釐清文林苑都更案協商破局真相

2013/07/05
律師、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

責任主編:陳韋綸

現任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任職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時,曾在北市府強拆反對納入文林苑都更案的王家後,指出北市府搞的是「假都更、真合建」,並在當時提出「協商平台」作為未來解決都更爭議的構想。2013年3月下旬,張教授被邀請轉任副市長後,再度重申此構想,藉以解決台北市弊端叢生的都更問題;而他上任的最大使命,即為透過協商平台,徹底解決讓市長郝龍斌於政治前途上大跌一跤的文林苑強拆事件。筆者作為王家的訴訟代理人,曾與同意戶代表謝春嬌夫妻當面會談,盱衡雙方認知天差地別,於《誰是弱勢?-兼談北市府兩面手法與媒體自甘墮落》即已斷言,協商平台用於審查中或未來申請的都更案,必有助益;但用於憾事已成、而同意戶仍一副得理不饒人心態的文林苑案,必難成事。果不其然,張教授就任副市長後,短短不到3個月,協商即宣告破局。

筆者於北市府與王家的整個協商過程中,所接觸者皆為最完整的第一手資訊,因此本於職責,以及長期對社會公平正義的堅持,欲以此文來釐清、還原完整真相。首先,請讀者先細想,協商的實質意義是什麼?其次,再容筆者說明協商破局的真相為何?北市府與媒體一面倒地指責:是因為王家堅持原地重建,絲毫不肯退讓所致,問題是:真相果真是如此嗎?另一方面,媒體對所報導的新聞消息應該負有充分查證義務,然而文林苑案媒體如此一致片面報導的現象,或許最初是片面來自北市府訊息,但在士林王家澄清後,多數媒體仍依據北市府發出的訊息作報導,背後更大原因,恐怕是在於建商的建案廣告、乃媒體最主要收入來源之故。

其實讀者只要仔細閱讀「文林苑更新案協商小組評估報告」後,即可找出答案真相:

一、何謂「協商」?

顧名思義,「協商」乃透過商量,瞭解體諒彼此立場,有所退讓,以促成雙方達成協議。於文林苑案,當協商破局時,北市府、媒體刻意指責王家堅持原地重建不肯退讓(實則不然)時,可曾反思與檢視同意戶方面是否曾經有所退讓?台北市政府的「讓步」又到底是什麼?給個公共藝術還有獲得建商捐款,就叫做台北市政府的退讓嗎?為何僅僅單向要求王家退讓,並因此強硬地指責王家?

二、協商破局的真相

與其相互指責,各說各話,不如按圖(評估報告)索驥,探索釐清真相。

北市府6月20日召開記者會公布此份「文林苑更新案協商小組評估報告」,筆者從媒體上看到張副市長發言表示:因同意戶、不同意戶各有所堅持,因此協商破局(相關剪報)。此一發言,雖對已有所退讓的士林王家不盡公平,勉強還算中肯。但後來北市府官員發言,一昧指責是王家堅持原地重建導致協商破局,這些官員顯然根本沒有細讀此份評估報告。作者7月1日收到北市府關於強拆案件的代理律師所寄,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原先因為張副市長介入協商而暫時停止的訴訟續行的書狀,其內容亦泛言指稱係因王家堅持原地重建,導致協商破局,顯然亦是人云亦云,根本未曾研讀此份評估報告。

(一)為利釐清真相,首先將此評估報告所提出號稱有7個方案(評估報告第17~32頁)簡要的實質內容整理如下:

1、檢視上表可見,攸關同意戶、不同意戶權益者(包括期程),實際上僅有三種性質的方案(方案一、二、三)。所謂增設紀念文林苑事件公共藝術與都市更新公益協商基金,文林苑都更案實施者樂揚建設、同意戶或不同意戶從未主動提出或事先有所主張,純粹是張副市長為實踐個人理想所提出。其中公益協商基金,張副市長曾對筆者不經意透露「希望」樂揚建設率先捐款1,200萬元,樂揚建設在目前氛圍下自然難以說「不」。依筆者之見,對樂揚建設而言,根本是「不樂之捐」。此外增設紀念文林苑事件公共藝術的費用,自然也會是由樂揚建設買單。

2、由此表可以很清楚看出,實際上,方案四、五、六、七,不過是方案一再附加其他情境而已。真正且有實質意義的方案,其實是方案四(方案一維持原都更計畫+分配位置協議交換)、二(王家不參與都更、原地重建)、三(王家參與更新、分幢建築設計)。

3、在協商溝通的過程中,筆者得到的訊息是:協商小組初步推出所謂的7個方案後,張副市長便僅屬意方案七,其餘均只烘襯而已。方案七,除增設紀念文林苑事件公共藝術、都市更新公益協商基金外,主要建構在方案四,亦即維持原都更計畫(不再影響此都更案期程)的基礎上,但王家可以透過分配位置協議交換,換到更好的樓層。因為王家當時不同意參與文林苑都更案,所以在權利變換後分配的樓層,都更實施者總能「神蹟般」地抽在國人最忌諱的第4樓層。而張副市長邀馮正民教授、蔡志揚律師在4月29日與筆者私下溝通時(評估報告第8頁),提出樂揚建設同意提出3戶一樓與2戶五樓的房屋交換王家全被分配在第4樓層的5戶(筆者有北市府提供的換屋資料),並一再強調此一換屋方案除與原來被拆房屋的位置、生活起居出入動線相差有限外,房屋市值更可增加數千萬元。馮正民教授還對筆者說希望王家能本諸善念接受此提議,不知馮教授是否也曾以類似說詞規勸同意戶?如果王家是如同意戶或一些別有居心之人所刻意形塑欲坐地起價的釘子戶,此時有了協商小組的介入背書,應該是最好獲利出場的時機,但王家仍然婉拒,那些別有居心、含血噴人的人應該可以閉嘴了,否則也應該要換一種新的誣蔑手法!

(二)究竟誰堅持,誰曾退讓,細看此份評估報告第7~9頁的協商大事紀,亦可一目瞭然,何需妄詞爭辯!

