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的後殖民現象

2014/02/10

二甲子前,馬關條約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從此台灣成了東亞新興的日本帝國主義底第二個殖民地,趕上歐美諸帝國主義殖民全球的浪潮。這個源自工業革命,為銷售大量商品而必需擴充市場與原料的侵略浪潮,延續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扭轉過來。殖民侵略與殖民統治曾經激起被侵略、被殖民人民的普遍反抗,終於在二戰後導致世界殖民體系的崩潰。

在殖民時期,為了緩和殖民地人民的反抗,各帝國主義國家曾經採用各種對付措施。這些措施產生了一批配合殖民統治者的合作者。這樣,殖民地人民的反抗對象既有外來的帝國主義,還有那些合作者。帝國主義的這些措施相當有效壓制了人民的反抗,而且在殖民地擺脫帝國主義的統治之後,還繼續發揮干預內政、影響外交路線,扭曲殖民歷史等等作用。學者稱這種現象為後殖民現象。

後殖民現象普遍存在於二戰之後脫離殖民統治的廣大國家地區,構成了冷戰時期國際局勢演變的重要動力。富有殖民統治經驗的帝國主義國家巧妙地培養殖民時期合作者,使之成為獨立後的統治階級的重要力量,而延續了帝國主義在舊殖民地的一些特權,並繼續宰製國際局勢。因此,形式上擺脫殖民統治並未真正結束過去的政治壓迫以及經濟剝削,更未建立真正平等、民主的國際關係。換言之,帝國主義的幽靈依然徘徊在過去殖民地的上空。

特殊的歷史條件,使得台灣的後殖民現象格外嚴重。最近中學教科書課綱「微調」的風波,充分說明瞭這點。陳水扁時代,中學歷史課的課綱對於日本殖民主義幾乎看不到分析與批判、甚至還有美化殖民統治的地方,顯示台灣統治階級的後殖民迷思。最近教育部的「微調」,招來部分民間團體的抗議。這反映台灣的後殖民現象不僅存在於統治階級,還存在於一些民間團體。台灣社運團體多年來局面拉不開,恐怕與後殖民幽靈徘徊台灣上空有關。

如果對照日本政府近年來急速右傾化的現實,台灣後殖民現象的盛行就格外令人擔心。安倍首相利用各種機會來進一步霸佔釣魚台、積極軍國主義化、崇拜過去的戰犯(祭拜靖國神社)、否定侵略歷史、力圖解除戰後《和平憲法》對其擴軍與對外發動戰爭的限制等等事件,表明日本企圖重走「大東亞共榮圈」的帝國主義道路。真的走上帝國主義侵略道路,首當其衝的將是台灣。

從課綱「微調」事件,也許更需要反省:為何具有理想主義與反叛性格的民間團體竟然會落入後殖民迷失?

臉書討論

回應

走出「再殖民化」史觀陰影
2014-02-19 台灣立報 曾健民(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

沸沸揚揚的教科書課綱微調爭論,似乎未有歇息的跡象。獨派綠營氣呼呼抨擊說,這是「去台灣化」;教育部官員則反駁說,不!微調只是「去日本化」。這兩種說法都不對,都違背歷史事實。
教育部官員為了應付台獨綠營「去台灣化」的連番抨擊,倉惶失措地把微調的原意、美意盡丟,引喻失義地抬出「去日本化」來自圓其說。現形了教育部官員不是昧於史實就是詞窮。從教科書首要尊重史實觀點來看,把原來課綱使用的「日本統治時期」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如此才真正符合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歷史事實;況且,如此的「改正」,才能夠在歷史詮釋上,亦即在歷史觀上「去殖民」,所謂「去殖民」或者「去殖民主義」(Anti-Colonism),乃是二次世界大戰人類最大的進步之一,其精神集中反映在聯合國憲章,具體落實在台灣的歷史論述上,就是站在台灣人民立場對日本的殖民主義、日本殖民統治歷史的徹底批判。教育部官員把「去殖民化」誤認為「去日本化」,愚蠢無比,怎麼可能把日本殖民統治歷史去掉「日本」呢?
有關日本帝國主義如何在台灣進行「殖民化」的研究,早有許多經典論著,如矢內原忠雄的《帝國主義下的台灣》(1929年),川野重任的《台灣米榖經濟論》(1941年),以及台灣留日學者涂昭彥《日本帝國主義下的台灣》(1975年)、黃靜嘉《春帆樓下晚濤急》(2002)。對「日本殖民統治」歷史都有評盡的研究,實不待今人逞口舌之辯。
近20年來,李、扁政權為了推進政治上的兩國論和去中國化,強權主導教科書內容,抹消日本殖民統治中的重要「殖民化」內容而美化成「現代化」統治,完全無視前述經典論著成果。這種教科書內容反映了獨派綠營30年來一貫主張的「殖民肯定論」或「殖民現代化論」;譬如稱「日治」不稱「日殖」(更不要說「日據」了),在這個歷史世界中「殖民統治」不見了,好像當時的台灣人跟日本人一樣,都是在日本的現代統治之下。這種抹除台灣人民的歷史主體,站在日本帝國主義、殖民者立場的歷史論,只可說是歷史觀的「再殖民化」。
充斥著這種史觀的教科書,教育了一整個世代的台灣學子,今天台灣蔚為奇觀的媚日文化現象很大成分根源於此。今天群起反對教科書微調的人,有高舉「公民社會」的、有訴求「多元文化」的、有嚴批「馬獨裁」的、有廉價的「中國化」「去台灣化」等等,在這言辭紛呈的後面是政治權力和利益的爭奪,許多是近20年來掌握歷史話語權的學者、政客和政黨,也有許多是在這種歷史語境中受教育成長的年輕世代。
至於「微調」是不是「去台灣化」呢?如果所謂「台灣」不是指今天台獨政治觀的「台灣」,而是指台灣社會歷史中千千萬萬無名的台灣人民的話,那麼教科書使用「日本殖民統治期」才符合真正台灣人民的歷史觀,何「去台灣化」之有?
走出「再殖民化」史觀的陰影,走向「去殖民」史觀吧!

