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序之虐:太陽花/大腸花的排遺與孽瘴

2014/04/13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

責任主編:王顥中

約莫在3月20日,佔領立法院行動第三天,我的情人(香港公民,堪稱良善自由主義者與中產階級,對於香港近年來的反中驅蝗動員極度不安且不贊成)詢問我,是否支持這場異議與激化的佔領。從反服貿的起初動員到近期的佔領立院,只要稍微有注意到相關脈絡與背後的意識型態操作,很難不得知是在反中恐共、型塑強烈異族恐懼的基礎上,進行政治正確的排拒強權大國(super power)之名。不過,「攻堅佔領」國家機器代議廳堂的動作,畢竟讓人驚訝且精神一振,甚至連我也不例外;再者,當時攻入的成員包括我認識的許多性/別異議者與激進社運成員。於是,距今三個星期以前,我告訴情人的答案是:「或許在主導意識形態戰場上,這是和我並不契合的戰役,但樂見騷亂體制的渾沌能量捲起更多的辯論與異質行動。」

隨著事件急轉直下的發展,我冠以「騷亂體制的渾沌能量」迅速被數股強大且嚴密操控的勢力接管。318攻入立法院內的兩百名雜沓不均質成員在短短數日後被淘汰至約十分之一。僅剩原初的十分之一成員和接管議場內部的NGO團體、教授學者、律師團、醫療小組,成為這場戲碼的最高層核心,不願服從這等階序編排的佔領者紛紛被趕走,陸續自嘲為「某號門賤民」的學生憤怒痛陳但被徹底漠視。從運動早期到結束的此時,這些人血肉糢糊的精神外傷從未得到任何內場當權者的彌補,更遑論有任何主事者願意坦承議場內的「寡頭蜂巢狀權位體系」[1]所造成的撕裂與恐怖。

層級與序列的形成

倘若攻入立院的前幾天是揉雜了各種不馴意見的非共同體,暫時合作地促成一場挑戰惡質國家機器的強大挑釁,原本有可能促成深化的挑戰與不同路線對抗者的合作。非常遺憾地,從議場內與外部環狀簇擁的人群(分佈於青島東路、濟南路、中山南路等區塊)在非常短暫的時間,被極度迅速地整納吸收編制為權力排比極端鮮明,不得逾越所屬分際與「層級」的「民軍」和各種待遇不同的支持者。

所謂的民軍,大抵上是「志工」、糾察隊,以及這場演劇中期加入的EMT Tough團隊(向來以援助流浪動物為主的重機男性團體)[2]。至於待遇落差相當鮮明的「支持眾」,則是從高端的學生、良好市民,乃至於姿態謙卑,和善捐贈物資或提供勞力的「底層人民」為限(也就是,不謙卑不認分的「底層人民」是不受這區域歡迎的!)。從320以來,經由某些不平者的指認與揭露,在這個「例外狀態區域」不時出現被驅趕甚至被毆打的「非公民」(雖持中華民國身份證,但不被現代市民社會肯認為「公民」的邊緣者)。在此列出較為顯著的幾個受害例子:包括(一)總是帶著貓伴侶的街友被理所當然地「請出去」;(二)被「志工」信誓旦旦指控騷擾女性的「精神有問題」男子,亦即輕易被妖魔化的性少數;(三)被斥責「喝酒鬧事」並不馴服於指令民眾,包括那些「來鬧的」飆車族,或是良民冷言冷語標籤為「小癟三」,但實際上也是「學生」的職技生;(四)想與「學生」一樣領取餐點、但被態度高傲「志工」輕蔑拒斥的年長女性與男性。凡屬以上的人民,想來是不被此地理範圍內的民軍與支持眾視為具備起碼「人類」之資格,這些人並不被認為具備起碼的權利,並沒有不受干擾、自由行動的權益,更必須以最有效率的動作,悉數隔絕於「佔領區」的地理(與象徵)界線之外。更有趣的是,執行驅離或肢體暴力的行動,通常由「民軍」與(照說對立於佔領者、且理應堅守國家機器執法位置的)警察(保一、保五與保六),雙方順暢無比且隱約透漏出無意識歡爽(jouissance)的協同合作,天衣無縫地清掃每個(不肯認命乖乖離去的)不潔異者,實踐出雙重(擬)國家/國族暴力動作的快悅成就感。