1、樂揚建設為求快速解決此一爭議,幾乎對台北市政府有求必應,包括增加費用設置紀念文林苑事件公共藝術與公益協商基金的「不樂之捐」,以及提出包括第1層樓在內的房屋提供交換,可以肯定樂揚建設促成協議,對張副市長的協商小組有所退讓。

2、王家在4月17日的會議,既已提出從原本門牌號碼14、18號(中間還隔著16號)的「原地重建」,主動表示為讓樂揚建設較好規劃設計,願意將14號、18號整併至基地角落重建,此為退讓方案之一。嗣於4月29日張副市長邀筆者私下會面(共有二次,另一次在6月6日。筆者均事先知會王家,事後再報告結果。),筆者建議北市府亦可考慮王家二戶基地,一戶重建、一戶參與更新(以上均見於北市府的大事紀內)。另外當日筆者首次見到協商小組提出的7大方案初稿,亦就方案三表示王家可能願予考慮,但需看到方案的詳細內容才能討論,在在俱見王家為促成協商成立,已一再有所退讓。

3、但同意戶呢?同意戶的訴求,自始至今,始終都是已核定都更計畫不能修正變更、重新審議;不可以影響他們的權益與回家期程;要求立即開工、限期完工(評估報告第15頁)。至於北市府如何與樂揚建設、王家協商,只要不違反上述同意戶訴求,他們就沒意見,否則就不接受。對照大事紀中記載「5月15日<第6次會議>協商小組已與同意戶就所提出可能方案進行協談,並獲得同意戶肯定與認同」,顯然是建立在以方案一為基礎的方案四~七(最可能是方案七),並從評估報告第68頁所附同意戶代表謝春嬌於6月10日所簽同意書,同意「『文林苑更新案協商小組』建議的『方案七』」可以獲得印證。而且此份同意書還透露一項訊息,協商小組原來並非僅是提供平台協助雙方溝通,縮小雙方歧見差異,反而是有自己屬意的方案(方案七是協商小組積極建議的方案,請參第68頁同意書內文),公親變事主地積極說服三方接受(同意戶原對增設紀念文林苑事件公共藝術稍有疑慮)。試問,這是那門子公平客觀的協商平台?北市府的協商小組既然有自己的立場,甚至將張副市長個人在都更政策上的「理想」偷渡至本案,讓樂揚建設不得不買單(捐助1,200萬元成立公益協商基金),協商平台啟動才一個半月,便淪為持有特定立場的單向說服王家工作,6月20日竟還大張旗鼓召開記者會,真令人不敢恭維。

(三)從評估小組自我設限的3點協商原則(評估報告第17頁),亦可看出此協商小組早已設定立場──即說服王家進入文林苑都更案。其三點原則分別是:

1、合法原則:設定應符合「現行法令」,並將王家主張原地重建,視為一般新申請的建案,必須依申請當時的法令審查(包括建築線問題),卻未虛心檢討並非王家自願要將既有房屋拆除改建,而是被合法與否仍有爭議的代拆除處分給強拆了,王家的訴求乃是以回復原狀為出發點的重建(包括後來的退讓方案)。此時,應審視的是王家兩戶房屋在興建當時是否合法?是否有建築線?如答案是肯定的,訴求重建當然有理,並且這樣認定才是真正符合「合法原則」的要求。惟此部分,甚至有媒體與曾經令人敬佩的記者,直接誣指為王家是違建,還侵占他人土地(相關剪報),手法與目前苗栗大埔自救會即將被拆的4戶,明明是謄本登記有案的合法建物,近日苗栗縣政府想要強拆,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又不約而同地將之操作成違建戶,兩者如出一轍。而自甘墮落的媒體絲毫不知查證,只會充當打手地加以報導出來的情形)。

2、公平合理原則:此與合法原則中另外提到亦應考量「理與情」的情形相同,僅係輕輕帶過,並未有實質著墨。

3、社會成本最小化原則:評估報告指出:「方案的形成,應考量實施的時間,所需的經費及社會付出的成本,以合乎效率的前提下評估各種方案,並考量公共利益與社會成本間之平衡。」明眼人一看即知,即要考量實施時間與合乎效率的前提,則凡是要變更修正都更計畫因而需重新審議的方案(即方案二、三),在第一時間即會被排除,更可印證此協商小組最大任務,不過是思考如何說服王家心甘情願參與都更而已。說穿了,不過是又是一種「犧牲小我(王家),完成大我(北市府、建商與同意戶)」的封建心態而已,毫無實質溝通的協商本質。

協商不成,雖如筆者所預期,但卻非筆者所樂見。此一評估報告隱匿了可以證明王家並非只是想漫天索價的釘子戶的資訊,而且協商不成的最大原因,乃同意戶堅持不肯比照永春都更案變更都更計畫,以及張副市長想在短時間內解決此一重大爭議的心態,因而操之過急,一切又回到原點。北市府、媒體刻意將之炒作為協商不成乃因王家的堅持原地重建之故,筆者做為參與協商最深的人,不得不鄭重加以澄清駁斥。

回應

當文林苑事件的操作已經變成一種信仰,最後就是黨同伐異而已。根本無法對話

文林苑和大埔抗爭事件,目的都是為了要政府盡到保障人民財產與居住的職責,阻止政府利用公權力將私人土地移交給政客、財團炒房謀利,以求人人都能得無憂安居。

文林苑事件是建商交給廣告、公關公司去操作,只為商業利益跟信仰沒有關係。黨同異伐也是建商正在做的事,到建商傀儡臉書去走一趟,馬上就有蟑螂來區分你是同黨還是非同類。

拒遷戶方面又何嘗不是
在這裡凡是與他不同調
就可以罵人「蟑螂」@_@

建議詹律師

王家不參加都更或王家開出天價間接回絕都更,樂楊出得起價就成交出不起就拉倒,根本沒必要跟誰解釋那麼多。

反觀應該要算出因為王家參不參與都更,對於都更案所產生實質利益有多少,民眾就了解為什麼非逼王家參加都更的原因了

建議詹律師<br>
下週一就要開庭,是非對就錯在此戰。麻煩作萬全準背,抱自之死地決心,全力拼搏上陣。到處作秀與否,不會影響輸贏。<br>
官司輸了以後,就該檢討。看是不是在法庭上,該講的東西,都拿到法庭外講完了。不要敗訴耍賴,謾罵法官是「法界蟑螂」,那就難看了。

