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憲政會議推動連線】聲明暨連署公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4/11

應儘速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兩岸協議應透明化、國安化、法制化

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是太陽花學運及50萬台灣人民上凱道最主要的訴求之一,但是,馬政府卻以召開「經貿國是會議」回應,完全迴避兩岸協議當中所存在的憲政問題,更無視年輕學子對於世代正義的焦慮及廣大中小企產業生存發展的需要。

服貿協議締結過程中出現的黑箱作業及欠缺程序正義,以及此次學運所凸顯的國安威脅及人權保障不足問題,其根源都在於憲政體制的缺失,導致國會監督失靈及公民無法有效參與的嚴重憲政危機。所以,召開公民憲政會議,重整憲政秩序及落實民主課責是當前最重要的民主課題。

基於這樣的信念,我們呼應學運的訴求,籌組【公民憲政會議推動連線】,發出聲明及推動各界連署,要求政府及呼籲社會各界,「應儘速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兩岸協議應透明化、國安化、法制化」,至今已獲得意見領袖及社會賢達百人以上之連署,活動持續進行中,聲明內容及連署名單將於記者會中公布。

同時,我們也正在籌辦「兩岸協議透明化、國安化、法制化系列座談會」,為支持召開公民憲政會議預先準備,邀請各界共同參與,一起為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來奮鬥。

