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國 變成迎回殖民者

2007/08/24
文化工作者,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

2007年8月24日 蘋果日報 論壇

去中國 變成迎回殖民者 陳柏偉

媒體報導教育部為了推行「去中國化」運動,在現行的中小學教科書中列舉了五千多個應該修改的條目。我赫然發現,其中一條竟然是將原籍為中國的「中國作家」的出生年,由「民國」改為「昭和」。這真是另人不解的史觀。如果「民國」紀元在教科書中不可以出現,也沒必要弄到日據時期所有的世界大事都得用「昭和」來紀元吧?

迎接一個逝去的殖民者的幽魂(日本),趕走另一個殖民者(中國),竟然會是一個標榜民主進步的人民政權的進步手法。民進黨到底是被幽靈纏身昏了頭,還是杜正勝的「去中國化」根本只是轉移焦點的政治操作?

如果本土化、去中國化運動是建立台灣主體性的不二法門,那也得請執行政策的杜正勝清楚地向台灣民眾表明,將民國紀元改成昭和,改成西元紀元是什麼意識形態?這如同前一陣子自民進黨內出走的第三社會黨的理論基礎狡猾地說:1949年國府遷台之前為第一社會,1949年後是第二社會。以國民黨政權的興衰當做歷史座標,但卻毫不批判地把各種台灣人當成理所當然的「日本人」,卻拒絕以同樣的標準面對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人」。

「台灣人」曾經毫不抵抗地接受「國民黨」的統治嗎?當然不,從國府接收台灣開始,各類型的反抗就不斷發生,一直到 2000年民進黨執政。但所謂「台灣人」的確那麼理所當然地接受「日本殖民者」的統治嗎?如果是這樣,不會有日據時代風起雲湧的反抗運動。最有正當性稱自己是「台灣人」的原住民,也不會在日據初期在各地山林裡發起驚心動魄的戰役。

這種把「日本殖民記憶」當成歷史的唯一選項的史觀,同樣也刻意忽視1895年日據之前清治、荷治乃至無人治的台灣。終究其原因,這所謂的「本土化」政策,根本只是關注自身政權利益的「本土化」。

國民黨充其量是「流亡政府」而不是榨取殖民地利益輸送回母國的殖民者。早在1971年退出聯合國,發表「漢賊不兩立」的演說後,國民黨早已失去了殖民者的條件。這個政權被迫在台灣生根,被迫面對生存問題。以現實的政策來看,國民黨早已在國際政治和國內反對運動的壓力下被迫去中國化。現在為了選舉利益而直指國民黨心向中國甚至與中國勾結,聽起來荒謬卻對選舉有效。今天民進黨推行的「去中國化」運動,實際是本身無法面對台灣生存的結構性問題而放的煙霧彈。

在真正民主的社會中,我們可以接受意識形態的公開辯論,討論台灣該有什麼樣的「去中國化」政策,將教科書中有關「中國」的字眼劃除或是修正。但粗暴地以另一個早已死去的殖民者,或另一套在台灣內部以台灣人╱中國人畫分敵我,來召喚「台灣意識」,簡直是對台灣人主體性最大的污辱。

『作者為文化工作者,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

臉書討論

回應

教育台灣化???
2007/10/02 grisgris

貓貓真是不能理解,這些精英腦筋在想蝦米!
當初國民黨努力的洗腦人民,這些綠色的精英都沒被洗腦成功,都還會變成台獨了,都會長出台灣意識了,憑蝦米以為現在的人民就會被「教育台灣化」給洗腦成功,而不會變成統一論的人咧??
說來說去,這些當初反威權的精英,根本就不是真心相信民主!說來說去,也不過就只是要用他們的意識形態,去取代國民黨的意識形態罷了!
這群人,嘴巴講民主,實則根本就不尊重人民的自由意志的選擇嘛!!!
國民黨不講民主,是父權制,那就罷了。可是綠營這種作法,打民主旗號,骨子裡也還是國民黨的那一套想宰制人民的腦波的想法,真是玷污民主價值!
不是貓要講的,都已經到選第三次總統了,居然還講「精神動員」這種話,這真的是非常的污衊人民!人民有自由意志跟選擇權,想不到這些精英居然還是想要「精英領導」!把這些漂亮的話的包裝拆掉,說白了,就是「人民無知,我們要用台灣意識洗腦他們!只要洗腦成功了,他們2008就不會跑票!!」
媽的!台灣人民沒傷口需要療癒,反倒是這些精英的腦袋都破個洞該去縫一縫吧!

