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同志仍須努力

2013/06/28

美國最高法院宣布將婚姻侷限於一男一女的《婚姻保護法》違憲,歐巴馬第一時間的發言撼動人心,「我們的法律終於趕上千萬美國人認知的事實:所有的美國人生而平等,不論你是誰,不論你愛的人是誰,我們都更自由。」

這是一個美麗新世界宣言,不過,美國最高法院此次判決,其實離美好世界,還有不太短的距離。

現年八十歲的溫莎和史拜爾女士是交往四十多年的同性伴侶,住在承認同性婚姻的紐約州,四年前史拜爾過世,並將財產都留給溫莎,如果史拜爾是「先生」而不是「女士」,溫莎可以順利繼承遺產,相反的,由於《婚姻保護法》不承認同性婚姻,溫莎只因結婚對象性別不同,就必須因此多繳交上千萬房屋贈與稅。

由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執筆的意見書擲地有聲的表示,國會制訂《婚姻保護法》的目的及效果,就是刻意要讓同性婚姻居於劣勢、被標籤化,即使他們住在承認同性婚姻的州,卻不能和異性婚姻享受同樣的福利及責任,結果是,他們被貶為二等婚姻,成千上萬的小孩被羞辱,「它讓紐約州消除不平等的努力徒勞無功,因為該法將不平等寫入整部法條中。」

雖然義正嚴詞,但這次的釋憲其實多所保留,還不能視為是同性婚姻的全面勝利,相較於一九六七年美國最高法院宣告禁止黑白通婚違憲,這一次,大法官只著墨在承認同性婚姻州內的權利平等,但美國仍有三十個州禁止同性婚姻,最高法院在此畫下紅線、不肯逾越一步,反而再次確認尊重美國各州對婚姻的管轄權,不論這些州是否禁止同性婚姻。

即使如此保留的裁決,仍然是以五比四的票數才驚險過關,可以說,這正是美國法學家凱斯桑斯坦所形容的「司法極簡主義」精神,比較白話的說法,就是一次一案、先解決眼前的案例,至於更根本的爭議則保留開放空間,等各方審慎辯論後,答案也許自然浮現,這是司法極簡主義的民主層面;就策略層面而言,在意識形態對立的最高法院,如果不是有所妥協,而試圖一次解決所有爭議,四位自由派法官可能就無法爭取到甘迺迪大法官關鍵這一票了。

事實上,「司法極簡主義」,也攸關運動策略,早在二十年前,桑斯坦就曾指出,如果美國最高法院直接要求所有的州政府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可以預期會發生一場憲政危機,群眾恐會更加憎惡同性戀者,並訴求以修憲手段來推翻最高法院的判決,對最高法院來說,什麼事都不做反而會比較好。

也許,這正是最高法院自由派審慎的理由,只是,就同性婚姻合法化而言,趨勢顯然樂觀得多,就像大法官歐康諾曾經說,「輸家未必輸掉一切,也不是輸掉永久。」但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訴求,其實開始像個贏家了。期待有一天,台灣也能進入「不論你愛的是誰、我們都生而平等」的美好世界。

臉書討論

回應

關心您★遠離毒品《中國時報》
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生活的目的歡送每個人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