「中華民國」殖民台灣, 更是惡質 更是巨大

從萬年國會 從三十五行省高考錄取名額, 從禁止台語, 從列寧法西斯黨國資本壟斷型偽公營事業, 從外省籍壟斷中高階軍公教,從18% 到軍公教的優渥....

就算統派的,也該承認, 國內殖民也是殖民, 「中華民國」的的確確殖民台灣。

獨派稱日本是殖民母國 有責任助台“建國”
http://hk.crntt.com/doc/1025/2/0/1/102520190.html

獨派團體 要求日助台恢復主權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pr/30/today-p8.htm

日本已經變成「主權獨立國家」?這些話連日本人都覺得汗顏,他們自謂日本是不正常國家,沒有軍隊,外交不獨立,反而台灣人羨慕,真是見鬼。
「過去日本是台灣的殖民母國,母國日本有責任與義務幫助台灣爭取主權地位。」看看舊金山和約,就知道日本已經放棄台灣的主權,他有何權力對台灣置喙?若說中國是外來政權,那過去大清帝國是台灣的殖民母國,母國清朝有責任與義務幫助台灣爭取主權地位,這不也一樣通?
台獨人實在沒有志氣,不敢冒險犯難,想成為日本的子民,要人家幫忙獨立,真是沒看過這樣搞獨立的。
「日本怎麼可以任由中國亂講?」當時日本投降,宣稱遵守波茨坦宣言,而波茨坦宣言又根據開羅宣言,假如日本連投降書的內容都要否認,那美國可以繼續丟原子彈。日本願接受嗎?
這些台獨份子真是固執到驚人的地步。蔣渭水診斷台灣人說,台灣人是智識不良症;一百年下來,台灣人仍有有這個症頭。

蔣渭水如果不是早死, 228 他也要被蔣軍屠殺掉

民眾黨文化協會「祖國派」諸君不是這樣遭遇嗎?

六十年前本土菁英施壓「外來政權」
2013/10/09 人間福報 作者:馮建三(政大新聞系教授)