得知這些事件,在經歷震驚與強烈的反感之後,我認為有義務來追索並論證何以出現了如此強大的宰制階序,遠超過在這場儀式之初將所有的「糾察不良」究責於「公民1985行動聯盟」這個單一組織。直到4月6日,立法院長王金平的入場與宣示,換得了隔天太陽花決策核心不顧眾議、立即發佈的撤場聲明。這場打著學運或學潮之名的行動,呈現如此龐大且理直氣壯的支配性,從內部的層級到外部的序列,形成了「旁若國」(para-state)的情境。若要有個理論模型來檢視這24天的現象,我認為不只是所謂的現代性公民潔癖或常態主體對異己的排斥就足以道盡。再者,對於個中的反中恐紅因素,區隔「我族/他族」的分析,雖然趙剛與胡慕情[3]已經分別提出了精細的分析,但不只是絕對的「外部支那」遭到厭惡與排除,照說都是「台灣人」的內部居民,在24天來所受到的超額區隔(hyper-discrimination),其關鍵概念在於這段時間被視為一場「短促的虛妄勝利戰爭」(the short and victorious war)來操作。

24天短促(非)勝利的虛擬戰爭

「短促的虛妄勝利戰爭」之說,源自1904~1905的日俄交戰。當時的帝俄總警長與日後的內政部長Vyacheslav von Plehve評論這場戰爭,說出了個中佈局的洞見:「這個國家需要的是一場短促且勝利的戰爭,好阻隔革命的浪潮。」(What this country needs is a short, victorious war to stem the tide of revolution.)從這個歷史片段與教訓來檢視太陽花,我們可能更深化地讀出:「這個國家」在此間不只是「真正掌權」的馬英九政權,也包括了在24天扮演「旁若執政體」的立院蜂巢結構權力凝聚體。我們沒有興趣去挖掘究竟是哪些「個人」組成了這個權力凝聚體,但無論是哪些組成者,由於天時地利人和的耦合性(contingency of spatio-temporal structure and human factor),這場短促偽勝利的戰役不但連「退回服貿」都沒有達成,更是阻擋了相關更基進的議題得以出場,取得應有的重視,諸如反新自由主義、反自由貿易,立足於「不恐中不反共」的左翼立場來思辨服貿對於工人階級的相關利弊等等。更明顯地,由於太楊花的吸睛搶戲,這24天來非常成功地遮蔽了這些年來形形色色(且總是進行中)的國家機器對於各種弱勢(包括階級、性與性別、居住權益等)的橫征暴斂。這樣的「勝利」是雙重的,也是全然病徵式的:最成功之處,它讓馬金江王政權與佔領立院的核心權力組,猥褻扭曲地形成了雙方或許並不自覺的共構利益共同體。

由於是一場貨真價實的虛擬戰爭,這些在即使最講究乾淨整潔的公民運動(如白衫軍25萬人遊行)也顯得匪夷所思的排除與鄙視(白衫軍大概不可能輕蔑想加入的老年人?),將有別於「小混混飆車族」的「類似─相斥體」、氣度雍容且具備強大武力的EMT Tough收入中央權力核心保衛隊等舉動,反而都顯得再合理不過。理當被「作戰中的」國族血脈核心所剷除的,早就不只是遠方的支那孽畜或共產黨徒,而是妄想成為運動中平等的一份子、但卻在右派軍武動員戡亂時期必然顯得像是過期貨物的「次人」:這些不合時宜、落後破陋,「時代」的異己,非常的不知分寸,並不安分居於「學生」至尊、道德進步主義、公民驕傲門檻之下的渣滓泥壤,竟然要求相同的物資與待遇,於是,在這段時間內,被揍被趕的賤斥們成為形形色色的共通排遺,相當有助於這個微型國家成員緊密情感連結、戰爭將相軍官鼓舞基層人員與良好平民們的必然工具:這些作為與情境,正是相反於常態認知的「非和平」、「非理性」的「維穩秩序」(maintaining order by exclusion)之真實操演。。

