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人權與資本主義的棉花田

2013/01/24
麥爾坎·X曾道:美國比南非更為惡劣。南非坦承擁護種族隔離制。美國則是表裡不一,以自由之名實施奴隸制度。美國如同奴隸制度下的開墾地。

美國政府視人權如無物並非始於911。然而自由派媒體 、學者常將美國在911以後的反恐措施視為非常時期必要手段,並為政府限縮人權辯護。自由派認為,一旦反恐「成功」,非常時期就會結束。事實上,歷任美國政府在冷戰期間對異見分子的打壓與現今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毫無二致。

資本主義人權與社會主義人權

稍加留意美國憲法者不難發現美國憲法對權利的定義相當狹隘。《人權法案》(the Bill of Rights)(又名為《權利法案》,即美國憲法第1條至第10條修正案)保障的權利只侷限在民權與政治權利,如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原則、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人身自由等權利。相較於積極實驗社會主義的國家(如委內瑞拉),視公民直接參與公共政策的制定及執行、醫療、教育、工作、居住、營養、享有清潔飲水及衛生設施為基本人權,美國憲法摒除了限縮資本家利益的權利。故而美國人民以憲法保障的權利(狹義人權)爭取經濟、社會正義(即廣義人權)時,往往撞頭搕腦。相關討論請參考《華爾街如何掃蕩占領運動》、《梅鐸的總統選舉與資本家的階級權力》、《自由派媒體為何醜化查維斯》、《社區委員會的草根民主改造委內瑞拉》,此處不贅述。

傾國家之力鞏固資本家階級權力

要了解美國憲法保障的權利何以形同具文,必須理解美國政府踐踏人權的今與昔。1983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嗣後簡稱FBI)迫於《資訊自由法》(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的規定公布內部文件。文件顯示, FBI局長胡佛 (John Edgar Hoover)自1940年代起即派人長期貼身監控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海明威因為支持古巴革命(以異於資本主義的道路落實人權)觸怒了FBI。海明威傳記作者哈奇納(A. E. Hotchner)便指出,海明威遭FBI幹員監控,寢食難安,故而在1961年舉槍自盡。

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是另一個遭FBI監控例子。金恩無意挑戰資本主義,他的終極目標只侷限在終止美國種族隔離制度。由於黑人常遭白人種族主義者殺害,金恩遂要求詹森(Lyndon B. Johnson)政府派遣聯邦軍隊保護示威者。1964年詹森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時,金恩旋即與其他黑人民權運動領袖協商,並呼籲黑人停止遊行,以拉抬詹森選情。對金恩而言,民主黨願意比共和黨做出更多「讓步」,故而他對詹森政府的越戰罪行始終保持沈默。

麥爾坎‧X(Malcolm X)對資本主義只能推翻,不能改革一事,洞若觀火。他言道,權利是以生命抗爭而得,不是乞討來的。美國政府以「民主」之名在越南屠戮平民,並在國內坐視白人殺害黑人,偽善無甚於此。若黑人運動者不能堅守國際主義原則,對帝國主義壓迫亞、非民族都能保持沈默,資產階級政府就可以輕易收編黑人民權運動。

即使金恩如此謹小慎微,他仍舊開罪了詹森政府。1964年FBI幹員在金恩欲前往挪威領取諾貝爾和平獎時送了匿名信及一卷婚外情錄音帶給金恩。信中「建議」金恩自殺,若是不從,寄信人就會公布他的婚外情。金恩不予理會,仍持續推動民權運動。

1965年麥爾坎‧X遇刺。金恩爭取民權時,才日漸體會只要國家資源仍用於帝國劫掠,美國黑人、窮人所受的壓迫是無法根本改善。若無基本人權,民權與政治權利僅是徒具形式(例如食不餬口者不會上餐館,餐館即使停止種族隔離,黑人仍舊進不去)。金恩故而在1967年4月的演說《超越越南》(Beyond Vietnam: A Time to Break Silence)坦承己過,公開反越戰,他並將批判的矛頭指向美國帝國主義及詹森政府。

《暗殺Malcolm X》的三名作者(George Breitman, Herman Porter ,Baxter Smith)指出, 1968年3月4日FBI解密檔案寫道:政府會以一切手段防止黑人民族運動出現一名彌賽亞(messiah)(即救世主)。[麥爾坎‧X]就曾是彌賽亞,他現在則是運動的烈士。 [金恩]若能放棄順服白人與自由派非暴力教條,就可能成為彌賽亞。[]內的人名業已遭FBI塗掉。然而,解密文件遭塗掉的字母長度與麥爾坎‧X與金恩英文名字拼字的長度一致。金恩也恰巧在1968年4月4日遇刺身亡。

