊著「打倒漢奸」的口號罷 工時,就是在表達受剝削的勞動者對資本家的階級仇恨。所謂漢奸,是指那些在日資企業裡協助日本資本家的中方管理層——他們往往不是個別人員,而是整個中上 層的管理層;我們工友需要明白:他們不是因為骨子裡就愛日本、不愛國才協助資本家,而是因為他們作為管理層,在其位謀其職,就必定要協助資本家。換作其他 企業,不是日企,往往也照樣發生這種情況。工人應該用清晰的話語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而不應是「抗日」「打倒漢奸」這種聽起來很響亮、其實很模糊有彈性的 口號。2011年底深圳海量大罷工時,有些打著民族主義旗幟的政客上躥下跳,對罷工工人「打倒漢奸」的口號做了想像力無限豐富的政治解讀、大吹特吹其兜售 的政治私貨,但卻完全輕視工人的利益訴求。國內熱衷民族主義旗號、而且業餘時間多的活躍分子,絕大多數都不是在職的工人,而是各種各樣的小資產者、知識分 子和青年學生,他們往往並不在乎工人的利益,只樂於看到工人的行動壯大「反日」的聲勢。輿論甚至完全輕視工人利益,就像這次東莞日華電子廠罷工,看上去完 全像是中方管理層操控利用了工人。如果工人自己不說,那麼就根本沒人去說工人自己的感受。

日企工人尤其是基層工人,更多是想用集體行動改善提升自己的待遇。2012年 9月圍繞釣魚島的中日衝突引發了全國各地多處遊行示威,工人的愛國訴求很快演變為漲薪訴求,有勞工機構對深圳56家日企做了調研,發現近1/5企業提出了漲薪要求 HTTP://t.cn/Rv1lO6K 。 2005年 7-9 月大連開發區十幾家日企、最多時3萬余工人發生大罷工,2010年 5-8 月大連開發區更有 73家企業(其中 48家日企)涉及7萬工人陸續 罷工,值得一說的是,大連日企工人大多數並不認為自己在「反日」,而是在反抗低工資,他們提出的利益訴求十分清晰,一條條都列舉出來,雖然輿論影響沒有 「打倒漢奸」那麼「拉風」,但是清晰的工人利益訴求與大規模聯合行動的力量,使他們兩次大規模工潮都贏得了一定的勝利( 2005年工潮獲漲薪 20%,2010年工潮更漲薪 34.5%) HTTP://t.cn/Rv1lrSj 。相反,工人利益被掩蓋在「反日」之下的罷工,不僅未必勝利(比如海量大罷工轟轟烈烈卻失敗了),而且工人利益乾脆被無視、主流輿論連提都不提——就比如這次東莞日華電子廠罷工。

其實,對「反日意識」最有切實體會的人應該是日 企的中方管理人員或高級職員,因為他們與日本老闆和高管相處,直接感受到日本資本家的傲慢和排擠。生產線的作業員基本見不到日本老闆,他們更多是面對中方 管理層,所以至多也只能體會「漢奸」「走狗」的壓迫。2004-05 年深圳友利電公司幾次上萬工人的大罷工,就有高級管理人員的介入,許多工人代表都由高 級技術人員擔任,罷工雖有上萬工人參與,但是最強烈、最直接的反日意識,實際上是來自這些與日方管理層朝夕相處的高級職員和管理人員。但是也正是這些與資 本家走得比較近的高級職員,在罷工達成協議之後,這些談判代表竭力驅趕不願復工的工人上班,多少暴露了他們的妥協性 HTTP://t.cn/RvxRQIt 。

中國資本家有與日本資本家競爭的動力,何況還有 每年上百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中國在許多領域仍然技不如人、難以與技術一流的日本競爭,從這些意義上出發,也樂於反一反日,一些資本家也會資助反日遊行;但 是即使貿易額下降,2013年中日之間也有 3125億美元的貿易額,日本是中國的第五大交易夥伴,一年就從日本進口 1622億美元的商品,可不是說斷就能 斷的 HTTP://t.cn/Rv1Y8W2 。這決定了中國的資本家階級的「反日意識」基本上受追逐利潤的現實利益支配,必然是半心半意的,一旦「反日運動」擴大到更多工人、影響到他們的利潤和利益,他們這些資本家階級就會掉轉矛頭對付工人,包括默許、乃至暗助政府打壓工人。

一個走向軍國主義的日本,一個點燃軍備競賽烈火 的亞洲,甚至也會説明中國資本家發大財,為越發艱難的中國資本經濟注入新的「雞血」;正如前面所說,還可能有助於消化中國鋼鐵、船舶等重工業的產能過剩。 但資本的狂歡,遠不一定是工人的福音;而軍備競賽和局部戰爭的前景,將給所有民眾及子孫後代的和平安定帶來陰影。想想子孫後代,想想家人,誰願打仗?我相 信大多數為電影《永遠的零》落淚的日本普通民眾,正是出於同樣不願捲入戰爭的心情,反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要求安倍下臺。

中國也許有很多年輕人、而日本也有一些絕望的失 業青年,都想投入一場轟轟烈烈的民族主義戰爭,拿起槍桿子,釋放被絕望的社會壓抑得無處宣洩的激情,享受死亡和鮮血換來的榮譽,還能混一口飯吃、有晉升機 會,總好過失業無保障。這種特殊的社會情緒,通過民族主義的鼓噪和文化上的渲染,不論在日本還是中國,都擴展影響到社會各階層,乃至也影響了中國的工人階 級,尤其是年輕工人。然而歷史上一切經驗都告訴我們,資本國家之間爆發的爭奪利益的戰爭多半不利於工人,而且這種戰爭持續越長,對於普通工人和家屬來說就 越是災難。戰爭不但會帶來死傷,還更多會帶來通貨膨脹和物價亂漲,國家以戰時狀態名義對社會基本自由的限制,壓縮勞工維權和一切民眾維權的空間。在職工人應該考慮自己的現實利益,考慮自己的家庭和工友群體的前途,而不是跟失業者、無業遊民和有資本的小資產者、職業知識份子們瞎鬧騰。所以,產業工人不應該用支援戰爭的方式反日,最有利的抗日方式應該是要求改善提升待遇的罷工;以罷工方式要求增加待遇,最直接讓日本資本家大出血,比打日本軍艦還直接有力、更快見效。

同樣重要的是,工人在反抗日資而罷工時,必須清晰地提出自己的利益訴求,以免讓泛泛的反日喧囂,淹沒工人的不滿。如上文所說,「反日意識」包含著各種各樣的、甚至相互衝突的階級利益,如果我們不能儘早 清楚表達自己的集體利益,只是一時激動迎合泛泛的「反日情緒」,那麼只會再次莫名其妙地被別人利用、白白浪費工人用自己集體行動爭取自己利益的寶貴機會。

寫完于 2014年 7月 4日

背景介紹

廣東東莞長安日華電子廠日方社長片岡政隆 1日到廠視察,由於在管理人員會議上稱二戰時日本「並非侵略中國,而是幫中國擺脫美國等國的殖民」,遭 1000多名員工罷工抗議。

該廠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基層員工1日下午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當天上午參加管理人員會議的中國籍部長張紅權聽了上述言論,非常憤慨,當場要求 日方社長道歉,並因此中斷會議。中方管理層在一個小時內動員了日華電子廠幾乎全部員工,從 10時 30分開始,1000多員工在廠門口聚集起來,要求日方社 長道歉。

下午 2時 50分,片岡政隆來到廠門口員工示威的地方,向全體員工鞠躬道歉,稱收回自己的不當言論。 該廠員工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當時片岡拿著一個小喇叭,聲音很小,站在後面的人根本聽不見,工人們說,老闆只是為他的話道了歉,並沒有為侮辱中國道歉。

日方社長的道歉被認為沒有誠意,據《環球時報》記者瞭解,截至下午 5時,工人們仍未結束罷工,在廠門口仍然聚集著大量工人,要求日方社長進行更有誠意的道歉。

1日,日本雅虎、「Record China」、「Excite」 等網站紛紛報導此事,但均未發表評論。中國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員吳懷中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從日企社長的不當言論看出,安倍的右翼思想已導致日本國民的認知出現偏差,使日本國民處於被毒化狀態。中日民間關係的惡化正是兩國關係現狀的一面鏡子。

「漢奸」論 - 紀念七.七而發
2014-7-7 原作者: 玉蓮
摘要: 在這太平盛世有沒有漢奸?如果說沒有戰爭,當然也沒有漢奸了。但是,沒有硝煙,沒有飛機大炮,沒有子彈刺刀,不等於沒有戰爭。只不過是把明目張膽的軍事侵略進行了分解,目的仍然是一個 - 掠奪中國的資源財富,供給永不滿足的帝國主義支配。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0040

「漢奸」論 - 紀念七.七而發

在戰爭時期,漢奸容易辨認:為敵軍做事的、為敵軍收集情報的、為敵軍傳遞情報的、帶領敵軍逮捕或殘殺反抗者的、為敵軍提供資金物質的,等等都可以稱作漢奸。比較容易辨認,因為其動作行為都是有形的。而且他們的某些行為會立即造成血肉橫飛嚴重後果,會立刻激起被侵略者的怒火萬丈而投入反抗行列,同時對漢奸產生不共戴天之仇。

那末在這太平盛世有沒有漢奸?如果說沒有戰爭,當然也沒有漢奸了。但是,沒有硝煙,沒有飛機大炮,沒有子彈刺刀,不等於沒有戰爭。只不過是把明目張膽的軍事侵略進行了分解,目的仍然是一個 - 掠奪中國的資源財富,供給永不滿足的帝國主義支配。美國侵略軍沒有踏進過中國大陸國土,但是美國對華的侵略行為從來沒有停止過。既然有侵略就必然有漢奸,沒有漢奸侵略者的任何伎倆是無法落實的。

文化侵略。這是美帝對世界各國慣用的手段,對中國當然不會例外。有文化侵略,必然有文化漢奸為之帶路、開道、落實。引進違背社會主義思想意識形態,宣揚資產階級、帝國主義的文學、藝術、等等文化產品的;利用國內文化陣地美化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利用本國文化陣地替帝國主義造謠抹黑中華民族、抹黑社會主義、抹黑工農勞動大眾的;利用文化陣地配合反華勢力反共、反毛、反人民的都是文化漢奸。

政治侵略。由美國和國外組織資助中國官員,這是一種政治侵略行為。有政治侵略,必定有政治漢奸為內應:凡是持有外國籍身份在中國各級黨內、政府機關、部門任職的人;持有外國籍身份雖不在黨政機關部門任職,但卻參與議政的人都是政治漢奸。這種人是典型的「身在曹營心在漢」,根本不具備社會主義的思想品質,與中國勞動大眾的思想品質更是格格不入,所以必須堅決清除之。作為一個正常的政權,是決不會容忍外國人特別是敵對勢力方面的外國人,在我國參知政事的,如今容納了數量不小的外籍官員,是何道理?

經濟侵略。有經濟侵略,必有經濟漢奸。凡是對境外洩露科技機密的;對境外供應商業、金融機密的;勾結或者協助外國資本賤價收購中國企業,特別是國營、集體公有制企業的;盜賣國家緊俏的戰略資源和物資的;簽訂各種不平等經濟貿易條約、契約的;為了個人、家族、集團私利引進害國害民專案的;丟棄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原則,破壞、抑制中國自主專案和技術,搞依附他國的;採用外國資本主義經濟模式抑制或打擊國內社會主義經濟的;迎合外國資本,丟失經濟主權、貨幣主權的都是經濟漢奸。

產生各類漢奸的原因不盡相同,理由可以有百條千條,但是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為了追求個人、家族或者集團私利,不惜危害人民利益和人民國家的利益。所以這類漢奸的罪惡及其殘忍性不亞于軍事漢奸,他們的危害面危害程度要比軍事漢奸廣泛得多。大漢奸就是買辦資產階級,買辦資產階級是官僚資產階級附生物,沒有官僚資產階級的扶持、縱容,就不會有買辦資產階級。

帝國主義的侵略,必定以文化侵略為先導,政治侵略(軍事侵略是政治侵略的繼續)為手段,經濟侵略是目的。

當今盛世,勞動人民卻正在飽受漢奸肆虐之苦,怎麼辦?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奮起反抗 - 反侵略。不要以為「抗戰」就是拿起武器殺侵略者,殺漢奸。我們現在的中國人民完全具備了分類抗戰的能力,只是現在人們的國家主人翁意識還太薄弱,或者還沒有明白自己利益被官資、漢奸侵害的嚴重程度,所以缺少參與抗戰的自覺性,總是把希望寄託在當局,這是很錯誤的。

敵人實施文化侵略,官資和漢奸要迎合外來侵略,我們當然無法阻止的。但是我們可以抵制它,不理睬它,這就是抗戰。例如蒼井空來了,我們當然不能打她,但是使她遭遇冷場總是可以的吧?總不見得武裝員警用槍押著人去捧場吧!這就是抗戰!她遭遇一次冷場,非但無利可獲還要賠本,所以沒有下次了。美國人製作的網游幾乎都是文化侵略的載體。官方引進諸多的侵略品我們無法阻止,但是可以以抵制來實施抗戰行動,由於官方是唯利為目的,遭遇抵制之後無利可圖了,官方也不得不另作考慮。這裡又涉及到一個「工農勞動大眾到底能不能管理國家」的大道理,由此可以看到勞動大眾完全有能力管理國家,勞動大眾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大道理是由點點滴滴的小道理彙聚而成的,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發揮人民的監督作用,迫使我們的幹部是為人民管理的公僕,而不至於蛻變為官老爺。

敵人實施政治侵略。10月政變也是文化侵略的成果,是國內走資派和國內腐朽文化迎合外來文化的結合物。87後外來入侵文化日漸塵囂甚上,走資派轉變為官僚資本家,又形成官僚資產階級的步伐也日益順暢。可見,文化對政局有著直接影響。那末,我們能夠針鋒相對地做好文化抗戰,也許今天的政局沒這麼糟。官僚資產階級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膽地任用外籍官員,也許拆公走私沒這麼順利。

敵人實施經濟侵略。這樣的例子多得盡人皆知,無須在此列舉。經濟與勞動者的利益,與大眾的生存息息相關。無安全轉基因農糧,就是經濟入侵中最具典型的一例,一味地仰首于高高是不正確,這是事實還在面前的。假如全民參與抵制,實施經濟抗戰的話,情況肯定大不一樣,國內的黑心種子商也會無利可圖而罷手。據報導有個汽車服務店打出「本店不給日本車服務」的標牌,同時付諸行動,這就是經濟抗戰行為。企業職工理直氣壯地反對外資不合理的賤價吞併集體公有企業,這也是經濟抗戰。外企在中國土地上,用中國的資源,用中國的工作力,獲取利潤這也是經濟侵略。經濟抗戰蘊含于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

抗戰,不一定是拿起武器上戰場,抗戰是與入侵者的行為當量展開的,對文化入侵,我們就要以文化手段實施抗戰;政治入侵,我們要以政治手段實施抗戰;面對軍事入侵,我們就要拿起武器以軍事實施抗戰;對於經濟入侵就要以經濟手段實施抗戰。不少人包括真共黨員對面臨的局勢憂心忡忡,痛心疾首,但又束手無策,這是為什麼?這還是個觀念問題,是一種期盼上上幡然醒悟而為民做主的心態,完全沒有主人翁的意識。請問那些憂心忡忡,痛心疾首的真黨員:你們除了憂心忡忡之外做了些什麼?有沒有帶領身邊的群眾投入了抗戰?

貫穿抗戰全程的工作是:「大學習 - 學習馬列毛基本理論;大批判 - 以馬列毛的基本原理為思想武器,批判修正主義,批判官僚資產階級,批判整個舊世界;實施各類各種抗戰行動。」學習是為了應用,批判是為了提高學習的效果,為了統一思想更多更有效地投入抗戰實際行動。

同胞們,朋友們,同志們,為著我們的共同目標自覺參與各類各種抗戰中來!

http://www.szhgh.com/

秋石客:在江青墓前的演說

今天,數十位北京同志在清明節前夕來到敬愛的江青同志墓地獻花悼念,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江青出身在一個貧苦的家庭,有深刻的階級印記,是她一生追求革命的根源。

對江青在二十、三十年代左翼演出者行為,貶低者很多,是錯誤的。只要你認真看她在那個年代寫的一些文章和演出的戲劇、電影,都是超前的。其中對文藝的認識,主張到工農大眾中去體驗生活,對當時國外的一些名著的理解,都是符合革命的要求。毛澤東愛上江青,是多種因素,有她的美麗,有她的藝術才華,有她的革命性,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心是相通的,據說毛澤東曾經在文化大革命中這樣評價江青:她在 30年代追隨魯迅的,她在文藝上的革命觀點同時啟發了我。她在政治上很敏感,看問題有她自己的特色。正是因為她在 30年代有那樣的膽量和水準,我們才在延安結合。

四十年代的江青跟隨毛澤東轉戰南北,對創立新中國是有功的。新中國成立後,江青逐漸成為左派的激進領袖。

如果說江青批籌批《清宮秘史》,涉獵對《武訓傳》的批判,參與對《紅摟夢》研究鬥爭、染指反胡風案等,是破除很不符合社會主義經濟基礎要求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封建主義和資產階級的一套舊文化是破的話,那麼,江青在六十年代從事的文化戰線的社會主義革命主要反映在抓八個革命樣板戲,卻是明顯的是立,立符合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

至於江青與文化頭革命,可以說是血肉相連,她幾乎參與了文化革命所有的重大鬥爭,是毛澤東的真正戰友。

毛澤東說過自己一生辦過兩件事,一是打倒了國民黨,二是發動了文化大革命。作為毛澤東的妻子江青來說,兩件事都積極參與了。對第一件事,她的功勞與作用是—般的;但在第二件事上,她的作用可以說是舉足輕重。

有一些左派在肯定江青的同時,認為江青不善團結同志,性情外露,樹敵過多,不全對。問題在於這些左派同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些所謂老同志根本不會接受江青的團結,黨內總得有人得罪人,江青是無私心,不留後路。當然,筆者也承認江青不是無瑕疵地的人,但其缺點是局部的,不能因此而否定江青。

江青同其時代所謂女性姣姣者相比,如宋慶玲、鄧穎超等相比,無疑是鶴立雞群。 2010年 11月 18日,美國《時代》週刊選出「 20世紀 25位最具權力的女性」,毛澤東夫人江青上榜。在柴契爾夫人、梅厄夫人、希拉蕊國務卿、默克爾總理等眾多叱吒風雲的政壇女強人中,她是唯一的華人,表明了江青在世界上的不凡歷史地位。

綜合起來看,江青同志是毛主席夫人,真正的共產黨員,偉大的繼續革命旗手,她把一生無私地貢獻給了人類徹底解放事業,她在我國新民主義革命中貢獻是傑出的,在社會主義革命中貢獻是偉大的。江青不僅是偉大的繼續革命家,江青戲編的好,是一流演員,舞跳的棒,書法毛主席都叫好,攝影水準是高峰,所以,江青又是偉大的演出者!

從江青的—生可以看出,江青始終是黨內的左派,她的立場,她的博覽群書,她的簡樸,她的不畏死是很值得後人學習的。中華民族近代最優秀的男人是毛澤東,而最優秀的女人是江青,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偉大民族英雄,而熱衷於誹謗、妖魔化自己民族英雄的人,不令人懷疑嗎?

每—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應挺身而出,捍衛中國古往今來的民族英雄。

江青同志永垂不朽!

2014-4-3

中國文革研究網
《江青同志》(罗姗.维特克著)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21574
Comrade Chiang Ch'ing - by Roxane Witke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7122

《光芒》- 獻給江青同志的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Vaq8BuCZXY
人物 張廣天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QaUTN20WSo

學生清純嗎?近年來「台獨」氣焰囂張,「台獨」職業學生也趁勢橫行霸道,搞得臺灣學術界烏煙瘴氣。而其中的「欺騙 Chomsky」事件,可說是一件惡劣、瑣猥、荒謬絕倫的政治欺騙案件,卻也頗具臺式政治騙術的超現實、後現代風格。

左派學者喬姆斯基 (Noam Chomsky) 遭「台獨政治扒手」欺詐,誤搭「台獨」反中戰車,實系中了三十六計中之第十三計 - 「偷樑換柱」是也!此賊到底是算是偷天换日的大盜還是偷雞摸狗的小偷呢?如今真相大白,台灣學術界少數不肖跳梁小丑所導演的「移花接木」誆騙喬姆斯基醜劇暫時落幕,但已信用破產,貽笑國際,實乃偷雞不著蝕把米矣!

喬姆斯基反對美帝國主義,其立場和反共、反華、親美、媚日的資產階級「台獨法西斯」極右派完全相反。這種移花接木、混水摸魚的政治算計,真是無恥卑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台獨」所擅長的這種在左右之間靈活「變臉」、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高明」政治騙術,充份反映了資產階級的「實用主義」(Pragmatism) 哲學與「詭辯」(Sophistry) 思維也!

