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市長搞東移 迫害南鐵居民 拖垮台南發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3/08/13

今年3/12賴市府決議原封不動採行「政院核定東移迫遷版」後,便斷絕與自救會一切連繫,南市府都發局也不願召開任何聽證會與協調會,毫無誠意解決爭議。市府刻意冷處理,但老居民遭受迫遷的身心煎熬卻絲毫未減。718苗縣府搬弄都市計畫與交通管理學門語言,挾怨報復強拆4戶,民進黨黨中央動員上下拍短片、發聲明嚴厲譴責。但對於規模超過大埔4戶百倍的南鐵東移迫遷案,賴市府與民進黨中央卻選擇視而不見,8/4蘇與賴的公開行程,南市府維安人員更是將南鐵聲援學生勒頸壓制,事後還發聲明汙衊聲援學生,殘暴盡顯,與馬吳無異。在大埔強拆一個月、南鐵爭議將屆一年的前夕,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將動員北上,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與監察院陳情,要求民進黨正視並管束迫害人權的黨籍市長與其不合理的迫遷政策。

第一場:

時間:8/14(三) 13:30 地點:民進黨中央黨部(台北市中正區北平東路30號10樓)

第二場:

時間:8/14(三)15:30 地點:監察院(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二號)

新聞聯絡人:張皓鈞 0988169934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

814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北上黨中央 聲明稿

南鐵地下化 毫無必要東移

台南鐵路地下化,自民國80年省政府屬意辦理,鐵工局84年完成整起計畫,85年通過環評,甚至96年談妥配合款準備實施,通通都是「地下永久軌置於現軌國有地下方」,工程期間以「徵用」方式租用東側土地施作臨時軌之「不東移」版。卻在核定前夕(民98),鐵工局依經建會「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建設」之意見,直接徵收東側土地做為永久軌,原軌地保留另作開發,政院也火速通過這個「東移迫遷版」。

既然南鐵地下化不東移毫無疑慮,賴市府就不該把自救會扣上「阻礙台南發展」大帽子,刻意拉升老居民與市民間的對立,弱弱相殘。而阻礙台南發展的,從來就不是遭政府與制度欺負的弱勢,是說話不算話、刻意不作為的地方政客與說謊欺騙的顢頇鐵工局。

對於民進黨黨中央動員上下砲轟大埔案,卻對賴清德執政下的南鐵迫遷案置若罔聞,自救會完全不能認同。

「重新評估東移」的賴立委 請對「東移是唯一且最佳」的賴市長負責

96年4月,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與南市府以「不東移方案」談妥配合款,賴立委還以此版本向中央追蹤預算。98年鐵工局將計畫大改為東移版,準備送往政院核定前的公聽會,民進黨團對於南鐵東移大感意外。蔡旺詮直言堅決反對東移,時任立委的陳亭妃與賴清德要求鐵工局「重新檢討評估東移」。自救會「反東移」的訴求完全與當時的民進黨團一致,顯見南鐵不東移完全沒有任何疑慮。

但101年8月,南鐵爭議爆發後,賴清德卻偕同鐵工局宣稱不東移方案將會有種種工程缺失,企圖將東移迫遷合理化。蘇前院長、賴前立委、鐵工局前後矛盾人格分裂。南鐵東移案是一起中央為了龐大的土地開發利益,地方政客為了其個人的政治功績,跨黨派推演的一樁醜陋迫遷案。

迫遷的本質全國皆同

賴市府自爭議爆發後一再強調南鐵案不同於大埔案或士林王家案,形同宣稱藍色執政縣市的迫遷案就是迫遷案,綠色執政的迫遷案就不是迫遷案。迫遷之侵害憲法違反人權之本質普世皆同。南鐵不東移就可以地下化,賴市府不該以虛假不實的「公共利益」包裝迫遷案。

再者,南鐵案96年改為東移版的理由之一即是「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建設」。但鐵工局與賴市府在爭議爆發後,一直不願對外公布經建會所指涉是「哪塊土地」、「如何開發」、「利益多少」、「利益歸誰」?賴市府一方面想強推地下化作為其政績,一方面又礙於南市府財政困窘,竟想藉由公共工程大撈一筆。對於南鐵東移案中這種內嵌的新自由主義思維,只要賴清德選擇東移版就無以迴避。都發局遲遲不對台鐵原軌地作何開發擬定具體計畫,卻急著幫鐵路沿線周邊國防部、台糖、台鐵國有地以「付款式標售」的方式招商。南市府主掌都市計畫工具,賴清德自然成為土地利益的最大支配者。南鐵東移迫遷與全國土徵議題之本質相同,為政府以都市計畫工具巧取豪奪人民財產的暴政。