樓上說的是正確,問題的核心就是樂揚不想花錢卻又貪圖地主的土地,所以樂揚從未停止散播對不同意的地主的抹黑與污蔑,企圖把「以多數決侵犯第三者基本人權」當成理所當然的行為。

會被網友稱為蟑螂,應該是指散布病毒的媒介吧?並且我也只看到樓上貼文是指樂揚傀儡臉書有蟑螂啊!怎麼連這裡都有自認是蟑螂的網友在訴苦?

美國帝國主義是不准政府公權力介入私辦土地開發案;就如同樓上說的,資本家既沒錢又無能就拉倒,還想硬幹就送你進大牢蹲上九十九年。

想把我的五十坪土地權變成150坪樓板,還說我佔盡便宜?這些瘋子別把人民都當成是傻子了。

因為協商有預設立場,當然就不應該再協商;既然不要協商,當然協商就自然破裂。「協商」本來就是用來美化「談判」的用語。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看出您大律師無法說出您及彭龍三、陳虹穎的好朋友,前王家律師 蔡志揚代表台北市政府,其明確說王家無建築線法律是正確的。

再接下來的問題,換你不熟的 大法官

依你好朋友蔡志揚代表台北市政府做出的報確,很明確指出 你替文林苑 提的釋憲案是針對 都更22條多數決及36條強拆,所以簡單的說 你替文林苑 聲請的 違憲條文 皆未判定違請,被判定違憲的都不是你替文林苑王家聲請的;請大律師說明是否如此?如果違憲條文都不是你聲請的,那不是吃鄭文龍律師的豆腐嗎?難不成你已忘記您釋憲文怎麼聲請的嗎?

那提出證據 ,讓你回憶一下,可以證明您並未聲請第10、19條違憲

節錄 樂揚王家拆屋還地官司 民事裁定
被告已於101 年
7 月20日對該強制拆遷之行政處分提起撤銷訴訟及確認處分
違法之訴,並由臺灣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下稱臺北高等行政
法院)以101 年度訴字第1144號審理中,且針對該強制拆遷
法律依據之都市更新條例第22條、36條規定,被告亦已於10
1 年5 月25日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

記錄澄清點
澄清點 一: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推論你並無王國雄先生合法授權,
所以您代表王國雄先生的所有主張(像原地重建、拒絕樂揚換屋)法律上皆屬無權代理,法律上屬效力未定。

大律師,下禮拜一打算生出什麼新的法律觀係說服法官啊?
你的主張

節錄【裁判字號】 101,重訴,412
本件原告(樂揚)提起拆屋還地訴訟有無理由,
以被告(王廣樹、王耀德)是否無權占有系爭土地為前提
而被告有無占有權源,取決於前開強制拆遷之行政作為是否合法,如強制
拆遷不合法,應回復至未拆除之狀態,則被告自仍得本於所
有權占有使用系爭土地;

上面的說法,下禮拜一不知道要不要學周星馳吞回去啊
真是期待啊,呵呵

為什麼老是提有沒有建築線的問題?大多數網友都和我一樣,是在市府代替樂揚強制拆屋、北市府人權委員辭職後才開始關注這官商聯手件侵犯基本人權事件,大家關心的是被拆掉的老房子,而不是能不能重建的問題,這跟原來老房子的建築線有什麼關係?

執行拆屋的市府和委託拆屋的樂揚,根本沒有資格提出建築線這種問題;眾人皆知,就是你們聯手毀滅了原有建物,然後再去扯一個不應該被產生、莫須有的建築線。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台北市政府說您替王家聲請的釋憲標的條文 ,被宣告違憲的都不是您替王家聲請的。相信您說不出 "大法官宣告文林苑都更案違憲吧"

接下來換一位您應該還蠻熟的 人 林石猛律師

節錄
文林苑釋憲案沒有嬴家!?
最高行政法院97判615判例即認:「如經解釋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規違憲,且該法規於一定期限內尚屬有效者,自無從單獨對於聲請人溯及失效。」,亦即認釋憲聲請人並不得依大法官釋字177號解釋文第2項、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2項,於釋憲文公布當日起30日之不變期間內,提再審之訴。因而,致該號解釋之聲請人王家無法經由再審救濟。除非王家堅持台北市政府曲解法令、違法行政,並擬進而挑戰判例,否則,於最高行政法院廢止上揭判例前,未來王家勢必再次經歷曠曰廢時之行政訴訟再審及聲請釋憲程序,而其聲請釋憲之標的,已不是都更條例之條文,而是上開判例!

問題四: 請問詹順貴大律師 關於林石猛律師的說法在法律上是否錯誤?也就是王家聲請再審也會因最高行政法院判例而被駁回?

記錄澄清點
澄清點 一: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推論你並無王國雄先生合法授權,
所以您代表王國雄先生的所有主張(像原地重建、拒絕樂揚換屋)法律上皆屬無權代理,法律上屬效力未定。

澄清點 二: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看出您大律師無法說出您及彭龍三、陳虹穎的好朋友,前王家律師 蔡志揚代表台北市政府,其明確說王家無建築線法律是正確的。

大律師,你不過只見過36戶裏面的謝小姐夫婦,其他35戶沒見過,就可把責任怪到36戶;當然以你身為王家的律師本該如此。但是這個文林苑案有太多的資料流出了,不是用律師身分就可以呼弄我們的。而我為什麼那麼在乎王國雄有沒有委託您大律師,因為不管王家還是36戶跟本都不是一個團結的個體。我家五個地主就有四種不同處理方式,36戶同意戶就更多種不同方式。越搞清楚每個人處理方式,就越能了解整個全貌。而一堆不想了解,正是讓你大律師呼弄的最好對象