-----------------------------------------------------------------------------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001/17/liql.html

台灣南社1日聲明「支持謝長廷,呼籲謝長廷應以『教育台灣化』為台灣人民療傷!」

南社強調,教育台灣化的實踐是建構台灣主體的最初動機與終極目的,也是台灣忠誠的最高檢測原則,謝長廷如能在「台灣學」的普化與深化上有所戮力,該社堅信2008總統大選的精神動員必能成功。

補遺:
「教育台灣化???」原文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jw!5JtxShqVAh4aU0Dd9faQ0FMKaDEpxMM-/article?m...

建國不能只靠血統論、主權論
2009-09-25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的部落格

很多獨派都愛強調台灣人的血統與中國人不同、台灣主權未定論,想以此爭取獨立建國。其實,這都是屁!只有峱種、懶惰蟲才會把這些抽象、不具體的東西當主要論述。
建國靠的是全民意志,這是無法取巧的。台灣想制憲正名,唯一正道:只有用選票把國民黨及其代表的中國勢力徹底驅離,才能達到修憲門檻,再透過全民共識制憲正名。修改立委選制,就是陳水扁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投機做法。按現行立委選制,的確有機會只拿過半選票,就掌握七、八成的國會席次。但是,如果還有三、四成的民眾反對建國,你國會席次就算有八成,你敢建國嗎?那剩下的七、八百萬人要怎麼處理?
台灣現在的問題是:幾乎所有人都同意台灣與中國是不同的國家,但是全民對進一步的制憲正名並沒興趣。至少這對多數台灣人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議題。民進黨才會輸國民黨這麼多。
有一堆自以為是的嘴泡網民,不知哪來的信心,竟然自認:人人都認同該制憲正名,但受限於國際法,所以才需要從主權論去釐清。這根本就是屁。如果人人都認同該制憲正名,為什麼民進黨只在2004年贏得過半選票?自欺欺人也不是這樣!
因為種種的因素,特別是陳水扁玩爛台派訴求,讓台派勢力有機會在2004年後進一步成長、卻逐漸萎縮。部分無知的台派另循血統說、主權說,這完全是走回頭路的愚蠢做法。
台灣人的血統跟中國人一樣與否,這有什麼重要的?只要台灣人不想跟中國成為同一國,血統一樣又如何?如果台灣人真的犯賤到想當中國人,血統不一樣也擋不住。強調血統,只是抹殺全民意志的做法。
台灣的主權論也一樣。台灣人早就用選票選出台灣的政府。那當初的主權到底是從日本轉移給誰,重要嗎?現在還在強調列強的紙上分配,認為台灣是美國屬地,更是抹殺全民意志的做法。
我實在很難相信:口口聲聲高倡自由、民主、人權的台派勢力,現在為了挺扁、建國,竟然捨棄民主、公民自決的途徑,反而改走十九世紀的老路。真是悲哀至極。

缺乏獨立精神的台獨運動
2018-02-04 中時電子報 譚台明(大學講師)

無可否認,台獨思想在台灣已有幾十年的歷史,而近年來更是聲勢大漲,幾成為台灣唯一的「政治正確」。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幾乎所有的主張台獨的政治人物,都是極度的親日或親美的。陳水扁在卸任後,公開宣稱自己是美國軍政府的代理人。而美國的「印太戰略」八字還沒一撇,蔡英文在見莫健時,就忙不迭得不請自來地宣稱要加入。某位號稱台獨理論大師的先生,更公開的說:「不抱美國的大腿,要抱誰的大腿?」諸般對美國明目張膽、毫不避諱、亦毫無羞恥心的依賴,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必須依賴美日才能進行台獨,其「依賴」性,對其尋求的「獨立」來說,難道不是一種諷刺?很明顯:從「獨立」走向「依賴」,台獨運動早已全面異化了,而朝野諸公對此竟然絲毫不覺,豈不可怪?
李敖說,台獨都是玩假的。一點不錯。台獨最缺的就是「獨立精神」。缺乏獨立自主之精神,使台灣永遠淪為軟弱的、受欺負的一方;因此,台獨政客便可永遠可以利用這種心理弱點來綁架全民的情緒,從而壓榨無窮的政治利益。食髓知味,樂此不疲,也就難怪對「獨立」變質為「依賴」也毫不在乎了。此乃是台獨運動的陰暗面,台灣人對此還可以不加思索嗎?