南鐵東移案在賴的操作下形同民進黨版的大埔案

吳敦義位居副總統要津後,便毀棄大埔原地原屋保留的政治承諾,放任劉政鴻強拆大埔。96年蘇任行政院長時以不東移方案施作地下化,賴清德立委時期要求重新檢討評估東移,但賴當上市長之後立刻失憶,裝瘋賣傻的功力,媲美馬吳。

苗縣府操弄都市計畫與交通管理學門語言強拆大埔四戶。賴清德自爭議爆發後,偕同鐵工局以鐵路工程專業術語宣稱南鐵不東移會有種種負面影響,市都發局不細究南鐵東移之不必要、對於「徵收」這種國家之高權不知節制,巴結上意大加吹捧東移迫遷。政治人物操作專業術語,政府專業人士淪為政客的工具,兩黨政治人物在處理爭議上搬弄「專業術語」模糊焦點的手段毫無差別。

馬吳劉針對718後各地紛起的抗爭,動用國安法濫捕異議學生與政大徐世榮教授,事後竟有警大教授出面宣稱「徐自求移送」。民進黨黨中央抓緊態勢,聯合六縣市首長約制中央政府警察濫權,要求言論自由。但就在8/4蘇與賴參與台南反服貿座談的公開場合,南鐵學生只因高喊口號舉起標語隨即遭市府維安人員勒頸壓制,使其噤聲。事後市府又發出不實聲明,宣稱該名同學沒有外傷、主動跳上椅子作勢攻擊蘇賴云云。賴清德雖為民進黨籍市長,但壓制抹黑異議份子的手段根本比馬吳還威權。

南市府掌有都市計畫工具可以化解爭議卻不積極作為

陳菊面對拉瓦克部落迫遷,宣示「不會使用強制公權力」,派駐市府人員與居民協商。但南市府都發局與工程單位面對南鐵東移爭議,卻完全沒有與自救會召開過任何協調會,無能也無意解決爭議。市都發局不與居民實質協商,卻是加速都市計畫審議流程,對於老居民而言,根本就是凌遲。

爭議爆發後賴清德把一切責任推卸給中央,但卻刻意忽略3/12賴清德「主動決議採行東移」與主掌東移案都市計畫的事實,對東移方案有絕對的主導性。決議東移後,又拿出僅四頁概念階段的安置方案來混淆東移迫遷的不合理性,頻頻對外放話卻始終不與居民直接溝通。安置方案不僅是個空包彈,還是政治人物作秀的工具。

徵用與徵收之意義完全不同

市都發局為了化解爭議,宣稱原軌地擬作40米公園道,具有「公共利益」。但事實上,就算台鐵原軌地不做任何開發,也無法混淆南鐵地下化東移毫無必要的事實。

民國99年,鐵工局第六工程段於台南揭牌宣示南鐵案即將啟動,前鐵工局局長許俊逸與時為市長候選人的賴清德宣稱「南鐵案擬採潛盾法」,可大幅減少徵收與影響面積。但卻在爭議爆發後,遭鐵工局與市府以安全因素自我否決。居民宣示自己憲法保障之居住權與財產權原本毫無但書,現在願意拆除房舍,出借土地與全南市府以成全鐵路地下化,已是對市府之最大限度的退讓。市府還不心懷感恩,東移徵地態度強硬,根本得寸進尺,令人無法接受。

土地徵收乃國家之高權,必須符合「最後手段」與「完全補償」等要件。南鐵地下化以租用借地即可完成,徵收根本不是「最後手段」。而完全補償包含物質與精神層面,終極目的在回復原有之生活水準。東移徵地後,居民領取市府訂定之「市價補償」,要如何再買到可以安身立命的家?