一言以蔽之,美國迫害人權是常態。美國人民以《人權法案》 保障的權利爭取廣義的人權時,由於會危及資本家利益,資產階級政府當然不會坐視。

資本家的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

政治學者多半認為美國政府保障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此說大謬不然。新聞自由的限度是分析資本主義運作方式的一個面向。FBI前副局長費爾特(William Mark Felt, Sr.)在2005年接受《浮華世界》(Vanity Fair)專訪時坦承他就是水門醜聞(Watergate scandal)的消息來源。

費爾特與尼克森(Richard Nixon)素來不睦。費爾特只聽命於FBI局長胡佛一人。由於胡佛逝世時,尼克森跳過費爾特,在1972年5月逕自指派葛雷(Louis Patrick Gray III)出任FBI代理局長。1972年6月水門案發生後。費爾特遂透露消息給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記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對尼克森還以顏色。

以水門醜聞彰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商業媒體捍衛新聞自由」的荒謬之處在於,費爾特自己至少授權了9起入侵異見分子家人的住處的犯罪行為。FBI 自1956年起就以反情報計劃(Counter Intelligence Program,嗣後簡稱COINTELPRO )入侵異見者住所、竊取異見組織成員名單。費爾特就是COINTELPRO的指揮官。雖然他在回憶錄中痛斥《資訊自由法》對FBI事事掣肘,然而商業媒體對COINTELPRO的存在卻佯裝不知。

由於FBI常打砸異見組織會所,社會主義工人黨(the Socialist Workers Party)因不堪其擾,故而在1973年對FBI的COINTELPRO罪行提起告訴。不過,國家是資本家的工具,雷根(Ronald Reagan)在1981年特赦了費爾特。社會主義工人黨受COINTELPRO之害十幾年,處境卻與民主黨判如天壤,原因很簡單。資產階級法權顧名思義只保障資本家。尼克森以對付無產階級的手法對付同為資產階級的民主黨,當然成了過街老鼠。資產階級法權並不保障無產階級。故而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工人黨挑戰資本主義時,遭FBI摔打砸拉都是自取其禍。Cointelpro: The FBI's Secret War on Political Freedom一書依據FBI解密檔案對Cointelpro罪行深入分析,此處不贅述。

歐巴馬政府的人權記錄

冷戰時期殷鑑不遠。美國反共反完了接著反恐。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Leon Panetta)在2012 年1月29日接受CBS訪問時,即公開為白宮暗殺美國公民的政策辯護。他說道,美國公民雖享有憲法第5條修正案保障的權利(即不得不經過正當法律程序而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但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恐怖分子是「敵方戰鬥人員」(enemy combatants),所以白宮認定的恐怖分子/美國公民不受憲法保障。

FBI在2012年12月21日迫於《資訊自由法》規定,公佈99頁政府文件。文件顯示,美國企業、FBI、國土安全部 、司法部皆視「質疑資本主義的異見=恐怖主義 、犯罪行為」。故而以和平方式爭取經濟正義的美國占領運動者/恐怖分子完全不受美國憲法第1條修正案(言論 、集會、和平請願自由) 的保障。

美國政府及財閥對「犯罪」的定義影響至關重大。2012年12月14在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Sandy Hook小學發生槍擊案造成26人死亡。由於商業媒體強烈支持政府武裝警察或軍事公司的武裝保全進入全美校園「維持治安」,歐巴馬遂於2013年1月16月頒布了槍枝管制行政命令。他要求聯邦及各州政府加強合作,排除有「犯罪 」記錄的槍枝購買者。由於質疑資本主義的異見=犯罪行為,槍枝管制的行政命令自然不是衝著真正的罪犯(如右翼三K黨(the Ku Klux Klan))而是衝著勞動人民而來。槍枝管制的真正目的在於幫助美國統治階級壟斷暴力、鎮壓社會運動。

非政府組織電子前線基金會(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在2012年12月5月發布報告證實美國空軍、海軍陸戰隊 、國防部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在美國國內大規模使用安裝高科技監控儀器的無人飛機。無人飛機的攝影機可在6萬英呎高空拍攝地面目標物(如紙箱),並清楚判讀目標物的文字。換言之,《人權法案》如同廢紙。

資本主義的僱傭奴隸

麥爾坎‧X曾道:美國比南非更為惡劣。南非坦承擁護種族隔離制。美國則是表裡不一,以自由之名實施奴隸制度。美國如同奴隸制度下的開墾地。

911一如冷戰,只是美國政府限縮人民政治權利的藉口。東歐國家、俄羅斯、中國、台灣、終止種族隔離的南非猶如資本主義的現代棉花田。奴隸制度依舊,現下改變的只是管理奴隸的方法。資產階級每日製造進步假象。奉資本主義為圭臬的結果使得勞動人民實質的政治權利(狹義人權)、經濟、社會正義(基本人權)兩頭落空。如果勞動人民仍舊對「資本主義 = 民主、自由」之說深信不疑,並且對取代資本主義的制度欠缺嚮往、行動,借用麥爾坎‧X的觀察:「栓住奴隸的鐵鍊只不過是從奴隸的腳踝移到奴隸的心坎。」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