The Noam Chomsky Website
http://www.chomsky.info/
Noam Chomsky MIT
http://web.mit.edu/linguistics/people/faculty/chomsky/
Noam Chomsk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oam_Chomsky
諾姆·喬姆斯基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F%BA%E5%A7%86%C2%B7%E4%B9%94%E5%A7%86%...
喬姆斯基 (Noam Chomsky) 尖銳批判美國統治階層對人民的思想操控。喬姆斯基指出:在帝國主義中心的美國,所謂「言論自由 / 思想自由」並不真正地存在。
製造認同 - 維基百科
Manufacturing Consent: Noam Chomsky and the Media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nufacturing_Consent:_Noam_Chomsky_and_the...
宣傳模式 - 維基百科
Propaganda model -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A3%E5%82%B3%E6%A8%A1%E5%BC%8F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paganda_model
The Chomsky Video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user/TheChomskyVideos

台灣立報 2013-01-30
社論:智識上的自我防衛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6283

語言學大師卻被語言所欺弄,這是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最近所遭遇的一場鬧劇。這位舉世敬重的知識份子典範,畢生以「誠實」和「正直」為職志,一方面在浩瀚的知識海洋裡建構認知語言的體系,另一方面也以筆為刀,戳穿權力的偽善,揭破資本主義市場的魅惑。詎料,大師終生勤謹,卻在晚年被一位來自台灣的學生所戲弄。

一位參與「反媒體壟斷」的學生於去年年底赴美參加會議,會場上遇見喬姆斯基,遂以支持言論自由的理由,要求大師舉牌並拍照存證。這張照片很快成為反壟斷陣營的重大資產,《自由時報》列為頭條,參與者從而被注入了強心劑,彷彿整個運動已成為全球知識界的共識。

台灣立報 2013-02-04
社論:再探喬姆斯基舉牌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6415

喬姆斯基聲援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發生「拒絕中國黑手,捍衛新聞自由」舉牌事件。由於喬姆斯基是世界知名的學者,不僅在專業語言學上具有革命性的貢獻,同時也是代表社會良心的知識分子,此一舉動引起廣泛注意。事發後,有人寫信詢問他,這是否完整表達他的意思?喬姆斯基表示他只是純粹反對媒體壟斷,並未注意到牌子上的文字有反對中國的字眼,也不瞭解是否有中國黑手在影響台灣的新聞自由;作為學者,他不可能在不瞭解的地方隨意發言,因此,如果知道含有反對中國黑手的內容,他不會支持。

舉牌事件引起台灣輿論熱烈談論,包括事實性的爭議、媒體倫理的探討等等。爭議由事實的繁瑣認定,上升到意識形態的對立,流為立場之爭。喬姆斯基是國際級大師,我們認為應該從喬姆斯基的基本理念來討論,這種爭議對台灣社會才有價值。

喬姆斯基關注四大領域:語言學、國際關係、媒體、教育,都有非凡的見解與貢獻。除了語言學屬於純粹學術範疇之外,其他領域都與現實世界密切相關。這三者有一個中心思想可以貫穿,即對強權的批判,對弱勢者以及受壓迫者的同情。在國際關係領域,強權就是美國帝國主義。喬姆斯基對美國帝國主義侵略第三世界國家的批評從來不假顏色。這是喬姆斯基受到世人廣泛尊敬的主要理由。在媒體方面,強權就是美國(也包括歐洲資本主義強國)對全球大眾媒體的控制,用以塑造世界對帝國主義侵略行為的認同。教育領域則主張教育目的在於促成人們從成見中解放出來,要能培養社會真正的民主。在這個領域的強權,就是意圖經由教育來灌輸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特別是帝國主義的國家機器。

理解喬姆斯基的中心思想,就可以知道,他在各領域的批判,總是追溯到問題的源頭:美國帝國主義。國際關係當然如此,媒體、教育亦不例外。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也發生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但是喬姆斯基不會隨主流媒體的譴責而起舞;反之,他往往澄清一些事實,或是分析出隱藏在這些不公義事件背後的帝國主義因素。例如,當年西方主流媒體配合美國布希總統污名化一些敢於對抗美國的國家為「流氓國家」,喬姆斯基就以大量事實指出,最大號的流氓國家就是美國。

因此,如果喬姆斯基真正要評論台灣的媒體壟斷問題,他的矛頭將會是歐美國際媒體壟斷對台灣媒體的影響,或是歐美資本對台灣媒體直接或間接的控制。對於中國,喬姆斯基的基本態度可以看出是同情的關懷,因為中國屬於長期被西方帝國主義侵略的國家。

然而,事後揭露的真相是:照片上的手舉牌,只有「反媒體壟斷」幾個字附加英文,其他的中文訊息並未被充分告知。尤其是「拒絕中國黑手」這幾個字,喬姆斯基後來明確表示完全不知情。

反媒體壟斷陣營充分利用網路影像傳播,除了在台灣本土的動員之外,還在全球各地找留學生、名人舉牌拍照,上網傳播,這當然是為了營造整個運動已取得舉世「共識」的印象。然則,喬姆斯基本人對於任何「共識」的營造,不管是透過權力、市場、迷信或黨派私心,都抱持著批判、質疑的態度。他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做《營造共識》(Manufacturing Consent)。書中,這位語言學大師提到:「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激勵讀者學習『智識上的自我防衛』,並建議一些自我防衛的方法;易言之,也就是幫助人們去顛覆那些意圖『營造共識』的激狂設計,並且讓人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再是被動的訊息接收者……」

遺憾的是,喬姆斯基畢生劬勞建構的「自我防衛」體系,在晚年被台灣的一個年輕學生攻破。他在不知不覺中參與了「台灣共識」的營造!什麼是台灣共識?說穿了,就是大師被欺矇的那一行字。被刻意掩蓋遮蔽的,正是其核心最關鍵的真實。

反媒體壟斷的主導者最近也已承認,「中國因素」是整個運動的關鍵。這正是「台灣共識」的不斷複製。這樣的複製,出現在民進黨頭人的談話中,出現在成大教師蔣為文的嗆聲行動中,出現在以本土為名的眾多媒體當中,也出現在一場又一場以社會運動為名的群眾動員之中。這樣的共識營造,在台灣,其實已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宰制。但是,把這種台灣本土的宰制性共識硬栽到語言學大師的頭上,既不誠實,也不正直。而,我們不得不再說一次:「誠實」與「正直」才是大師畢生的職志。

中國時報 2013-01-29
藍孝威/綜合報導
反媒變反中 喬姆斯基被設計
學生誘導美學者舉牌支持反壟斷
澳門大學副教授劉世鼎:台媒最大問題是意識形態

美國 MIT(麻省理工學院)知名語言學、文化批評學者喬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舉牌支持「反媒體壟斷」照片在網上熱傳。但據澳門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劉世鼎去信詢問,才知是學生暗渡陳倉,喬姆斯基被誘導拍照。劉世鼎說,台媒最大問題可能不是財團壟斷,而是以「編採自主」來掩飾意識形態。

 喬姆斯基日前接受陽明大學心智哲學所碩士生林庭安邀請,拍攝舉牌支持反媒體壟斷照片。但因標語中,僅「反媒體壟斷」附上英文,「拒絕中國黑手、捍衛新聞自由、我在 MIT 守護台灣」並無翻譯,喬姆斯基顯然是在不知情下為學生拍攝。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與人文學院傳播系副教授劉世鼎,於是寫信給喬姆斯基查證。劉世鼎廿七日在臉書公開喬姆斯基回信,喬老澄清說,他雖然反對媒體壟斷,但並不記得牌子寫著關於「拒絕中國黑手」,也沒被告知相關說法。喬姆斯基說,他的立場是反對媒體壟斷和捍衛新聞自由,不希望外界解讀踰越此範疇,或加油添醋。

 劉世鼎質疑,如果喬姆斯基不知反中訴求,「把人家綁架來舉個牌子迎合自己立場需求,是不是也太不尊重對方?」「如果喬姆斯基當時不是被誤導、被唬弄,就不知怎麼回事了。」他批評拍照者作法是暗渡陳倉、移花接木,「把人家趕鴨子上架,未免太缺乏政治技巧了吧!」

 劉世鼎在寫給喬姆斯基的信中說,目前台灣許多青年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與媒體的相關報導,是在偏頗、雙重標準、選擇性反對的脈絡下進行,不能用一個單純爭取台灣新聞自由、爭取民主角度來理解。

 劉世鼎說,台灣媒體除「中資」外,還包含「藍資」、「綠資」、「港資」,還有「美資」,反媒體壟斷者卻唯獨對中資特別感冒;他認為所有媒體都有特定立場和意識形態,最大問題可能不是財團壟斷,而是以「編採自主」來掩飾意識形態。

 他觀察,台灣某些反媒體壟斷運動者高喊反對資本壟斷媒體,實際上只針對和中國官商資本有關對象,只反「中國因素」,強調中國或親中老闆不該破壞編輯自主,不該為中國宣傳,好像台灣曾真正享有新聞自由,從不曾為他國宣傳,且似乎只要「愛台灣」,就沒有財團壟斷問題。

 一位網民說,如果學生連教授都可算計,還有什麼不能算計的。

中國時報 2013-01-31
吳從周
喬翁飛龍在天,竟遭蝦戲

遭「反媒體壟斷運動」成員誤導、拿著含有「拒絕中國黑手」字樣拍下照片的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一譯「杭士基」),是當代最重要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也被譽為「美國良心」。喬氏對美國外交政策和美國權力合法性的批判,影響深遠。他的左派思想,受到右派和自由派的強烈批評,更與目前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推手及追隨者的基本理念截然相反。

喬姆斯基青年時代即參與共產主義運動和反越戰運動。美式民主的虛偽、美國政治宣傳的陰險,是他長期批判的重點。美國主導「全球化」的陰謀、美國外交政策的帝國主義野心、美國對第三世界的欺凌和支配,都讓喬氏深惡痛絕。相形之下,「反媒體壟斷運動」則顯然渴望美式民主,且不自覺地希望台灣依附在美國安全體系下、主動站上對抗中國的第一線。

「反媒體壟斷運動」一定避諱提及的是:左派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曾在聯合國大會強力推薦美國民眾閱讀喬氏的作品《霸權或生存:美國對全球統治的追求》;喬姆斯基2010年訪台時更譴責:美國是全球頭號恐怖主義國家,而台灣正是美國的幫凶。

喬姆斯基譴責西方「進步」國家的傲慢,但對第三世界充滿關懷,且肯定他們的努力。喬氏尤其讚賞中國擺脫貧困、造福貧民的進程,同時他又擔憂盲目仿效資本主義模式可能危害中國;「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推動者則對對岸的窮親戚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自己與美、日等「高級」國家眼中「低級」的中國有任何瓜葛。

喬姆斯基反對媒體壟斷,但他反對的焦點是美國的「宣傳模型」(Propaganda Model),因為該模型的核心就是反共的意識形態。喬氏進而強烈抨擊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媒體,為達反共政治目標,不惜逃避正當報導的劣行。

反觀眼下的台灣,少數真正秉持民主、自由、多元理念,有意對中國做出客觀報導,也嘗試提供統獨議題討論平台的媒體,卻被「反媒體壟斷運動」扣上「壟斷」與「賣台」的大帽子。反之,某些占據輿論統治地位,長期進行壟斷性反共、反中宣傳的媒體,「反媒體壟斷運動」卻視若無睹。此運動雖以「民主自由」為名,但追求的卻是與喬氏相左的反共政治目標。

「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成員,竟然尋求意識形態與他們針鋒相對的左派學者背書。這個運動究竟是居心叵測,還是黔驢技窮?

(作者為歷史學者)

台灣立報 言論
瞭望台:文革與《民主課》
曾健民 2013-7-3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1042

一提到「文革」,一般人都難免會浮現「恐怖」、「紅色」的意象,也經常會聽到有人用「好像文革」的話來罵人,這在兩岸對峙經歷漫長反共戒嚴,且一直在美國價值觀主導下的台灣,勿寧是正常的現象。況且,現在連文革歷史主體的大陸都以「十年浩劫」否定它,去年,大陸高層在倒薄政爭中,國務總理還公開以「歷史悲劇」、「遺毒」稱之,以「文革遺毒」作為打倒政敵的工具。

可見文革歷史被妖魔化的嚴重程度。

可是,任何歷史都是人創造的,就像你、我一樣正生活實踐在歷史時空中,既是歷史就有悲劇也有喜劇,有遺毒當然也有遺產,有香花也有毒草。

最近,大陸作家曹征路以文革歷史為主題,寫了一本數十萬字的長篇小說《民主課》。由台灣一些左派朋友的努力,這本小說得以在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的台社論壇叢書出版。這本書在台灣的出版有其重大的歷史意義,總算大家可以拋開禁忌開始以平常心面對文革,並透過小說情節進入文化大革命中人的生活、政治思想和愛情。

基本上,《民主課》可歸類為現實主義文學。它有鮮明的典型人物、寫實的場面和曲折感人的情節,更重現了文革時代的生動語言;它以豐富的現實性和藝術性,通過個人的悲喜劇表現了時代共同的悲喜劇,呈現了時代的典型面貌和政治傾向性。另一方面,在創作手法上,它混雜著現代文學的意識流,加上一些魔幻寫實;全書有契珂夫嘲諷的調子,又有以主角肖明的形象貫流的高度浪漫主義;還有,在有些地方作者本人思想情不自禁地跳入小說敘事的破格寫作。因此,它超出了傳統現實主義文學的創作方法,只好暫時以新現實主義文學來定位它。

它既不是以否定文革、暴露文革歷史傷痕的所謂「傷痕文學」,也不是僅以空洞的道德和人道主義為觀念來看文革的「譴責文學」,也並不是只以簡單的善惡是非二元對立專寫陰暗絕望情緒的「底層寫作」。小說通過描寫具體的典型人物,如代表社會主義革命後官僚階層的姜政委、市委副書記,代表舊社會遺留下來舊思想的主角肖明的父親母親,代表革命浪漫主義正面形象的工人「小腳女人」農民「倪永茂」以及祕密黨人「安道民」等,他們在文革的政治歷史舞台上彼此的矛盾、折磨、衝突和覺醒,不僅呈現了文革的血污和泥巴,也呈現了聖潔。小說突破了對文革的妖魔化和烏托邦化的兩極刻板印象。

主角肖明說:「民主是什麼?民主是一種指點江山敢怒敢罵的自信,一點平等參與說了管用的日常氣氛,一份當家作主的責任感。」「可見得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是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形式,它好就好在人人平等」。主角之一的曹幹事說:「也許這恰恰是一堂民主課,黑板寫著:自己教育自己」。或許,文革真是一堂與西方民主不一樣的民主課。
(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誰的佔領中環?
劉世鼎
《跨時》 2013-8-13
http://quasi-quasi.com/2013/08/13/whose/

對於「佔領中環」,我的第一個直覺是:曾幾何時,那個曾經被人罵說是憤青廢青 文化、持續了一年多的「佔領中環」運動被警方清場後,現在換了一批學者、政客 和專業人士在議論如何完成這個崇高的任務。原本不受民主派、本土派重視的(帶 有反資色彩的)「佔領中環」,一聽說是為了爭取普選特首,忽然一下子被吹捧為代表「民主」、「人權」、「自由」的崇高道德政治符號。現在說佔領中環的,政 客特別多,精英階級的味道也特別濃。我看到連上市公司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來 聲援,說「作為中環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要「捍衞香港核心價值」,要為下 一代爭取公平公義。不過我倒是想問:這是屬於誰的佔領?中環人「佔領」中環的 說法,有沒有對於自身的階級位置、利益和屬性,稍有一絲絲的反思?不屬於中環階級的,有資格佔領嗎?

如果說2011年發生的「佔領中環」充滿了浪漫的革命情懷,現在的「佔領中環」,是一個帶有神秘色彩的幻想。這一個由學者、宗教領袖、文化人、媒體和民主派人所聯手編織出來的幻想之所以神秘,主要是它讓人摸不清,究竟普選特首是否就如鼓吹者所聲稱的那樣,可以 實現自由和平等。它讓人以為這個世界的確存在一個可以不用觸碰到經濟構造和社會矛盾的 改革。這個幻覺讓人們以為,普選是萬能的,是達到社會正義的必要手段。這個幻想還繪製了這樣一個烏托邦的圖像:社會的分裂可以透過理性和平商討達成統一,所有的矛盾也可以 在精心設計的民主實驗室中得到解決。

一年多前,「佔領中環」本來是一個帶有反對資本主義色彩的符號,卻一下子成為一個不願 觸及資本主義問題,還高調打著「民主」、「人權」旗幟的戲碼,變化不可謂不大。的確,兩者是有某些共同性:無論是2011年還是2013年的佔中,兩者都直接牽涉到「我們不想被這種方式統治」的民主問題。而兩者最大的區別,則是前者將民主視為是一種直接介入生活、 介入社會關係的實踐,而後者則把民主的意義完全窄化為選舉、選票。梁文道先生不就這麽說過:

「民主是什麼?我覺得不是說有民主就會有好特首,而是,我們每人都要問,憑什麼這個政府可以管治我?憑什麼我要讓出權力給他?憑什麼我要交稅給他?憑什麼我要被管治?一個政府要 morally justify 他管治我的理由。對我來說,民主的意思是,我們每一個人有平等權利, 是人權,有權去選擇要不要被管治,在什麼情況下被管治。民主是做人的基本道德題,不民主的制度是不道德的。」1

這裏梁先生將「民主」、「平等」簡單地理解為一人一票作為道德選擇。他所提及的不道德 的制度、以及普選作為「道德」的應對解決方式,實際上是從一個特定的發言位置所講出的,也是有選擇性的。如果要說道德,從殖民地開始,在低稅等超優惠的「自由經濟」政策支援下,那些資本家不是就壟斷資源、剝削勞工、壓縮民眾的生活空間嗎?在殖民主的默 許下,他們瘋狂掠奪財富。到今天香港的勞工還沒有標準工時和集體談判權;地產商賺盡銀 子,市民卻一輩子當房奴。這個歷史的延續性,是否構成梁先生所說的道德與平等的內容? 正在上演的這場由自由主義學者、社會精英和民主派所主導的對抗北京的特首普選秀,是否 真的關心這些議題?

讓我們回到正題──究竟佔領中環意味著什麽?要討論中環的空間與 政治意涵,似乎不可能與殖民地的資本主義分開。「中環」象徵著香港資本主義社會的財富、權力與地位,但大多數人卻分享不到的。中環的空間被跨國和本土財閥、奢侈名牌店和極其昂貴的住宅高樓所佔據,公共空間被壓縮到極小。說得直白一點,中環不早就被統治者所豢養的超級富豪、金融地產資本家所佔領了嗎?中環所代表的個人利益極大化、金錢至上和短線炒作,不正是支配性的意識形態嗎?現在需要的恰恰是反佔領這個歷史的空間和意識形態!然而弔詭的是,現在說要佔領中環的,連上市公司的董事、金融界人士都出來聲援,說什麼「作為中環人,冇可能置身事外!」、說要「捍衞香港核心價值」,要為下一代「爭取公平公義」。這種顛倒錯亂的說法,實際上是在取消中環作為一個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空間的政治意涵。

佔中所追求的改革,是建立在對於既有的積累體制的一種合理化之上。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在一次座談會上說,佔中「不是要推翻 現有的制度,大體現有制度是可接受的」。2 這似乎意味著,殖民 地以來所深化的生產方式,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他也承認,普選不能改變某個階級(他並未明確指出具體是哪個階級)對權力的控制。既然如此,把普選等同於全民、基層民眾之福,不是自相矛盾嗎?戴教授說,「普選只是把現在扭曲的制度恢復到較正常的狀況」。究竟這個「恢復正常」,指的是香港曾經擁有(?) 卻被扭曲的「平等」、「社會公義」,還是一場「去階級」的精英幻想?

在和平、理性、秩序的說辭和形式化的瑣碎程式背後,他們究竟代表誰來佔領?維護了誰的秩序?我沒看到類似的反思。我們所看到的,是把普選當作是客觀、中立、普世的唯一真理。 社會不平等和不正義成為修飾這套論述的點綴品。這個佔中, 是挑戰了中環的霸權價值,還是互為表裏?最糟糕的,就是 發起者打著「普世價值」來維護中環資本利益。看看《蘋果日 報》所發表的一則評論怎麼說的:

「其實從香港金融業長遠利益考慮,中環人沒有理由不支援香港實現真正的民主。環球金融業近二、三十年蓬勃發展,製造出一個有無數打工皇帝的金融精英階層,是得益於經濟全球化、更多國家開放資本賬及開放金融市場。要維持這個開放環境,靠的就是民主制度。」3

這意思很簡單,也沒有跳脫當今全球化論述所塑造的 其中一個神話:為了新自由主義需要的市場開放、自由化,所以我們需要普世價值的普選。文章一方面處處否 定香港現有的制度,又說現狀會設法拖市場開放及任何改革的後腿。作者還說,為了要擺脫「傳統財閥和經濟 精英的影響力」,避免「紅色資本扭曲市場」、垂涎香港金融市場利益,香港應該趕快搞普選、更換特首(「香港和外國金融業經歷過去20年在內地舉步維艱、不斷碰 釘的日子,早應該有深刻體會。」)文章還不厭其煩地告訴讀者,民主制度有助於金融市場的開放:

「在一個有全面民主的地方,民意可以通過制度,對經 濟精英的權力和影響力,施加有效的制衡,不會讓他們 予取予攜。而在專制時期,政治權力既獨斷又強大,不 受經濟精英左右,而且金融業開放早期的得益,大多由 政治精英及其裙帶關係分享,因此他們願意有限度開放 金融市場。」

接著文章說:

「香港非常不幸地,正正處於......那種半桶水民主階段。香港政府認受性低,擁有最大政治權力的行政長 官,權力源自集中了經濟既得利益者的小圈子選舉,施 政要睇財閥和經濟精英面色。」

這背後的潛臺詞,不就是中國資本是貪婪的、不對的, 本土的、國際的資本家才有資格進行掠奪呢!然而把資本主義問題,窄化為單一的「中國因素」左右,卻是 有著特定的政治經濟目的:

「梁振英上臺後,成立了爭議甚大的金融發展局,讓大量中資機構──尤其是國有金融資本的代表有了身份, 名正言順指點香港金融政策。香港金融市場目前尚算 有一視同仁的遊戲規則,日後會否仿效內地,在國家大 局、金融安全等名義下,逐步被扭曲、改寫,變成為紅色資本服務?」4

如同他們在台灣、澳門、中國大陸和海外那些尊信抽空的普世價值的同志們,眼中只有「對於大陸黨國權貴階 層的掠奪性和排他性」,卻看不到本土的、歐美的掠奪,以及這個系統對於人的支配。這是一整套打著民主 自由人權名義,卻只準反中國中資、不準反本土反國際霸權的錯亂論述。對這個統治集團及其媒體所建立在他 們自己「需求」之上的這些荒謬偽善的政治道德語言, 我質疑。說白點,這套爭「普選」方案,扛了半天,大概就是想換個不為紅色資本服務、而為港資和國際資本服務的特首,讓這個剝削的體制能夠更「合理」、更 「自由」地運作,歸根到底還是要去維繫既有的霸權體 系。有若干社運人士注意到佔領中環的問題:

「討論完全無指出政治腐敗,以致官商勾結所引發的巨大經濟結構性不公。」、「(經濟上的)左翼不會反對 爭普選。問題是有普選,對基層市民的生活有幾大改 變和好處?」、「而家是不是有了普選,民主黨就會同 意最低工資應加到$40先?」、「戴耀廷強調目標要單 一、簡單,是有其策略上的合理性,但抽離了香港當下宏觀的經濟問題,就想憑空叫一萬人出來。但普選對基層的benefit,其實唔係咁多」5

然而現在搞的佔領中環,都在迴避這些問題。這個意識形態實際上和殖民主義所烙印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無法切割,其潛臺詞是「只要是反對共產黨的,就是進步的、正確的、道德的」。這股勢力現在說要用愛、用和平來改變香港,卻沒有對殖民資本主義所製造的族群仇 恨與階級暴力說過一個字。口口聲聲說代表公民社會, 卻對於公民社會內部重重支配和控制,置若罔聞。在強作的理性和秩序的背後,躲藏的是滲透到日常生活的偏 見和暴力。「佔領中環」完全沉浸在普選、哪個候選人和技術性的設計的夢裏,骨子裏卻對香港殖民式資本主 義對民主所造成的壓制,毫無興趣,真是一個非常詭異的組合。

2013.6.26修訂於氹仔

註釋:
【1】 梁文道(2013)。你憑什麼管治我?佔領中環是道 德問題。2013年6月24日,《港文集》,
網址HTTP://hktext.blogspot.com/2013/04/869.html
【2】SocREC。佔領!民間計劃、經驗與實踐研討會。
2013年3月23日, YouTube,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KaW-4lI7j-o
【3】丘亦生。金融雲端:中環人點解要佔領中環?。
(2013年03月25日)《蘋果日報》,網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325/18206646
【4】丘亦生。金融雲端:中環人點解要佔領中環?。另一篇 報導是這麽說的:「在經濟上,香港金融從國企股,到中資 金融公司的大舉進入,已是中資的天下,而香港的零售業又 仰賴自由行,換言之,『一國派』辛勞工作了15年,已漸漸 見到成果,可以坐享收成了。」 引自:「佔領中環」是泛民 建制的攤牌大決戰(2013)。
《新報》,網址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274675&scid=4
【5】政黨熱、社運冷—去政治的佔領中環(探索「商討日」 下篇)。
2013年6月24日,《獨立媒體》,網址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925

陳小魯是反文革、反毛的「走資派」高幹子女紅衛兵組織「西糾」的頭目,陳小魯是反對文化大革命的,根本無資格「為」文革道歉。相反地,他應該為破壞文化大革命,壓迫廣大的革命群眾、師生,實行白色恐怖而道歉。陳小魯倒是應該「向」文革、「向」人民,「為」了過去的反文革、反人民、反革命的反動言行而道歉。

中國文革研究網
http://www.wengewang.org/
紅貴族"聯動"覆滅記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2.5.27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1087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435935&language=big5
牛鬼蛇神齊出,漢奸"聯動"翻案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2.6.5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2109
秋石客:毛主席和江青正確處理聯動反文革組織 紅歌會網 2014.02.15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402/44542.html
把反革命組織"西糾"拿出來示眾 - 西城糾察隊罪行錄 中國文革研究網2008.3.8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2238
陳小魯、秦曉發起組織的西糾才是老舍先生自盡的元兇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1.8.31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1007
致陳小魯先生的公開信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3.8.25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9210
毛主席47年前的痛斥,陳小魯47年後的反悔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3.10.17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9343
反文革的"聯動"頭子陳小魯為文革道歉太過荒謬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3.10.22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9357

官宦子弟紛紛道歉恰恰證明了文革中打砸搶的真正元兇是誰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5502
紅色中國 2014-1-14
送交者: 胸有不平 2014年01月13日 于 [天下論壇]

編者按:陳小魯作為「西糾」組織的副司令,對「西糾」幹的眾多破壞文革、轉移文革大方向的打砸搶暴力事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更應該向文革和毛主席道歉,而不是指控文革,因為毛主席和中央文革小組都是反對他們的惡行的。歷史真相早已大白,陳小魯撒謊為天下人所不恥!