如是,在這具超真實(hyper-real)的擬像劇場中,即使照常態現實邏輯都顯得矛盾的事件反而無比有理有據:羞怯的少女對長相粗獷「嚇人」的禁衛隊致意,感謝他們驅離(其實同樣具備學生身份的)染金髮飆車小混混,好人壯漢保護了少女們夜渡營區時脆弱潔淨的肉身;清新端莊但瞬間隨著不同人等而變臉的志工對著學子噓寒問暖,面對公投盟的年長成員時則不屑一顧甚至譏諷咄咄,連碗熱湯都不給喝。道理很簡單:戰爭時期的老年無用人類理應守份挨餓,甚至自生自滅。大漢禁衛隊、志工組、糾察隊、野戰醫院等設施裝置,該守護的對象首先是珍貴的領袖族群(教授、律師、NGO領袖、學生領導),次之是生殖政治所勾勒的遠景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容器,諸如「年輕學生」、正直市民,以及溫馨紮營的「家長和小朋友們」(如親子共學區)。罪孽深重的雙重法外之徒,就是不服從此等階序排比的議場內人員(如不服從退場決議的「二樓」),與自設治外法權所在的「賤民解放區」。即使到了戰爭終結之前,貌似終於發洩不滿的區塊如「大腸花論壇」,沿用的竟然也是每個好士兵好軍官好將相來演出對口相聲,興高采烈數落彼此來成就同性社交(homo-social)的綿密漫長情誼,痛罵之後當然更是好兄弟;而不從於這些的反領袖份子,倒是連議場都再也進不去。大腸花論壇的高潮之一,范雲貌似充斥性別政治批判的疾呼「只有女生可以罵幹拎娘,男生罵幹拎北!」,更是秩序井然地維繫了國族女性主義的「男女有別」與「不同物種屬性不通姦。自己的生理性別自己幹」──唯獨當國族機器在分配生殖大義的使命時,一切皆可拋,值得被慶賀的只有正典直男直女成為軍國背景單偶羅曼史的終結儀式,娘娘腔與不男不女與學男人的性別怪胎都該被清掃出境,成為「汙染學運」的髒污漬印[4]

直到4月10日,學生領袖歡欣鼓舞地為市民所迎接,這場短促的「勝利戰役」就此告終。讓我們用數字與效應接著進行一些敘述與論證:50萬即生寂滅的黑衫軍換取了「(乍看)短促的勝利戰爭」,也就是王金平高明的話非話(political nonsense)與一場清新大學生歡樂晚會。但真正(被)交易到的惡果,卻是公投盟的尊嚴與地盤。他們被太陽花決策群戮力切割,遭許多第一次「參加社運」者蔑視側目,但他們始終忠誠於「同志」,低調堅實地支撐了這24天秩序位階井然的「旁若國族舞台」(para-nationalist theater),如果沒有他們過去5年的埋鍋駐守,也滋生不出50萬朵幻影太陽花的糟粕基礎。

與這50萬人次同樣不造成實質脅迫的現象,是20萬支按下「支持方仰寧」的白手指。黑白雙方近似拜物地迷戀數字,窮盡法理正統說教,彼此輝映出的都是正典昂然公民的形影:同樣凜然且義不容辭於耽迷字面上的「民主」,同樣以自身不進行階級鬥爭的乾淨鮮亮姿態為傲,同樣迷信那並不會成就和平與拒絕智識的「秩序管束」,(讓我不禁哀傷地)同樣看不起各種拒絕法典背書、豁出去衝撞體制與進行漫長鬥爭的「小少數」(edgy and radical)主體群。

