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導呼籲,蟾蜍山「煥民新村」暫緩拆除:今年金馬學院將以煥民新村為主要場景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3/09/07
資料來源: 

1987年曾在蟾蜍山拍攝「尼羅河女兒」的侯孝賢,今天在「蟾蜍行動-鄰里起哄」 記者會裡表示,希望國防部暫緩蟾蜍山「煥民新村」的拆除計劃:「雖然已經拆到 一半了, 沒關係,我們拍電影可以再把他弄起來。」

侯導說,這就像二、三十年前拆台北車站一樣,那時候還沒有保存意識,如果到過許多地方,像日本、阿姆斯特丹等,都是老館保留再蓋新館,地方跟建築是有歷史根源的。暌違許久再來到蟾蜍山,他說:「我感覺很多地方都可以用,台科大可以把他當做校園的延伸,我也想來這裡喝咖啡寫劇本。」

1990年代,蟾蜍山有部分區域被劃為「臺灣科技大學公館擴建預定地」,屬於國防部的「煥民新村」39戶,原預計在2013年七月底拆除,移交給台科大。後因颱風與 熱心住戶申請兩棵大樹為市定老樹,拆商必須補送樹保計劃,因而延後。

公館地名的起源,台北市區的淨土

蟾蜍山是台北南區「公館」地名的起源,也是羅斯福路還未蓋起時,新店、景美進 出台北市的主要古道,更是琉公圳重要支流的流經地,雖處車水馬龍的公館,卻保 有遺世獨立的生活況味。

資深電影人,同時也是「尼羅河女兒」的副導王耿瑜說,自己是在颱風天時,特別 拿著26年前「尼羅河女兒」的劇照回到蟾蜍山,看到這邊沿山而建,獨特的紋理與 人情,加上黃昏時有一種無可比擬的氣氛,想著,除了剷除蓋大樓,有沒有其他的 可能?於是便拉著當時的攝影助理,同時也是戀戀風塵男主角王晶文、美術指導林 鉅,以及當時的攝影師陳懷恩一起舊地重遊。王耿瑜說:「生命的最後如果可以幫 國防部或台科大創造其他可能的想像,世界或許會好玩一點。」

希望為拆照解套,煥民新村受邀香港建築雙年展衛星展場

除了侯導表態,今年10月初到11月底金馬學院的影片希望以「煥民新村」為主場景 外,日前香港建築雙年展的的策展人也前來,邀請蟾蜍山成為建築雙年展繼倫敦、 巴賽隆納之外的衛星場館。

因國防部拆除計劃在即,由在地居民、影像、文字工作者、藝術創作者、台大城鄉所、台科大建築系學生所成立的「好蟾蜍工作室」,希望能以如:清理空間內部廢棄物等方式來為國防部的拆除合約解套,以爭取更多的空間來嘗試舊聚落的多元可能。

「拆等於是把歷史縱深都拆掉,這些房子經鑑定後都是可以修的,我們希望先不要急著拆,多留一段時間來看他的潛力。」台大城鄉所教授康旻杰說。

知名畫家林鉅也說:「這個地方變成大學就很有想像力,台科大裡面的老師應該看的懂這些,新蓋出來的,一定比不上這種歷史長出來的東西。」

台科大建築系兼任老師,同時也是北投圖書館,花博夢想館建築師郭英釗也承諾, 如果保留下來,他很願意帶學生來這裡做點事。

為了激起大家對舊有眷村的更多想像,好蟾蜍工作室、電影創作聯盟、大安區學府 里將從9月7日到9月15日舉辦「蟾蜍行動,鄰里起哄」藝術活動,邀集全台灣的影 像、藝術創作者,以及全體公民一同參與,除了有藝術家的現地創作,更希望集結 公民力量,舉辦如:「街區記憶清理行動」、「廢家具修復行動」、「廢墟變菜 園」、「跟社區媽媽學五行健身操」、「不插電音樂會」與「水蟾蜍山影展」等。

更多相關資訊,請參考

藝 術 節 部 落 格 : http://georgehilltaipei.blogspot.tw/ 好蟾蜍俱樂部 FB: https://www.facebook.com/huanminsettlements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我是蟾蜍山另一邊的居民 請叫我小嚴
我們這邊對未來有著類似的擔心
也都是為相同背景時空形成的違建戶
居民卻是分成二大塊
較早的全閔南居民
民國四十幾五十幾年間住進來的外省爸爸本省媽媽家庭
還有更少數原住民
雖然幾十年都是國民黨鐵票區
卻在民國100年發現我們被騙了
黨部一直告訴我們這是軍方用地
可是100年建商要開都更說明會
才知道幾塊國有地早已切割賣給建商 且從來不屬於國防部
幾經與鄰居八十幾歲伯伯各別陳情
賴士葆委員二度於立法院開協調會
國有財產署才與我們簽妥租約(已簽土地租約的有二十幾戶)
但是看到這篇報導 驚覺我們的處境更不可測了

希望能與好蟾蜍俱樂部連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