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反服貿!反甚麼?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3/11/25
資料來源: 

講者:盧其宏(台大經研所博士生 桃產總顧問 社運界張大春)
時間:11月26日(二)PM7:00
地點:新生403

反服貿!到底在反甚麼?是反中國?還是反中、台進一步的資本主義化?本周穀雨社課特別邀請人稱社運界張大春的經濟研究員盧其宏,為大家剖析兩岸資本家如何透過服貿協議進一步坑殺兩岸小工、小商、小農,並且討論服貿該怎麼反?

事前閱讀材料:

苦勞網【兩岸服貿協議】評論

苦勞網從今年八月底陸續刊登了四篇【兩岸服貿協議】系列評論。四篇評論的作者,共同立場是反對將台灣社會內部矛盾簡化地置換成「台灣/中國」兩個整體的矛盾,進而提出必須站在左翼立場,將中國的工人階級視為和我們有共通利害的一分子,反對(服貿可能造成的)中國的進一步資本主義化,並把問題認識框架從「台灣/中國」的區分轉換成資本對兩岸工人的共同影響。

主題: 
活動日期: 
2013/11/26

臉書討論

回應

抓住主要矛盾,一分為二,透過現象,掌握本質,如同里程碑般重要的系列文章。

理論指導實踐,實踐檢驗理論。在全球資本主義體系 (包括兩岸) 深陷整體性、結構性危機的形勢下,台灣革命知識份子應該要聯合兩岸工人階級和進步民眾,共組政黨,爭取政權,推動新民主主義 / 社會主義,這樣才能夠減少台灣社會的內耗與破壞。

並且還要更進一步團結兩岸與世界人民,對抗帝國主義,阻止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對環境更深重的摧殘、對資源更加強的掠奪、對人民更殘酷的蹂躪,世界人民才有可能渡過危機,避免人類滅亡。

1993年4月26日,勞動人權協會會長吳榮元在《自立早報》的【焦點對談】中聲言:
㈠統獨問題是既存的現實問題,是海峽兩岸人民共同面對的問題。不願面對問題,並不等於問題不存在。而且,如何看待問題,也非海峽任何一方可以片面決定。
㈡海峽兩岸的分裂,是國共內戰和美國反共世界戰略佈置下的結果。變更歷史事實,否認國家歸屬,行使分立的正當性何在?
㈢在階級對立、貧富懸殊的台灣,只有勞工命運共同體,而沒有「台灣人命運共同體」。有關國家定位問題,不能委由資產階級代言人來決定。
㈣海峽兩岸互通互惠,結束對峙,削減軍備,可用於人民福利及生產建設,擺脫對外國資本的依賴,改善盲目追求成長的經濟發展政策。
㈤在民族統一運動和勞工運動匯合時,勞工方得出頭天,才能有勞工全勝的一天。
(出處:吳榮元,〈當民族統一碰上工運…….〉,《自立早報》1993年5月3日第5版)