然而,得意於糾集了50萬人次的集合體與這20萬支按讚的數字,其背後的主導意識恐怕都忘記了真正造成顢頇國家機器與惡霸警察機體實質損害的兩件事:318衝入立法院且打破「法制」的,是僅有200人次的雜沓亂糟糟無序者,以及讓他們得以衝進去的一群(實在不該一直被溫情化為只是慈愛老奶奶、老爺爺的)生猛台獨老悍將;411傍晚至午夜,成功造就了中正一警長致歉妥協且(可能)取回公投盟應有權益的,是另一組毫無組織且互不聽從誰指令的憤怒人民,數目不多,約略千人,但形成的沛莫能禦欲力(wanton libidinal force)與殺傷力,絕對不是50萬開花人頭與10萬愛警察「人次」所能抗衡於百分之一。這並不表示秩序毫無力量,反而,經過這回的洗禮,我們更應該體會到:不分層次迷狂臣服於秩序(rage for order)的失神,如何輕易滋生出哪些腐爛的花莖與敗壞的果實。毫無分說地愛上秩序,並吸納個中的寡頭把持終極權力的活動,會讓本來是真誠群聚的對等人民被粗暴區分為「核心」與所有地位森嚴的次眾(subordinate groups),亦會讓「核心教授們」可以視(同樣是教授的)蔡丁貴如骯髒東西,不許他進神聖的內議場,彷彿他是個「非人」。同樣恐怖的是,對秩序的嚮往與維護,會讓本來是自主動保團隊的EMT Tough或許在事後會不明究底,何以自己的團體在聲稱「保護(所有)學生(與民眾)」的同時,隨時會由於參與者的排除性(不合格公民不准加入),化身為宰殺機器,勒頸追打看似不合格(非)公民的男子與遊民,擋住和議場內任何人具有同等進出權的「不從領導」基進側翼成員,以及成為50萬人當中厭惡他者的「好公民」索爭相獻媚的類禁衛軍。

長期爭取愛爾蘭國族獨立的文化評論家與革命者Robert Wilson Lynd的一句話,可以作為這場短促(非)勝利的24天虛擬戰爭,與5年加1天激烈渾沌的反抗,劃上暫時的註腳:「狂信一場短暫虛妄、誤以為就此解決一切差異的戰爭,始終是最古老且最險惡的人類幻覺。」

【註釋】
[1] 在此處,我套用的「蜂巢權力結構」所指的是以蜂后,工蜂,雄蜂為井然有序的「議場內環」階序佈署。蜂后的位置並非單一個人,而是迄今通常以「決策小組」為代號的一群人,有說法是四名學者與五名學生,另有說法是二十九名議場內人員。[back]
[2] 參考EMT Tough的「臉書頁面」。該團隊成員在行動尾聲時曾以「裸絞」對待某名試圖送飲料進入議場的民眾,諷刺的是,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該民眾正是曾單獨「保護學生抵擋鎮暴警察」的行動者。[back]
[3] 參見趙剛〈思想與學運〉與〈思想的貧困:評龍應台評太陽花〉兩篇文章;以及胡慕情〈島嶼畸人〉。[back]
[4] 這說法看似承認同志愛欲(尤其是跨世代與家人戀的同志情慾),但我認為論述底下的政治構造比較接近1980年代反性美國女性主義思維:女生配女生,女(只能)幹女,否則就是姊妹主義的叛徒。男人是過剩物,要男的去「幹爸」只是驅離時的方便說詞,內心OS是去去去別碰女人,這些公賤物...」。套個學術說法,這是強迫性的去性姊妹情誼(compulsory de-sexualized sisterhood)假聲挪用跨世代女同性戀宣言的復辟還魂。[back]
建議標籤: 

洪凌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酷兒作家。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博士,博士論文為《神異真實的跨性別少年:重繪英文幻設小說的酷兒陽剛世界》。專擅領域包括酷兒理論,科幻小說,旁若文學,精神分析,文化研究,左翼書寫等。出版作品計有論述/散文集《魔鬼筆記》、《酷異劄記》、《倒掛在網路上的蝙蝠》,《魔道御書房》與《光幻諸次元註釋本》等;短篇小說集《肢解異獸》、《異端吸血鬼列傳》、《在玻璃懸崖上走索》、《復返於世界的盡頭》、《銀河滅》、《黑太陽賦格》等;長篇小說包括《末日玫瑰雨》、《不見天日的向日葵》,以及【宇宙奧狄賽】系列共六冊。論文發表於《中外文學》、《文化研究》、《國際文化研究》、《文化研究月報》、《台灣社會研究季刊》、《思想》等。