就精神層面而言,這群台南老市民的居住型態本身就與土地密不可分。除了有居民於自家後院土地種植蔬果維生之外,老居民習慣已久的步行生活圈、門前騎樓停放汽車種花種草的透天厝、巷弄間的鄰里關係等生活模式,通通必須依賴「歸還土地原屋重建」才能達成。南鐵既然不用東移徵地即可完成,工程結束將土地還與老居民,才是落實「完全補償」之意旨。

台灣土徵議題除了長久面臨的「農地與建地」之間的角力。在南鐵案中,更是細緻到「住屋型態是否擁有土地所有權」間的角力。而對於台南這座人性尺度的城市,居住與土地密不可分,這種抽象都市紋理更是應該被保存與彰顯的。南鐵地下化以徵用代替徵收,工程前期與居民頻繁協商,工程期間妥善安置,工程結束以工作站駐點方式協力原屋重建,強調「居住土地」之保障,將大大拓展台灣土地所有權保障之里程,樹立官民合作推動公共工程的典範。

城市是有記憶的,賴清德想要什麼樣的歷史定位?

台南堪稱民主聖地,市中心出現迫害人權的公共工程,執掌行政權的賴市府無能不作為。鐵路地下化為百年大計,牽動台南未來發展之命脈。多年後台南市民坐擁華美的「40米綠園道」時,難道不會想起這是靠一位民進黨籍的蠻橫市長踏著407戶的血淚所成就的嗎?賴清德地下化的政績還沒達成,先是惹上「迫遷市長」的歷史臭名。停止操作對立,與居民實質溝通才是化解爭議之法。

主題: 
活動日期: 
2013/08/14

臉書討論

回應

戳破賴清德對06/22新聞追追追節目辯駁之謊言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

一、 06/22之節目揭露的「台南市政府為土地開發及第二階段區段徵收,要求台南鐵路東移!鐵工局表示願套圖看看!」已證實鐵路東移並非像賴清德長期放送的「鐵路東移政策是中央主導,南市府只是配合徵地」、「為了工程問題,所以才必需將鐵路東移」這兩大謊言,並戳破賴清德在媒體營造的「賴沒說謊,只是與民溝通不良」的虛偽面紗。南市府對此公文書明證並無力說明。
二、 本案土地徵收是否侵害基本民權的癥結在於「本案土地徵收是否有其必要性」,而非在於「騰空土地使用名目、是否安置居民、補償金額多少」等政客隨意亂扯的旁支細節。因為「台南市政府為土地開發及第二階段區段徵收,要求台南鐵路東移!鐵工局表示願套圖看看!」的公文書已證實「本案土地徵收是否有其必要性」完全不具必要性,所以賴清德傷害市民、違法濫權行徑甚明。
三、 「98年行政院核定計畫」明訂本案土地開發將根據「臺南市都市縫合計畫—鐵路地下化」施行。南市府謊稱「臺南市都市縫合計畫—鐵路地下化」僅是規劃研究參考,實屬謊言。
四、 「98年行政院核定計畫」明白估算本案土地開發利益。其中包含騰空土地開發利益甚明,不容市府單方憑藉今年四月才提出「新的都市計畫案」表示騰空土地將為公園綠地來混淆視聽。
五、 南市府今年四月才提出「新的都市計畫案」表示,將騰空土地將為公園綠地的最主要原因是要「疏解火車站前壅塞的南北向交通」。但此都市計畫書搶奪民眾土地開闢的近40m公園道,北側在南二中前終結、南側在民族路形成死巷,並無「疏解火車站前壅塞的南北向交通」的達成。此草率荒謬的都市計畫僅是南市府用來試圖漂白的工具。
六、 新店美和市200億弊案的土地徵收在開始時即以「公共交通建設」為名,再經都市計畫變更為「公園綠地」,又經都市計畫變更為「建地」並賤賣給財團。都市計畫為地方政客操弄,並不足證明該土地徵收的真正意圖。唯一能合理檢驗的,即在於土地徵收的「必要性」。但此「土地徵收必要性」卻一直被台南市政府避之不談。
七、 台灣監察院的趨炎附勢多有明例。民進黨對監委「只敢打蒼蠅、不敢惹老虎」也多有批評。一般民眾相對於政黨或政客,為弱勢。賴清德卻拿著一份邏輯不通、採單方說法的監委報告來護航,既無法,也無理來依據。
八、 「台南鐵路地下化的第二階段」在賴清德執政後也已舉行多次會議。南市府若要澄清無大規模區段徵收情事,何妨公布「台南鐵路地下化第二階段開發計畫」?為何堅拒提供資料給民眾?
06/22新聞追追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Kna7wOLqY
06/24南市府辯駁文 http://underground.tainan.gov.tw/#prettyPhoto/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