現在台灣有些年輕人把基因作為證據,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本人國立台灣大學做合成與系統生物學畢業,從未聽說過這種說法。
這種說法從科學角度來講,純粹是胡扯八道,而且不值得反駁。
台獨民粹的個別人的智力層級,基本上相當於中國大陸反日民粹砸自己人汽車的智力層級。
這種理論拿到台灣正經場合,即使台獨分子都會看不入眼。

血統(血緣)論之所以令人嗤之以鼻的原因在於,血統(血緣)論背後通常挾帶著某種政治目的。舉凡希特勒的納粹的種族屠殺獨尊日耳曼民族殘殺猶太人,仰或是孫中山與其信徒等人操作至今的「中華民族」等,最後都讓成千上萬的相對的「弱勢民族」遭受迫害。因此,最近看到許多大福佬主義或是某些台獨主義的群體,硬是要操作血統(血緣)論來突顯在台灣統治的合理性,卻刻意遺忘與淡化自己身上的血緣其實是自己的先祖過去數百年來姦淫擄掠的罪行,這是非常噁心且可笑的。
而民族或國族的認同與認定,血緣並非是最重要的參考依據之一。真正最重要的是復振與爭取民族(國族)文化與權益的主體性,讓民族(國族)底下的各族群能夠得到平等、尊嚴的對待,這才是凝聚「台灣」這個民族(國族)認同的方式。而非草率的以血緣(血統)論做為依據,此舉,難以獲得台灣的原住民族16族、客家、外省第二、三代的認同,尤其是被你們侵害四百年的原住民族。
「轉型正義」是重新凝聚國族認同的必經途徑。一個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難免會傷害到其他族群,而此歷史傷痕若未弭平與回復,必然影響內部其他族群對於這個國家的認同。而現今的轉型正義之所以失敗,原因在於過於針對性且去脈絡化,此舉,不僅無法發揮轉型正義後提振民族(國族)認同的效果,更讓台灣族群對立的狀況更為嚴重。
台灣獨立之所以無法獲得台灣大多數的認同的原因在於,這些操作台灣獨立的群體(尤其是大福佬主義者),你們就是整個台獨運動失敗的原兇。你們忽略了台灣其實還有客家人、原住民族、外省第二、三代,這些跟你們一樣生於斯、長於斯的人,常在你們顧及自身利益的情況下,不斷的被你們邊緣化所造成的結果。
最後奉勸林媽利與其粉絲們,你們無須為了合理化福佬人正統性,汲汲營營意圖用血緣含量的比例,將自己變成原住民族、消費原住民族。這是很可悲的。要變成原住民族,請先復振文化與語言,這才是構築族群最重要的依據。

四百年融合 四百年血脈
2013-05-28 中國時報 戚嘉林(世新大學助理教授)

頃閱昨日貴報社論,言及「獨派人士多為漢人之後,其祖先能來台墾殖,實受惠於鄭氏和清朝,如今卻醜詆這些中國政權為外來者,於情於理皆站不住腳」,實至理良言。台灣漢原四百年融合、四百年血脈,怎可將漢人政權與荷蘭、西班牙和日本併列為「外來政權」?
台灣早在一五九○年代,海商林錦吾自福建往販澎湖,互市北港(指台灣全島),民人日往如鶩。一六六一年四月底,鄭成功大軍東征,動員約三百艘船,一次運載官兵兩萬五千人橫渡台灣海峽抵台,是時台灣已有漢人約二萬五千人(土著約七萬人)。
鄭成功東遷台灣,是內地第一次將政權入駐台灣,開啟台灣進入中國「國家治理」的新時代。在此之前,黃宗羲《賜姓始末》中雖記載崇禎年間(一六二○年代中葉),鄭芝龍「招饑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令其苃舍開墾荒土為田。厥田惟上上,秋收所獲,倍於中土。其人以衣食之餘,納租鄭氏」,但未設官治理;至於荷蘭、西班牙的占領,後者僅占據十六年即遭荷蘭人驅離台灣。前者荷蘭人據台三十八年(一六二四─一六六二),惟「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本質上是一家公司,為追求公司的商業利潤,計畫將台灣開發成殖民地的糧倉,故也鼓勵漢人移墾台灣,但公司在台灣主要是從事海商殖民橫徵暴歛的經濟壓榨。
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年),台灣修入版圖,開啟漢族移民台灣的新時代,閩粵漢族移民蜂擁至台;雍正十三年(一七三五年)在台漢人達四十五萬人、乾隆二十一年(一七五六年)為六十六萬人、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年)為九十一萬之眾,每年平均以一萬人移民台灣的速度增加。
斯時,台灣南路流移日趨日眾、中路鹿場悉為良田、北路流民拓墾日多。整個十九世紀,移民渡台如水之趨下,群流奔注。嘉慶十六年(一八一一年),在台漢族居民高達一九四.五萬之眾,與原來在台的土著形成絕對多數,台灣社會基本上成為一個漢化的社會(今日原住民人口僅約占台灣總人口的一.七%)。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九十一萬外省人隨政府遷居台灣。影響所及,不僅外省本省大量通婚,更有大量外省老兵與台灣原住民通婚,體現大時代的漢原大融合。
兩岸開放後迄今,更有三十萬大陸配偶或娶或嫁而到台灣。今天,台灣歷經「四百年融合、四百年血脈」,已內化為血脈同源的中國人,是現狀也是現在進行式;民進黨的台獨論述,罔顧社會現實,最終只能自陷於「外來政權」的認同矛盾而無法自拔。