*聲明及連署網址:http://ppt.cc/3~dW

-----------------------------

主辦單位:公民憲政會議推動連線、永社 記者會出席:蕭新煌教授、張錦華教授、陳傳岳律師等

新聞聯絡人:陳耀祥教授、王思為教授 Email:civilconstitutionalconvention@gmail.com

活動日期: 
2014/04/13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谈绿版“宪改”及社运影响:民进党2016铁定受冲击
2014.5.19 海峽導報第25版 记者刘强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近日抛出七大“宪改”议题,包括增加“立法院”席次、“立法院”选制改革、“修宪”与“公投”门槛等,具体呼应学运团体的政治诉求。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陈水扁任内“正名制宪”的激进之举,民进党将此次“宪改”定调为化解台湾内部政治僵局和健全体制改造。同时,因“宪改小组”成员囊括民进党各派系人物、党团干部和重要学界代表,此次“宪改”也被视为蔡英文及民进党为迈向2016向公民团体交心的指标,备受外界关注。
如何看待这次“宪改”,如何理解民进党与学运团体之间的竞合关系?导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参与“宪改小组”的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
增加席次,是为修正扁时代“反改革”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民进党提出增加“立法院”席次等“宪改”议题,引发外界热议。作为“宪改小组”成员,您对此怎么看?
林浊水(以下简称“林”):“太阳花学运”提出了“公民宪政会议”诉求,民进党中央积极呼应,成立了“宪改小组”。苏主席提出的七大议题,其实是一个台湾政治体制的全盘改造计划。增加席次是其中一小部分,只是因为跟民进党以前主张不一样,才特别让人注意。
记:外界对2004年民进党主张“席次减半”的改革方向记忆犹新,如今又重提增加席次,会不会让人觉得民进党的改革立场过于草率或反复?
林:当年的“席次减半”只能说是一种“反改革”,在政治逻辑上是错乱的。陈水扁当年以此为政见时,我(时任民进党政策会执行长)就明确反对。当时我警告说,席次减半是绿营的“切腹行为”、“从此绿军将是长期少数”,后来都不幸成真。这种改革对民进党相当负面,对其他小党是致命打击,国民党则会因此形成很大优势。
记:所以增加席次的改革,是为了增强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力量?
林:当然这对民进党是有利的,但主要是因为它是健全台湾政治体制的需要。按照比例原则,台湾目前的“立委”席次确实太少了。为了监督“内阁”的众多“部会”,“立法院”设置了对应的各个“委员会”,但因为席次太少,目前单个“委员会”只有11名“立委”。以“司法法制委员会”为例,需要监督“考试院”、“监察院”、“法务部”、“行政院”等众多单位,几乎一名“立委”管一个“部会”,2名“召委”决定多个大“部会”的预算,导致“立委”能力过小、权力过大的怪象。“立委”们根本没精力认真审查法案,并因此导致密室协商的泛滥,形成恶性循环。
社运团体,反对蓝也不信任绿
记:民进党提出降低“公投”门槛的改革方向,刚刚成立“岛国前进”组织的学运团体也以此作为主要诉求,外界一直对民进党与社运团体之间的关系有诸多联想,您怎么看这种关系?
林:必须面对公民社会的挑战,这是民进党上下的共识。对于学运团体的诉求,民进党会从体制内加以支持。在一连串的政治僵局和公民运动中,政党和政治领袖一直在不断耗损,并造成“宪政”体制上的危机,这也是民进党推动“宪政”改造,优先处理和公民社会关系的重要原因。通过降低“公投”门槛,增加公民社会的政治参与度,可以弥补代议制的不足,避免目前面临的行政立法僵局。当然,如果降低了门槛,代议制又不上轨道,也有可能导致“公投”泛滥,进一步冲击、弱化代议制,这就需要朝野政党在“宪改”中有完善的配套设计。
记:这种新的挑战,应该是有利于民进党的吧?
林:公民运动的风潮,对执政的国民党形成重大冲击,对绿营取得政权当然有利,但并没那么简单。
根据最新调查,前几年的蓝绿和中立认同度,大概都在25%-35%之间,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如今,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只剩20%多,两党合计才44%,差不多和中立认同的41.5%相当而已,显示民众对政党政治的疏离感已经非常惊人。
让人意外的是,民进党对社运一直尽心尽力地声援、支持,但所有民进党政治明星的满意度,都至少跌了5%以上,其中竟然只有一个人刚好及格(陈菊),蔡英文等人全不及格,实在让人担心。
事实上,从2010年的“白玫瑰运动”开始,民进党已经警觉到被公民运动边缘化的问题,再经过白衫军、学运、反核等运动之后,危机感愈来愈强烈。长期以来,走上街头的公民运动,结盟的首要对象都是民进党。但这两年来,激进改革的公民运动,他们的态度变成:反对国民党,但也不信任民进党。
价值重叠,民进党2016将遇新挑战
记:在接下来的关键选举中,社运团体会冲击民进党的选情吗?
林:既紧张又合作的关系,是公民运动和政党之间的常态。因为公民运动是单一议题取向的,而政党需要权衡各种价值取向,双方一定是竞合关系,民进党受到的冲击不会比国民党轻。对于民进党来说,社运团体对2014年的选举影响不大,但一定会影响2016年的“立委”选举。民进党被认为很难再开拓中间或浅蓝板块,但公民运动还有机会。国民党到2016年如果在“立法院”不过半,公民运动自己组成政团投入选举可能是最大因素。反核运动逼使核四停工后,社运团体信心满满,认为民气可用,有在2015年组成政团、投入2016年“立委”选举的计划。目前来看,他们突破5%得票率、分享不分区“立委”名额并非难事。
对民进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一旦与社运团体变成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在政治价值上会有很大重叠之处,就像与台联党的关系类似。但相比之下,社运团体和民进党在路线上的稳健与激进的区隔会更加模糊,这将导致在选战中,民进党面对社运团体时的竞争压力,很可能远超面对台联党,社运团体还可能推出台联党所没有的明星候选人。民进党的压力有多大,还要看社运团体的方向、主张的明朗程度。
记:民进党对此有什么应对之策?
林:公民社会和政党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越过临界点,现在挡已经挡不住了。“民进党无法同时承载所有的社会期待,如果释放岀去,而让不同小党承载,对台湾社会其实是好的”,蔡英文的态度,差不多就是民进党的办法——通过“宪改”,为小党提供生存、发展空间,建立互动联盟关系。否则,放任公民社会自由发展、发挥,不仅现有体制有崩溃危机,民进党也很可能遭遇完全失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