周末(五日)與周日(六日),「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在世新大學舉辦了第四屆年會。雖然菲特颱風來襲,會場的求知、交流、串連與結社的熱度不減,最多時候有兩百三十多人,平均接近兩百。青壯輩居多的兩岸三地人士齊聚切磋,馬來西亞朋友也在會場揭示四月馬國大選的「異見」。
我聆聽了五場,很有收穫。箇中,大會推舉的「批判與實踐博碩士論文獎」作品實至名歸,不乏考察歷史,提出雖與主流迥異,但在史料支持下,讀來相當具有說服力的觀點。學術價值之外,對於現實政治,已經另有重要的啟示。
廖彥豪論一九四五~一九五四年的土地改革,讓人眼睛一亮,險些不敢置信。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蔣介石從成都直飛台北。二十一日,台灣省政府新舊完成交接,但省主席吳國楨沒能想到:他所任命的、堪稱省府第一大要職的民政廳長,也是台灣抗日先賢、第一個政黨民眾黨創黨人之一蔣渭水的胞弟蔣渭川等人,竟然遭致本省土地與政治菁英強力抵制。這些「本土」人不但施壓「外來政權」,也用報紙宣洩:先在二十九日假藉《全民日報》(《聯合報》前身之一)諷刺蔣「鑽營、忘八、濫芋、事仇」,繼之在十日之後(一九五○年一月九日),升高文鬥的規模。
當天,他們在《中央日報》、《全民日報》及《公論報》三家報紙同步刊登「慶祝」蔣等人「榮任」的廣告;不過,掛名「慶祝」的二十一人,三分之二已在三年前的二二八事件中亡故!顯然,這批土地與政治菁英笑裡藏刀,表面「慶祝」,實則恫嚇與警示。蔣渭川認為,這些人在戰後接收日產時貪汙致富,擔心其出任民政廳長會翻舊帳,是以先發制人。此說是否屬實,不論;實情是,倒蔣派很快得逞,民政廳長在十三天(一月二十二日)就換成他們屬意的人。
倒蔣不是孤立事件、不是明日黃花。本土菁英以本土庶民之名綁架大眾作為施壓「外來政權」的劇碼,很快就在一九五一、五二年的農土改革立法過程,再次搬演。對於這段往事,當前的主流說法是:彼時「國家強,社會弱」,黨國是外來政權,權在手,令來行,兼有二二八造成的威嚇在前,誰敢不從?廖彥豪追溯這個說法的根源,指認其非與誤導。他實事求是、考察各種文獻之後,述說當年的本土政治菁英及土地階層成功地操作「維穩保台,台人治台」的政治論述。他們以台人代表自誇,實則謀求己利。具體表現是:至今人們仍可朗朗上口的耕者有其田政策,成績相當侷限;且這個有限的農地改革成績,還是蔣介石與陳誠因領受大陸執政時期的教訓,一方面對本土菁英「讓步」與「妥協」,同時又不得不有的堅持才能取得!農地改革之後登場,《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的立法過程與結果,就只能落得「潰敗的市地改革」之下場。
廖彥豪研讀六年,成就近四十萬言,材料豐富、梳理清晰、創見有力,不但是歷史之作,對於現在與未來的台灣同樣意義非凡;不但有益於土地政治的研究,對於台灣的傳播研究同樣會有啟發:國府創電視時,何以不徵收部分執照費,如同南韓?行政院在一九八○年要創公視,費時十八載,背離「強國家」「應有」的效率。公視原定規模六十億,後成九億;這與民進黨聯手國民黨阻卻向商業台課徵公視財源,是否無關?若得史料與廖彥豪的史識,這些問題或許另有新解。

林佳龍說台灣人覺得「讓日本人統治比國民黨執政還舒服」,真的沒沒錯。誰對台灣人愈壞、愈狠、愈專制,台灣人就愈有好感。所以台灣最適合被中國共產黨統治,那時台灣人將會覺得最爽。