民進黨的國家論述
2013-06-14 聯合報 陳芳明(作者為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去年,政治大學文學院與北京中國社科院舉行一個小小座談會,討論兩岸撰寫中華民國史的差異。中國社科院研究員說,他們不能寫一九四九年以後的中華民國歷史,只能視而不見。趙少康先生發言指出,北京與民進黨的立場完全一樣,都否認中華民國存在;這種說法,可謂一針見血。
民進黨的國家論述,只有過去與未來,卻不斷逃避現在。民進黨元老,在一九七○年代黨外運動發展之初,就決定選舉掛帥路線,從開始便承認中華民國體制的合法性。建黨後,無論就黨的結構或策略來看,完全是複製國民黨模式。透過不斷的選舉,也透過無數的地方執政,其命運已經與中華民國牢不可分。二○○○年取得總統最高權力位置時,更是融入中華民國血肉裡。民進黨創造了民主奇蹟,使中華民國出現政黨輪替的成就。
創造歷史的民進黨,竟回過頭來蔑視自己的記憶;這不僅羞辱台灣選民,也矮化了民進黨黨格。投票給民進黨的選民,都是定期向中華民國完糧納稅的國民。他們選擇民進黨,固然部分是支持其台獨理念,但極大部分是支持民主制度的制衡觀念;否定他們認同的國家,就是否定他們的主權在握。一個事實擺在眼前:沒有穩定的中華民國,就沒有穩定的民主實踐。如果民主是這個時代的最高價值,就必須尊敬其背後所代表的國家體制。
革命固然不是請客吃飯,民主則更加不是。民主追求所動員的全民力量,比起革命行動毫不遜色。每次選舉牽動的資源與人力,幾乎是全國每個角落都到了翻箱倒櫃地步,卻又不曾傷害台灣社會元氣。民進黨在一九九九年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一篇與現實妥協的文件,但是對中華民國的態度仍然晦暗不明。蘇貞昌接受聯合晚報訪問時,表示民進黨不必回頭講台獨。這句話是要說給北京聽,為的是要準備與中共對話;因為,北京再三宣示,民進黨台獨立場不變,不可能會有任何接觸。如果事實如此,民進黨就應該更緊密與中華民國結合。
今天兩岸對話完全被國共兩黨壟斷,其實部分是由民進黨促成:不僅它自身恐共所造成,而且也因為長期疏離中華民國體制所致。從九二共識以來,兩岸形勢演變之劇烈,簡直是瞬息萬變。事實越來越清楚:無論九二共識有否具體文件,早已改變兩岸的緊張對峙,而且對話交流越來越頻繁;在政治、經濟、文化產生犬牙交錯的效應,絕對不是袖手旁觀就可對應。
民進黨拒絕參與中華民國的兩岸運作,反而造成國共兩黨片面談判。在兩岸議題上,民進黨應該與國民黨合作,至少在步調上要有某種默契;放棄積極作為,徒然指控賣台,無疑是違背台灣人民的期待。如果「中國因素」已進入台灣,民進黨必須負起一定責任。
廿年過去,整個世界都承認對岸的大國崛起,唯獨民進黨視而不見。北京的一國兩制策略,往往把台灣與港澳綁在一起;他們刻意避開中華民國不談,只因頗知那是有人民意志支持的國家。每次經過總統選舉,中華民國就得到公民投票加持,而這正是北京最為畏怯之處:中共建國已超過六十年,未嘗有一日受到中國人民公民投票的認可。民進黨捨棄有法理基礎的中華民國,卻自居於中國眼中台港澳的一環,這樣的國家論述,距離台灣人民意志只會越來越遠。