近期,陳小魯向受其迫害的老師道歉引發網上熱議。

對年輕人、對中年人、對未經歷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那個時代的人、甚至不是那個時代的北京人的外省市的人來說,都可能不知此「道歉事件」背後透露的政治笑話。

陳小魯是陳毅元帥的第三個兒子,文革時是北京八中的高三學生。文革中曾改名陳衛東。

1966年8月陳小魯找到北京四中、北京六中的學生,並提議發起,成立了「首都紅衛兵西城糾察隊」,即文革中名氣很響的「西糾」。此西糾成立于1966年8月25日。「西糾」的司令是時任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孔原的兒子,北京四中高三學生孔丹,副司令是陳小魯。

1966年9月4日,首都紅衛兵糾察隊西城分隊指揮部主辦的《紅衛兵報》第2期出版,此「西糾」自辦的刊物中有一篇《誓死保衛黨中央!誓死保衛毛主席!》,文中說到:

目 前,正當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高潮洶湧澎湃之時,階級敵人刮起了一股黑風。他們也喊「造反」,也組織「造反隊」,但他們造的是無產階級之反。...... 他們甚至把矛頭指向黨中央和毛主席,指向我們的革命老首長、老幹部。他們抄革命老首長的家,截革命老首長的車,咒駡革命老首長「生活腐化」、「養尊處 優」,勒令「搬家」,「辭保姆」,打匿名電話進行威脅,等等。這是瘋狂的階級報復!這是十足的反革命!我們革命的紅衛兵絕對不能容忍!絕對不能答應!!

......首都紅衛兵糾察隊西城分隊已經成立了!你們膽敢「造反」,膽敢「翻案」,膽敢再動我們革命老前輩的一根毫毛,我們就和你們拼命!斷頭流血何所懼!橫掃妖魔全無敵!......

革命的紅衛兵們,立即團結起來!行動起來!保衛國家機關!保衛國家機密!保衛革命老前輩的安全!維護社會治安!堅決打退反革命分子的倡狂進攻!

透過此文,我們看到了什麼?就是有造反派要造「生活腐化」、「養尊處優」的官員的反,而他們就是這些官員的兒女,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於是他們不同意了!於是他們要起來保護這些官員,保護自己的父母。這就是陳小魯等人發起成立「西糾」的主要目的!

至於「西糾」幹了些什麼,就舉一個例子:

1966年8月27日至9月4日在北京舉辦「北京國際乒乓球邀請賽」。當時如何維護好整個賽場秩序是個難題,於是就有了以下對話:

時 任體委副主任的榮高棠對如何搞好賽場秩序手足無措時,見到正在觀看乒乓球比賽的鄧小平,榮高棠就向鄧小平求救。鄧小平就給他出主意:「找西城糾察隊維持秩 序。」並說:「李××(一李姓高幹之子)的兒子調皮搗蛋,被西糾打了幾個耳光就乖了。」於是,大會警衛處就把「西糾」請來維持秩序。

這段對話說明什麼?一、「西糾」就是個暴力組織,且已暴力成名。二、「西糾」的這個組織和這個組織的暴力得到某些領導的認同。

我們也可從北京四中學生劉輝宣譜寫的《造反歌》,又稱《紅衛兵戰歌》中看到「西糾」的鬥爭矛頭和暴力色彩。

歌詞中唱道:「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要是革命,你就站過來,要是不革命,你就滾他媽的蛋!滾、滾、滾!滾他媽的蛋!」

劉輝宣就是北京四中最早的紅衛兵,成立「西糾」時,他也成了西糾成員。寫到此大家就明白了,劉輝宣肯定是「老子英雄」。確實是,他的父親也是位老革命。

陳小魯「道歉」鬧劇否定中央文件,承認江青正確
紅色中國 2013.10.21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160

陳小魯當年成立西糾的目的是因為看到文革對準父母這些老幹部,於是打著支援文革的旗號反文革—故意打砸破壞文革形象,和真造反紅衛兵打。後來被中央文革叫停,說他們是憲兵隊,且一些頭目被關押。84年有文件為西糾平反,說他們被江青和林彪非法關押。

陳小魯現在為了罵文革道歉,說自己當年行為是錯的、罪行,那就等於否定了84年為他們平反的文件,承認當年江青關押他們的行為是對的;陳小魯必須認為自己是對的,才能否定江青關押他們的行為。還有,他現在道歉,等於為自己反文革的行為道歉。笑死人!

陳小魯道歉邏輯及其荒謬。文革有16條規定,不允許打人。陳小魯違反文革16條打人,那是他個人行為,要他個人道歉,不是文革道歉。這就像改開時代犯罪的不少,很多是違反該開規定的,我不能因此說改開犯罪道歉。他當時反文革打人,那麼他道歉就等於為反文革道歉。按照陳小魯道歉的邏輯,那現在都可以要改開道歉,畢竟改開也有很多犯罪的。

紅色中國網 2013-11-24
從文革極左到改革極右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4111

陳小魯與惡行累累的"西糾"
百度貼吧 2013.10.21
http://tieba.baidu.com/p/2662170639

解構《江南style》:韓國轟動一時的音樂錄影帶包含的顛覆性資訊
紅歌會網 作者:棗紅馬 2012年11月01日
http://www.szhgh.com/html/96/n-14996.html

在使人中毒的節奏和搞笑的首爾富人區畫面之下,也許還隱藏著關於財富、階層和韓國社會價值觀的微妙資訊。

對於消費青春、利潤豐厚又空洞膚淺的韓國流行音樂界來說,韓國藝人朴載相不算是一個有代表性的人物。朴的藝名為PSY(精神病患者psycho的簡寫),34歲的年紀顯得有點過於年長,曾經被抓到吸食大麻、逃避服軍役,而且長相也算不上特別迷人。他的第一張專輯因為「不良內容」被罰款,而第二張專輯乾脆被禁止發售。從韓國一家獨大的企業媒體要求藝人頻繁參加電視綜藝節目的角度來看,PSY是一名很主流的歌手,但他誇張的服飾和搞笑的演唱會又使他成為了公眾眼中的一個滑稽演員。然而,很長時間以來,小丑和宮廷弄臣都是一個社會最先鋒的社會批判家,PSY也不例外。

韓國流行樂工業以及其眾多超級巨星都在PSY之前在美國遭遇了滑鐵盧,可他卻得到了成功。PSY第六張專輯的主打曲目《江南style》自從7月中旬發佈以來,以及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獲得了4900萬的點擊量,不過這僅僅是這一股風潮的開端而已。

美國饒舌歌手T-Pain的發言「這個MV的神奇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在推特上被轉發了2400次。流行歌星們都表達了自己的愛慕之情。美國公告牌(Billboard)對該曲的商業價值也大加讚揚。賈斯汀·比伯的經紀人據說也非常感興趣。「我不得不承認,這只MV我已經看過15遍了。」CNN的一名主播表示,「不過當然沒有一個美國人知道PSY到底在唱些什麼。”

我顯然也不知道,不過我還是掌握了MV的要點:江南是一個時髦的首爾富人區,朴扮演的小丑式的江南男人諷刺了江南的自以為是和賣弄誇耀。單單這一點就使《江南style》比普通意義上的韓國流行音樂更具有戲劇性了。但當我與兩個韓國文化觀察者聊過之後才發現,除此之外,《江南style》的MV還隱含了有關當代韓國社會階層與財富的驚人潛臺詞。這種顛覆性的資訊在美國人看來也許過於溫和,但是韓國是與美國完全不同的國家,這種溫和的諷刺作品能在被棉花糖音樂長期佔領的韓國排行榜上打破記錄是有著相當重大的意義的。

「巧妙的諷刺在韓國並沒有很久的歷史,」韓裔美國人Adrian Hong表示,他是一名韓國問題專家,他說的是韓國的流行音樂。「實際上,當你問我譏諷元素的時候,我很懷疑他們是否真的存在。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對韓國流行音樂抱有過高的期望。不過這個MV裡確實存在微妙的諷刺。”

在解讀MV的暗含內容時,Hong首先指出的是,信不信由你,韓國驚人的信用卡債務率。在2010年,韓國平均每戶的信用卡債務是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55%(作為比較,在次級債危機之前美國的水準是138%)。韓國每個成人擁有大約5張信用卡。自從90年代中期,韓國就開始靠舉債度日了,開始是因為國家的快速發展使得借債顯得相對安全,而在90年代末期是政府鼓勵私人消費以避過亞洲金融危機。對於大肆消費的強調使得韓國從一個貧困的農業國家變為了經濟增長引擎,這不僅使韓國人變得更加注重辛勤工作和遠大抱負,也不可避免地帶來了對物質的追求。

Hong表示,江南區是韓國文化物質方面的標誌。該地區是韓國幾個最大品牌的所在,2010年的總價值約840億美元。江南區是揮霍擺闊之地,或者你也可以稱之為韓國的1%富人的標誌。「江南區並不僅僅是一個宜人的住所。PSY提到的那些有錢人並不是什麼矽谷白手起家的百萬富翁,他們都是被寵壞的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們。」Hong解釋道。

如果不是韓國人的話可能無法理解江南的生活。比如說,PSY吹噓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男人能一口喝下一整杯咖啡,他還堅持自己想要一個和咖啡的女人。「我想你們肯定很納悶為什麼他要拿咖啡說事,但這裡的咖啡並不是普通意義上的咖啡。」住在美國的一名韓國博主Kim寫到,「在韓國有這麼一個段子,說有的女人午餐花2000(約2美元)韓元吃拉麵然後又花了6000韓元買星巴克的咖啡。」她們被稱為「豆瓣醬女」因為她們會在日常必需物品上節儉然後再把積蓄揮霍在奢侈品上,不管你信不信,咖啡就是一種很普通的奢侈品。「咖啡店變得越來越多,尤其是江南地區,」Hong說,「人們在咖啡店揮霍了太多金錢。”

該MV還諷刺了那些江南區之外立志成為江南住戶卻絲毫不知那究竟意味著什麼的人。Kim向我解釋到。韓國人「真的很想成為江南人,「但是她說這種心態正在發生變化,而《江南style》捕捉到了人們的這種自相矛盾。”

「韓國人似乎已經迷失在這種扮富的風潮中了,而江南正在這股風潮的前沿,」Hong說。「我認為PSY想指出這一切有多麼的愚蠢。整只錄影帶都是他認為自己有多麼的風光但後來發覺自己並不是,自己只是在兒童的遊樂場,或者是認為自己在打馬球之類的卻最後發現只是坐在旋轉木馬上面。”

MV中涉及了江南奢華的所有標誌,但最後每一件都變成了更為平常的事物,好像是在暗示江南式的財富其實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炫目。開場的鏡頭中我們以為他是在海灘,可實際上只是一個鋪滿了沙子的遊樂場。他在桑拿房中與幾個歹徒會面,而不是什麼商業巨擘,Hong指出,他還不是在夜店裡熱舞,而是在載滿了中年遊客的旅遊巴士裡面。他還在地鐵站與自己的情人會面。Hong認為PSY試圖告訴我們這種物質主義有多麼的可笑。

當然,這只是一隻MV而已,而且還是一個看上去有點愚蠢的MV。它真的有這麼多的隱含意義麼?「如果我沒有看過製作花絮,我肯定會說PSY只是在拿自己開玩笑而已,」Hong說。在製作花絮中,PSY歎息道,「人類的社會是如此的虛偽,連在拍攝過程中我都覺得悲哀。每一幀畫面都是這麼膚淺空洞,」他顯然是非常認真的。這個喜劇角色的音樂家放下了自己小丑般的舉止並顯露出了沉重的個人情緒。當然,Hong補充道,「虛偽」並不能概括這種感覺:「那應該是膚淺、空洞和徒勞的某種混合,」他解釋說。

「我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一件東西:對於物質的追求,對於形式而非功能的看重,」Hong說。不過不管怎樣,韓國人似乎對於《江南style》感到十分自豪,也許它確實包含某種能引起人們共鳴的東西。

以下是網站上的網友評論:

★我們真的需要這篇文章告訴我們Psy是因為接受了西方教育才寫出了這首歌和編出了這個舞蹈麼?韓國人一直都有自嘲和自我反省的傳統。有一句箴言說的好,韓國人比共產主義者更社會主義、比中國人更講究儒家思想、比天主教徒更虔誠。我曾經在韓國學習了一段時間,可以說韓國人是非常注重傳統道德的。韓國有20%的大學生有在海外學習的經歷,基本每個高中生都可以講英文。自我批評和對於現代令人迷失的物欲的批評顯然不是Psy獨創的,而是全社會藝術表現的基本面而已。

★我是一個美裔韓國人,在江南地區住了4年之久,並一直在和韓國大學生打交道,我不得不說他們的所謂「傳統道德」實在是好笑,他們對於其他文化的學習也僅僅是為了看上去「很有文化」,而不是真正想要瞭解他們。

對於奢華生活方式的批評確實是很多的,但是那些跳起來批評的人沒有發現其實自己早已經向這種拜金觀念屈服了。

對於韓國的任何公開批評都會引來不滿,韓國仍然是一個有著集體主義心態的非常自傲的國家。韓國人喜歡說「我們的國家」,而美國人喜歡說「我的國家」。美國人喜歡在各大論壇上批評國家的方方面面,而在韓國你不會聽到某個老闆姓在大街上批評貶低政府的,這種言論只能在信任的朋友之間,或者在某些具有煽動性的演出者那裡產生,《江南style》就是後者一個很好的例子。

文章忽視的一點是,《江南style》顯然反映了與韓國傳統相反的西方消費主義價值觀,韓國看重的是謙虛、虔誠、道德等等儒家觀念。

★謙虛是美德而虔誠是盲目。

★我自己曾經在韓國生活過。我不得不說韓國是東亞文化圈中思想最不開放的。我的經驗是韓國人特別在意自己是不是看上去很有錢,他們不惜代價給別人留下這種印象。韓國人似乎特別在意自己的形象,不過所謂的形象也都是虛假的。

★我懷疑你是沒去過日本(思想不開放)和中國(虛榮)。

★文章就好像在說猶太人不懂反諷一樣。90%的韓國幽默都是關於諷刺韓國社會、政府和自己家人的。

★90%的韓國喜劇都充滿了做作的笑聲,聽起來很驚悚。

★我自己是韓國人,在溫哥華上了4年的大學。我認為朝鮮和韓國都因為種族主義思想而變得非常偏執,這是因為日本對於韓國的殖民統治。(woikuraki譯)

PSY - GANGNAM STYLE (강남스타일) 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xw-WOhE1pQ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bZkp7q19f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e97zJBq5Sk
PSY - Gangnam Style (Live 2012 American Music Awards) AM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ZMCFzq37iQ
PSY - GANGNAM STYLE (강남스타일) @ Seoul Plaza Live Concer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zivgKuhNl4
PSY GANGNAM STYLE Paris live flashmob at Trocadero with Cauet (NRJ) 파리 강남스타일 5.11.20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T6utlXm6dM
Cornell University: Flash Mob - Gangnam Sty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WetGqX9uFc
UC Berkeley Gangnam Style Flash Mo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MGloCAP7g
Stanford University Flash Mob - Gangnam Style Parod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0qbFR_Zm4I
PSY - GENTLEMAN 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SO_zypdnsQ
PSY (ft. HYUNA) 오빤 딱 내 스타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LNteez3c4
东方卫视春节联欢晚会 2013 《江南Style》 鸟叔 林志玲 黄渤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UI7hJqxvcY
反共版 (抹黑北韓)
PSY - GANGNAM STYLE (강남스타일) PARODY! KIM JONG STYLE! Key of Awesome #6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cG7ZVBXQII

文革初期,走資派為了模糊焦點、扭轉運動方向,以「豬八戒打死老虎」的障眼法,悍然策動「大興事件」,於 1966年 8月 29日至 31日在北京市大興縣(今大興區)非法屠殺「五類分子」(俗稱「黑五類」),驚動中共中央,經「中央文革小組」緊急制止後,相關責任人員遭受批判,雖然部分指揮者、執行者後來被拘捕、審判、判刑,但真正的幕後策動者「聯動」,在走資派的掩護下,至今仍然逍遙法外。

當前流傳的有關文獻往往記載、描述不實,意圖栽贓造反派。

請參考

中國文革研究網 2011-11-11 誰主沉浮
《也說文化大革命中的大興縣「8.31事件」》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1639

8.31惡性事件震驚全國,幾年前本人多次在網上查閱相關資料,而陳國新先生為了解真相進行數次採訪,本文所列材料來自陳先生2000年2——3月實地調查,因陳先生相關材料已被和諧掉,故引用部分不標明轉載,望見諒。以下是2010年陳先生「大興縣大辛莊(ZT)」原文的一部分:

「66年8月31日晚,......被召到公社開會,組織開會的是以公社主任高福興和公社團委書記胡德福為首的‘九人小組’。‘九人小組’還包括公社副書記李自永、李冠清。公社正書記賀雲喜(音)因為是‘地富’出身,被‘九人小組’關押著,也險些被殺。會上傳達了高、胡從天堂河農場(勞改農場)帶回來的新‘精神’,讓各大隊當晚把‘地富’份子及其親屬斬盡殺絕。

……

2000年3月3日中午,我第二次來到大辛莊。大辛莊是個很大的村子,根據當年成立的生產合作社,劃分成四個大隊,分別是黎明、紅升、昕生、中心,名稱也是延續合作社的名稱。四個大隊的村民住房已經連成一片,沒有明顯的界限。

走進大辛莊的主要街道,儼然是個繁華的小鎮。鄉政府、醫院、學校的大樓十分醒目,幾個商店花花綠綠,路兩旁是一個挨一個的攤商。儘管類似的小街經常遇到,但是我走在這裡總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假如現在是33年前的那天,這該是一條多麼恐怖的街道,人們還會是現在的這種表情嗎?

我要採訪的人叫李福榮,住在紅升大隊,緊挨著黎明大隊。老李今年70歲,49年以後就當隊幹部,四清時罷掉了他的大隊書記職務,73年才給予恢復,80年辭去書記職務。

老李雖然70歲了,卻還很健談,思路也十分清楚。他告訴我,在8月31日那天,僅僅大辛莊這四個大隊,就被殺了106口人,最老的八十多歲,最小的是不會走路的嬰兒。四個大隊之中,黎明殺了六十余個,人數最多;中心、昕生各二十余個;紅升行動慢一些,剛殺死兩個人,其餘尚未來得及屠殺。

9月1日上午,大興縣副縣長劉英武、付華忠來到大辛莊制止屠殺,這四個大隊的屠殺活動停止了。但是高福興、胡德福二人不向各大隊傳達縣委的指示,附近的楊各莊、東黃垡兩個大隊在9月1日還在殺,這兩個大隊共殺了二十多人。從大興縣十幾個公社幾乎同時進行了屠殺活動來看,這是一場有人組織的行動,召集人是縣或縣以上的領導人物;從縣委派人制止殺人來看,起碼召集人不是縣委或縣政府。按「文革」初期的形勢來看,說話比縣委更硬氣的是「公安」和剛剛奪了權的「文革領導小組」。從高、胡二人接受指示的地點(天堂河勞教農場)來看,屠殺指示從公安系統發出來的可能性最大,這與謝富治的講話也正好吻合。”

簡評一下:不錯,這是一場「有人組織的行動,召集人是縣或縣以上的領導人物」,因為當時中共中央指導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條」已經公佈,即使公社一級沒見到,召集人絕對是一清二楚的。但不知是陳先生還是敘事者的推論——從接受指示的地點推論是公安系統的後臺,則太主觀了:農場與公安有何關係?不會是幕後主謀施放的煙幕彈?我們接著看敘述:

「縣委出面制止屠殺,並不是縣委有多大權力,當時各級黨委已經處於‘接受批判’的境地,自顧尚且不暇,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去阻礙過左的‘革命行動’?據傳聞,此事驚動了中央,‘中央文革小組’發了話,命令停止屠殺。作為執政者來說,自己的‘太子’、‘衙內’們殺些人,他們是容忍的,農村的平頭百姓們也肆無忌憚地殺人,他們還不好接受。萬一引起動亂怎麼辦?起碼國際影響也不好吧,尤其事情發生在北京。9月5日,兩報一刊發表了《要文鬥不要武鬥》的社論。”

簡評一下:陳先生的「作為執政者來說」,怕有些陰險吧!「中央文革小組」發了話,命令停止屠殺,充分證明:「中央文革小組」是理解毛主席革命路線的,理解十六條的,在「第六條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中明確規定:「在進行辯論的時候,要用文鬥,不用武鬥。」幕後指使不但武鬥了,而且還大規模殺人,這是在蓄意破壞文化大革命,攪亂「文化」大革命!