還好台灣脫離四小龍
2014/02/20 王大師論壇

昨天新成立的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又再度語不驚人死不休。管爺們說,台灣已經不配再當亞洲四小龍,因為從薪資、GDP成長與國家建設等諸事項,台灣早已被其他三經濟體給遠甩在後,所以要解決這個困境,答案當然又是……FTA。
看多了政客的猴戲後,大概可以從第三句就找到想偷渡的政策。比方說:一旦地震來臨,李鴻源就想推都市更新、反核團體又在鬧末日;一旦有恐怖行動,情治單位就要推國安法,箝制網路自由;一旦老共軍演,國防部就要推軍購案;一旦經濟下滑,國發會又要開始『拼經濟』了。
我很納悶:台灣自從李登輝第二次執政後,台灣的經濟體質就慢慢衰弱,這是不爭,也是既定的事實;尤其是實質薪資,已經停滯16年不變。韓國的名目薪資也在10年前超越我們。而近兩年的GDP成長還在落後,尤其是失業率,居四小龍之冠。但問題是…….這都不是今年才發生的啊。
所以各位就要問,為何管爺要在昨天再度宣布台灣已成亞洲一小蟲?很明顯的,台灣的兩個衣食父母:美國要推TPP,老共則要推以RCEP為主的服貿。所以政府被逼急了,才要用台灣已失去四小龍光環的恐懼,將這兩帖FTA藥劑給灌下。
我們就回到FTA議題吧,這是什麼玩意兒?中美為何在此時突然要大推區域性的FTA協議,簽了之後台灣又有何影響?先講老爸的TPP這是什麼。很多人也許以為:全世界的『黑箱協議』只有服貿而已;其他的FTA,全都是各國議員跑遍全國鄉鎮敲門,對上從90歲的阿祖、下至9歲開襠褲的屁孩,解釋兩國的『貿易條件指數』,如何根據古典經濟學派的效率市場定律,以最適的出口物品價格換取最優的進口物品價格,以達成兩國最佳IS-LM-MP模型的比較相對競爭力~:(#!@#!@#
睡著沒?沒錯,他們不會這樣做。首先,大部分的人聽不懂。第二,這些所謂的FTA,是根據統治階級的利益所調配而成;政客在政見中提到的,也僅是皮毛而已。常常真正的魔鬼是藏在細節中。所以就算到目前為止,TPP這個黑箱FTA,在美國社會而言也是個極機密的協議。你問10個美國人,一般只會有兩種答案:一個裝懂,另一個就是『不知道』。
這個協議機密到:有些反FTA的社運團體,為了想一窺究竟,必須駭入官方檔案中,最後發現TPP根本不是那回事。這個組織就是維基解密,他們發現:深藏在TPP條文中,有許多財團所制定的智慧財產權條款,一旦美國通過TPP法案,這些企業就會對全世界綁住專利品項。
比方說基因體定序的專利,如果一旦有企業發現人體基因的奧妙,然後對國際機構申請這項專利的保護,這就代表企業將擁有上帝所創造的生命藍圖;一旦TPP過關,以後你有任何疾病,想運用基因體定序的技術治療,就會綁在最初發現這個定序的企業定價中,像台灣這種落後國家將很難翻身,我們的醫療體系就會成為西方國家的被殖民國。
我只是提出一個例子,其中還有包括原廠藥與學名藥專利、網路使用、音樂下載、環境與勞工保護、基改食品、以及之前吵很兇的食管法,我們一旦簽過TPP後,是否將來就無法要求可口可樂或是孟山都公佈其基改食品或美國牛的內容;屆時,我們的健康就會被西方國家綁在一個『美麗新世界』中。
再回到服貿或是RCEP。這個區域FTA,說實話,就是老共為了要牽制美國的帝國主義,所規劃出的貿易盾牌。這對台灣而言,其實比TPP更透明許多。但有趣的是,卻被許多社運團體成功的妖魔化至『全球唯一黑箱FTA』;錯!這可以說是全球最透明的FTA,因為很少有FTA會被人『讓利』後還被非弱勢團體拿來杯葛的。
所以服貿不能從表面上的『黑箱服貿』看,而是要問:為何會被吵大?如果各位仔細看,目前為止,亞洲鮮少有國家人民曾經針對RCEP抗爭過,而卻有許多國家反對TPP的洽簽(日、韓、紐、澳農民與高科技產業)。那是因為與TPP相比,RCEP組成國較為平均,多為新興國家;沒有如美國與加拿大等超級強國,運用自己的強勢競爭力,殖民落後國家。
RCEP比較像是個亞洲羅賓漢團體結合起來對抗英國貴族,這個帶頭的羅賓漢就是中國。但坦白說,這位21世紀的羅賓漢說穿了,是自己想當英國貴族,於是冒犯了舊勢力,所以就組TPP圍剿;因此,羅賓漢為了自保,會在同時間對RCEP成員國大量讓利拉攏,這就來到最近的服貿協議。
所以你僅看服貿的帳面利弊,你會看錯,因為:不管是中藥、印刷、或是美髮業,最終都還是台灣受益;因為服貿本來就不是要賺台灣錢的,而是要透過金融、保險、媒體、以及教育等軟實力抓住台灣的蛋蛋。而這些投資案,在乍看之下會十分划不來;但實際上,這是控制台灣命脈的策略。
比方說,最近正夯的兩岸銀行相持股、寶島債、人民幣離岸中心、保險投資房地產化、教科書的更改、鄭弘儀辭大話、大陸歌唱節目氾濫,這些都是在幹麼?台灣的房地產其實很早之前就應該會有一股修正,為何這跌幅遲遲不來?我的判斷就是人民幣資金的拉抬。當然,這些管道是透過許多『地下資金』的打通,其中包括很多『愛台灣』集團。
這才是整個『台灣脫離四小龍議題』的重點,不要被魔術師的話語給蠱惑了。台灣的建成,並不是一味的『拼經濟』,而是要走均富的文化國。你會不會好奇:怎麼這些四小龍中,除了台灣外,沒有一個國家出過諾貝爾獎得主、奧斯卡最佳導演、國際級宗教領袖等大師級人物?香港甚至沒有製造業。
台灣的優勢在民主、人文、教育、研發、出版、心靈、華文文化、創意等領域,並不只在經濟成長、尤其是金融成長。我們甚至因為搞GDP,過去幾十年的河川被大量污染、食品被搞黑心,現在還在嚐苦果。新加坡與香港的案例不適合我們,他們是城市國,不需每年花費大量經費在國防、健保、偏遠地區保障、與國土保持上,他們靠的主要是利滾利的金融業;不然你跟我說,這兩個經濟體有什麼國際級企業不是靠搞金融的?
而且,叫台灣這些動不動就要拆政府的社運團體去新加坡丟鞋看看?去年,一位印度裔外勞只因喝醉酒,在星國搞了一起小暴動,政府就用大規模暴力鎮壓,最後人民靜悄悄的。你叫Bumbler到大稻埕鎮壓試看看,如果敢做,他每次出巡不是要帶補鞋網,而是要穿捕蜂裝了。
而且有趣的是,就在掰掰四小龍的新聞刊出後,剛好有一篇香港文人馬家輝的『與其移民,不如移居』之作,其中談到:台灣為了抑制香港來的移民,最近已將投資金額從500萬升至1,000萬。有趣的是:與老共7.5%的GDP相比,台灣可能要腰斬後再腰斬才能批配;如果經濟發展那麼重要,怎沒聽說港仔想移民至那呢?有趣吧!