民進黨創黨黨員陳武勳:台灣民主已邁向末路
2018-01-17 中評社高雄1月17日電(記者 高易伸)

民進黨創黨黨員、今年75歲的陳武勳16日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不論是美國或者台灣,過去所引以為傲的民主如今都已邁向末路:現在民進黨所統治的台灣早已成為“民主獨裁”的社會;民進黨完全執政後所推動不當黨產委員會跟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我眼中就是“民主獨裁”。
陳武勳,1942年生,民進黨創黨黨員,台灣輔仁大學經濟學系學士、日本應慶大學經濟研究所碩士。陳留學返台後參與黨外運動,並應黃信介之邀參與美麗島雜誌運作,民進黨高雄市黨部最早便在他手上籌建,其市黨部黨證編號為002號。陳武勳也擔任過民進黨高雄市第二、三屆市議員,現任教於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日文學系。
陳武勳說,站在台灣的歷史角度上去評價蔣介石或許很反感,但站在中國大陸的立場可能是偉大的。他年輕時赴日本慶應大學求學,當時他的日本籍經濟學老師對蔣介石的評價非常高、甚至可用“崇拜”形容;尤其他認為,蔣可以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把國寶完好地帶到台灣來,珍藏在故宮之中,對中華文化的保存功不可沒。
面對民進黨優勢執政與推動不當黨產、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等政策,陳武勳向中評社表示:我對民進黨所推動的這兩項政策感到非常反感,我們要知道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背景;我認為“台灣的存在是一種歷史偶然”,如果當年韓戰沒有爆發,現在的台灣早被中國大陸解放了。
陳武勳向中評社表示,台灣民主走到今天這一步很悲涼,甚至可以用“走向末路”去形容。民主政治的精神價值是“選賢與能”,但候選人在選前所開出的支票在選後卻無法兌現,選民把票投給你幹嘛?這等於是在欺騙百姓。當選後擁有絕對的權力卻能為所欲為,就是台灣民主的悲哀。
談到蔡英文執政,陳武勳向中評社表示:蔡英文當選後講過兩句話,我印象最為深刻!首先,蔡英文曾說,只要她當選,對岸中國共產黨就會傾向她;蔡英文上台迄今,中國大陸有傾向她嗎?其次,蔡英文還說“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我認為現在的蔡英文就是在“裝睡”。蔡政府執政後台灣面臨很多急迫的問題,但蔡英文卻裝不知道,這不是裝睡嗎?
中評社問,您現在講這些難道不擔心被民進黨開除黨籍?陳武勳說:我已經不搞政治了,怎麼會擔心被開除黨籍呢?但台灣現在的狀況就真的是這樣,我必須要老實講。
陳武勳回憶:過去我擔任民進黨高雄市議員時,前高雄市長蘇南成與吳敦義都很尊重我。我談論事情不會空穴來風,都有事實依據。如果台灣民主政治還這樣惡化下去,台灣會被搞垮的。政黨的存在,必須站在人民百姓的利益上去思考。現在民進黨推前瞻基礎建設計劃,但軌道建設國外早在100年前就有了,這算哪門子前瞻?況且這些經費應該用“經常門編列”而非用“特別預算編列”,這也代表台灣沒錢了,只能用特別預算去處理這些軌道建設。
中評社問,如何看待民進黨上台後的台日關係?陳武勳表示,台灣對日本示好,是民進黨自己的一廂情願: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原本仰賴美國,但特朗普不易捉摸,日本看在眼裡早悄悄轉向中國大陸;日本不少財團老闆,早隨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向中國大陸示好。印度有句諺語“兩頭大象打架,倒楣的只會是大象腳下的小草”,民進黨如果單壓美國、日本,這樣風險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