5月11號在36戶fb寫的
王耀德先生,那邊太長了,就在這回覆你,張猴戲的假權變、真合建 的主張 我沒什麼意見,不過張猴戲跟蔡志揚 兩個人替台北市推的版本,還不是照樣可以假權變,真合建;更搞笑的是這個版本照樣違反釋字709 ,沒有聽證會。
張猴戲根本不懂都更法律,一直主張 什麼第三方公正平台,釋字709可不是這樣說的,釋字709主張是正當法律程序,而正當法律程序是要求政府,並不是限制建商。同樣第三方公正平台根本不是大法官所要求的正當法律程序之內,張猴戲的話,以大法官釋憲文來說只是屁一個。

你一直要主張 都更10,19條違憲 所以 都更條例違憲,所以文林苑違憲,這種說法只是操弄魚論,不過你們王家也只能這樣說。大法官解釋 是不針對個案,只針對條文是否違憲。個案是否違憲,那是行政法院來決定的。就算你們主張你們雖未聲請10、19條違憲,但是併案審查,你們可以聲請再審,那也不過是文林苑案個案再審資格,能不能再審不是大法官決定,而是行政法院法官決定。而且大法官釋憲有落日條款,不要說你們王家,就算是土城都更案鄭文龍律師聲請都更第10條違憲,並導致第19條違憲,土城都更案也因落日條款加最高行政法院判例 確定是無法再審。

至於張猴戲的第三方平台,不用想都知道是沒有用的。就算你想談,你老爸王廣樹、跟你伯父王清泉根本不會談;除非你能說服他們兩位。這個猴戲我預計三個月會演不下去

而你們一直幻想36戶會等的受不了,同意你們變更;那是想太多了。受不了的像謝主席他們才會跳出來,花那麼多時間精力,有等的本錢的像郭石吉他們才不會跳出來,他們也絕不是樂揚拿一個月一萬元就能打發的角色。如果樂揚願意給你們家兩億,而你們也接受,我相信郭石吉也會要求樂揚比照你們王家條件,不然他台北市副議長就白當了。
光一個郭石吉就沒人搞的定了,想要變更,真的是想太多了

而樂揚這時候不會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們根本不是財團,只得陪台北市政府演猴戲。而且樂揚不是沒有招,民事訴訟拆屋還地
你們最大的惡夢就來了
現在應該要進入辯論庭,大概開個3,4次就可宣判了,大概三四個月,剛好是猴戲演不下去時
而暫停訴訟裁決書已明確說明,你們王家詹律師根本無法對抗樂揚告你們王家拆屋還地的民事訴訟,這個官司你們打輸,就非常可能法官會同時允許樂揚聲請假處分,拆組合屋。
如果你能提供 下次此開庭時間,那就感謝了

如果站在同意戶這邊,我是建議你們能下車就下車,法律上你們一點機會都沒有,你自己也很清楚這點,不過很現實,你說服不了你父親跟你伯父王清泉;
如果站在我個人利益的話,你們最好不要下車,因為一而在的訴訟會讓這些法律越來越明確,我預估我們家10年後會談都更,而這些法律關係可是我求取最大利益的武器。

在我眼中,你們王家只是被詹順貴追尋他自己的正義利用的棋子罷了,正常的律師會尋求當事人最大的利益,但詹順貴不是。而那些跑龍套的也只是棋子罷了,而這些樣子被這些正義的律師洗腦,主要人物在文林苑案、在華光、在反風車中,都背了不少刑事案件,這些棋子看不透,對我無所謂啦;反正成年人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寫了差不多了,反正要怎麼做,你們王家高興就好了,我是無所謂
讚 · 回覆 · 8 · 5月11日 12:38

5/11 寫的另外一段
呵呵 王耀德先先,釋憲是誰的功勞,對一般人不重要,對我可很重要,因為要找懂都更律師非常困難,好的律師上天堂,不好的律師可是會讓委託人死得很難看;
誰能看出有釋憲問題,這表示律師的能耐;去年這時我認為蔡志揚是都更專家,這次釋憲充分顯示蔡志揚 對於憲法層級的問題還差得遠,他看不出都更第10,19條可能違憲,他在fb曾寫說你們家連釋憲的資格都沒有,就表示他對憲法還有待加強;而有此來檢驗詹順貴律師,他更是錯得離譜,而且他絕口不提鄭文龍律師土城都更案,更是讓人覺得詹順貴律師是欺世盜名,還什麼俠客、人權律師 ,哈。

王耀德先生,你認為你們能撐過20年,我是無所謂啦。你們撐到現在,對我來說只是樂揚高層根本無能解決不了這個小問題。你們撐20年,那只是樂揚無能到家罷了,同意戶我是不期待啦,同意戶去年是鴿子過了一年還是沒長進,仍是鴿子。
就算樂揚倒掉,我也無所謂啦,因為也不過是台北市政府接管負責完成此都更計畫,由台北市政府拆你們組合屋

說實在,我從沒跟你們王家對談過,我就可以知道王廣樹跟王清泉不會妥協的;謝主席跟你們公開及私下場合談那麼多認,還一直幻想台北市政府介入就可以談出什麼,你們多拿一些就可解決,根本是想太多。

你們 要怎麼,對我是無所謂啦。反正私權糾紛,最後就是靠民事訴訟來解決。民事訴訟很慢,但是一定會解決 現在王家土地占有權屬 樂揚 還是你們王家。如果樂揚笨得打贏官司還不敢要求法院強制執行,或是同意戶不敢要求樂揚動手,再混過20年,我也就笑笑罷了;反正同意戶不敢動手解決事情,這不是我這位觀眾的問題;更何況我本來都打算替同意戶動手,同意戶還是只敢跟台北市政府哭哭,根本是浪費時間。

打太多了,老話一句,打嘴炮是解決不了事情,不管是對你們王家或是同意戶、或是樂揚;大家只會打嘴炮只是爽到好市長罷了~
讚 · 回覆 · 6 · 5月11日 22:15

