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社:現在的台灣 不等於民主

2003/10/05

【林照真/台北報導】左派學術社群「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社(簡稱台社),昨日舉辦創社十五周年「邁向公共化,超克後威權」學術研討會,對藍綠政黨聯手弱化人民進行嚴厲批判,並將政黨輪替後的台灣比喻為「後威權」時代,而且,並不等同於「民主」。

台社還指出,台灣以省籍族群動員為主軸的民主化路徑,正延續以單一族群為名之國族認同計畫。不同意見認為,「台社」不應譴責本土化與台灣優先論,也不該把解嚴後國族主義的發展視為五、六○年代威權政體的再現。由於主題直指台灣政治現實,不同觀點在現場激盪,聽者滿場。

以下為研討會精華摘要:   趙剛(台社總編輯,東海大學社會系教授):現在台灣常被描繪成藍綠雙方對立,人民被定位在只能二選一的吶喊與鼓譟中,這是虛假的二元對立,真實的二元對立是藍綠一夥來對抗被弱化的人民。

台社認為,台灣現在是處於「後威權」時代,不是反威權,也不是非威權,亦不等於民主。現在不論藍綠均達成「民主完成論」的共識,但是民主完成論最大受益者是新政權,這讓新政權獲得正當性;卻也讓新政權喪失了理想性。

李丁讚(清大社會學研究所教授):台社認為台灣歷史在一九七○年中期以來出現省籍路徑民主化,影響了台灣後期的發展,同時引發台灣去公共化、認同與社會正義的扭曲,兩岸間也無法平等對待,在大方向上我個人是同意的。但我個人認為有關國族認同、台灣優先論、本土化都不應給予太多譴責。問題出現的時間點是八○年代末期「本土化」與「去中國化」,台灣把中國視為「他者」,問題不在「愛台灣」,而是「恨中國」,對台灣民主形成傷害,這可能和李登輝執政有關。另外,民進黨成立社運部,把政黨力量伸入社運團體中,還把社運價值轉化為認同價值,這是台灣民主化要譴責的部分。

傅大為(清大歷史所教授,現借調台灣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台灣從日治的殖民經驗、對國民政府的失望到新興國家的夢想,這些軌跡都是台灣歷史發展非常重要的過程,我無法認同台社把解嚴後國族主義的發展,視為五、六○年代古典威權國族主義的再現,我覺得不公平。我對民主是採低標準,我覺得解嚴後台灣的政治民主多少已達到,當然不表示問題已解決,我認為省籍路徑民主化不是完全不好,但它需要進一步的成長。    簡錫階(泛紫聯盟召集人):台社的看法對我從事社會運動的論述形成很大的衝擊,以前民進黨新潮流就是把統獨議題視為主流矛盾,把社會矛盾視為次要。現在理性的論述很快和省籍扣上,省籍路徑民主化在民進黨內其實是很簡單做法,只要進行外省、本省的區隔就可動員,一句「香港腳」就可把馬英九區隔出去,不需其他論述,其他公共論述也不見了。台灣要努力做到當一個人主張與中國和平尊重時,不會有人說他「賣台」。

吳永毅(工委會核心幹部):學者常感歎社會運動被政黨綁架,但我不認為如此。民進黨從雞兔同籠的論辯開始,新潮流就把培養的菁英送到社運插隊,等於壟斷社運資源。不只是如此,社運人士也自己奉送給民進黨,民進黨接收了社運的正當性和資源,只有少數團體仍然保持與新潮流對抗,社運界要了解,民進黨並非唯一的選擇與依靠。現在政治上以泛藍、泛綠劃清界線,這是政治上的分離主義,但我要呼籲:「如果我們不能和泛藍、泛綠對抗,將來如何對抗中共?」我建議以此為民主努力的起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