一群無知的綠學生搞死了台灣民主。還自以為代表台灣民主。真笑掉大牙。

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的外圍組織「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長期和註冊為非政府組織 (NGO) 的「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延伸機構「愛因斯坦學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密切合作,協同運行。

「愛因斯坦學院」的研究領域即為所謂的「非暴力抗爭」(Nonviolent Resistance) ,即以和平演變的戰術及策略來進行文化滲透與政治顛覆。「愛因斯坦學院」的創辦人托派份子吉恩‧夏普 (Gene Sharp) 曾經長期擔任美國著名的托派活動家亞伯拉罕‧約翰‧馬斯特 (Abraham Johannes Muste 即 A.J. Muste) 的秘書長。

「中央情報局」長期支持「新托洛茨基主義」 (Neo-Trotskyism),所以「國家民主基金會」也自然而然地和「愛因斯坦學院」及許多托派的頭面人物關係密切,合作無間。

請參考

1. 美國的所謂「世界革命」: 美國外交政策的新托洛茨基主義基礎
America's "World Revolution": Neo-Trotskyist Foundations of U.S. Foreign Policy
http://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0/05/03/americas-world-revolution...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m/2010/09/americas-world-revo...
Neo-Trotsky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o-Trotskyism

2.
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即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網站
https://www.cia.gov/
中央情报局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CIA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entral_Intelligence_Agency
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網站
http://www.ned.org/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B%BD%E5%9B%BD%E5%AE%B6%E6%B0%...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Endowment_for_Democracy
愛因斯坦學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網站
http://www.aeinstein.org/
愛因斯坦學院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5%B0%94%E4%BC%AF%E7%89%B9%C2%B7%...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Einstein_Institution
A. J. Must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_J._Muste
吉恩•夏普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89%E6%81%A9%C2%B7%E5%A4%8F%E6%99%AE
Gene Sharp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ne_Sharp
和平演變-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2%8C%E5%B9%B3%E6%BC%94%E5%8F%98
顏色革命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2%9C%E8%89%B2%E9%9D%A9%E5%91%BD
Colour revol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our_revolution

3.
非暴力抗爭小手冊 -
內容彙整包含抗議與說服、拒絕合作等198種非暴力方式,區分「抗議與說服」、「拒絕合作」、「非暴力干預」3大類,在國際廣為流傳
http://www.taiwanruralfront.org/sites/default/files/nonviolent-action-no...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ug/19/today-fo4.htm?Slots=TPhoto
198 Methods of Nonviolent Action
http://judicial-discipline-reform.org/docs/Prof_Gene_Sharp_Politics_No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