「以殺人最多的黎明為例,可略知殺人的過程。他們先把年輕的「黑五類」殺掉,做得儘量隱秘,防止引起暴動。然後是無反抗能力的老人,最後是不懂事的小孩兒。嬰兒往往是被劈成兩半。有的孩子被孤零零地留在家裡,打手們到各家搜,見到小孩就扔到門口的馬車上,多數孩子被活活摔死了。死人都被埋在村北邊的葦塘裡,後來人們管那裡叫「萬人坑」。有的小孩沒被摔死,從「萬人坑」裡還想往外爬,打手們上去就是一鐵鍬,再把他打回去。見了女人,還要扒光了衣服。

殺人的藉口也與欄杆市相似。策劃人煞有介事地說,馬村的「階級敵人」舉行了暴動,殺了貧下中農,所以「我們」也要把「他們」殺光。五、六十裡外的馬村到底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全是聽高、胡二人的傳達。馬村是北臧公社的一個大隊,從8月24日就開始殺人,到9月1 日已經殺了34人,還關押著108人準備逐漸殺掉。高、胡二人召開完「動員會」,已是深夜,會上決定各大隊當夜必須動手,拒絕執行或把消息透露給「階級敵人」的,按「反革命」論處。

高、胡在公社大院坐鎮,派出幹部到各大隊查看執行情況。對於參加會議的各大隊幹部來說,儘管氣氛恐怖、壓力極大,但是多數人還是不敢輕易殺人。老李告訴我,公社南面8裡遠,有個西梁各莊大隊,那裡的隊幹部在散會以後,認為這種命令有些離奇,竟連夜去中南海、北京市委上訪,詢問此舉是否符合中央精神,因此保住了該大隊幾十口「黑五類」的性命。因為當年上訪的大隊書記王世榮還活著,我決定去採訪他。

臨走,我提出想看看中心大隊埋人的水井和黎明大隊的「萬人坑」,老李說,現在什麼也看不到了。井口都被鏟平了,已經圈進了人家的宅院;當年的葦塘是低窪地,現在已經被推土機填成了平地,看不出葦塘的痕跡了。我感慨地說,看見街上熱鬧的樣子,想不出來當年是什麼樣。老李說:‘打人以後的好幾年,街上都是冷冷清清,一過傍晚,沒人敢在街上走。後來才恢復了熱鬧。’從老李那裡知道極少數兇手,在事主努力追究下,行兇幾年後受到如下處理:高福興、胡德福分別被判8年徒刑(另一種說法是判14年,在「幹校」的6年抵刑期,而且還得到了提前釋放,至今還享受著退休待遇);黎明大隊書記楊萬傑被判8年徒刑,服刑時在獄中自殺;黎明大隊貧協主席楊景雲被判8年徒刑,出獄後兩、三年病死;東黃垡大隊「文革主任」被判監外執行(時間不詳)。”

簡評一下:幾個判刑的,自殺了的、服刑後兩三年死了的,都冤了,否則都「至今還享受著退休待遇」,為什麼?幕後指使內心有愧唄!我們不妨接著看:

“…血統論主宰著一切!趁天色還不晚,我又到了西梁各莊王世榮家。已經77歲的王老漢患了腦血栓,已經很難用語言表達了。提起當年的事,他立刻含糊不清地說了起來,還說到東梁各莊活埋了一個人,正想再往下說,語言障礙更加明顯,急得他煩躁不安,談話只好中斷。從他和老伴兒那裡得知,當年去公社開會、去市里上訪的有三個人,如今兩個已經去世,唯一存活的他又是這種狀況。珍貴的史料就是這樣遺失了。幸虧經村裡一位老人的建議,我找到了當年也是村幹部的劉尚彬家,他雖然沒參加公社的動員會,但是主張並參加了到北京市里的上訪。

老劉今年61歲,文革那年他27,在大隊幹部裡,還算比較年輕的。據他說,66年8月30日,他們大隊組織貧下中農到北京大學參觀,下午回到公社,剛一下車,有人就通知大隊幹部留下開會。王世榮等三人留在公社,老劉帶著社員回家。這個會,就是要各大隊屠殺‘五類分子’的動員會。會議整整開了一宿,天快亮的時候,幹部們才回到各隊。會上說,北邊有股潮流。‘階級敵人’要殺貧下中農。所以貧下中農要先下手,從8月31日開始,殺光‘五類分子’。”

簡評一下:「階級敵人要殺貧下中農。所以貧下中農要先下手」,從這句看,明明是階級敵人蓄意挑撥!蓄意破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是對文化大革命懷有刻骨仇恨的人才幹得出來的,絕不是中央文革小組,毛主席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江青決不會用如此手段去破壞它,那麼,到底是誰呢?接著看:

「西梁各莊大隊的幹部們研究認為,公社的這種決定有點兒反常,明白自己並沒有處決他人的權力。他們採取的辦法是,到市里諮詢一下,看看更高的上級是不是也號召殺死‘階級敵人’。

他們先到了國務院,沒有人來接見。又到國務院設在府右街北口的接待站,那裡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起碼七天以後問題才可能解決。他們再到北京市委接待站,受到了李(女)、王二人的接待,而且表揚了他們的舉動。這兩個人還說,他們只知道馬村正在殺人,還不知道大辛莊也開始殺人了。他們表示這麼殺人不對,一定要到大興縣去過問此事。

9月1日以後,縣長付華忠和軍代表劉英武到大辛莊公社給大隊以上幹部開會,傳達上級禁止屠殺的指示,幾個殺了人的大隊還很不服氣,堅持認為他們做得對。他們甚至對沒執行殺人命令的大隊幹部懷有敵意,指責不殺人的幹部向‘階級敵人’妥協。況且,他們強調,即使錯了也是執行公社的命令;當初動員會上,也沒有人提出反對的意見。

老劉說,得到了明確的指示,他們肯定自己做對了,於是召集‘黑五類’們開會,傳達‘十六條’精神(其中有一條是‘要文鬥,不要武鬥’),讓他們安心。這些‘黑五類’們,頭髮都被剪得亂七八糟,又受到了幾天的驚嚇,一個個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得知自己和家人不會被無緣無故地殺害了,感動得不得了,一個勁地表示,今後一定好好幹活,領導讓幹什麼就幹什麼。

68至69年間,老劉在大興縣的鵝房幹校,見到高福興、胡德福在那裡下放勞動。70至71年,要求處理他們的呼聲太大,才給他倆和幾個大隊幹部判了刑。據說在判刑前,高福興被安排在禮賢公社當幹部。86年,對他倆又進行了重新處理,這次似乎減輕了他們的個人責任,強調了當時的環境因素。

評論:西梁各莊大隊的幹部們上訪,是做對了,而且得到了正確的答案,這似乎與今天的上訪結果相反吧!八十年代,對高福興、胡德福減輕了個人責任,是情理之中的,從現在公開的《楊尚昆日記》中,我們終於知道這件事是「聯動」幹的,而反動「血統論」是「聯動」是老紅衛兵的一個組織,鄧榕是「聯動」一個重要領導成員,她的後臺是誰不是一清二楚了嗎?文化大革命前,此人主抓宣傳口,在大躍進積極宣傳浮誇風;文化大革命中,這個幕後多次承認他的錯誤,但暗裡導演天安門事件;文化大革命後,急於否定文化大革命,進而否定毛主席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大力推進私有化,打著社會主義旗號推行「特色」主義,把這些放到一起,其否定文化大革命的狼子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嗎?

2011年7月31日

大興事件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85%B4%E4%BA%8B%E4%BB%B6

中文維基百科基本上是以反共、反左的資產階級自由派或右派的觀點看待歷史事件。

根據《楊尚昆日記》,「大興事件」是反對文革的高幹紅衛兵組織(即後來的「聯動」)所策動的,「血統論」是高幹子弟反對文革、反對廣大「造反派」紅衛兵及群眾組織的理論依據,而「聯動」的後台就是「走資派」劉、鄧修正主義集團。

為什麼「走資派」要「打死老虎」呢?為什麼「走資派」要製造「大興事件」呢?衝擊已經不起作用的「黑五類」對「走資派」有何政治利益呢?「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走資派」的真正打擊目標其實正是「造反派」。

1966年7月底「工作組」撤銷,8月5日毛主席寫《炮打司令部 - 我的一張大字報》,8月8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即《十六條》通過,從此造反派紅衛兵及群眾組織風起雲湧,「走資派」為了要模糊焦點、扭轉「文化大革命」的運動大方向及轉移打擊目標,以次要矛盾掩蓋主要矛盾,故意製造多起暴力事件,在主要鎮壓「造反派」同時,也衝擊「黑五類」,敲山震虎,殺雞儆猴,以非法屠殺「黑五類」的手段威懾群眾並恐嚇「造反派」,並製造混亂。

總的來說,「走資派」善於「打著紅旗反紅旗」策略,以「極左」的偽裝,爭奪話語權及領導權,後來文革發展的歷史證實了「走資派」「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兩面手法。被「走資派」控制的地方政權往往在鎮壓「造反派」期間,以「二合一」的包裹方式同時衝擊「黑五類」,將「黑五類」和「造反派」等同起來,即「造反派」=「黑五類」,以增強其鎮壓「造反派」的正當性。如在「清查五一六」、「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治理整頓 」中,地方政權的「走資派」常常用「極左」、「右傾」、「極右」、「反革命」、甚至「反文革」等罪名誣陷、迫害「造反派」。

中文維基百科採用走資派和右派的造謠與抹黑,曲扭、捏造有關「大興事件」的歷史。

文革時謝富治任公安部長 (1959-1972)、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 (相當於北京市長 1967-1972)、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員會書記 (1967-1972),正是阻止和懲治高幹紅衛兵組織(即後來的「聯動」)鎮壓群眾的負責人,也負責主持調查「走資派」所策動的「大興事件」,後來「聯動」曾經六次衝擊公安部,要「火燒謝富治!」。中文維基百科居然指控謝富治的講話造成「大興事件」,豈非顛倒是非?

中文維基百科關於「道縣事件」的條目也完全是造謠。

道縣事件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hant/%E9%81%93%E5%8E%BF%E4%BA%8B%E4%BB%B6

請參考《批判與再造》 28、29、30 期
老石
我們不要一個警察世界 - 文革中的砍監放犯與毛澤東的「群眾專政」觀淺談
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5230078
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5414294
http://blog.xuite.net/g1.p2/critique/5978152

摘錄自29期文章

是《文革大屠殺》,還是「反文革大屠殺」,——這是熟悉文革歷史的人看了宋永毅這本書後,應該提出的問題。

其中最突出的是湖南「道縣事件」。近年,我在湖南看到館藏的原始資料,事實十分清楚:為了對抗中央1967年7月下旬給湖南造反派組織「湘江風雷」平反,以「抓革命、促生產領導小組」名義,控制道縣實權的縣武裝部,1967年8月,召集區、公社武裝部負責人和保守派組織負責人開會策劃,又秘密發槍給保守組織「紅聯」,企圖在貫徹落實中央決定前徹底摧垮「湘江風雷」派的道縣「革聯」,造成既成事實。但是沒有攻下「革聯」搶槍後所守的縣二中,於是以打擊地富四類分子現行活動為藉口,「全縣10個區、1個鎮、36個社都發生非法殺人事件」,發展成為大規模屠殺,對象包括「四類分子」的子女,而「革聯」立即發表「緊急聲明」,並派人冒險突圍去省城長沙向社會和部隊「緊急呼籲」制止這一屠殺事件。省會許多造反派組織發表聲明,呼籲之後,6950部隊(47軍)進駐道縣,制止了屠殺的繼續。

道縣事件也反映出幾個問題:

就在事件發生近10天前,1967年8月4日,毛澤東在答覆林彪提出的搶槍等問題寫給江青的信中,分析說:「現在75%以上的軍分區幹部支持右派」,王力認為,這個估計嚴重了,然而道縣事件以及全國普遍出現的這類情況都充分證明了毛澤東的看法,也只有他們能夠組織調動起「全縣10個區、1個鎮、36個社(牽連的責任人中,僅脫產幹部就有402人)」的力量,並發給他們武器。記得在這之前,張春橋等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在講話中告誡造反派,這麼大的一場大革命,一定要有大的犧牲準備。用江青的話說,「當別人拿起武器的時候。我們不要天真爛漫。」

其二,將造反派和「四類分子」、「地富子女」混在一起打擊、鎮壓,是貫穿於文革前、中期的一種普遍存在的鬥爭特點,例如在劉、鄧的資反路線時,是從起來造反的人身上抓出身等辮子,以編入「牛鬼蛇神」隊伍,在兩大派鬥爭中,保守派都喜歡稱造反派組織為「大雜燴」、「牛鬼蛇神排成隊」;清隊,就是從清肅造反派的隊伍開始的,擴大到全社會(當然是必要的)後,逐漸把打擊的主要現行對象指向造反派,以證明造反派的隊伍不純,為進一步全面鎮壓造反派做準備。

現在,海外的一些右翼文革史專家將文革中主要受迫害者總結為:一是地富子女,二是造反派,其實,地富子女除了文革初期的「血統論」時被統統打擊外,分兩大派後,跟隨保守派的地富子女就基本上不受打擊了。也就是說,文革中受打擊最大、最多,也最狠的只是造反派,包括參加造反派的地富子女、知識份子和幹部。

也請參考
www.wengewang.org
中國文革研究網 May 5, 2008
文革中的武鬥與「階級敵人」、保守派——《道縣大屠殺》讀後

廣西整黨辦公室1987年編印的內部機密檔案《廣西文革大事記 - 1968年》詳細記載了大屠殺的整個過程。

地處桂北山區的廣西融安縣,山清水秀,自古就是物產豐富、人傑地靈的商貿重鎮。據檔案披露,1967年秋冬,廣西各地「聯指」(全稱「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在廣西軍區和各地武裝部的支援下,開始成批屠殺對立派「四.二二」(全稱「廣西四二二革命行動指揮部」)群眾和「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這就是當時在廣西流傳甚廣的「韋(國清)老爺出錢,軍區出槍,'聯指'出人,屠殺'四二二'群眾」的說法的由來。

廣西各地「四二二」為抗擊「聯指」的大屠殺,紛紛搶奪武器,武裝自衛。發生在柳州地區融安縣的搶槍事件和兩派武鬥事件,就是在此背景下發生的。

1968年1月7日,融安「四二二」派的「青年近衛軍」在縣城長安省西車渡碼頭,攔劫剛從越南「抗美援越」前線回國休整的6886部隊軍車,(該部在柳州駐紮休整),搶得衝鋒槍九支和一部份糧食。2月9日,融安「造反大軍」(「四二二」派)攻佔了「聯指」駐守的東圩、銅鼓橋和直屬糧庫,武鬥中總共造成10人死亡。不久,在柳州地區聯指司令部的支援下,融安「聯指」發起反攻,奪回失去的地盤。武鬥和押解途中,23人死。

不過,經此一戰,融安「造反大軍」雖有損失,但無大礙,仍保持較強實力,擁有一千多人,六百條槍,佔據著縣城長安鎮。在這種情況下,韋國清決定動用軍隊圍剿融安「造反大軍」。在軍隊介入後,「造反大軍」潰敗,從縣城逃竄到農村,建立了據點。

然而,「聯指」在部隊和縣革命委員會以及縣人武部的武力支援和主導下,從1968年6月至8月開始大肆屠殺「造反大軍」和不同觀點的群眾,並殃及無辜的「黑五類」及「廿一種人」,最終釀成轟動一時的融安大屠殺慘案。

據悉,6月截至到8月初共有304人遇害。當年7月至8月,韋國清先後調動廣西軍區220師660團四個連、5913部隊兩個連、廣西軍區警衛營兩個連、南寧軍分區獨立營一個連,以及炮兵第642團一連、二連共十一個連的兵力,夥同南寧周邊「九縣一郊」的「聯指」武裝,對首府南寧的廣西「四二二」實行大規模武裝圍殲。據官方統計,「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當場擊斃1,471人,被俘人員拉回各地「處理」的約有7,012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

更為悲慘的是,除了軍隊的剿殺外,由各級革委會主導的屠殺也令人髮指。8月10日,融安縣革委會成立,13日就召開了「向階級敵人發動猛烈進攻誓師大會」。14日,武裝民兵開始挨家挨戶按「黑名單」抓人。被抓人員中有機關幹部、學校師生、街道居民、工人農民等,有些人為避免遭受酷刑,選擇了自殺,而不少被抓者則在8月16日的遊街示眾時被活活打死。8月21日,56名被遊街者被活活打死。而長安鎮革委會對於這樣的暴行卻予以充分肯定,還組織前來參加會議的各公社革委委員們親歷長安鎮街上現場目視殺人慘景......

「長安殺人經驗」迅速向周邊公社、大隊傳播。僅僅在融安縣革命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期間,全縣各個公社突擊殺人,在短短三天裡,全縣共殺害無辜群眾1,006人,按人口比例打死最多的是融安大將鄉龍妙村的龍妙街,竟因此被稱之為「十八寡婦街」。融安城鄉各地,陳屍百里......死難者的名字被官方遺忘,但卻無法從民眾的心中抹去。

可是,這樣的暴行卻沒有終止。9月1日,長安鎮革委會為邀功請賞,又殺死了10個「四類分子」,和「二十一種人」。在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的對峙中,獸性的瘋狂衝破道德的判斷和把持,那些普通的平民,就是這樣變成了「暴民」。

據1969年12月融安縣公檢法軍管會上報的統計數字:查明被打死1,089名(其中地主分子112名,富農分子61名,偽軍官21名,農民475名,工人9名,學生21名,其他391名。)此外,自殺126名(其中地主分子18名,富農分子10名,農民64名,工人2名,學生14名,其他8名)。

並請參考

1.
中國民主社會主義連線
論壇
造反派與​​保皇派、太子黨的政治分野(六)栽贓造反派
文革時期,廣西走資派在省軍區政委韋國清的指揮下,殘酷鎮壓造反派「四二二」,製造了「廣西大屠殺」,殺害許多造反派群眾和紅衛兵。「吃人肉事件」即為保守派群眾組織「聯指」在軍區支援下武力圍剿造反派「四二二」時野蠻行為之一,實現了魯迅《狂人日記》中的「吃人」意象。
http://www.dsucn.info/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84

作家鄭義寫了一篇關於1968年廣西大屠殺的文章 -《廣西吃人狂潮真相》,卻對這場人吃人慘劇是保守派"聯指"在軍區支援下武力圍剿造反派"四二二"時野蠻行為的事實全然回避,致使"廣西造反派吃人"的謬言傳遍海外。1993年1月6日美國華人報紙《世界日報》還在頭版刊登了一條駭人聽聞的消息:"文革造反派教人如何食人肉"。

保守派「聯指」的鬥爭矛頭主要是向下,造反派「四.二二」的鬥爭矛頭主要是向上,親歷過這段歷史的人有目共睹,難以混淆。然而,伴隨「文革」結束後官方清算運動的深入和民間反思活動的興起,一種歷史「失憶症」逐漸在人們中間蔓延,其突出特點是:誤指與妖化,混淆保守派與造反派的身份。這些人既包括「文革」的受害者,也包括「文革」的參與者。

2.
廣西文革列傳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69564&boardid=1
詩曰:
朗朗乾坤,血雨驟腥風。冤魂屍骨遍人間,是誰造下妖孽。
八桂大地子民,慘遭丑類逞兇。危國強虜應灰滅,待春風化雨冰雪。

這首《清平樂》說的是西元一千九百六十八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廣西各地發生大屠殺之事。列位看官,你知道廣西當時被非法殺害的有多少人,說出來著實令人心驚膽寒,最保守的估計,無辜慘死者當在十萬以上。十多萬的生靈死於非命,至今仍然叫人無法理解,無法相信。但,這是血淋淋的無可爭辯的事實。可以說,這是廣西乃至整個中國自古以來極為少有的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人們知道,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日本法西斯侵略中國,殘殺中國人民,欠下了中國人民的累累血債。一九六八年的廣西大屠殺,其殺人手段之殘忍,殺人數量之多,比起當年日本法西斯在廣西的殺人來說,真乃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九六八年,廣西大屠殺的殺人兇手們,殺人手段五花八門,與日本法西斯相比更有所創新。有開大會公開槍殺的,也有秘密處死的;有成批集體槍殺的,也有個別用刀慢慢割死的;有在批鬥﹑游鬥中用木棍打死,石頭砸死, 更有打死後用刀挖心肝﹑割肉煮食的;有的婦女先被強姦﹑輪奸後再被打死,也有先殺死丈夫再強姦妻女的;有老人﹑兒童被殺的,更有全家被殺絕家財被搶佔的。真乃無其不有,殘忍至極。當時還美其名曰是:「 保衛紅色政權」 ,向「一小撮階級敵人大刮十二級颱風」,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實行「群眾專政」。這實在是人性的大毀滅,是獸性的倡狂大表演。人類社會的歷史難道倒退到了野蠻時代嗎?

看官們必定會問,人類社會進入到了二十世紀的六十年代早就步入了文明時代了,特別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無產階級專政,何以會出現如此野蠻的大屠殺呢?

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其發生和發展過程的。一九六八廣西的大屠殺,其原因當然與毛澤東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有關,與那個時代民主不健全﹑法制不健全有關,但直接的原因則是由於廣西當時獨裁統治者韋國清,這個號稱「壯族人民的優秀兒女」,「一代英才﹑億人敬仰」的韋國清,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是他﹑正是因為他使廣西產生了兩大派,而他大玩手腕支一派﹑壓一派,最終導致了大屠殺的產生。

韋國清及其許許多多的殺人兇手們早已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今天活著的人們回首當年之事,旨在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牢記那個無法無天的時代,牢記那些慘死的冤魂,建立今天真正的法制社會,是人們最大的心願。

要知道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是如何產生和發展的,又是如何傳到廣西的,廣西又是如何分成兩大派,韋國清又是如何支一派﹑壓一派以至後來又是如何發生大屠殺,讓筆者給你慢慢道來。
...