詹律師你就開張收費單給樓上的問題網友吧!你有一連串的問題,起碼也應該付了諮詢費後再提出,除非律師肯願意為你提供免費諮詢的服務。

至於律師如何去打官司,那是律師和委託人之間去商議的事,旁人本來就沒有資格打嘴砲。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台北市政府說您替王家聲請的釋憲標的條文 ,被宣告違憲的都不是您替王家聲請的。相信您說不出 "大法官宣告文林苑都更案違憲吧"

大律師 感謝你的不(敢)回應,澄清了四個問題。很明確證明,你的程度還不足以讓我付您律師費

你的粉絲什麼都寫不出,反正棋子,能做什麼,呵呵 ~

記錄澄清點
澄清點 一: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推論你並無王國雄先生合法授權,
所以您代表王國雄先生的所有主張(像原地重建、拒絕樂揚換屋)法律上皆屬無權代理,法律上屬效力未定。

澄清點 二: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看出您大律師無法說出您及彭龍三、陳虹穎的好朋友,前王家律師 蔡志揚代表台北市政府,其明確說王家無建築線法律是正確的。

澄清點三: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台北市政府說您替王家聲請的釋憲標的條文 ,被宣告違憲的都不是您替王家聲請的。相信您說不出 "大法官宣告文林苑都更案違憲吧"

澄清點四: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關於林石猛律師的說法在法律上是否錯誤。所以明確得知林石猛律師見正確,也就是王家聲請再審也會因最高行政法院判例而被駁回。

你不回應=同意我的意見

你不想理我=同意我的意見

你不隨之起舞=同意我的意見

你沒時間打筆仗=同意我的意見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阻礙社會發展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不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妨礙社會進步釘子戶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不知權變死老百姓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不識大體

你不配合我的利益=不慈悲

<font color="FF0000" size="3"><b>
詹大律師:
你以兩地整併方案為據,證明協商過程中,王家有退讓。<br>
請問:
兩塊欠缺建築線的畸零地,換取一塊方整可建地,這「退讓」的點在哪裡??<br></b></font>

死豬仔佔豬砧。

應該是狗在吠火車。

我早料到你不回答,因為我寫的四點 ,全不是我主觀的論述,而用了 王家土地所有權人之一王國雄、蔡志揚律師、大法官、林石猛律師。因為寫的是事實你根本不能回答,我不僅做了功課,還做了十足。而你的守護者,什麼功課都不會做,只能要攻擊的方式。呵呵,真是替那兩位仁兄不值,不知道行政訴訟法半年前改了,就被你罵不做功課,是蟑螂。呵呵,我要是不去那場高等行政法院,我絕對也不知道行政訴訟是可以合意暫停,那兩位仁兄 比起你這些粉絲程度高多了,被你炮也會去查法條,都被你侮辱成蟑螂,呵呵。那你的粉絲的程度,呵呵 ~

記錄澄清點
澄清點 一: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推論你並無王國雄先生合法授權,
所以您代表王國雄先生的所有主張(像原地重建、拒絕樂揚換屋)法律上皆屬無權代理,法律上屬效力未定。

澄清點 二: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看出您大律師無法說出您及彭龍三、陳虹穎的好朋友,前王家律師 蔡志揚代表台北市政府,其明確說王家無建築線法律是正確的。

澄清點三:
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可以很明確台北市政府說您替王家聲請的釋憲標的條文 ,被宣告違憲的都不是您替王家聲請的。相信您說不出 "大法官宣告文林苑都更案違憲吧"

澄清點四:
感謝感謝 大律師您的不(敢)回應關於林石猛律師的說法在法律上是否錯誤。所以明確得知林石猛律師見正確,也就是王家聲請再審也會因最高行政法院判例而被駁回。

做足了功課,一再證明大律師在都更的法律程度只是一再被法院踢回爾已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裁定         102年度抗字第334號
抗 告 人 王廣樹
      王耀德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詹順貴律師
      翁國彥律師
上列抗告人與樂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間無權占有等事件,抗告人
對於中華民國102年1月31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
412號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抗告駁回。

節錄
查相對人提起本件訴訟,係主張臺北市政府於101年3月28日
依都市更新條例第36條規定,代為拆除系爭建物,並將拆除
後之系爭土地點交予伊,以實施都市更新,伊於當日即豎立
鐵皮圍籬加以占有。詎抗告人未經伊授權或同意,竟毀損圍
籬進入伊所占有之系爭土地,設置組合屋等違章建物,不法
侵奪伊之占有,而加損害於伊,爰依民法第962條、184條等
規定,求為抗告人應將上開組合屋拆除,返還系爭土地之判
決(見外放原法院101年士調字第226號影本卷第5頁之起訴
狀)。則本件訟爭事實乃相對人取得系爭土地占有後,抗告
人有無毀損圍籬進入系爭土地,設置組合屋而侵奪相對人對
系爭土地占有之問題,與抗告人以臺北市政府為被告,主張
臺北市政府101年3月1日府都新字第00000000000號函之代為
拆除之行政處分係屬違法而侵害抗告人之居住自由及財產權
利,請求撤銷原處分及訴願決定,臺北市政府應將抗告人之
系爭土地及建物予以重建並回復原狀之行政訴訟(見外放原
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影本卷第26頁以下之行政訴訟起
訴狀),乃係臺北市政府代為拆除之行政處分是否違法應予
撤銷及負損害賠償責任之問題。抗告人主張所有系爭土地及
建物遭臺北市政府違法拆除之事實,與相對人主張系爭土地
經臺北市政府點交後占有被侵奪,雖社會基礎事實相牽連,
但各自主張遭侵害之事由分立,而屬不同之權利義務關係,
並非本件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請求回復占有之先決
要件問題,民事法院就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本可自
行調查認定,是本件訴訟自非以系爭行政訴訟之認定為先決
要件,原法院因而駁回抗告人停止訴訟程序之聲請,於法並
無不合。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不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
,應予駁回。

樓上的裁判書,其中市政府公文文號怪怪的。這份裁判書是真的嗎?幾月幾日的裁判,新聞都沒報。到哪兒可查到這裁判,還是樓上大大是建商的人?

