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參與 資訊透明 公民行動永不止歇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高中社會科課綱「微調」案之行政訴願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3/13
資料來源: 

今年1月中旬,引起台灣教育界沸沸揚揚的普通高級中學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調整事件,主管機關教育部以迅雷不及掩耳、偷偷摸摸的方法,宣佈了高中教科書大綱的調整。此事件引發眾多高中社會科老師與公民社團之憤慨----為何一介主管全國教育行政事務的部會,竟公然違反民主法定程序,由上級政治意志任意干涉國民教育之內容。台權會與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等社團遂於今年2月上旬,正式行文要求政府應依《政府資訊公開法》之相關規定第6條,公開此政策處分決議過程之相關資訊,以供社會各界檢示。

教育部雖然很快地於10日內回覆此一要求,但卻把主導課綱調整的責任推地一乾二淨,且主張該教育課程審議會的相關資訊,屬《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內部單位之擬稿或準備作業性質,得不對外發布」。 然此高中課綱調整內容已於2月10日公布,顯然不再只是單位內部之準備作業性質。何況依《政府資訊公開法》之立法要旨,不僅規定政府須主動公開施政資訊,更有回應人民請求揭露公共政相關資訊的義務。顯然教育部之回覆,公然無視《政府資訊公開法》對資訊透明、政府問責的規定,令我們深感遺憾。

對教育部此等惡劣顢頇的解釋與作為,人民絕對不接受!為保障人民「知的權利」,遏止政府機關繼任濫用《政府資訊公開法》,打破偽民主的獨裁體制,我們決定正式向教育部提起行政訴願,主張公民向個各政府機關申請資訊的權利!這是公民行動的不懈堅持,更是一場捍衛人民知情權、要求政府資訊公開的重要資訊聖戰!

新聞聯絡人: 蔡季勳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歷史教科書應尊重憲法
2012/06/13 旺報社論

 歷史教科書的「台灣定位」引起民進黨抗議,我們究竟應該從哪個角度看待民進黨的質疑呢?我們當然同意,教科書的書寫應該符合事實。但任何一個國家在書寫歷史的時候,不會沒有自己的國家或民族立場,更不可能以違反國家憲法的方式書寫歷史。
 民進黨執政時期嘗試推動「一邊一國」,但是既無法獲得台灣人民支持,也未能得到國際社會諒解,更使得兩岸關係無法和平發展。在政治上無法突破的限制下,民進黨改以偷天換日的方法,企圖在史觀上為其台獨培養條件。當時即以杜正勝的同心圓史觀做為書寫歷史教科書的理論基礎。這種史觀是以「殖民史觀」的立場來為兩岸建構一個「一邊一史」的不同歷史認同。並在「一邊一史」的教科書中,暗藏兩岸為「一邊一國」的違憲論述方式。
 馬英九上任4年以來,很遺憾並沒有劍及履及地調整這個同心圓史觀,但是我們最近很欣慰看到教育部課綱委員會終於能夠依據國家憲法來修正不符合憲法的若干書寫方式。
 依據目前中華民國的《憲法》,我們國家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主權範圍包括全中國。如果民進黨認為這個憲法不對,可以逕行依照憲法程序推動修憲。在沒有修憲以前,我國並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因此,不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而在政治事務上稱其為中共,在非政治事務上稱其為中國大陸,是完全符合憲法精神。
 教育部審定委員會表示,在提及台灣地位時,應明確說明台灣是屬於中華民國,這有甚麼不對?民進黨連這個都要反對?凡是對國際關係有了解的專家均了解,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是美國在1950年代基於其國家利益而創造出來的名詞,事實上,不僅美國在1950年代還與我國維持外交關係,全世界也沒有一個外國對於中華民國在台灣行使權利有提出任何的異議。「台灣地位未定論」早已經是個過時且錯誤的政治偏見,我們不理解為何民進黨為了要追求台獨,竟然可以一直否認自己國家的地位,還想誤導年輕下一代。
 台灣是個地理名稱,中華民國是個政治名詞,審定委員會主張在涉及國際關係層面時應用中華民國而非台灣,這有甚麼不對呢?民進黨為何要反對?不是「兩國論」主張的司馬昭之心,又是甚麼呢?
 在兩岸關係定位方面,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以及陳水扁的「一邊一國」的確是違反憲法規定的。審定委員會基於尊重歷史事實,尊重各教科書書寫自主,同時也基於對憲法的尊重,希望教科書能夠述明「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此一立場是遵循中華民國憲法並符合兩岸關係條例,以讓年輕人認識國家憲法的重要,請問這有甚麼不對?
 我們同意台灣是一個多元社會,但是即使像美國、加拿大這樣強調自己為多元社會時,仍是以基督教文明,西方文化為其主體。台灣是一個多元社會,但是有誰能夠否認,中華文化不是我們的主體嗎?我們的傳統風俗習慣、人倫關係,有哪一樣不是與中華文化有關呢?總不能為了要推動台獨,也連自己的文化本體都否定了吧。
 我們還要提醒民進黨,我國憲法第158條,「教育文化,應發展國民之民族精神。」我們教育的目的總不應該是為了發揚荷蘭、西班牙或日本這些曾經占有台灣的異族文化吧!
 我們肯定教育部課綱審定委員會的努力,他們為中華民國守住了一個國家教育最低的底線,那就是憲法與民族的精神。

狂妄無知何以為人師
《海峽評論》291期-2015年3月號 石文傑
http://www.haixiainfo.com.tw/291-9375.html

一群狂妄自大又無知的台獨老師,揚言自訂課綱,無視課綱的定位和全面一致性。這群台獨高中公民、歷史老師和大學教授宣稱要發起「教師自訂課綱」運動,其中為首的自稱「公民教師行動聯盟」召集人、台東女中老師周威同叫囂:「政府惡搞,我們只好自救,自己來編課綱」試問自訂課綱外還必須編成課本,由誰出版?誰來審定?誰決定採用?
這種動作和去年台南市長賴清德揚言,台南市高中將拒用新課綱,繼續沿用舊課綱(台獨課綱),狂妄無知,簡直如出一轍。台南市賴市長嚴重侵犯剝奪高中教師自主選書權,竟毫不自知。如今這些教公民的高中老師罔顧法治教育,簡直是公民教育的最大反面教材和錯誤示範!
如果對現行憲法不滿意,可以不遵守,可以自訂憲法嗎?對於紅綠燈秒數不滿,可以不遵守交通號誌,我行我素嗎?
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只是初審,雖然教育部敗訴,但還可以上訴;而且只說程序有瑕疵,並未觸及實質內容。豈可就此斷定教育部一定終決敗訴?《自由時報》把程序和本質混淆,顯然有蓄意誤導讀者之嫌,身負教育重責的高中老師豈可以訛傳訛,擴大解釋,還無限上綱!
誠如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所說,《高級中等教育法》及《國民教育法》授權國家課綱是由中央政府訂定,必先由國家教育院研發再進行二級審議,先通過七大分組會議,再送教育部審議大會決議後生效,法律並未授權老師可以訂定課綱,老師訂了課綱,誰來審議呢?當然如果只是草案則另當別論。
課綱有如教科書的憲法,人人得遵守,除非修改課綱;課綱不是不能修,除非政權更替,政黨輪替。誠如教育部長吳思華所說,今年8月將按計畫依新課綱編定的教科書問世後,屆臨「107年領綱」制訂時再檢討修訂。這些台獨教師到底急什麼?不說等到各位締造獨立共和國成功,至少等到2016年,你們支持的台獨候選人當選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