印共(毛)粉碎印度當局代號「綠色狩獵戰爭」的反動圍剿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2204

India's Red Tide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UVzvt_jtg
Maoist training camp in Ind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L8my_L84yA
Life in an Indian Maoist jungle camp 2011-03-07 BB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1Ncvea2M7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wYnl3L1zks
Media misinformation against Indian Maoist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wBzvxYiRgc
India's Maoist Communist insurgency 1967-presen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_Ttu-qihKo
The Naxalite Rebellion: Social Inequality and Violence in Ind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VfZtdlItGY
We will NOT leave our villag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uwL6T7uEwg
40 Years of Naxalbari Uprising Maoist Naxalite Ind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vmWMFMfNRM

《印度政府圍剿印共(毛)的階段、戰略及成效》

2014-10-10 王靜 南亞研究季刊

內容摘要:

新世紀以來,印共(毛)發展迅猛並躋身為印度政府的頭號心腹大患。印度統治階級對印共(毛)的圍剿先後經歷了層層遞進,規模不斷擴大的三個階段。2009年至今的「綠色狩獵戰爭」是圍剿的第三個階段,在此階段印度統治階級全面借鑒和模仿了美國的「低烈度戰爭」戰略,舉全國之力對印共(毛)進行大規模圍剿。但從圍剿成效上看,印共(毛)經歷了持續的危險後,由於應對得當逐漸度過了史無前例的危機。

關鍵字:
印共(毛)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oist)
納薩爾派 Naxalite
低烈度戰爭 Low-Intensity Conflict, LIC
綠色狩獵戰爭 Operation Green Hunt
人民戰爭 People's War

觸目驚心的兩極分化、複雜而深刻的民族和宗教矛盾、深入骨髓的政治腐敗和大量殘存的封建種姓制度,催生了印度大批反政府武裝力量。據統計,印度是除中東地區之外,世界上反政府武裝力量最多的國家。

2006年4月13日,印度辛格政府宣佈,印度共產黨(毛主義)已經超過喀什米爾武裝叛亂和東北部地方少數民族武裝分裂活動,上升為「國內安全頭號威脅」,並于2009年11月展開全國範圍的大規模剿滅。

印共(毛)之所以躋身為印度政府的頭號心腹大患,有以下3個原因:

第一,2004年9月21日成立的印共(毛)堅持用馬列主義理論分析世界形勢和印度社會,認為當今世界仍然處於列寧定義的帝國主義時代,印度當前的統治階級是買辦資產階級。印共(毛)主張用暴力革命的手段推翻印度政府,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進入社會主義。與其他武裝分離勢力的局部性威脅不同,印共(毛)按照經典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以推翻印度政府為己任,對印度政府的威脅是全域性和根本性的。

第二,新世紀以來,印度政府加速施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對社會底層的盤剝加重,激化了社會矛盾。印共(毛)站在工人階級、廣大失地和弱勢農民一邊,在後者眼中已經儼然成為對抗印度顯著社會不公的「正義」化身。印共(毛)成立後,在「將武裝鬥爭拓展至全國」的口號下迅速發展壯大。統計至2009年止,印度境內的紅色走廊貫穿印度28個邦中的22個,印共(毛)影響著印度1/3人口。

第三,歷史上的南亞是共產主義運動的沃土,南亞有豐厚的革命遺產。如今在南亞8個國家中,有7個國家活躍著毛派共產黨。南亞毛派共產黨將帝國主義和印度擴張主義列為主要革命物件,在南亞各國開展武裝鬥爭。早在2001年7月,尼泊爾、印度、孟加拉國等國的10支毛派政黨成立了「南亞毛派協調委員會」,這幾個國家中活躍的毛派武裝力量定期召開大會,相互支援、協調行動,在南亞地區建立起一條「紅色通道」。自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2006年回歸政治主流後,印共(毛)逐漸成為了南亞毛派的中心和領導者。以印共(毛)為首的南亞毛派共產黨力量的迅速壯大令印度政府十分恐慌,遂舉全國之力,對印共(毛)進行圍剿。

此外,關於印度政府將印共(毛)列為頭號威脅的原因,還有其他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觀點,例如,布克文學獎獲得者,享譽西方的印度女作家阿蘭達蒂•羅伊認為,為了加強對土地和資源的掠奪,國內外的壟斷財團需要一個敵人——他們選中了毛主義者。

為圍剿印共(毛),2009年11月印度中央政府發動了「綠色狩獵戰爭」。這場印度內戰已經歷時4年半,從現有成效上看,印度政府計畫3—7年內剿滅印共(毛)已經成為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2009年末至2011年,印度政府一度有效遏制了印共(毛)的發展勢頭,但隨著印共(毛)的有效應對,印度政府的圍剿漸漸失去效力。據相關資料統計,儘管自2010年以來雙方武裝衝突中的死亡人數銳減,印共(毛)控制的地區數量也有所下降,但其控制的核心區域沒有變化。2012年形勢發生逆轉,印共(毛)有效遏制了印度政府對其中央領導層的捕殺,在一些地區印共(毛)的實力不僅沒有削弱,反而得到鞏固和增強。在資本主義面臨嚴重經濟危機的大背景下,印度政府與印共(毛)之間這場史無前例的博弈,直接影響著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走向。

一、 印度政府對印共(毛)剿滅的三個階段

自印度毛派80年代復興以來,印度統治階級對其進行的圍剿一直沒有中斷過。從總體上看,可以分為層層遞進、規模不斷擴大的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以1991年「一月覺醒計畫(Jan Jagran Abhiyan)」為代表的「民團」時期。該時期的特點是印度政府並未直接出面,而由各邦大地主和商人出資組織「民團」對毛派進行圍剿,其規模較小,手段殘忍,很快就被毛派擊敗。

第二個階段是以2005年「和平行動」(Salwa Judum)為代表的邦政府時期。2005年切蒂斯格爾邦政府出資,招募了幾千名青年組成民兵組織「特別警務隊」(SPOs),對切蒂斯格爾邦內的部落民進行襲擊和侵擾。該行動旨在一箭雙雕,將部落民趕出家園掠奪自然資源的同時,打掉該邦蓬勃發展的「毛主義運動」的群眾根基。切蒂斯格爾邦首席部長拉曼•辛格(Raman Singh)表示,「‘和平行動’是解決邦內毛主義運動的‘答案’」。「和平行動」率先在切蒂斯格爾邦展開,後被印度內政部長奇丹巴拉姆(P Chidambaram)引為示範,鼓勵其他受毛派「侵擾」的邦效法。

然而,「和平行動」從一開始就是一場恐怖行動,就連親西方、激烈反對印共(毛)的人權組織也對其進行了指責。從2005年到2008年的3年間,「特別警務隊」燒毀房屋、在水源和食物中下毒、毒打和殺害民眾、強姦婦女,為了驅趕部落民離開家園無所不用其極。到了2008年底,該行動已成強弩之末,「特別警務隊」臭名昭著,受到公眾廣泛指責。印度中央政府和邦政府在外界輿論壓力下,慌忙與其劃清界限,謊稱「和平行動」是部落民與毛派之間的「腥風血雨」。2011年7月,印度最高法院判決「和平行動」「非法」和「違憲」,並命令「特別警務隊」儘快解除武裝(儘管印度最高法院宣佈「和平行動」非法,但該行動並未完全停止,在一些地方,「特別警務隊」改頭換面變成了更大規模的由印度中央政府發動的圍剿印共(毛)的「綠色狩獵戰爭(Operation Green Hunt)」的一部分)。

第三個階段是2009年11月開始的由中央政府發動全國範圍的龐大、縝密和殘酷的「綠色狩獵戰爭」。印度政府從來沒有公開承認過該軍事行動的名稱,但是根據媒體的廣泛報導,該行動被命名為「綠色狩獵戰爭」。

2009年10月,印度中央後備員警部隊宣佈,圍剿印共(毛)行動的準備工作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並且該行動已得到印度中央政府的首肯。這是一場規模龐大的軍事行動。2009年11月初,此行動的第1個階段在馬哈拉斯特拉邦東北部的加德契羅利地區開始了,當時多達18家中央級准軍事機構進入該地區進行行動準備。此次行動重點集中在恰爾肯德邦、切蒂斯格爾邦、奧里薩邦、西孟加拉邦和馬哈拉斯特拉邦——五個被宣佈為印共(毛)最活躍的地區。來自邊境安全部隊(BSF),印藏邊境員警(ITBP)和中央後備員警部隊(CRPF)的42個營共同參與行動。其中的5個營來自邊境安全部隊(BSF),4個營來自印藏邊境員警(ITBP),其他全部來自中央後備員警部隊(CRPF)。

對於這場「綠色狩獵戰爭」,印共(毛)稱其為一場「前所未有規模的、全國範圍的、最嚴重的、迷惑人的、中心主義的,至今仍然在不斷加深的」暴力清剿行動。這是一場全方位的戰爭,除了軍事進攻外,印度情報部門積極開展資訊心理戰、情報戰、經濟戰等軟戰爭加以配合。「敵人鎖定印共(毛)的領導人並以最殘酷的方式加以殺害,或者以非民主和非法的方式將其逮捕並投入監獄。政府採用武力鎮壓作為戰爭的主要形式。然而,這場戰爭包括諸多內容,例如,政治的、意識形態的、心理和文化領域等多管齊下的打擊。」

而對當地人民來說,這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中央後備員警部隊、邊境安全部隊訴諸暴力破壞遙遠的森林村莊。阿蘭達蒂•羅伊稱,「這支特殊的員警部隊用灰狗、眼鏡蛇、蠍子這樣的類似圖騰的詞命名,只不過是發了一張血洗森林的通行證。」

二、 當前印度政府對印共(毛)的圍剿戰略

印度中央政府發動的「綠色狩獵戰爭」全面借鑒和模仿了美國政府的「低烈度戰爭」戰略。二戰結束後,一度不可一世的美國接連遭受「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慘痛教訓,不得不進行戰略轉型,「低烈度戰爭」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所謂「低烈度戰爭」戰略,是美國雷根政府為了遏制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的擴張,于1981年提出並實施的運用政治、經濟、心理和有選擇的軍事干預手段對第三世界國家發動的沒有正式宣戰、規模較小和相對廉價的戰爭。其目標旨在推翻不受歡迎的第三世界國家政府或者扶持對其友好的政府,第三世界國家的革命力量——特別是遊擊隊也是該戰略的重要目標之一。

按照印共(毛)負責軍事工作的中央委員巴薩瓦拉吉的總結,「低烈度戰爭」是「帝國主義從鎮壓革命運動的失敗中汲取教訓制定的作戰方法」。其作戰物件是「二戰後全世界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國家被壓迫民族和群眾的反抗鬥爭」 。因此,「低烈度戰爭」理論是「鎮壓反帝運動、革命運動和民族解放鬥爭的多管齊下策略,尤其適用于鎮壓一些國家的毛派遊擊隊及持久人民戰爭」。其基本作戰手段是「秘密和公開、直接和間接,軍事手段和非軍事手段相配合,以欺騙性的方式實施于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軍事和思想文化等領域」。而其作戰意圖則是「分化瓦解人民的團結並將人民從鬥爭的方向上引開。」

因此,印度中央政府剿滅印共(毛)的戰略深深打上了美國「低烈度戰爭」的烙印,其特徵如下:

第一,用大規模的軍事力量鎮壓印共(毛)及其武裝力量。

印度中央政府借鑒美國的「低烈度戰爭」理論的基本方略,于2009年11月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大規模清剿印共(毛)的「綠色狩獵戰爭」。儘管印度內政部多次否認「綠色狩獵戰爭」的存在,稱其為「媒體制造」,但有大量證據表明,印度政府投入了大量准軍事部隊、特種部隊和各式高精尖武器對印共(毛)遊擊隊活躍的地區進行圍剿和掃蕩,旨在清除印共(毛)武裝力量,重新控制農村的政治經濟。

有證據表明,美國政府為印度政府的「綠色狩獵戰爭」提供了戰略設計、情報支援和武器供給。據印共(毛)中央委員巴薩瓦拉吉披露,「印度統治階級正在使用美帝國主義傳授的‘低烈度戰爭’戰略調動印度龐大的國家機器,對我黨實施清剿行動。作為美國在全球實施的‘低烈度戰爭’的一部分,印度統治階級組織大量特警、准軍事部隊和軍事部隊以鎮壓叛亂的名義對人民和毛主義者進行屠殺」。

第二,以「持久戰」對抗「持久戰」。

由於印共(毛)採取靈活機動的「遊擊戰」和曠日持久的「人民戰爭」形式,再加上印共(毛)深厚的群眾基礎,印度政府很難在短時間內將其剿滅。因此,印度政府做好了長期戰爭準備,其基本戰略目標首先是限制印共(毛)勢力範圍不斷擴張的勢頭,並採用各種手段持續消耗印共(毛)遊擊隊的軟硬力量,經過長期拉鋸和消耗後,再抓住有利時機進行徹底剿滅。

印度政府採用各種軍事和非軍事手段全方位蠶食印共(毛)的生存根基,限制其繼續發展壯大:在軍事上,印度政府全面出擊,迫使印共(毛)處於持續不斷的緊張狀態之中;在經濟上,盡可能破壞其所依賴的經濟基礎;在意識形態方面,印度政府發動輿論戰、心理戰,盡可能醜化和孤立印共(毛)。

與此同時,戰爭拖得越久,印度政府對印共(毛)施加的外部壓力越大,印共(毛)的生存就會越艱難,內部也就越容易出現分化瓦解。印度政府的戰略意圖是製造長期的極端高壓環境促其內變,當印共(毛)出現內鬥、分裂等自我削弱的情況或者由於領導人的交替出現政治危機之時,再伺機下手徹底剿滅。在美國的一些分析人士看來,斯里蘭卡泰米爾猛虎組織的覆滅等就是很好的例證。

第三,針對印共(毛)上層進行現代化的「斬首行動」。

「綠色狩獵戰爭」也是一場現代化的資訊戰和網路戰。美國之所以能夠鎖定本拉登、卡紮菲等人的位置並將其消滅,關鍵原因是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全球信號偵察網路監聽到了他們的手機信號。有跡象顯示,美國已經將這種作戰方式和作戰能力輸送到了印度。「綠色狩獵戰爭」的一個中心任務是定點清除印共(毛)的領導人,即先消滅其領導核心,使其陷入群龍無首和四分五裂的混亂之中。印度政府利用發達的資訊工具、情報和偵查手段,鎖定印共(毛)高層領導動向,動用特種部隊將其殺害。一名印度安全部隊的高級官員透露:「我們將通過殺死像金尚吉這樣的高層領導人以扼住毛主義者的咽喉」,「我們相信有大約50名這樣的領導人分散在各地。我們鎖定目標逐個施以嚴酷打擊使之群龍無首。」「在這種情況下,對付毛派其他遊擊隊就容易多了。」

印度政府對印共(毛)高層領導的殺害往往偽裝成「遭遇戰」,即雙方遭遇交火,印共(毛)高層在交火中被擊斃死亡。自「斬首行動」實施以來,效果十分明顯,已有5名印共(毛)中央領導被殺害,十幾名遭到逮捕。這也是迄今為止印度政府對付印共(毛)最有效的手段,該行動對印共(毛)造成的損傷無可估量。

第四,進行輿論戰和心理戰,注重從輿論和心理層面分化瓦解印共(毛)的階級基礎和同情力量。

印度政府的基本戰略是將印共(毛)界定為「恐怖主義」組織和「國內安全的最大威脅」,並通過各種媒體管道散佈和渲染印共(毛)的「紅色恐怖」。例如,印度政府投資拍攝的電影將印共(毛)刻畫為殘暴嗜血的極端力量;印度媒體不惜扭曲事實,將印度境內宗教極端主義和民族分離主義組織的恐怖主義活動栽贓到印共(毛)的頭上;醜化抹黑印共(毛)領導人等。印度政府在國內和國際輿論上盡可能地孤立和醜化印共(毛),其目的在於瓦解印共(毛)的群眾基礎,特別是印共(毛)的同情者和人數眾多的中間群眾,進而消除潛在的底層利益受損民眾加入印共(毛)的隱患。

第五,印度政府還施展所謂「贏得人心」戰術,包括派遣專門人員到村子裡和村民開會談心,軍隊到村子裡做義務勞動,印度政府安排教師在學校給學生授課時做反毛宣傳,以及改善一些窮鄉僻壤的基礎設施建設等。

正如印共(毛)中央委員巴薩瓦拉吉指出的,印度統治階級「還在中央邦和地方各邦設立特別情報機構,實施大規模心理戰,試圖將人民的視線從人民面臨的基本問題以及正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革命運動上引開,而將其引向虛假的發展與和平。」

三、印共(毛)針對印度政府圍剿戰略的反制戰略

針對美國和印度政府的「低烈度戰爭」戰略,2008年12月印共(毛)中央委員會曾制定了意識形態、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層面的反制戰略。印共(毛)認為人民戰爭正在曲折發展,而通過長期人民戰爭擊敗帝國主義的「低烈度戰爭」戰略是可能的。

印共(毛)針對印度政府剿滅策略的反制戰略包括如下4個方面:

第一,印度政府和軍隊在政治上的虛弱性——即戰爭的反人民和非正義性,決定了其最終失敗的命運。

2008年以來,全世界都爆發了嚴重的經濟危機。帝國主義在向外轉嫁危機和矛盾的同時,加大了對發展中國家的掠奪。帝國主義及其壟斷財團開始更加瘋狂掠奪印度自然資源,包括森林、土地、水和礦藏。印共(毛)認為,「不論敵人多麼強大,只要其將非正義的戰爭施加于人民,其在政治上就會非常虛弱。」印度政府以剿滅毛派為藉口,為大肆掠奪自然資源掃清障礙。而施加于人民的非正義戰爭是絕不可能取得勝利的,不論其武器多麼強大。

根據印度憲法,印度軍隊的主要任務是保衛國家,防禦他國入侵,以及在發生災害時救助民眾。但是印度統治階級曾多次動議使用「印度軍隊」剿滅毛派。而實際上,針對40年代末的「特倫甘納農民起義」和60年代末的「納薩爾巴里運動」,印度統治階級都曾動用軍隊進行大規模圍剿。有消息披露,除了民兵組織、員警和准軍事部隊,自2011年末以來,印度軍隊正在以進行訓練的名義逐步介入剿滅毛派的行動中。印共(毛)指出,印度士兵來自人民,而其正是在為統治階級而非本階級效力,因此這支軍隊的本質是雇傭性的,這和印共(毛)戰士帶著強烈的獻身精神戰鬥有著本質的差別。因此,當印度士兵意識到其所受的剝削和壓迫時很有可能會轉入人民戰爭陣營。印度軍隊存在起義的可能,這也是印度軍隊最大的弱點。

第二,贏得人民的支援,打持久人民戰爭是勝利的關鍵。

首先,「綠色狩獵戰爭」的本質是「對人民的戰爭」。因此,要用「人民戰爭」回擊「綠色狩獵戰爭」。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讓人民意識到這場戰爭的本質,認識到這場戰爭是為人民的利益發動的,使人民成為戰爭的主體。此外,還要把人民日常鬥爭(即爭取政治經濟權利的鬥爭)與戰爭結合起來,以武裝和非武裝結合的方式鬥爭,把人民戰爭發展為敵人不可能消滅的戰爭。其次,針對敵人3到7年內消滅毛派的計畫,印共(毛)主張盡可能延長這一過程,從而將印度軍隊拖入長期戰爭。最後,印共(毛)還要不斷拓展新的遊擊區,分散印度軍隊的力量,使其無法集中力量一一攻破。

第三,將保護領導層提升為戰略的重點

針對敵人「斬首行動」對領導層造成的巨大威脅,印共(毛)認為「基於敵人的情報攻勢,保護領導層變成十分重要的任務。」首先,要確保党、人民遊擊解放軍和各地組織不脫離群眾;其次,各層級領導人都要配備副手;最後,要求加強党的保密工作,封鎖領導人的消息,並製造假資訊誤導敵人:「為了使情報資訊不落入敵手,党、軍隊和党的各類組織要散佈各種誤導性資訊,並鼓勵人民積極參與。」

第四,對內加強党的建設,反對各式非無產階級傾向在黨內的滋長,實現党徹底的布爾什維克化;對外發動革命宣傳戰,有效回擊敵人的資訊心理戰。

四、印度政府對印共(毛)剿滅的成效

1、印共(毛)上層損失嚴重,但到2012年該局面已經得到遏制。

據南亞恐怖主義網站「2012年印度毛派評估報告」顯示,在印度政府強大的剿滅攻勢下,印共(毛)中央層領導遭受的損失是災難性的:截止至2011年底,16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有2名被擊斃,7名遭到逮捕。39名中央委員中(包括政治局委員),共有18人被「中和」——即5人被擊斃,13人被逮捕。而印共(毛)區域、邦以及地區級別領導人的損失也是驚人的,這迫使毛主義運動陷入被動防禦的狀態。

據該評估報告顯示,印度全國範圍內印共(毛)高層領導大比例地被害和落網,主要源自安德拉邦員警得力的情報系統,特別是邦特別情報處。「2004年9月新成立的印共(毛)雄心勃勃地要把‘人民戰爭推向全國’。但一個‘事故’使其領導層和最高領導人(的資訊)外泄和曝光。」

迄今為止,印共(毛)損失的最高領導人是中央委員和中央政治局委員阿薩德和金尚吉。阿薩德從事革命40多年,是印共(毛)卓越的理論家和新聞發言人;金尚吉是印共(毛)中央政治局的軍事領導人,曾經對印度西部和北部地方的人民戰爭有很大貢獻,此外還對推動兩黨合併(2014年印度境內兩支最大的毛派共產黨合併為印共(毛))功勳卓著。阿薩德和金尚吉分別死于2010年7月和2011年11月的兩場「假遭遇戰」。據印共(毛)總書記賈納帕蒂披露,阿薩德是在接受印度政府停火的建議後,聯絡各邦毛派斡旋談判時間,從而洩露行蹤被殺害的。自此以後,印共(毛)將印度政府的和談倡議視作陰謀。

儘管印度政府對印共(毛)高層打擊極其嚴重,但以該党總書記賈納帕蒂為首的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仍處於地下秘密活躍狀態。據「南亞恐怖主義網站」2013年發佈的報告顯示,損失的大量印共(毛)領導人,是在2007年和2011年之間發生的,到了2012年印共(毛)上層遭受重創的局面明顯好轉: 「現在已有證據表明,2012年毛派已經將幹部的損失控制到了2008-09年之前的水準——在中心地帶對印共(毛)發動清剿行動升級前的階段。」

此外,印共(毛)迅速彌補自己的不足之處,使形勢逐漸發生變化,例如在安德拉邦,「形勢發生了戲劇性的逆轉,在這個曾經的毛派發源地和中心地帶,他們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和漏洞。」