駁回理由是因為行政法院尚未終審,故尚無占有權與否之爭議。努力隱藏主要內文,就做足功課了?

裁判書寫的很清楚,「本件訴訟自非以系爭行政訴訟之認定為先決要件」,也就是說,高等法院叫詹順貴大律師專心一點,別扯遠了,別扯到行政訴訟去。<br>
呵呵
所以,駁回理由不是「行政法院尚未終審」。
是根本別去管行政法院在審什麼、判什麼。<br>
樓上你這是在噴墨,你要小心點。
詹順貴亂罵網友「網路蟑螂」、「噴墨」被抓包,雖然不好意思再發言,不表示他沒有繼續盯著本版在按。<br>
小心他看到自己粉絲亂噴,會抓狂。
呵呵

因為今年一月 詹順貴&王家 要地方法院暫停 拆屋還地官司的民事裁判
此要求被地方法院駁回
詹順貴&王家 向高等法院提起抗告
高等法院 駁回的裁定書

"行政法院尚未終審"
某至粉絲,還可以看成大法官不受理都更36條 的理由,真是被打敗了

另外給某位仁兄,這可在裁判書查詢
選高等法院 民事 王廣事 即可查到此份
另外這份是我昨天意外查到的
因為之前大律師看過很多大律師的行政訴訟判決書(像大埔、美麗灣、中科等)
就事論事 大律師除了都更外,行政訴訟算是高手打了不少漂亮的訴訟
(但他王家都更一路敗,總不能判他輸法官是蟑螂,判他贏的法官就不是蟑螂)
昨天想查他民事訴訟的功力如何,意外查到這一份

這一份是5.24 裁定 時間點非常有趣
大法官解釋後 約一個月 ,且是大法官解釋後 文林苑相關訴訟的第一份法院裁定
也就是說 高等法院已看過 釋字709 所做的裁定

另外是談判破裂前的一個月
看到這份高院裁定,王家民事官司根本不用打了

另外人員也很有趣 ,被告只有王廣樹、王耀德
(目前組合屋土地 土地驣本登記的地主)
其他像王清泉、王治平、王家駿、王國雄 應該不知道有這份裁定書
也看不懂這份裁定書的殺傷力

如果知道的話,我相信這次王家駿會 下車
王國雄就不用說了
王治平 從頭到尾根本沒出現過

當然,以上是個人的判斷
大律師是不用回我這篇了,也不能回這篇
訴訟進行的案子 律師當然不能隨便說話

將整篇貼出,如果關心文林苑 的法律關係
尤其從行政訴訟、釋憲,現在民事訴訟也快出來了
在民事訴訟結果出來前,這篇是值得一讀的

【裁判字號】 102,抗,334
【裁判日期】 1020524
【裁判案由】 無權占有等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裁定         102年度抗字第334號
抗 告 人 王廣樹
      王耀德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詹順貴律師
      翁國彥律師
上列抗告人與樂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間無權占有等事件,抗告人
對於中華民國102年1月31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
412號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抗告駁回。
抗告訴訟費用由抗告人負擔。
理 由
一、抗告人主張:坐落臺北市○○區○○段○○段000號土地(
下稱系爭土地)及其上同小段10474、10475建號即門牌號碼
臺北市○○區○0巷00號之一、二層建物(下稱系爭建物)
,均係伊所有,為伊先祖自清代起即居住至今之6代古厝,
相對人樂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不顧伊反對,挾其政經優勢將
系爭土地及建物劃入都市更新事業計畫範圍內,經臺北市政
府於民國98年6月16日核定准予相對人實施都市更新在案,
並於101年3月28日由臺北市政府動員警力代相對人強制拆除
系爭建物。相對人提起原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拆屋還
地訴訟(下稱本件訴訟),係以伊是否無權占有系爭土地為
前提,而伊有無占有權源,取決於前開強制拆除之行政作為
是否合法,如強制拆除不合法,應回復至未拆除之狀態,則
伊自仍得本於所有權占有使用系爭土地;而針對此一爭議,
伊已於101年7月20日對該強制拆除之行政處分提起撤銷訴訟
及確認處分違法之訴,並由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以101年度訴
字第1144號審理中(下稱系爭行政訴訟),且針對該強制拆
除法律依據之都市更新條例第22條、36條規定,伊亦已於
101年5月25日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系爭行政訴訟既為本件
訴訟之先決問題,為免裁判歧異,爰依民事訴訟法第182條
規定,聲請於系爭行政訴訟程序終結前,裁定停止本件訴訟
程序等情。經原法院駁回抗告人之聲請,抗告人不服,抗告
前來。
三、按訴訟全部或一部之裁判,以他訴訟之法律關係是否成立為
據者,法院得在他訴訟終結前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前項規
定,於應依行政爭訟程序確定法律關係是否成立者準用之,
但法律別有規定者,依其規定,民事訴訟法第182條定有明
文。又民事或刑事訴訟之裁判,以行政處分是否無效或違法
為據者,應依行政爭訟程序確定之,前項行政爭訟程序已經
開始者,於其程序確定前,民事或刑事法院應停止其審判程
序,行政訴訟法第12條亦著有規定。準此,必民事訴訟之裁
判,以行政爭訟程序確定之法律關係是否成立或行政處分是
否無效或違法為先決要件之情形,民事法院始應停止其審判
程序,由認定先決事實之行政法院或受理訴願機關先為裁判
或決定,再以該確定裁判或決定所認定之事實作為民事法院
裁判時認定事實之基礎。倘行政爭訟程序之法律關係是否成
立及行政處分是否無效或違法,並非民事訴訟之先決問題,
民事法院即毋庸停止訴訟程序,而應自行調查審認。
四、查相對人提起本件訴訟,係主張臺北市政府於101年3月28日
依都市更新條例第36條規定,代為拆除系爭建物,並將拆除
後之系爭土地點交予伊,以實施都市更新,伊於當日即豎立
鐵皮圍籬加以占有。詎抗告人未經伊授權或同意,竟毀損圍
籬進入伊所占有之系爭土地,設置組合屋等違章建物,不法
侵奪伊之占有,而加損害於伊,爰依民法第962條、184條等
規定,求為抗告人應將上開組合屋拆除,返還系爭土地之判
決(見外放原法院101年士調字第226號影本卷第5頁之起訴
狀)。則本件訟爭事實乃相對人取得系爭土地占有後,抗告
人有無毀損圍籬進入系爭土地,設置組合屋而侵奪相對人對
系爭土地占有之問題,與抗告人以臺北市政府為被告,主張
臺北市政府101年3月1日府都新字第00000000000號函之代為
拆除之行政處分係屬違法而侵害抗告人之居住自由及財產權
利,請求撤銷原處分及訴願決定,臺北市政府應將抗告人之
系爭土地及建物予以重建並回復原狀之行政訴訟(見外放原
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影本卷第26頁以下之行政訴訟起
訴狀),乃係臺北市政府代為拆除之行政處分是否違法應予
撤銷及負損害賠償責任之問題。抗告人主張所有系爭土地及
建物遭臺北市政府違法拆除之事實,與相對人主張系爭土地
經臺北市政府點交後占有被侵奪,雖社會基礎事實相牽連,
但各自主張遭侵害之事由分立,而屬不同之權利義務關係,
並非本件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請求回復占有之先決
要件問題,民事法院就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本可自
行調查認定,是本件訴訟自非以系爭行政訴訟之認定為先決
要件,原法院因而駁回抗告人停止訴訟程序之聲請,於法並
無不合。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不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
,應予駁回。
五、據上論結,本件抗告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95條之1第
1項、第449條第1項、第95條、第78條,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5 月 24 日
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 官 黃熙嫣
法 官 邱璿如
法 官 朱耀平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裁定除以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理由外,不得再抗告。如提起再
抗告,應於收受後10日內委任律師為代理人向本院提出再抗告狀
。並繳納再抗告費新台幣1千元。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5 月 27 日
書記官 鎖瑞嶺