臉書討論

回應

左派中還有左派,尤其是那些自認比左派還左的左派,自以為是的左,偽左、假左。

秩序之虐?整篇文章充斥著更為強烈的秩序強求的意識,恐怕絕不會是作者自身所願承認的事。

說穿了,不過是作者自己對秩序的想像不同於他人對秩序的想像,作者的不認同還有著更強烈的實踐需求,強制真實中的秩序必須如作者想像的一樣罷了。

作者的想像基礎在一連串的批評,批評之餘呢?好像也沒看到作者的實踐,我是真的非常期待,作者去開創一個屬於作者自己想像的戰場與舞台,完全遵照作者想像的『全然無層級與無序列』、更是毫無決策『核心』的社會運動。我真的很像看看一場全然『無政府』狀態的運動會有什麼樣的實踐收場。

一場太陽花被說到一無是處,卻絲毫不見與作者同族類的批評者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口水噴了不少,倒是真的。

袷洨啦合意性交被當成性侵還抓去關社會不公平啦拉拉

樓上說得很好。我也覺得非常不明白:其實現在的台灣社會裡的台灣民族主義,早就已經寬容而且多元了,但是為什麼還有許多「自認比左還左的左派」,在每一次的運動裡面,都要帶著超高倍率顯微鏡,上窮碧落尋找一丁點連萌芽都還說不上的集體主義或是層級制,然後興奮地大聲對別人說「看哪,我就說這裡有法西斯!」......。這實在不知道是甚麼心態?書念那麼多,連對於其他意圖改革社會的同志(如果這些針尖左派不願意把其他改革者當同伴的話),怎麼完全沒有寬容和同理心?

看來
以樓上1.3樓所言之
那些發生在嘉年華現場被排斥的賤民
是被過度放大了
這個法西斯的目標如果是反另外一個法西斯
那麼這個法西斯就應該要被同理包容

『全然無層級與無序列』、更是毫無決策『核心』的社會運動。<---結果就會像紅衫軍

范雲的說法是有問題沒錯,但批評這說法的方法居然只是把術語無限堆疊而已,真是太棒了。大可以批評范雲的說法雖然好似讓性的二元對立與強迫異性戀體制脫鉤,但會再次加強性別的二元對立;但左看右看都得不出甚麼性別怪胎該被清掃出境,除了無限腦補外,真不知道洪大教授的立論基礎在哪。

到底要腦補多少畫面才可以生出這種過度分析的酷兒膨脹剩餘!完全不意外為什麼某些社會學分析一點都看不起某種所謂文化研究。這種奇妙的歹丸文化研究也難怪身邊的人提及於此莫不是"呂秋遠是文化研究大師""哇這個看法這麼奇耙 你該不會是做文化研究ㄉㄅ"之類PH值很低的句子,而令人遺憾不是諸"Stuart Hall 今日逝世,享年 82 歲"。

本來以為我有看懂,想簡單寫出其中推論過程,認真看了好幾次之後不得不讚嘆"國族機器在分配生殖大義的使命時,一切皆可拋,值得被慶賀的只有正典直男直女成為軍國背景單偶羅曼史的終結儀式"ˋ這是什麼餵食了GOOGLE翻譯後直接複製貼上的東西嗎,到底想表達什麼?

再讀一遍或許白話翻譯就是:本魔王就是看雲雲不爽!人家不依!整段讀完我看懂的意思就是這樣。除了(自以為邊緣酷兒對想像的主流生理女性主義)情緒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論證關係可言,就是一堆包裝不爽情緒的詞藻以很華麗拗口方式自以為在文化研究與酷兒分析但目的就只是想想對范雲罵一句:幹你娘而已。

反駁理論對手的方法有很多種,像這種沒有能力用理論回擊只能用多餘詞彙亂罵的情況,我建議直接誠實說一句「幹你娘」即可。好啦,至少文化研究會讓人罵幹你娘的方式變得很有創意,顯得作文好棒棒。

給這種雜碎文做回應是蠻浪費生命的事。

一個點銜接樓上,還是值得一提,只為了單純反問作者自己的建議是什麼?

作者痛斥范雲的建議,因為她的建議預設是,維繫在既有二元性別的井然秩序框架中,這以外的多元性別認同及性愛傾向卻是被拋在秩序之外的髒污。

好吧,就讓我們呼應作者,以更多元的性別觀與性愛觀面對世事。我好奇的想問,(雖然還不是我主要想問的問題):所謂的『更多元』在作者的想像中,究竟具不具有秩序性?抑或,徹底無須秩序是唯一的『秩序』原則?