評估報告還著重指出,「2011年7月8日海德拉巴邦員警繳獲的一份檔表明,印共(毛)最高領導人已經轉移至密林深處,遠離員警雷達可以監測到的範圍。此外,由於有價值「捕獲」資訊的缺失,可以認為,遭到殺害、逮捕的毛派和投降者是毛派並不重要的幹部和同情者。」印共(毛)領導層很可能意識到,使用手機、衛星電話等現代化設備很容易被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印度政府鎖定,因此轉移至密林深處。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有效地降低了領導層的損失。

2012年印共(毛)領導層只損失了2名中央級別的幹部:中央技術委員會負責人羅摩克裡希(化名RK)和中央技術委員會和技術研究和武器製造單位資深成員瑞茲沃克瑪。這兩名成員的被捕對印共(毛)的武器製造工程影響很大,特別是火箭發射器和武器的生產和採購計畫。2013年則只有一名印共(毛)中央委員——納斯卡在阿薩姆邦被捕。

2、由暴力衝突導致的死亡人數銳減,但印共(毛)控制的核心區域沒有變化,在一些地區印共(毛)的實力反而得到鞏固和增強。

(1)根據印度內政部公佈的資料,2010年毛派武裝衝突中死亡人數為1,005人,2011年是611人,2012年是415人,2013年衝突死亡人數降到了394人。

「南亞恐怖主義網站」資料庫顯示,在毛派武裝鬥爭衝突中死亡人數持續走低,2010年為1,180人,2011年為602人,2012年為367人,2013 年為421人,到2014年3月17日為止,死亡81人。

雖然印度內政部和「南亞恐怖主義網站」資料庫統計數字有一定出入,但數量大體相當,顯示趨勢相同——即自2010年峰值過後,在毛派武裝衝突中死亡的人數呈逐年銳減趨勢。

據「南亞恐怖主義網站」分析,毛派已經進入戰術撤退(戰略防禦)階段,其力量集中在了優化整合力量、人民遊擊解放軍的招募、防止資訊洩露的替代性資訊管道建設、加強群眾聯繫和增強地上活動和抗議等方面。

(2)根據印度官方消息,印共(毛)影響的地區從2008年的223個,下降至2013年的182個(包括76個重度影響地區,和106個中度影響地區)。儘管遭受影響地區的總體數量給人下降的印象,但毛派活動的核心區域保持完整。他們牢牢掌握著‘紅色走廊’的核心區——賈肯得邦、切蒂斯格爾邦、比哈爾邦邦、奧里薩邦和馬哈拉斯特拉邦。

印共(毛)2013年舉行的「第4次中央委員會會議」承認,在2009—2012年間,印共(毛)的武器生產和供應部門、政治和軍事情報部門、黨中央的雜誌社、黨中央的國際部都在不同程度上遭到破壞,城市運動也在相當程度上遭到削弱。但可以確定的是,自2012年以來,毛派的戰略反擊 (TCOC)成功牽制了「綠色狩獵戰爭」,並使形勢逐漸發生逆轉,而印度政府支援的「和平行動」則早已遭遇了道德上和軍事上的雙重挫敗。很重要的一點是,儘管持續不斷地遭到殺害、逮捕和背叛,毛派不僅能夠補充損失,而且力量還得到了增強。

(3)毛派迅速適應了政府投入的新技術武器。2011年11月11日,中央後備員警部隊司令庫馬爾表示,准軍事部隊不得不尋找更好的方式反簡易爆炸,在毛派的持續打擊下,防暴車如今已經變成了「車輪上的棺材」。隨著毛派越來越多地成功炸毀防暴車,防暴車的防護盾不得不被拆除。並且按照標準操作程式要求,在所有受到納薩爾派影響的區域,准軍事人員必須步行巡邏,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才可以使用防暴車。毛派也展示了他們具有對付救援直升飛機的能力。最近毛派在蘇克馬將印度空軍直升飛機擊落證明了毛派應對空中打擊的防禦能力。

3、作為「綠色狩獵戰爭」的一部分,印度政府對印共(毛)發動資訊心理戰,將印共(毛)汙名為「恐怖主義」,妖魔化印共(毛)的新聞造假在媒體上變得司空見慣。

印度主流媒體不斷散佈各種關於印共(毛)的謠言,內容包括:「作為對比哈爾邦邦員警最近幾周運送武器和爆炸物的報復,印共(毛)威脅將對官員、部長和政治家的子女進行血腥報復。」;抹黑印共(毛)刊物《人民進行曲》;拍攝骯髒的電影《紅色警戒——內部戰爭》,對印共(毛)進行醜化和污蔑等等。

例如非常有名的、也頗有爭議的「西孟加拉火車脫軌事故」。2010年5月28日,印度西孟加拉邦西米德納布林地區發生一起客運列車出軌與迎面而來的貨運列車相撞事故。該事件導致150人死亡,200多人受傷。印度政府和媒體馬上宣佈,該事件系印共(毛)所為。該消息迅速通過印度主流媒體散佈到全世界。聯邦政府內政部長奇丹巴拉姆公開譴責印共(毛)但被迫承認尚未發現任何證據表明這是一起爆炸案。毛派領導人迅速發出一份很長的聲明,聲稱與此事無關,並嚴厲譴責這次事故的幕後人。而關於這份澄清聲明,絕大多數媒體保持沉默。印共(毛)發言人阿薩德指出,「這不過是反動政權通過其警察智囊機構及其寵物媒體對付毛派革命者發動的一場骯髒的資訊戰。」

事故發生後整整兩天時間,員警並未在現場發現任何所謂爆炸案的線索,更不用說事關毛派的蛛絲馬跡。然而,他們認為毛派必定捲入此事的理由是,西孟加拉邦是毛主義分子的溫床,毛主義分子覬覦列車已久。所有媒體眾口一詞,將毛主義者稱為「恐怖主義分子」,並稱毛派奪取無辜民眾生命和嗜血成性。阿薩德指出:「有沒有人想過,毛主義者為人民的土地、生存以及解放,已經奮鬥了40餘年,為了受壓迫人民犧牲了成千上萬的領導和黨員,除了人民的利益毛主義者沒有有任何自己的利益,這樣的人會傷害自己的人民?」

阿薩德指出,「法西斯希特勒曾製造國會縱火案並誣陷是共產黨所為,從而開始了一場政治迫害。同樣地,反動統治政權有意破壞鐵路製造慘案並將禍水引向毛派。印度統治階級一隻眼睛盯著選舉,另一面卻深感社會群眾基礎的無力,因此他們渴望通過骯髒的手段博取同情。我們党不會向人民隱瞞真相。當我們犯錯的時候,我們會勇於承認,併發自內心地道歉,並向人民群眾保證不會犯同樣的錯誤。這是貫穿我黨歷史的品質證明。」

然而,在此次事件中,印度政府的謠言在全球主流媒體上到處流傳,但是關於印共(毛)的聲明卻鮮有報導。在這場資產階級主流媒體主導的全球資訊輿論戰中,被汙名為「恐怖主義」的印共(毛)處於下風。這種手段可以在一定的時間段內有效地影響印度中間階級和其他國家的普通民眾,阻止印共(毛)週邊同情者及支援力量的發展壯大,然而對印共(毛)直接聯繫和依賴的底層群眾的效果卻是有限的。

五、小結

通過對印共(毛)和印度政府這場新世紀的較量進行比較分析,可以瞭解到:從2004年印共(毛)成立到2009年印度政府發動「綠色狩獵戰爭」之前是印共(毛)迅速崛起和壯大時期。2009年末到2011年是印度政府發動「綠色狩獵戰爭」猛烈的戰略進攻時期,此時的印共(毛)處於被動守勢和持續的危險之中。2012年以來,印共(毛)逐漸渡過了危機,雙方進入戰略相持階段。2013年至今,印共(毛)初步恢復了力量,開始恢復活躍和生機。

在「綠色狩獵戰爭」中,印度政府在美國的配合下,已經集中了巨量政治經濟軍事資源和力量,使用了現代化資訊化的作戰武器,採用了全新的作戰理念和戰略戰術,對印共(毛)進行了全力圍剿。然而,印共(毛)還是順利渡過了史無前例的危機。從印共(毛)深陷危機到渡過危機的過程可以看到,「人民戰爭」理論在當今時代仍然有巨大的實用性,而經典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也並未過時,它們在印度再次得到了檢驗。

當前印度政府雖然肯定會繼續加大圍剿力度,但是也暴露出某種程度的頹勢。可以進一步展望的是,如果印度政府沒有有效的戰略應對,印共(毛)繼續生存下去,甚至達成其目標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如果印共(毛)的力量繼續發展,整個南亞局勢都有可能發生深刻的變化。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阿蘭達蒂•羅伊 (Arundhati Roy) 論毛主義

Arundhati Roy on 'Walking with the Comrade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PhLou7Vww4
'Walking with the Comrades' - Penguin Books
http://www.penguin.com/book/walking-with-the-comrades-by-arundhati-roy/9...
Arundhati Roy on ‘Walking with the Comrades’
November 1, 2011 by Anderson Tepper
http://www.theparisreview.org/blog/2011/11/01/arundhati-roy-on-walking-w...

Capitalism: A Ghost Story - An Evening with Arundhati Roy and Siddhartha De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tkQyqLnFbk
Arundhati Roy: Capitalism - A Ghost Story (4th Anuradha Ghandy Memorial Trust Lectur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v8l9AKZanQ

Disappearing World Forum Q&A Session with Arundhati Roy, held at the Brunei Gallery, SOA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P2LNA3hfVM
Arundhati Roy explains why India is a corporate, upper caste Hindu stat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j762GCi9Zc
Arundhati Roy answers a right winger what she likes about Ind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a6chLxgasw

Arundhati Roy: Maoists being forced into violenc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08dmR90C6Y
Rising Maoists Insurgency in India Part 1-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Q4MZRHOJD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mxteeMCY_Q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MbCb2PdK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1whPTzbnv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pAmk3wA7c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gCN22y1pX8

Noam Chomsky, Arundhati Roy, and Francis Fox Pivens FUL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BD535MIU78

Arundhati Ro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undhati_Roy

老舍是被「走資派」迫害致死。

老舍出身無產階級,文革初期,當時擔任文聯革委會主任的老舍懷著滿腔熱情參與文革,卻被反毛、反文革的「走資派」高幹子女紅衛兵盯上,成為反毛、反文革暴力的犧牲品。老舍於 1966年 8月 23日被「走資派」紅衛兵毆辱後投湖自殺,真相卻一直被「走資派」隱瞞、曲扭,並栽贓造反派。

1966年《五一六通知》發佈後,「走資派」全力反撲,劉鄧派出的工作組和反毛、反文革的「走資派」高幹子女紅衛兵結合,鎮壓造反派,迫害廣大的左派師生、幹部、職工,毆打、老師校長,藉以祭旗立威,陰狠地以「擁毛、挺文革、指導文革」的名目壓制文革並曲扭文革大方向,保護「走資派」,打著紅旗反紅旗。

即使 1966年 8月 5日毛主席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發佈後,「走資派」高幹子女紅衛兵仍然囂張跋扈、變本加厲,先後成立「西糾」、「東糾」、「海糾」、「宣糾」,釀成所謂「紅八月」,策動「大興事件」,繼續抵制文革,困獸猶鬥。

1966 年12 月 5日,反毛、反文革的「走資派」高幹子女紅衛兵各組織合為「聯動」,更加頑強地負隅頑抗。1967年 1月 17日公安部長謝富治宣佈「聯動是反動組織」,正式取締「聯動」。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
1966年8月5日 毛澤東

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評論,寫得何等好呵!請同志們重讀這一張大字報和這個評論。可是在 50多天裡,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聯想到 1962年的右傾和 1964年形「左」實右的錯誤傾向,豈不是可以發人深省的嗎?

節選自《聯動覆滅記》中國文革研究網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812/63673.html

老舍之死的確是中國文學史上的悲劇。文革結束後,一直以來的相關作品總是沿著毛澤東-文革-老舍-迫害這樣的簡單邏輯推理下去,潛臺詞就是:是毛澤東間接害死了老舍。果真如此嗎?

若果真如此,本著對歷史認真負責的態度,那就應該先把直接責任人揪出來示眾,然後深挖幕後黑手,甭管涉及到什麼人,該殺的殺,該關的關,該批判的批判,總要給死者一個公道,給人民一個交代。這樣做很難嗎?毛澤東不在了,可當時老舍挨打的見證人都在;文革已遭到官方的徹底否定,開放了、自由了、可以暢所欲言了;紅衛兵已退出歷史舞臺,再也不用怕什麼皮帶鐵拳了。這種時候,正是為死者申冤的最佳時機,怎麼知情人都緘口不言,好像在怕得罪什麼人呢?

「老舍(1899-1966)現、當代作家。原名舒慶春,字舍予,另有筆名絮青,鴻來、非我等。滿族,北京人。出生于一個貧民家庭。」這是達成共識的老舍簡歷,看看,人家老舍可是根紅苗正,正宗的無產階級出身。他不但跟文革的鬥爭物件-----走資派沾不上什麼邊,甚至連黑五類都算不上。而且,老舍自歸國後各方面一直緊跟形勢,一直宣揚是「毛主席給了我新的文藝生命」。

60年代初,毛主席在同老舍的一次談話中特別提到清朝的幾個有作為皇帝,對清朝的歷史貢獻給予肯定。這在當時相當於一次政治摘帽。因為自辛亥革命以來人們對清王朝的印象就是腐敗透頂、喪權辱國,這使得相當多的滿族人抬不起頭來,他們不敢承認自已是滿族人,這中間當然也包括老舍。他在 1950年前是不敢承認是滿族人的,但有了這次談話後,他不但勇敢承認,還根據自已的生活經歷創造了《正紅旗下》這部優秀作品。

能夠得到領袖毛主席的如此垂青,這在當時絕對是一個口含天憲的人物,一般人誰敢到太歲頭上動土呢?令人費解!

老舍是個文人不假,可並不是所有文人都反文革。文化革命前老舍正在北京郊區體驗生活,文革開始後他任文聯的革委會主任,對文革他是以一種積極心態參加的,其思想的進步程度絕不在郭沫若之下,怎麼老郭沒事,他卻一命嗚呼呢?令人費解!

在老舍出事前的1966年8月23日,他像往常一樣,從容自若地坐在會議室沙發上。他懷著滿腔熱情參加運動來了,懷著對黨的信賴來了。他對同志們說:「我昨天剛剛出院,身體不成嘍,老愛鬧病。康生同志捎話讓我來參加運動,感受一下這次政治鬥爭的氣氛,所以我就來了。」這是目前流行的老舍投湖前發言,如果僅憑這點點回憶就認定是中央文革指使紅衛兵幹的,那就太小兒科了。

人家康老打年青時起就搞中央特科,如果整人就這水準,那他早就甭混了。現在有些死因揭密總是含沙射影地把矛頭指向中央文革支援的紅衛兵,動機何在?令人費解!在特殊時期,有些人對死人總比對活人的興趣大,因為一個死人是不會說出真相的,所以我們只能採取排除法窺視一點真相。

可以斷言,中央文革不會幹這類傻事。當時劉、鄧都沒正式倒臺呢,光走資派就鬥不過來,哪有功夫捅這婁子。除了這股勢力外,敢對老舍動手、能對老舍動手的就只有那些持血統論的紅色貴族們。據批鬥老舍的主力軍-北京女八中部分紅衛兵回憶,他們當時是在學校文革領導小組的帶領下沖進文聯的。

請注意這個「校文革領導小組」,在1966年「八.一八」前後,這些公開組織基本被紅色貴族控制,否則劉濤、賀鵬飛也不可能短時間組織起 12校聯軍。再有,從老舍後來在國子監挨打的慘烈程度看,手段與東西海糾極像。更重要的是,這批人文革後大都黃袍加身,掌管著各各要害部門,其威力足以讓任何人三緘其口。

浩然:老舍投湖自殺,上面沒有追查,直到今天也沒有人來問我
節選自《我的人生-浩然口述自傳》

北大造反學生侯文正自稱是高幹子弟,想畢業後留在北京。我和李學鼇不買他的賬,產生矛盾。1966年8月23 日,他在文聯搞隊伍,寫了大字報,大意是「廟小鬼大」、「池小王八多」。文聯分了兩派,造反亂套了。上午先折騰駱賓基、蕭軍,下午來了一車女八中紅衛兵,說要揭開文聯蓋子。

他們給叫出來的黑幫分子掛牌子,從北邊站到南邊。後來叫到老舍,我急了。過去每次運動,都是市委保他過關。我知道他是重要統戰對象,周總理重視他,建國後寫東西最多,他如果出錯,我們責任擔不起。

我三次進去請軍代表制止一下,他躺著不動,說「群眾起來了。」打電話到八分部,那邊也說:「接受群眾考驗,不能阻攔。」等我最後一次出來,侯文正在講話,要把老舍他們往卡車上裝,女孩子拿皮帶抽得厲害。老舍上卡車上不去,在後面用皮帶抽。我找了一個人跟車去,看情況保老舍,找機會拉回來。以後他們在文廟燒戲裝,去的人打電話說:「老舍挨打了。」

把老舍送回來時,用唱戲的水袖包著打傷的腦袋。街上跟進來的紅衛兵讓他繼續交代,場面亂哄哄的。個矮的草明站在凳子上,揭發老舍「把《駱駝祥子》賣給美帝國主義。」我趕緊上去說:「把他送到派出所。」老舍砸牌子碰到紅衛兵,我又說:「他是現行反革命,送派出所去。」送走紅衛兵已是夜裡11點,到派出所時我批評老舍:「你不能打紅衛兵。回家休息吧,到醫院看看,明天到機關開會。」給他家打電話,說司機不願拉他,讓孩子來接。

第二天一早紅衛兵到老舍家造反,我們這個組織也去了,貼大字報。有人議論說,聽說老舍家裡吵架。早上打電話問,家裡人說,老舍一早就出去上班了。可是下午和晚上都沒看到他。晚上我接到一個電話,說太平湖撈上一個屍首,是老舍。我派柯興等人去,並給老舍家中打電話,胡契青說:「人都死了,你們處理吧。”

那天在門口接待舒乙,說:「你父親死了,你趕緊跟姐妹商量怎麼處理?」舒乙說:「我們也不知怎麼辦......」

老舍之死是市文聯「文革」中最厲害、最重要的一件事。上面沒有追查,直到今天也沒有人來問我。我想起來,運動初期時我們還是想保老舍,老舍參加兩三天,就提出「想養病」。我說:「你趕緊養去。」他在醫院住了二十幾天。

(1998年12月9日口述)

Nepal: Revisionist Treacher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JNnedZITPA
國際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t8xVXfzpZY
Maoist Victory in Nepa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stNyyqV-c
尼聯共(毛) 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主義) UCPN(M) Unified Communist Party of Nepal (Maoist) 文工團歌舞表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2kvqnO9FQs
People's Liberation Army-Nepal/People's Volunteer Burea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xb2IFzz3c4
尼聯共(毛) UCPN(M) 人民解放軍某部隊指戰員,在重山峻嶺間的野外戰地上,演出簡樸的感人歌劇,表揚並悼念陣亡的烈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WSrkb6mVR4
尼泊爾革命群眾抗議尼聯共(毛)中央關於解散人民解放軍的決議。 2012年 4月 11日
Revolutionaries in Nepal protesting against UCPM(M)'s decision to liquidat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11 April 20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TVNOI6unss
Nepal Maoist Protest 2013-11-0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EVWH55csgY
尼共(毛主義)革命歌曲:尼共(毛)保存了部分武力,略具威懾力量,或許可以防止尼泊爾左派遭受大屠殺。
Nepali Revolutinary Bahiskar Songs 2013 CPN (Maois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hFWfJ9Jjd4
尼共-毛遊行:CPN-M 尼共-毛 和 CPN(Maoist) 尼共(毛)並不相同,尼共-毛 係 2012年 6月 19 日又從尼聯共 UCPN(Maoist)分出,並未加入尼共(毛)。
CPN-Maoist 2013-9-2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v7o1G1S-QE

《尼聯共(毛)的分裂、大選失利及未來政治走向》
王靜 南亞研究季刊

摘要:

自2006年走上議會鬥爭道路以來,尼聯共(毛)黨內革命派與改良派在繼續「武裝鬥爭」還是「議會鬥爭」,軍隊合併及土地歸屬等問題上的分歧不斷增大。無論尼泊爾革命的最終結局如何,這段歷史都必然成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一個典型案例,值得進行深入研究和分析。

http://myy.cass.cn/news/728324.htm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5800&page=2

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主義)是尼泊爾共產主義運動激進左翼的代表,也一度是尼泊爾共產主義運動中最強大的力量,長期團結是其勝利的保證。但是自2006年走上議會鬥爭道路以來,黨內革命派與改良派在繼續「武裝鬥爭」還是「議會鬥爭」,軍隊合併及土地歸屬等問題上的分歧不斷增大。2012年6月,兩派最終分道揚鑣:尼聯共(毛)副主席也是革命派領袖基蘭帶走黨內1/3力量,宣佈重組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後文提及該党時簡稱「尼共(毛)」}。2013年年初,兩黨又分別召開「七大」並制定了兩條對立的「總路線」。2013年11月19日進行的尼泊爾制憲會議第二次大選中,尼聯共(毛)尷尬敗北。

無論尼泊爾革命的最終結局如何,尼聯共(毛)的這段歷史都必然成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一個典型案例,值得進行深入研究和分析。

一、 交出軍隊和土地突破黨內鬥爭底線——引發分裂

尼聯共(毛)黨內改良派與革命派的兩條路線鬥爭由來已久。2011年8月尼聯共(毛)副主席即黨內改良派代表巴特拉伊當選政府總理後,認為形勢在朝著有利於自己的一方發展,因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議會鬥爭進行下去。巴特拉伊在極短的時間內促使尼聯共(毛)做出了交出武器庫鑰匙、遣散尼泊爾人民解放軍和返還戰爭期間「侵佔」土地的決定,並且在出訪印度期間與印度簽署了被革命派視為「賣國」的「雙邊投資保護和促進協定(BIPPA)」。這些政策突破了黨內鬥爭的底線,將尼聯共(毛)推向分裂的邊緣。

巴特拉伊上臺後施行的一系列中間路線政策,使尼聯共(毛)的內外環境發生根本性轉變:對內而言,這些政策激化了黨內矛盾,加速了党的分裂;對外而言,尼聯共(毛)不斷犧牲自己的根本性利益向制憲會議各反對黨妥協,但尼泊爾制憲會議混亂局面沒有絲毫改觀,巴特拉伊最終被迫下臺。