樓上指稱:
“另外人員也很有趣 ,被告只有王廣樹、王耀德(目前組合屋土地 土地驣本登記的地主)”
但是,裁定書上記載王廣樹、王耀德只是抗告人而不是原告,更不是樓上所指的被告,何需把抗告人改寫成被告?
並且,法官也寫明是依據民事「訴訟法」作出的判決,這對打不打占有vs.財產權的民事官司,究竟又有何等殺傷力?

謝謝ㄓㄕㄍㄉㄌㄕ繼續指教,並答覆如下,若不滿意可再指教,煩請不必亂罵人。就事論事,其實不難!呵呵<br>
1
您眼力屬律師等級,確實有本事挑出小錯誤,抗告人真的被誤寫成被告。謝謝指正。<br>
2
殺傷力,在於抗告法院已經表明,「本件訟爭事實乃相對人取得系爭土地占有後,抗告人有無毀損圍籬進入系爭土地,設置組合屋而侵奪相對人對系爭土地占有之問題」。<br>
3
對於這點,詹順貴大律師既不爭執,就視同自認。所以,原審法院針對抗告法院所圈定的問題,只能作肯定判斷。接下來,依民§962作出返還占有,也就是拆屋還地的判決,乃可預料。<br>
民§962:占有人,其占有被侵奪者,得請求返還其占有物

抗告的聲請人 是抗告人
而抗告的事件 是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
412號裁定

在此裁定聲請人 即被告 (是王廣樹 王耀德)
相對人 原告 (是樂揚建設)

殺傷力 ,答案就在裁定書內
詹順貴 的主張
相對人提起原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拆屋還
地訴訟(下稱本件訴訟),係以伊是否無權占有系爭土地為
前提,而伊有無占有權源,取決於前開強制拆除之行政作為
是否合法,如強制拆除不合法,應回復至未拆除之狀態,則
伊自仍得本於所有權占有使用系爭土地;而針對此一爭議,
伊已於101年7月20日對該強制拆除之行政處分提起撤銷訴訟
及確認處分違法之訴,並由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以101年度訴
字第1144號審理中(下稱系爭行政訴訟),且針對該強制拆
除法律依據之都市更新條例第22條、36條規定,伊亦已於
101年5月25日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系爭行政訴訟既為本件
訴訟之先決問題,

高等法院 駁回抗告的理由
抗告人主張所有系爭土地及
建物遭臺北市政府違法拆除之事實,與相對人主張系爭土地
經臺北市政府點交後占有被侵奪,雖社會基礎事實相牽連,
但各自主張遭侵害之事由分立,而屬不同之權利義務關係,
並非本件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請求回復占有之先決
要件問題,民事法院就相對人系爭土地占有被侵奪,本可自
行調查認定,是本件訴訟自非以系爭行政訴訟之認定為先決
要件,

詹順貴 律師 所主張的 不僅被 士林地方法院駁回,也被高等法院駁回

從法院裁定 很明確可看出 王家主張所有權,是無法奪回樂揚的占有權
強拆就算違法,也無法奪回樂揚的占有權

詹順貴律師 需要新的主張,說服法官,來打贏這場拆屋還地的官司
但我怎麼想都想不出還有什麼新的法律依據說服法官

正常的律師 看到這個裁定書,一定會建議 王家該下車
官司沒有100% 但王家輸面太大了

說實在王家駿、王清泉這些人看不懂、同意戶也看不懂這些裁定書的內容

其實這個裁定書不難看,花點時間想一想就可了解 法官在說什麼
再看不懂,我就沒辦法了

反正也沒差,再幾個月 判決就會出來
就看大律師 有沒有神之嘴的能力 來說服法官

【裁判字號】 101,重訴,412
【裁判日期】 1020131
【裁判案由】 無權占有等
【裁判全文】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裁定      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
聲 請 人 王廣樹 
(即被告) 王耀德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陸詩薇律師
      詹順貴律師
      翁國彥律師
      楊宗翰律師
相 對 人 樂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即原告)     
法定代理人 段幼龍 
訴訟代理人 許進律師           
      虞允文律師

民法不是所有權最大嗎?怎麼會輸給佔有權?

