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318佔領立院」公督盟聲明
反對動用警察權,應盡速回應民意,實質審查服貿協議!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3/19

針對3/18晚上,青年學生與關心服貿民眾佔據立院議場一事,公督盟表示,此為台灣民眾針對服貿協議處理過程,政府與執政黨籍立委違法亂紀,而所行使之公民不服從抵抗權!攻佔立法院議事殿堂的民眾,自律、克制,強調以「非暴力抗爭」方式,直接行使國家主人的權利。雖社會各界對此行動或有不同觀感,但攸關百萬人民生計和國家發展的服貿協議,政府始終無法說明清楚其利弊得失,也不理會人民要求嚴謹審議的呼籲,最後居然以30秒強行送交院會存查,規避國會監督,明顯違法亂紀在先。

公督盟認為,若要解決爭端,立法院應該回到最初各黨團對於服貿協議之共識,「逐條逐項審查」與「不得啟動自動生效條款」等協商結論,重建朝野互信;並且認真回應75%關心服貿協議,希望國會嚴謹審查其內容的朋友,實質審議服貿協議,以降低對許多產業的衝擊,並避免國家利益受損!別忘了,中國的飛彈依然對準、威脅台灣,雙方的貿易協議自然更該仔細嚴審!公督盟同時也呼籲,兩岸協議的國會監督應有法律依據,此次服貿爭議若能把握時機,制訂相關監督機制之法源,方能一勞永逸,而非一再上演荒謬戲碼!

公督盟長期深為國會經常發生脫序亂象、無法取得國人信任而困擾,此次服貿事件只是其中一個面相,期許公民團體和青年學子的衝撞,反能開啟國會新一波改革的契機,讓台灣的國會真正認真傾聽民意、反映民意,當「立法院」招牌重新掛上的時候,也應是國會「浴火重生」的一刻!

對於立法院抗爭的民眾,王金平院長也切勿貿然動用警察權強力排除議場民眾,因為,這將導致更嚴重衝突與受傷。整件事情的最大肇因乃為執政黨一開始就故意要規避國會監督,不論是三天開8場公聽會,或者曲解法令,把協議當成行政命令,而草率通過,明顯架空國會、毀憲亂政!此舉嚴重危害到憲法分權制衡的角色,使國家權力被執政黨總統一人獨裁壟斷,整個國家落入由少數的人所集權控制!

國民黨若為了此次服貿協議,而摧毀憲法賦予立法院監督國家重大議案的角色,將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劊子手。我們呼籲國民黨回歸正軌,遵照去年朝野協商共識,充分回應民意 ,認真審議服貿協議。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呼籲王丹、吾爾開希返回中國推動「公民不服從」
2014/04/13 政治雜論閣 羅伯特亞當斯

太陽花學運部分人士為何占據立法院議場、攻進行政院?其運動的基礎理念來自「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是否符合我國憲法?這是倡議者自動迴避的關鍵議題,因為:他們只能援引德國等外國法例,不敢正視違憲違法的事實。
依我國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第23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等條文觀之,不需要高深法學素養,即能明白上開兩條文的文義。憲法保障人民的自由及權利,以條文明文列舉為原則;其他未明文規定的自由及權利,則以「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為保障之但書條件,並且明文規定法律限制所必要者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等四要件。縱未受過法律學的訓練,也可明白:「公民不服從」、「抵抗權」並非憲法明文保障的自由及權利。
行使「公民不服從」、「抵抗權」等自由及權利,是否違憲違法?當然須由法院審判、大法官合議審理來加以認定。在此之前,社會大眾以及推行運動的當事人,不妨從有無「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以及是否「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來加以檢視。明知行政院不是集遊法許可集會遊行場所,即便非暴力坐在院內的廣場上抗爭,是否構成「妨礙行政院官員、公務員處理公務的自由及權利」?占據立法院議場能否凸顯代議制度失靈,而藉由立法、修法來增進公共利益,縱有可受公評之處,但是停開院會所帶來的社會秩序破壞、憲政功能無法運作所導致的公共利益減損,如何阻卻違法、要求憲法給予保障?林飛帆等一干人能清楚告訴全國人民,他們為了避免什麼「緊急危難」而需要占據議場、攻進行政院?占據議場24日,對於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是否公眾週知,大家都看得清楚與明白?「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若不能經得起現行憲法與法律的檢視,不能通過人民的自由心證來支持與服從,如此自由及權利,不僅違憲違法,更是害國殃民!
王丹及吾爾開希都支持「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當年在天安門抗議不成,反遭血腥鎮壓與屠殺,為中國民主深化與推進的努力,當年值得肯定與響應。當這兩位中國人在台灣土地上,享受中華民國政府的保護與憲法保障,卻是積極散布「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之行使,令人感嘆者在於:他們不是民主鬥士,而只是反政府、甚至無政府主義者而已。如果王丹與吾爾開希真要戮力於中國的民主與自由,他們應該積極尋求返回中國的機會;即便不允許入境,也要在海關或機場實踐「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如此行為才能證明自己是民主鬥士,而不是政治小丑到處逢場作戲。
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接納王丹與吾爾開希推動「公民不服從」、「抵抗權」,中國民主的深化與前進即有希望,台灣也不需要無限上綱恐中與反中。如果人民大會堂也可以被占據,王丹與吾爾開希可以對中國年輕人落實「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中國大陸的民主演變鐵定可以確保台灣的民主制度。
王丹、吾爾開希返回中國推動「公民不服從」、「抵抗權」的後果會如何?這是民主鬥士不能迴避的偉大使命;這比起台灣是否要統一或獨立,都重要許多。林飛帆或陳為廷若害怕中華民國政府進行司法追殺,跟著王丹等人回到中國努力民主深化進程,或是尋求外國政府政治庇護亦可。如果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提供政治庇護,該承擔的責任一定要擔得起、做得到。
所謂民主鬥士,是被台灣民主餵飽的嘴砲人士;所謂大陸民運人士,只是國、民兩黨政府「飼鳥鼠,咬布袋」(Tshī niáu-tshí, kā pòo-tē)的破壞分子。那位姓謝的台大法學院院長自稱沒把馬英九教好,已不堪自稱為教授,更不配做為院長!台大之恥,實在太多了!台大校訓「敦品勵學,愛國愛人」;自稱沒把馬英九教好,當然不能教導台大學生「敦品勵學」,更遑論及「愛國愛人」;這種「學渣」般的學術專業,不配當個台大教授,當個嘴砲應該夠格。法律人亂台害國,台大教授、學生、校友等台大人真的是從來不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