2012年4月的第2周,革命派在印度德里的格羅爾巴格酒店秘密集會籌畫分裂。該會議的重要議題是,在沒有武裝力量的支援下分裂是否可行?與會代表判斷,在過去的6年間有3,000名武裝戰士並未投降,在大部分武器上繳政府的情況下,仍有不少武器和軍火被藏起來,這些訓練有素的戰士和武器足以支撐一支新黨的成立。2012年6月16日到18日,革命派召集75個地區的3,000名幹部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召開全國會議,宣佈與尼聯共(毛)決裂以及新黨尼共(毛)的成立。該党通過新的黨章,選舉基蘭為新黨主席,巴達爾為總書記,高拉夫為書記。新組建的尼共(毛)帶走了母党149名中央委員中的45人,原党48個側翼組織中的36個,至少是尼聯共(毛)總體力量的1/3。[1]

尼共(毛)認為,尼泊爾正在淪為帝國主義和擴張主義的新殖民地,當前尼泊爾社會的主要矛盾是廣大人民群眾與受到印度保護和支援的國內買辦資產階級以及封建地主之間的矛盾。該党通過的政治檔認為,所謂「普拉昌達路線」是一個錯誤,而2006年全面和平協定的簽署是對人民、革命和國家利益的背叛。「通過與封建主義、買辦和官僚資產階級的合作和無休止的扯皮無法制定出一部憲法。……無論是制定一部憲法,還是進行另一場選舉,都是徒勞的。」[2]

二、分裂後兩黨意識形態進一步分化——兩個「七大」和兩條「總路線」

2013年1月9日到12日和2013年2月2日到7日,基蘭領導的尼共(毛)和普拉昌達領導的尼聯共(毛)分別在加德滿都和黑道達召開「七大」。兩個「七大」分別為未來兩黨政治走向定調,因此格外引人矚目。尼共(毛)強調其党承繼自21年前的尼泊爾共產黨(團結中心),而非尼聯共(毛)。分裂之初,革命派將其名稱改回「尼共(毛)」,也是想說明自己才是「正統」。普拉昌達領導的尼聯共(毛)希望通過「七大」消除分裂造成的不利影響,挽回聲譽,證明自身的合法性。如果說分裂之初雙方還對合併保留了可能,兩個「七大」的召開和兩條「總路線」的制定則表明兩黨在政治路線和意識形態上進一步分化,合併的希望更加渺茫。

尼聯共(毛)在黑道達召開的「七大」,標誌著該党由一支革命党向社會民主主義性質的議會黨方向跨進了一大步,在此之前曾經有過「春邦會議」和「帕朗達會議」的左右搖擺。2005年9月到10月間的「春邦會議」,是尼聯共(毛)向議會黨轉變的標誌性開始。「春邦會議」使尼聯共(毛)的政治路線從武裝鬥爭過渡到了和平進程,並為尼聯共(毛)與七党聯盟于2005年11月簽訂「12點協定」提供了意識形態依據。「春邦會議」舉行時,基蘭及其他領導人正被關押在印度監獄中,直到2006年11月和平協定簽署後才被釋放出來。因此,2007年美國對印度在轉化尼泊爾毛派方面取得的成績表示了讚賞。而革命派曾多次要求開正式會議對「春邦會議」覆議。2010年尼聯共(毛)在過喀地區召開的「帕朗達會議」對「春邦會議」的基本理論進行了糾正:儘管存在尖銳對立,革命派和改良派還是達成最低限度的共識,即一旦「和平」和「制憲」進程失敗,尼聯共(毛)將發動「人民起義」。然而,會議未對「失敗」進行明確界定並達成意見統一,這就為後來的分裂埋下了伏筆。

尼共(毛)的「七大」堅持經典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主義的理論指導地位,會上制定了「基於人民戰爭基礎之上的人民起義」總路線。該党著手重建人民軍隊,恢復武裝鬥爭。大會秘密決定將党的青年側翼組織、國家志願者轉變成一支軍事組織。這次大會形成了以基蘭為主席的51名委員的新中央委員會,高拉夫留任副主席,巴達爾任總書記,古隆和比普萊普任書記。就在尼共(毛)「七大」閉幕不久,2013年2月13日党的總書記巴達爾(曾是享有崇高聲望的尼泊爾人民解放軍最高指揮官)赴尼泊爾武裝革命的誕生地春邦慶祝人民戰爭18周年,並重申党對革命的承諾。目前該党遭到詬病的是党的領導層老齡化問題。該黨中央的多數委員年齡偏大,培養新一代接班人的任務急迫。

尼聯共(毛)「七大」拋棄了長期奉行的「持久人民戰爭道路」路線,將「從新民主主義進入社會主義」替換為「從資本主義進入社會主義」。 [3]在尼聯共(毛)「七大」召開前的一次採訪中,党的副主席施瑞斯塔將党的新路線定性為一次重要的「對毛澤東主義的背離」,他說,「根據目前國內外的形勢,我們判斷,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進入社會主義是不可能的。我們會保持共產主義精神,但綱領是社會民主式的,我們將通過資本主義進入社會主義。……七大的意識形態方針將把‘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進入社會主義’修改為‘通過資本主義進入社會主義’。」施瑞斯塔還表示,党將放棄反印立場,並將工作的重心放在「選票」和「席位」上,党必須改變形象,如果不改變就面臨被淘汰的危險。[4]

儘管尼聯共(毛)七大並沒有否定毛澤東思想的指導地位,而是將原指導思想中的「毛澤東主義」替換為「毛澤東思想」,但是路線的轉變意味著該党放棄了毛澤東思想中重要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尼聯共(毛)在四個方面背離了毛澤東思想:第一,儘管尼泊爾君主制被推翻,但尼泊爾社會尚存大量封建因素,封建根基並未徹底清除,尼聯共(毛)歸還土地的政策又使新民主主義土地革命的成果面臨毀於一旦的危險,尼泊爾新民主主義革命尚未完成,更不用說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國家了。第二,尼聯共(毛)放棄新民主主義理論,向「社會民主主義道路」靠近,實際上就是放棄尼泊爾革命和政治的領導權,並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甘願做一支議會在野黨。第三,尼聯共(毛)放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的同時,也意味著對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主要物件「帝國主義」(主要是印度和美國及其代理人大會黨)的投降,這是對馬列毛經典理論的重大偏離。第四,最關鍵的是,尼聯共(毛)交出了軍隊,放棄了新民主主義革命三大法寶中的武裝鬥爭。

至此,尼聯共(毛)的基本路線開始與尼共(聯合馬列)趨同,尼共(聯合馬列)也是在議會道路有所成就後,在其「五大」上放棄革命路線的。尼共(聯合馬列)實際上是民主社會主義性質的政黨,該党前領導人阿迪卡裡曾經表示:「僅僅根據卡爾·馬克思在一個世紀前的文字來行動將一事無成。但人民認可這個名字(共產黨)。我認為改個其他名字也沒什麼問題,如果在其他國家的話,我們可能就是社會民主黨了」。[5] 從尼聯共(毛)和尼共(聯合馬列)的例子可以看出,既能長期從事議會鬥爭,又能保有革命性和階級性的共產黨實屬少見。

除了理論上的重大變化,尼聯共(毛)的權力結構也發生重要變化。自分裂以來,由於基蘭等黨內領導人的離去,該党關鍵位置出現多處空缺。三位最高領導人在內部權力分配上出現分歧,大會因此推遲開幕。大會最終形成了普拉昌達任主席,巴特拉伊和施瑞斯塔為副主席的三極權力格局。儘管普拉昌達再次當選黨主席,但是聲望已經大不如前。副主席施瑞斯塔在思想主張上與普拉昌達和巴特拉伊略有不同,例如,普拉昌達和巴特拉伊為了成為議會第一大党,不惜放寬黨員的准入尺度,但是施瑞斯塔提出党至少要保留共產主義的名義以及捍衛國家主權獨立。儘管一部分黨員仍然相信普拉昌達會兌現對未完成革命的承諾,但是大會形成的路線還是令不少黨員感到困惑。一些基層黨員就一些問題與黨內上層發生激烈爭執,例如基層黨員要求公開博伽蒂——謝爾臣委員會關於上層腐敗的調查報告;質疑「普拉昌達路線」的地位;批評某些上層領導的生活方式和資產數額;不同意大會所形成檔中「主要敵人」的缺席(此前,印度、美國和以大會黨為代表的資產階級政黨都是党的主要敵人);反對巴特拉伊政府與印度簽訂的「雙邊投資保護和促進協定(BIPPA)」;否定巴特拉伊政府的成就;對檔中未提及在人民戰爭中犧牲的同志和群眾表示憤慨;批評「新路線」腐蝕了革命的信用等。有報導稱,會後有6名地方委員會委員脫党轉入基蘭領導的尼共(毛)。

二、 美國和印度對分裂後兩黨的態度

蘇聯解體後,美國對外政策仍然保有濃重的「反共」色彩。2001年「9·11」事件之後,美國政府加大反恐力度,在其公佈的「恐怖主義」組織名單上,尼聯共(毛)和印共(毛)等共產主義政黨赫然在列。2007年小布希在臭名昭著的「共產主義遇難者紀念碑」落成式上的演講更是將共產主義等同于恐怖主義和法西斯主義。

自2006年尼聯共(毛)回歸政治主流後,尼聯共(毛)曾多次要求美國將其從全球恐怖主義名單刪除,但都遭到拒絕。2010年1月,奧巴馬政府任命的駐尼大使斯科特·H. 德利斯強硬表示,雖然毛派在很多方面發生改變並已經躋身尼泊爾政治主流,但只有滿足如下幾個條件,美國才考慮將其從恐怖主義名單撤銷。即「放棄具有威脅的武裝力量(共產主義青年團的暴力行為)」,「參與人權進步」,「放棄(共產主義)信仰和觀念」,「不組織罷工」等。[6] 2012年6月尼聯共(毛)發生大分裂,美國對其態度迅速發生改變。2012年9月6日,美國國務院宣佈將其從全球恐怖組織名單中去除。美國這一舉措使得尼聯共(毛)遭美國凍結的所有資產獲得解凍,同時美國公民和實體能夠在不申請許可證的情況下與該黨派實施交易。[7] 法新社2012年9月7日報導,尼聯共(毛)表示將提升同華盛頓的關係。《尼泊爾電訊報》7日評論認為,美國此舉意在誘惑尼聯共(毛)一步步靠近「印美軸心」,抵抗中國在尼泊爾的影響力。[8]

2013年4月,尼共(毛)領導尼泊爾57個政黨(從最初的33個政黨增加到57個)聯合抵制尼泊爾6月的大選。長期在第三世界國家推行民主政治的前美國總統吉米·卡特要求政府用暴力鎮壓尼共(毛):「我希望,基蘭領導的革命派如果繼續阻止民眾參加選舉或阻礙大選會遭到逮捕,並因非法活動罪遭受懲罰」。[9] 經過7年的議會亂局,尼泊爾革命出現了大幅度的倒退(比如土地和軍隊問題)。尼共(毛)對資產階級憲政制度高度不信任態度,其實代表了很多尼泊爾人民的心聲。卡特的表態充分展示了美式憲政制度的實質,即資產階級專政:尼泊爾人民必須接受資產階級的政治規則,否則將遭受武力鎮壓。

美國及各國大資產階級面對敵人,一直是善於採取分而治之的大戰略。在尼泊爾,自2006年以來,假如尼聯共(毛)及尼共(聯合馬列)能夠聯手合作,團結統一的左翼共產黨勢力將在議會中佔據絕大多數,這意味著通過和平方式及議會鬥爭,尼泊爾革命也將繼續順利地前進,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及美國印度的勢力將進一步被邊緣化——正如拉美地區的委內瑞拉所發生的那樣。但是,在美國及印度的安排和期待下,尼共(聯合馬列)選擇和大會黨站在一起,大拆尼聯共(毛)的「戲臺」,這使尼泊爾革命陷入了長期停滯狀態。如今尼聯共(毛)已經分裂,表明左翼革命力量的進一步削弱。

二戰後,印度繼承大英帝國的衣缽,繼續在南亞推行擴張主義政策,對尼泊爾實行政治、經濟和文化全面控制。該局面並沒有隨著2006年尼泊爾君主立憲制的終結而結束,不論是尼泊爾制憲會議七年的混亂局面,還是此次尼聯共(毛)的分裂,印度都是幕後推手。尼聯共(毛)「七大」軟化了反印立場,將印度從主要敵人名單上刪除,表現出了明顯向印度靠攏的傾向。

與尼聯共(毛)相反,尼共(毛)仍然將美國、印度等帝國主義國家視為頭號敵人,「反帝」色彩十分濃厚。該党強調,尼泊爾政府一直無所作為,印度擴張主義的干涉力度在尼泊爾全面上升,包括政治經濟社會和決策部門。該党于2012年9月5日向當時還是巴特拉伊領導的政府開出列有70項要求的清單,其中「反印」的內容有:廢除1950年尼-印和平友好條約、廢除1965年尼印雙邊安全協定、廢除馬哈卡裡條約、終止印度政府在尼支援的小型發展工程專案等。該党還要求「控制和管理」尼印兩國間的無障礙邊界,要求印度終止對尼泊爾的‘邊界侵犯’,未經授權印度安全人員不得進入尼泊爾,禁止印度牌照汽車駛入尼泊爾,禁止印度文和英語的電影、錄影及出版物等。此外,尼共(毛)還要求禁止外國對媒體的投資;關閉廓爾喀招募中心以及禁止利用尼泊爾作為反華活動的秘密基地等。[10]

尼聯共(毛)與被列為印度政府頭號安全威脅的印共(毛)同氣相連,一直是印度政府的大忌憚。2013年5月25日,印共(毛)伏擊國大党車隊,炸死了恰蒂斯加爾邦國大党頭子和邦前內政部長馬亨德拉·卡爾馬等人{卡爾馬曾于2005年組建地方武裝「和平行動」,殘忍屠殺印共(毛)和普通民眾}。普拉昌達給國大党發去唁電,但卻對印度政府給印共(毛)貼上「恐怖主義」標籤毫無反對。 [11]普拉昌達的行為表明急於與印共(毛)劃清界限並向印度政府靠攏。

面對尼聯共(毛)「七大」的巨大轉變,印度方面表示,尼聯共(毛)通過拋棄以前的「人民革命路線」而採取一種「資本主義革命」,對「促進新德里與毛主義的關係有積極重要的影響」。更贊許尼聯共(毛)成為了一支實行務實政策的「重實效的力量」。 [12]也有印度觀察家為尼聯共(毛)上層與下層進一步分化表示擔憂。也有印度分析人士認為,尼聯共(毛)的決定對印共(毛)是很好的示範。

四、2013年大選失利——尼聯共(毛)七年議會道路的尷尬敗局
2013年11月19日尼泊爾舉行了第二屆制憲會議大選,結果如下:第一大党——大會黨,獲得196席;第二大党——尼共(聯合馬列),獲得175席;第三大党——尼聯共(毛),僅獲得80席。相較2008年4月尼泊爾第一次制憲會議大選結果(第一大党尼聯共(毛)獲得229席;第二大党大會黨獲得115席;第三大党尼共(聯合馬列)獲得108席),尼聯共(毛)堪稱慘敗。

是什麼原因造成尼聯共(毛)的慘敗呢?

1、直接原因:(1)作弊說。2013年11月21日,尼聯共(毛)主席普拉昌達披露,此次大選有一個圍剿該党的陰謀,並稱其握有大選舞弊的證據。據普拉昌達揭露,一些投票點的票箱被帶走,並被藏起來數個小時,選票也被做過手腳。[13] 普拉昌達要求終止大選計票,並撤出該党在各個計票點的工作人員。但是就在提出抗議當天,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在下榻賓館召見普拉昌達;在大選結果公佈的前一天,普拉昌達以私人理由為由,前往印度。此事未果。(2)2012年6月尼聯共(毛)發生大分裂,革命派的尼共(毛)分割了大量選民。尼共(毛)聯合了尼泊爾30多支政黨鼓動民眾抵制此次大選,有相當一部分作為尼聯共(毛)選民基礎的選民並沒有參加選舉。舉個例子,羅爾帕地區是10年人民戰爭的第一個解放區,此次被尼共(毛)宣佈為選舉禁區,沒有哪個候選人敢進入村子。尼共(毛)還組織了青年志願者在每個村子進行抵制大選的思想宣傳。[14] (3)作為大選幕後推手的美國和印度的大力干預。尼泊爾大選前,印度調查分析局(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簡稱RAW)局長奧洛克·喬希(Alok Joshi)[15] 和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抵達尼泊爾親自督戰。[16] 11月21日,當尼聯共(毛)對大選舞弊表示抗議時,卡特馬上招見了普拉昌達和巴特拉伊。隨後卡特表示,巴特拉伊已經接受大選失利的事實,並敦促普拉昌達接受選舉結果。卡特表示,「卡特中心的觀察員監督了33個投票中心和31個投票站,對於選舉結果,卡特中心是滿意的。」[17] (4)受腐敗傳聞的困擾以及由分裂造成的不利政治影響,使得尼聯共(毛)以及該黨主席普拉昌達及副主席巴特拉伊聲望大幅下滑。

2、根本性原因:(1)主觀原因,也是最根本性的原因:該党對於政治形勢的判斷不清楚,在思想理論上左右搖擺,沒有形成正確的政治路線,黨內長期存在激烈的路線鬥爭。再加上該党自身的腐化、變質,造成今日滿盤皆輸的局面。(2)客觀原因,尼聯共(毛)的自身力量弱小。尼聯共(毛)的對立面即大會黨和尼共(聯合馬列)在尼泊爾一直保有較大的影響力和實力。尼聯共(毛)回歸政治主流後,遂陷入議會鬥爭泥潭,再加上不斷內鬥,其實力不僅沒有增強,反而受到削弱。這就出現了這樣的局面,即對手沒有犯錯誤,維持強大實力,但尼聯共(毛)自亂陣腳,階級基礎渙散,力量越來越小。此外,尼聯共(毛)發動「十年人民戰爭」推翻尼泊爾王室,成為尼泊爾第一大党和執政黨,令印度和美國感到十分意外和恐慌,遂加大幹涉尼泊爾事務和打擊分化毛派的力度。這也構成尼聯共(毛)此番失敗的重要原因。(3)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大勢。從尼聯共(毛)回歸政治主流至今,尼泊爾革命受國際關注度很高,但是尼聯共(毛)並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外部支援。再加上蘇聯解體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缺乏中心和協調者,也沒有權威的理論有效解決尼聯共(毛)的內部分歧。

五、從尼聯共(毛)的分裂以及大選失利反思議會道路
2006年4月,在尼联共(毛)军队占领尼泊尔80%领土的局面下,尼联共(毛)领导七党联盟逼迫国王下台。2006年11月,尼联共(毛)同政府和谈,并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宣布停止武装加入议会。2007年1月尼泊尔政府颁布临时宪法。2008年4月,尼联共(毛)参加制宪会议选举并当选第一大党。2008年8月尼联共(毛)党主席普拉昌达当选第一任政府总理。2009年5月普拉昌达在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的排挤下被迫辞职。2009年5月大会党和尼共(联合马列)联合候选人尼帕尔{尼共(联合马列)}就任尼泊尔第二任政府总理,并于一年后被迫辞职。接下来是21个月的漫长政治僵局,尼泊尔制宪会议举行16次大选均未选出政府总理,该选举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2011年2月尼联共(毛)主席普拉昌达退出大选转而支持尼共(联合马列)候选人卡纳尔,卡纳尔当选尼泊尔第三任政府总理半年后被迫辞职。2011年8月尼联共(毛)副主席巴特拉伊与制宪会议第四党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达成“4点秘密协议”换取支持,以微弱优势当选尼泊尔第四任政府总理。2012年5月27日,尼泊尔第一届制宪会议宣布解散(曾多次延期,都未能制定出宪法),巴特拉伊转为看守政府总理。2013年3月14日,尼泊尔临时政府成立,制宪会议四大政党达成共识,推举没有党派背景的大法官格雷米出任临时政府总理,取代看守政府总理巴特拉伊。由于尼共(毛)等57个政党的反对,原定于2013年6月的大选取消。2013年11月19日尼泊尔举行第二届制宪会议选举,尼联共(毛)支持大幅下滑,选举败北。

2006年推翻國王統治結束尼泊爾君主立憲制,開啟制憲會議的民主化進程,這也是尼聯共(毛)10年人民戰爭取得的成果,是尼泊爾歷史上的一次顯著的歷史進步。可以說,這7年亂哄哄的議會民主,也是尼聯共(毛)十年武裝鬥爭的成果,沒有武裝鬥爭,連今天的議會民主也沒有。尼聯共(毛)中的巴特拉伊等人,從一開始便傾向于議會鬥爭,只是當時尼泊爾王室實行獨裁統治(經常禁止議會),這迫使巴特拉伊等人拿起武器。於是,當國王統治被推翻,尼泊爾迎來議會民主後,尼聯共(毛)內部必然產生分歧。

然而,事實證明,議會民主無法解決尼泊爾面臨的歷史問題。制憲會議各政黨之間的階級矛盾無法調和,制憲會議長期陷入僵局。比如,是否解除尼聯共(毛)的武裝、是否向地主返還10年人民戰爭期間農民奪取的土地,這是尼聯共(毛)與大會黨鬥爭的焦點,從根本上看,這是剝削階級與被剝削階級之間的尖銳鬥爭,保護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利益,便要傷害農民階級和工人階級的根本利益。在這個問題上,無法通過議會鬥爭的方式得以解決,尼泊爾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的7年議會鬥爭亂局便是證明。尼聯共(毛)發生大分裂,並在選舉中失敗也是證明。

尼泊爾議會亂局將議會民主的真諦充分展示在人民面前。比如,在尼聯共(毛)與大會黨之間的鬥爭處於膠著狀態的時候,為何最終是尼聯共(毛)做出大幅讓步,而不是相反?因為在普拉昌達和巴特拉伊看來,10年人民戰爭結束前在首都加德滿都附近的戰爭中已經失利。因此,他們認為尼聯共(毛)沒有足夠的力量奪取全國政權,他們認為單憑自己的武裝力量無法消滅對立面,更何況還有印度及美國干涉的危險。所以,表面的議會鬥爭的背後,其實是兩大陣營各種力量的綜合較量,其中軍事力量的作用最重要。尼聯共(毛)中的巴特拉伊派認為武裝鬥爭無法取勝,因此只能寄希望于議會鬥爭,並不惜任何代價要將議會民主繼續下去。在這種心態下參加議會鬥爭,最終的結果只能是自己不斷做出大讓步,比如解散軍隊、返還土地等等,而這勢必動搖自己的階級基礎並導致黨內產生分裂,使十年革命成果面臨毀於一旦的危險。這就是國際共運中不斷出現的現象:一旦原來進行武裝革命的共產黨放棄武裝參加議會鬥爭,往往最終一敗塗地。