台灣教授講日據時歷史:"皇民化"台灣人被瞧不起
2014年2月26日 海峽導報

日本殖民統治,有台灣人稱是“最美好的時代”。可是,歷史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只有親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才有發言權。
24日晚,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兼任教授陳鵬仁,在台灣大學演講“日據時代的台灣人”。通過他的親身經歷,還原了“二二八”事件前台灣被"皇民化"的歷史,也還原了在1949年前那個特殊的歷史階段,台灣人、日本人與國民政府之間的交錯糾結。
陳鵬仁,1930年出生,小學畢業時被送到日本讀書,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才回臺。成年後,他獲得日本明治大學經濟學學士、明治大學政治學碩士、日本東京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學位,也曾任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主任委員,長期研究日本的政治、歷史、外交、社會,著有《戰後日本的思想與政治》、《蔣經國先生傳》、《決定日本的一百年》等160多本專著,是當今中國近現代史、日本近現代史及日本政治、外交領域知名學者。
“我們小時候講‘我們是台灣人’,它的意思是‘我不是日本人’。”陳鵬仁說,那時雖然他在學校成績最好,經常受到日籍老師的表揚,但他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一次,他幫日本老師抄寫全班的籍貫,看到很多“福建”的字樣。於是回家問父親,“福建”是什麼意思?父親告訴他,“孩子,我們就是福建人”。而當時,日本老師教他們的卻是“我們是日本人”。
可是,日本老師也有自相矛盾的時候。有一次,老師教大家“裕仁”就是天皇。陳鵬仁發問,“那天皇姓什麼”?日本老師大怒,罵道:“天皇就是天皇,哪有姓。”“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台灣為什麼要叫台灣?“臺”的閩南語音同“埋”,陳鵬仁說,“埋了就完了,所以台灣的閩南語是‘埋完’的意思”。既然連台灣的名字都是從福建來的,又跟日本扯得上什麼關係?
當時,日本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哪一家人只要改成了日本的姓名,就會在那家人門前掛個牌子,名曰“國語之家”。而這個牌子可以給那家人帶來很多好處,比如在糧食、物質匱乏的時候會優先配給糧食、米油和衣服,兒女可以去念小學。“那時日本人念的學校就是小學,我們讀的是公學。小學的老師好,教的內容也比較多。”
陳鵬仁說,日本人還利用有人貪小便宜的心理,把台灣人進行兩極化管理,“但當時愛佔小便宜的人不是很多”。“可是台灣人不如朝鮮人敢反抗”,他說,當時日本也在朝鮮推行“皇民化”,有個朝鮮人故意改名為“田農丙下”,念起來與日語“天皇陛下”同音,以此嘲笑日本人。
雖然表面上不敢反抗,但私下裏,那些被“皇民化”的台灣人還是會在鄰里親朋面前抬不起頭來。“我們罵日本人是狗,狗有四條腿,人有兩條腿。而那些‘國語之家’就是介於狗與人之間的‘三條腿’,我們罵他們‘三腳仔’。”據說,有次一年輕記者到李登輝的家鄉採訪,聽到人們叫李父“三腳仔”,以為“三腳仔”是誇人的話,還撰文猛拍李氏的馬屁,說鄉親們讚揚李父勤勞勇敢、簡樸刻苦。
日本戰敗前夕的內閣總理大臣叫“鈴木貫太郎”,日語發音與閩南語“輸輸去”相近。那時,陳鵬仁在日本讀初中,“我們這些小孩子常說:‘輸輸去’最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台灣了”。
日本投降那天,他們被命令穿上正裝,站在操場聽廣播,雖然廣播的效果很不好,一直有嚴重的干擾,但他聽到“天下太平”這四個字時,就想可能是日本投降了。可是老師卻稱,廣播是說“天皇叫我們好好學習,長大以後效忠天皇”。不久,他聽到隔壁教室有女同學在哭,“我就知道,日本投降了,我很高興”。
“‘二二八’事件是個悲劇。”陳鵬仁說,當時國民政府剛剛接收台灣,到處一片混亂,百廢待興,民心動蕩,造成族群對立。“那時區分你是台灣人還是外省人,就看你會不會唱日本國歌。”
“從日本回來後,我在高雄讀初二。‘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想回台南老家,但高年級學生把著火車站不讓上,讓我們留下來參加‘二二八’。我不想參加,就從高雄左營火車站走了一個半小時,走到下一站去坐火車回家。”陳鵬仁家在台南縣的山上鄉,在新市下車。陳鵬仁遇到一個叫洪平山的同學,此人在高雄畢業後在政府部門做事。可是那天遇見的時候,洪平山臉上擦了很多土,慌慌張張地說他正在跑路。後來,陳鵬仁再也沒看到洪平山,“估計是被人殺了”。
“這是民族的最大悲劇。”陳鵬仁說,他在很多報紙上寫過,“二二八”事件是由於當時本省人與外省人語言、價值觀念的不同造成的,“二二八”沒有元兇,它只是一個偶然爆發的事件。“即使‘二二八’有元兇,那也是後來有心人人為製造的。”

恥!恥!「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沈建德稱,過去日本是台灣的殖民母國,日本有責任與義務幫助台灣爭取“主權”地位
2014/06/04 西海岸的部落格

嚴斥沈建德一干台獨「江湖郎中」:: 蔡丁貴總召,李信川祕書長,「908台灣國王獻極會長+「台灣國臨時政府」沈建德召集人等等「無齒之徒」,凡事推給蔡英文,有人還大力經營「罵蔡臉書生意」收取不名捐款!?

讀◎沈建德 ●蔡英文不應默認開羅宣言 @@沈建德們「建國靠日本」丟不丟臉? http://www.taiwandaily.net/gp2.aspx?_p=kSF1c9zU9HRbQEjGb+yo8m6ifFqAGhxl

沈建德臉皮10吋厚!→→→蔡英文上任民進黨主席第三天,日本與中國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罵」,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傅瑩一方面還擊日副外相影射中國在南海鑽油違反國際法,說西沙、南沙,開羅宣言已把它們和台澎、釣魚台一起還給中國。@@呂秀蓮自以為是開羅問題專家,呂何以大嘴巴「閉關自守」?蔡英文若不是被獨派20%投馬+蘇貞昌競選總幹事「刻意」不監票+不計票+不抗議K黨作票,蔡英文早在2012年就到總統府上班,怎會有後來「黑箱服貿賣台」?沈建德是不是扯蔡助馬共犯之一?罵蔡充作養老金來源?不罵蔡,會餓死路旁?