不動產的所有權是採登記主義,法律只承認權狀登記者的權利:動產的所有權不需要登記,占有者也可以取得所有權;所以對於不動產的占有和動產的占有,在意義上是不盡相同的,但都採一物一主為原則,也就是對同一物權只能有一個物主支配權利。

如果行政或民事法院判決占有優先於財產權,就可以請大法官釋憲,以明確我國到底是不是以法律協助私人占有其他人民財產的法治國家。

王蘿蔔說:『強拆就算違法,也無法奪回樂揚的占有權』?難怪樂揚會急著硬拆。
如果法官認為樂揚強拆違法,還會容忍樂揚的占有?
蘿蔔是在黑白講。

法官不語

法官寫得這麼清楚,王先生不識字不是我的問題
王先生 不肯去請教詹律師以外的律師這段話是什麼意思
呵呵 跟我也沒什麼關係
下禮拜,記得參加民事第一庭邱光吾法官的言詞辯論庭
問問這位法官在寫什麼鬼東西
呵呵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裁定      101年度重訴字第412號
聲 請 人 王廣樹 
(即被告) 王耀德 
節錄

縱使前開強制拆除行為於實施之過程中,未依相關法律辦理,而有違
法不當之情事,亦不表示被告就系爭土地即有合法占有使用之權源

看來 禮拜一 時 大律師拿著王家土地權狀 證明王家有所有權
樂揚 沒有所有權

所以 邱光吾法官 判王家有權占有,樂揚敗訴

如果所有權 有這麼偉大的話,那 大律師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 聲請暫停審判
直接打就好了

如果所有權 這麼偉大的話 那王家俊/王國雄的越界建屋的占有權 ,土地所有權人不就可以告拆屋還地。那台灣多少件越界建屋,全都變成台灣好好 拆

呵呵 ,真期待大律師 口袋 還有其他招,或是跟多拉A夢口袋有無敵道具,不然就太無趣了
呵呵 ~

大律師根本不懂都更
"乃同意戶堅持不肯比照永春都更案變更都更計畫"
正義是無法建立在謊言之上的

來看看永春案吧

永春社區警察宿舍都更同意戶自救會 4.25
建商順應 張副市長的都更施政方向,尋求第三公正單位協助協調,自救會在此請求 貴單位能夠幫助我們早日回家!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39411556150106&set=a.28191619523...

至今永春變更案 還未公展,
大法官釋字709 一出
還要跑沒人知道怎麼玩的聽證會

永春變更案 變得現在 還是 死胡同一個

大律師要叫同意戶變更
樂揚連兩戶四五個地主都搞不定
要變更計畫叫樂揚 搞三十六戶 幾十個地主
再白吃同意戶不用想也知道 是變更好搞 還是不變更好搞

最近有個小節目 7/26 彭龍三的好鄰居 告彭龍三 拆屋還地 要宣判
這個細節我不清楚,就等判決書了

病的不輕!

樂揚如果存心要收拾這個局面

不用搞好同意戶!更不用苦苦相逼王家,

這個都更如同一個大小已經幾乎固定的餅,

同意戶權益不變,因為王家不參加都更所減少利益,就從樂揚的那塊減掉(利益),問題就解決了。

因為這個利益原本也不屬於樂揚。

這個辦法市政府和樂揚會想不出來嗎?

態度是:死要死道友,不能死貧道!

市府召集協商會議是為了維持原案以維護樂揚的利益,所以要求協商小組研議的方案僅限於強拆之後,也讓市府與樂揚聯手強拆事件得以船過水無痕。

市府為了平息民怨宣布暫停代拆的同時,應該主動請司法院解釋侵犯人權代拆是否合憲,而不是搶著藉協商會先把生米煮成熟飯。

要奸商少吃一口?這是不可能的事。樂揚情願花錢找個不入流的公關公司,在網路上把樂揚形象貶成大野狼,還是捨不得放棄這塊吃不到的肥肉。

呵呵

詹粉絲寫的 那一段 可以讓 大律師 用在打官司
當然 用來打輸官司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呵呵

真是什麼樣的大師,招引什麼樣的粉絲。拖著連棚的歹戲,看著讓人倒胃口。

聽說 法院 駁回 王家再審之訴
大律師 這些法官 是不是 蟑螂啊?

有權有勢者已經猖狂到一種境界,強取豪奪完全不加遮掩,
然後再派出職業網軍,全面攻占版面,打人還喊救人,得了便宜還賣乖。

政府可以說拆就拆人家合法家園,然後法院再補上一個乖離情理法的判決,讓你死得理所當然。

難怪這個政府及司法給人民信賴度屢創新低......哀!哀!哀!

應該改一下,把同一個ip來源的留言,底色顏色弄成相同...
我相信這串討論會很精彩~

這些大學生還想仗義直言?沒看到洪仲丘的下場?蟑螂必將統治台灣,所以樂揚熱愛養蟑螂。

呵呵,粉絲就是粉絲
大律師被法院修理的判決書不看、不會看
普通法院、行政法院也一定搞不清楚
就只能 打打...
呵呵 粉絲是不能得罪的
呵呵 ~

真鬼扯假環保都更假正義律師又來違反容積總量管制主張擴大容獎

扯爛一堆
王家真的如此無辜?
當初要的天價賠償呢?
如果當初建商真的鐵了心給王家這樣的賠償價錢
今天王家會出來吵嗎?
根本就是因為錢不夠的問題好嗎?
別扯什麼居住正義

不要拿大埔案跟文林苑相比!! 被強迫卻始終沒有意願,跟簽了名再反悔截然不同!!!

簽了什麼名?樓上的說話可要有憑據
建商口口聲聲說簽了名可是拿不出證據啊
先前拿出王家其中一人的簽名
結果不是被澄清字跡是偽造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