因此,尼聯共(毛)的軍事武裝力量越強大,它在議會鬥爭中的主動權就越大。能否綜合利用這兩種方式並將尼泊爾革命推向前進,是尼泊爾共產主義運動面臨的重大課題。尼泊爾內部革命派與改良派之間矛盾不斷激化並最終分裂,從整體上看不是一個積極信號。但以基蘭為代表的革命政黨和革命武裝的存在,起碼能在很大程度上防止統治階級突然發動反革命政變、對共產黨人進行血腥屠殺。在這個意義上,這種分裂又是壞事中的好事。

綜上所述,議會鬥爭的背後,其實是各階級經濟、政治、文化、軍事實力的綜合較量。代表無產階級及底層農民利益的政黨參與議會鬥爭,在大多數情況下會處於劣勢,其根本原因是,雖然其代表最大多數人民的利益,但其綜合力量往往不及資產階級政黨(比如媒體被資產階級所壟斷、政黨選舉所需的金錢也由資產階級所把控),更何況整個遊戲規則都是由對方所設定,儘管無產階級政黨代表絕大多數人利益,卻往往無法徹底贏得選舉。而事實又證明,代表兩大對立階級利益的政黨,無法通過議會方式在根本問題上取得共識。無產階級政黨放下武裝走向議會道路,往往意味著向資產階級妥協讓步。尼聯共(毛)參與議會鬥爭的歷史,鮮明地證明了這一點。

馬克思曾指出,「資本家在他們的競爭中表現出彼此都是虛偽的兄弟,但面對著整個工人階級卻結成真正的共濟會團體。」[18] 在世界各國的議會鬥爭中往往出現這種狀況,資產階級不管是一党還是兩黨還是多党,面對左翼勞動階級的威脅時總是結成「真正的共濟會團體」,團結一致地對抗敵人。無論哪個階級,組織是需要成本的。人數廣泛但經濟、文化、組織力量匱乏的勞動階級要達成這個狀況,則相對困難得多,勞動階級的政黨也往往四分五裂,甚至內鬥頻繁、不斷地相互攻擊。各國共產黨的歷史業已證明,議會鬥爭階段的共產黨比武裝鬥爭階段的共產黨更容易發生分裂。此外,蘇聯解體後,整個共產主義運動沒有中心的召集人和協調者,因此,一黨內部出現矛盾更容易走向分裂。

六、對分裂後兩黨發展走勢的評估

尼共(毛)和尼聯共(毛)「七大」之後,其各自的政治傾向、路線、立場都已涇渭分明。對於尼共(毛)來說,為了贏得其基本群眾的支援,必然要繼續保有強大的軍隊、推進土地革命,以及將鬥爭矛頭對準尼泊爾大資產階級及美印勢力。由於兩黨歷史上複雜的關係,未來發展順利的一方,將對另一方產生強大的分化、融化作用。在這種局面下,對於美國、印度及其在尼泊爾的附庸勢力來說,新成立的尼共(毛)無疑是最大的、最危險的敵人。為了對付這個最大的敵人,美國及印度將不得不放鬆對尼聯共(毛)的限制,給後者留下一定的發展空間。假如尼聯共(毛)的中間路線進展不大或者徹底失敗,這無疑會從反面促使尼共(毛)進一步發展壯大,從而極大地威脅美印的地區利益。

當然,美國及印度不會輕易地完全信任並扶持尼聯共(毛)。儘管尼聯共(毛)「七大」之後政治路線繼續向中間調整,但是相對於大會黨和尼共(聯合馬列)來說,它仍然是一個左翼政黨,並且與中國的關係密切。當然,假如尼聯共(毛)政治路線更加右傾,變為徹底的民主社會主義政黨,並在對外關係上更加依附于印度和美國,那麼不排除美印大力扶持尼聯共(毛),並用之對抗、分化尼共(毛)的局面。

在以上背景下,未來兩黨政治走勢可能有三種情況:

第一種,兩黨關係處於持續對立、相互攻擊的狀態。一旦時機允許,在美國和印度的安排和期待下,資產階級掌控的政府及軍隊很可能會對尼共(毛)採取武力壓制措施,尼共(毛)重新進入地下狀態甚至徹底失敗。此時尼聯共(毛)不論保持沉默還是參與鎮壓,都會給自身迎來最尷尬的局面。對於美印勢力以及尼泊爾資產階級來說,尼共(毛)一旦失敗,尼聯共(毛)的利用價值也就大打折扣。在這種局面下,尼聯共(毛)很可能會繼續步步嬗變,先是刪除名稱中的「毛主義」尾碼,接下來放棄共產黨主張,直至轉化成一支社會民主黨,其階級基礎將和尼共(聯合馬列)重合。由於尼共(聯合馬列)在尼泊爾中產階級和資產階級裡影響深遠,走社會民主主義路線的尼聯共(毛), 最終只能淪為尼共(聯合馬列)的小跟班,喪失國內和國際影響力並最終銷聲匿跡。

第二種,兩黨聯手,裡應外合,人民起義和議會鬥爭相結合,相輔相成,解決國際共運中的一大難題,將尼泊爾革命推向一個新的高度。這是最理想的局面,但從目前各方資訊看,要達成這個局面也是最困難的。

第三種,由於勢均力敵,尼泊爾政府軍無法對尼共(毛)武裝產生威脅。而尼泊爾長期處於嚴重政治危機和憲法真空中,經濟衰敗,民生日艱,廣大民眾對西方憲政體制完全失去信心。在此情況下,尼共(毛)及其主張的社會主義道路逐漸被尼泊爾全民接受。大批民眾和愛國政黨加入尼共(毛)領導的新一輪人民運動,尼共(毛)的階級基礎不斷擴大,尼共(毛)領導尼泊爾人民打開尼泊爾人民革命新局面,通過武裝鬥爭或者和平方式使尼泊爾進入新民主主義社會直至社會主義社會。

注釋:
[1] 「The Times of India」 report:Split in Nepal Maoist party will revive relations with CPI (Maoist),
Jul 2, 2012, 10.26AM IST.
http://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city/delhi/Split-in-Nepal-Maoist-part...

[2] Kiran:Comrade Kiran's answers to journalists at Press Conference on 19th June 2012,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uk/2012/06/comrade-kirans-an...

[3] KTM Metro Reporter: Seventh General Convention Of UCPN-Maoist ,
http://66.7.193.115/news/seventh-general-convention-of-ucpn-maoist

[4]:Shrestha :UCPN-M to dump Maoism,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News.php?headline=UCPN-M+to+dump+Ma...

[5] 引自徐揚:《尼泊爾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及其特點》,《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2008年第3期。

[6] 引自王靜:《尼聯共(毛)的發展及面對的挑戰》,《馬克思主義研究》2011年第8期。

[7]《美把尼泊爾聯合共產黨剔除全球恐怖主義名單》,環球網,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2-09/3104131.html

[8] 美「恐怖黑名單」刪掉尼執政黨 被指誘其反華,環球時報,
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2/0908/c1011-18955894.html

[9] Eric ribellarsi:Life and Death」 for Nepal’s Coup Regime,
https://revolutionaryfrontlines.wordpress.com/2013/04/06/in-nepal-jimmy-...

[10] Thehindu Report:Nepal Maoist faction serves ultimatum,
http://www.thehindu.com/news/international/nepal-maoist-faction-serves-u...

[11] Basanta:International Dimensions of Prachanda’s Neo-revisionism,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m

[12] The Kathmandu Post:India's Nepal hands watch Maoist shift ,
http://www.ekantipur.com/the-kathmandu-post/2013/02/11/nation/indias-nep...

[13] Indiatoday report: Maoist leader Prachanda loses Nepal election, alleges irregularities in counting,
http://indiatoday.intoday.in/story/maoist-leader-prachanda-loses-in-elec...

[14] Rishi Raj Baral,CPN-Maoist Intensifying the Boycott Campaign,
http://www.signalfire.org/?p=26044

[15] 印度調查分析局 (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簡稱 RAW)主要通過諜報和偵察等手段執行對外情報任務,搜集整理敵方的政治、軍事、經濟、宗教等情報,同時具有策反、顛覆和一定的反間諜任務。

[16] Rishi Raj Baral:CPN-Maoist Intensifying the Boycott Campaign,
http://www.signalfire.org/?p=26044

[17]ekantipur report:Carter urges UCPN (Maoist) to accept election results,
http://www.ekantipur.com/2013/11/21/top-story/carter-urges-ucpn-maoist-t...

[18] 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221頁。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更正: CPN-M 尼共-毛 即 CPN (Maoist) 尼共(毛),係 2012年 6月 19 日從尼聯共 UCPN (Maoist) 分出。

CPN - Maoist Press Conference, June 19, 201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Lw_TMIUIyI
PN-Maoist urges all to not to participate in elect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DQDNOIs7E
CPN-M General Convent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isjZWOdxwg

鄧小平是個最陰險狠毒卑鄙齷齪小人 - 卞仲耘之死
為了翻案奪權,為了保住權力、掩蓋自己和家人所犯罪行,鄧小平一再殺人滅口而製造巨大血案,這足以告訴世人,鄧小平是一個最陰險狠毒、最卑鄙齷齪的小人。而他將國家引向資本主義的歷史罪責更必須徹底清算,他禍國殃民的路線和政策必須永遠廢棄,否則,中華民族將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卞仲耘,何許人也?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不得不讀點歷史,雖然那段歷史距離我們並不久遠。我曾經說過歷史研究的「燈下黑」現象,距離我們愈近的歷史,卻變得愈加模糊;距離我們遙遠的反而被眾多學者掰扯得清清楚楚。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則不言自明。

卞仲耘距離我們就不遙遠,但知道卞仲耘之死的人或許並不太多。根據百度百科可知,卞仲耘(1916—1966),女,安徽省無為縣人,原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現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黨總支書記、副校長,她是「文革」發生後北京第一個被紅衛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卞仲耘很早就思想先進、嚮往革命,1938年年方22歲的她就與八路軍長沙辦事處取得聯繫,後在武漢投身抗日宣傳;194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5年與丈夫王晶堯一起奔赴共產黨的解放區。建國後,卞仲耘調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工作,歷任學校教導員,副教導主任、主任,校中共黨總支副書記、書記,副校長。由於當時該校沒有校長,在文革開始時,卞仲耘實際上就是北京師大女附中的最高負責人;1966年夏,卞仲耘被紅衛兵(實際上都是自己的學生)打死。

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始建于1917年,位於北京西城區,是北京市歷史最悠久的中學之一。由於學校離天安門廣場及中南海只有一公里,加以文革前該校即為北京重點中學之一,很多中共高級幹部的女兒都到這所中學讀書。毛澤東的兩個女兒文革前都從這所中學畢業的;文革開始時,劉少奇和鄧小平也各有一個女兒是該校學生。在文革開始前的1965年秋季入學中,高級幹部的子女占了一半。

在這裡,有必要弄清楚卞仲耘被打死一事與鄧榕的關係。鄧榕,1950年生,又名蕭榕,小名毛毛,鄧小平小女兒,人稱「三公主」。曾任總政組織部副處長,駐美大使館三秘,全國人大常委會政研室副主任,民主與法制出版社社長。現任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副會長。在所著《我的父親鄧小平》(上卷)和《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中,歌頌鄧小平的豐功偉績,貶低毛主席並控訴文化大革命。

她是鄧小平晚年的傳聲筒和出行手杖。她多次跟隨鄧小平外出視察。在鄧小平1992年南巡(請注意,古代特指帝王出巡到達某地稱為巡幸)時,鄧榕時刻跟隨,不但要攙扶,還要把別人說的話轉述給鄧小平,並把鄧小平的話轉述給其他人。

可是,這個依仗她老子的權勢而佔據高位的女人,當年的「三公主」,是條不折不扣的可怕的變色龍和殺人疑凶。

1966年8月5日,卞仲耘副校長被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紅衛兵學生暴力毆打數小時後死于校中,當時該校紅衛兵的負責人之一就是鄧小平的三女兒鄧榕。據參與者回憶,當時鄧榕身穿軍裝,腰繫皮帶,臂纏袖章,是武鬥事件的積極領導者和參與者,而非旁觀者。

有文章稱:文革初期,部分共產黨高官子女因特殊的家庭背景,他們最早起來批鬥「黑幫」。但當自己父母被打倒後,有人以批判自己的父母來改變命運,變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鄧榕就是其一。 1967年4月鄧榕寫了一篇標題為《徹底清算鄧小平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的滔天罪行》的大字報,猛烈批判和揭發鄧小平的「黑手」如何操縱「我校」的文化大革命。內容和後來她寫的《我的父親鄧小平》完全不一樣。

鄧榕在大字報裡是這樣說的:運動以來,工作組在鄧小平的控制下,把許多人打成了反革命,(他是)個人野心家。因為鄧小平是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所以他害怕革命群眾起來奪他的權。他為了更好地推行其反動路線,藉口要瞭解情況,把我校當成了他的試驗田。在談話中,他大力支援學生鬥學生,鄧的黑指示起了關鍵性的作用,他堅定了工作組鬥同學的決心,也控制了群眾。在鬥學生的同時,鄧還多次指示要做教師工作,其目的是把矛頭對向教師。

鄧榕的大字報固然是為保護自己而表現「革命」,同時也道出不少實情,是有相當史料價值的,它證明鄧小平本人與卞仲耘事件直接相關。

有資料記載:「文革初期,劉少奇、鄧小平等人批准成立工作組取代原校領導。工作組進校之後,學校停課,用全部時間搞文革......學校的老師和負責人都成了被揭發的物件。學生對老師,先是直呼其名,進而咒駡喝斥。整個學校貼滿了大字報攻擊學校原領導人和教師。幾乎每個老師都被大字報攻擊。

1966年7月5日,鄧小平與北京師大女附中工作組談話。

1966年6月28日,鄧小平對北京師大女附中工作組指示。

1966年6月2日,鄧小平就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屬中學文化革命運動對三女兒鄧榕做出指示。”

以上是根據相關史料和回憶文章得出的,在卞副校長被鬥死的前一段時間,鄧小平有多次談話和指示與此事有關,這充分說明,北京市第一個在文革中鬥死的人與鄧有關。

可是,在34年後,鄧榕在《我的父親鄧小平 - 文革歲月》一書中,寫到了當年鄧接見師大女附中工作組時的講話,但把日期提前了一個月,寫成1966年6月4日。卞仲耘的家人發現,書中不但沒有提到卞仲耘的死亡以及她本人的有關參與,而且根本沒有提到她曾是師大女附中的學生。鄧榕為什麼回避重要歷史史實,篡改鄧去師大女附中日期?

鄧小平上臺後平反了許多「冤假錯案」,所有貨真價實的反革命和壞分子都成了好人。可是,卞仲耘案至今未徹底昭雪,當年參與打死卞仲耘的人,沒有一個人受到刑事與民事責任的追訴,她們當中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表示過懺悔和道歉。再看楊尚昆日記中胡耀邦的供述,可以斷定,卞仲耘事件與鄧氏父女有剪不斷的瓜葛。

為了翻案奪權,為了保住權力、掩蓋自己和家人所犯罪行,鄧小平一再殺人滅口而製造巨大血案,這足以告訴世人,鄧小平是一個最陰險狠毒、最卑鄙齷齪的小人。而他將國家引向資本主義的歷史罪責更必須徹底清算,他禍國殃民的路線和政策必須永遠廢棄,否則,中華民族將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摘錄自《"聯動"覆滅記》。

New Left Review 70 July-August 2011
Red Bengal's Rise and Fall
Kheya Bag
http://newleftreview.org/II/70/kheya-bag-red-bengal-s-rise-and-fall

〈印共(馬)在西孟加拉邦的興衰〉
譯自《新左翼評論》第70期(2011年 7/8月號)
紅色孟加拉邦的興衰
作者:克赫亞·巴格〔Kheya Bag〕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19346&page=1

Banned Thought: Extensive Resources on India’s Lalgarh Uprising
http://southasiarev.wordpress.com/2009/08/20/banned-thought-an-extensive...

The Great Lalgarh Revolt

Starting in November 2008, the tribal people (or adivasis) of the Lalgarh village area of the Midnapore district of West Bengal, India, rose up against decades of oppression and abuse by the police and armed thug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 This party is usually known by its initials as the “CPM”. Despite its name, this is by no means a revolutionary Marxist party; it is instead a revisionist or phony “communist” party, which represents not the workers, peasants and the poor, but actually the ruling alliance of exploiting classes (capitalists and landlords). The CPM has been in power in West Bengal for decades, and has come to demonstrate that old revolutionary Marxist addage that revisionism in power is nothing other than outright fascism as far as the masses of people are concerned.

Naturally the people of West Bengal are more and more resisting this state oppression, but when a revolt like that in Lalgarh occurs, the CPM police and armed goons become all the more ferocious in their attempts to suppress the people’s upsurge and drive them back into submission. There are now huge numbers of state police and paramilitary forces in the Lalgarh area attempting to put down the people’s revolt. But the mass struggle is continuing!

In recent years hundreds of adivasis in the Lalgarh area have been imprisoned on false charges of having ties with the widespread and ongoing Maoist insurgency in large parts of India, and many of them have been murdered. But it is a fact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oist)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influential in the area, and has proven to be the only significant party which actually sides with the people in their fight against the oppressive CPM state machine. It has helped the adivasis set up People’s Committees, and start to take control over their own lives. Activists of the CPI(Maoist) have played a leading role in promoting these People’s Committees and in expanding the struggle to new areas. There are, in addition, a number of special people’s organizations with a broad range of support and participation, such as the People’s Committee Against Police Atrocities, which are playing very positive roles in defense of the masses. This is the overall situation at present in the Lalgarh area and beyond.

The reports and documents below, available either on this site or else via links to other sites, provide extensiv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great Lalgarh struggle of the Indian masses. While many of the news reports from the establishment press which are included below are of course not themselves banned in India, they are listed here in order to present a fuller and more complete picture of all the many events in this prolonged struggle. Sometimes the ruling class suppresses views and information outright and directly, but more often it suppresses it through simply making sure it has very limited circulation and does not actually reach most of the masses. This is just as much true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it is in India, and maybe even more so, due to the tyranny of capitalist media market forces. Withholding news coverage to the people, or only very spotty news coverage, is really almost as bad as the outright banning of publications which try to break the news embargo. It is the goal of BANNEDTHOUGHT.NET to help break down both of these forms of suppression of news and ideas, and to combat the ignorance and “dumbing down” of the population which the rulers seek to impose on us.

West Bengal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st_Bengal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oist)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st_Party_of_India_(Maoist)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xist)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st_Party_of_India_(Marxist)

РКРП-РПК (formerly РКРП-РПК)
Митинг КПРФ и РКР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NV2z-oXv9A
РЕВКОМ вып.3 "О РКРП-РП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hRhyZZDR6M
Tribute to Stalin /Red Army Choir My Arm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pui95CQ1a4
Finally : Comrade Stalin is back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4NjWVexquw
РКРП-РПК Website
http://www.rkrp-rpk.ru/
RCWP-CPSU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Russian_Communist_Workers'_Party_of_the_Com...

中國:在紅旗下向著資本主義前進

轉自:共產論壇
作者:[俄羅斯] Б.М. Гунько(B.M.顧恩科)

摘要:中國:在紅旗下向著資本主義前進(節選)作者:Б.М. Гунько(B.M.顧恩科)。該文系 РКРП-РПК(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党 - 共產黨人革命党)關於「毛澤東,以及修正主義在中國和俄國」問題的系列討論的一部分。

毛澤東是正確的
毛澤東在他最後的20年裡與資本主義勢力進行無情的鬥爭,延緩了中國資本主義復辟進程。當時他警告說,蘇聯正在走資本主義道路,這將導致它滅亡。在回應赫魯雪夫和勃日涅夫對他政策進行的惡毒誹謗時,毛澤東說,中國同樣存在著許許多多的赫魯雪夫和勃日涅夫,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奪取政權。

今天,我們知道毛澤東是正確的,在他去世後,中國的赫魯雪夫和勃日涅夫們帶來了資本主義復辟。隨著戈巴契夫上臺,我們的媒體改變了針對中國的調門,開始稱讚它的「經濟成就」。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中國市場條件佔據了主導地位,而戈巴契夫和他那夥人急需「令人信服的資本主義對社會主義具有療效的例子」。

當然戈巴契夫們知道「中國經濟成就」的原因。對於這一切,首先美國是利用了中國與蘇聯之前就已存在的對抗,並試圖擴大這一對抗,在毛澤東去世後它開始對中國表現出「善意」。因此,中國獲得了「貿易最惠國」待遇,同時美國開始對中國經濟進行投資。很明顯,它是「誰付給錢,誰就發號施令」,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希望通過中國向資本主義道路轉變,來給蘇聯的政策定調子。這是對美帝國主義來說最有利的方案,本來中蘇之間的鬥爭給二個國家帶來極大打擊,而美國資本已經不止一次地在巨大流血事件中找到發財的機會。

恰好,針對我國的中美軍事合作已經發生了。因此在阿富汗戰爭中,「社會主義」中國允許美國在廣闊的中蘇邊境佈置跟蹤設備,同時為了美國的利益,通過中國向阿富汗遊擊隊提供武器(參看美國記者 Schweitze 的《勝利》一書)。

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

是的,美國投資確實促進了中國領土上工業的發展。但是我們必須明確地強調——不是中國經濟增長,而是中國領土上經濟的增長。這二者是有巨大區別的,因為後者的決大部分增長,其依賴的資本投資來自並繼續來自美國本身,使它從極其廉價的工作力和自然資源中攫取利潤。像什麼「中國經濟可觀的增長數位使中國資本家從中‘共用’著一部分利潤的同時,決不會不促進工人福利的增長」,關於這類謬論,從戈巴契夫時期起我們就一直在反復宣傳,到今天КПРФ(俄羅斯聯邦共產黨)還在繼續老調重彈,儘管中國具備對於資本主義來說全部的不詳預兆——大量的農民反抗、失業、工人階級的抗議活動、軍警對工人領袖的殘酷鎮壓。顯然中國「共產黨」早已不再是工人階級的政黨了,可這些「中國宣傳員」寧願對那些怪事保持沉默。

今天,5%的中國人沉浸在豪華奢侈中,他們佔據著80%的社會財富,而與此同時,億萬窮人入不敷出,這是中國「共產黨」無法掩蓋而被迫承認的事實。無法掩蓋資產階級人士迅速成為一個社會階層,它保障黨內上層人物的富裕生活,並且盡一切手段收買他們。中國領導人被迫採取行動「防治腐敗」,然而實施這些措施的打擊的不僅今是「新中國人」,而且也波及了「黨的精英」,給中國共產黨內部帶來嚴重威脅和震動。

今天,在原則上,可以就三點談一談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
第一,這或多或少地暗示了在社會主義的偽裝下進一步發展資本主義的基調。
第二,公開表態向資本主義過度。
第三,爆發社會主義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