新的民進黨主席和舊的一樣,對中國這番話沒有反應。這在國際上的解讀是默認。民進黨認為台灣已移交給中國了嗎?@@獨派20%投馬倒蔡,獨派已被收購成統派了嗎?沈建德出來說清楚講明白!

看日本的作為就知道,事關台灣主權,民進黨當然必須「一句來一句去」!@@台獨聯盟已解散了?什麼事都沒做?屁也不敢放一聲?扁呂8年執政,台灣地位一年不如一年,沈建德們早不罵扁呂,今天罵蔡英文,不過是罵蔡向中國討糖吃而已!無恥假獨!

為了小小釣魚台,日本駐雪梨總領事去年都投書反駁。今年一月,日中兩國駐英大使互罵「佛地魔」:日大使攻擊中國不依國際法對話,中大使用「開羅宣言」就是國際法頂回去。@@台獨聯盟已倒閉了嗎?獨派都是騙子?該出面時獨派沒半個人出面,以獨派名義設立的「捐款戶頭」都是「公款入私人口袋」嗎?和阿扁同款貨色,阿扁坐牢,你們不必坐牢,有閒有錢(不名來源捐款?)就來罵蔡英文?搞不好只要罵蔡就有某國大筆捐款?不然怎麼獨派不建國,不罵中國併台,不罵馬政府賣台,卻「有志一同」替中國毀蔡?

四天前,兩國外交大戰已由領事、大使升到副部長層級,且中國已把「謊言法制化」。去年蘇貞昌指示不必「一句來一句去」,新上任的蔡英文也不管嗎?@@沈建德不管?傅雲欽不管?蔡丁貴不管?黃越綏不管?辜寬敏不管?台獨聯盟不管?郤責罪蔡英文一個人要管?蔡英文是2012年被「獨派20%投馬」硬生生當不成總統的苦主;沈建德本人也是一個「投馬毀蔡」的獨派,還假裝無辜?沈先生,請你有點羞恥心好不好?

看看https://www.facebook.com/TPGOF「開羅宣言檢查報告」,就知道駁倒中國如「桌上拿柑」,豈可讓國際社會誤以為民進黨「默認」中國對台主權?@@沈建德不會去駁倒中國?難道沈建德「私設行號」只為撈取捐款,什麼事都不必做,罵罵蔡英文就有「來歷不名捐款湧入」?搞不好,毒派已被「轉性成桶派」?罵蔡是「毒派收入來源」?

(沈先生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書都白讀了!落得老來建國無望,以罵蔡自娛!

去年「獨派表演向日本乞討台灣主權街頭劇」荒唐至極!↓
↓↓↓↓↓↓↓

2013-05-04 獨派社團到日本交流協會祝福日本恢復主權,呼籲日本也應幫助台灣恢復主權 蔡丁貴總召,張葉森社長,李信川祕書長,「908台灣國」王獻極會長+「台灣國臨時府」沈建德召集人!媽呀!有沒有搞錯?這一票「官位很高」的「台獨乞兒」要向日本母國乞討「建國成品」!還說人家「有責任」助台建國。
這群人令台灣人深感恥辱!「建國靠自己本事」,怎淪落到向日本「高調乞討助台建國」?

台獨大老黃崑虎:日本不會幫台灣建立主權
http://hk.crntt.com/doc/1025/2/1/8/102521845.html

黃崑虎說,有些獨派社團去日本交流協會,希望日本幫助台灣爭取主權地位,“那是不可能”。他說,現在國際情勢變化,日本不會想得罪中國,美國也不想日本變成麻煩製造者。有些社團有這樣訴求,這是讓日本為難。 @@這些莫名其妙的「一人公司」打著「建國」名義以台獨「高階人士」自居,混了幾十年,眼看要倒閉了,糾集十幾二十人去日本交流協會耍賴,要日本母國助台建國,真是有夠無聊!

2013-05-04 獨派社團到日本交流協會祝福日本恢復主權,呼籲日本也應幫助台灣恢復主權 (http://hk.crntt.com/doc/1025/2/0/1/102520190.html)@@什麼?台獨搞了40年全盤失敗,現在要賴日本「母國」幫台灣建國?這些人不覺得臉皮三吋厚?

“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沈建德稱,過去日本是台灣的殖民母國,母國日本有責任與義務幫助台灣爭取“主權”地位。@@沈建德吃錯藥了?先把「“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沈建德」一人公司之不實招牌砸碎再說!這一人公司未免官位太大,有點「虛設行號」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