主要想問的問題是:在更多元的性別觀與性愛觀前提下,大腸花論壇該可以如何開幹?一個符應作者要求及想像的大腸花論壇的開幹方式該可以如何呢?很好奇的想知道,作者會如何建議,且又不重蹈范雲的覆轍。好吧,就讓我們具體舉兩個例子,看看作者是否同意。我們無須框架開幹的秩序,男的可以幹妳娘(甚至幹妳祖母、幹妳女兒...),女的也可以幹你爸(甚至...幹你祖公、幹你兒子...)。所以,如果我說:幹你個娘娘砲,幹妳個機掰砲,幹你個砲機掰,幹妳個man機掰,又或者幹你/妳個懶叫機掰 ...。不知道對作者來說,這樣夠多元嗎?

當作者痛斥既有二元性別的秩序框架,而我們順應作者,將一切可能的性別認同與性愛傾向都包含在一個更寬廣的『秩序』中時,大腸花的開幹也順應的把他們/她們涵蓋進來幹,作者同意嗎?或是還嫌不夠多元?因為我們甚至忽略了將動物戀的區塊涵蓋進來。幹妳個狗機掰,幹你個馬懶叫 ... 。夠多元了嗎?

答案應該很清楚。『大腸花論壇』在作者眼中也是不值一屑,原因還是一樣的:太秩序了。生活世界是個大千世界,但如果面向世界的世界觀卻老是相同的那一套,看在眼裡的永遠就只是『性別』與『性愛』,這樣的世界觀不會太單一狹隘嗎?而,作者一點都無視於如此單一狹隘的世界觀,陷落在一個自相矛盾的處境中嗎?因為顯然與作者所期望的多元世界是矛盾的。在唯『性別』與『性愛』的世界觀下,至於『大腸花論壇』作為一種極為獨特的台灣味政治方式或者台灣味文化方式,完全不會被作者看在眼裡,應該不是什麼意外了。還是我全盤的誤解了作者?

最後,我想聲明一下,我支持同性婚姻、多元成家。人與人結合為伴侶進而成家,彼此自由意志的相愛是本質要素,這點的確具有說服力。至於所謂的愛,尤其是性愛傾向毫無秩序框限,可以盡情的無限上綱『愛幹誰就幹誰』、『愛怎麼幹就怎麼幹』,我的態度是保留偏質疑的。

作為愚民,我差點就以為女生罵幹拎娘,男生罵幹拎北這段話,是對於一個月來滿場幹你娘、馬英九沒LP、馬金同性戀系列語言,的一種簡單易懂又不失幽默的挑釁呢?無知如我,居然還被大腸花論壇台南哥一番「不要罵幹你娘,罵幹你總統」的反省逗樂了呢。

「唯獨當國族機器在分配生殖大義的使命時,一切皆可拋,值得被慶賀的只有正典直男直女成為軍國背景單偶羅曼史的終結儀式,娘娘腔與不男不女與學男人的性別怪胎都該被清掃出境,成為「汙染學運」的髒污漬印。」這個涵義如果可以被在場的公民學生們瞭解,,大概就可以用「騷亂體制的渾沌能量」去面對諸多問題了,如果不能懂,這類型文章也就可以一直寫下去了。

很想知道筆者在運動中的位置?到底筆者想推動甚麼?筆者想運動怎樣發展?筆者的意見想對社會有怎樣的影響?

看來筆者是想出來佔運動的便宜,比理性批評多。

每場運動都有其宗旨中心線,沒有可能把一千萬個議題都包括進去,也沒有可能把所有人都包括進去。
大形活動中,一定有其秩序,有大家共有的習慣,要維持一個好的習慣,讓人家有平安的參與,很不易。要是因為幾個來滋事的人,就把那個讓大家可以平安參與的秩序打亂,然後讓大眾覺得這班運動者只是在滋事胡作的話,那運動背後的意義又很易被忘記了,運動者的努力都斷然不見了。
一場運動是一件很漫長很複雜的作品,中間遇到破壞作品的人,大家出來守護,是很自然的事。

人家忙者享受生命的樂章
作者忙者拿顯微鏡在大便裡分析成份
還真服了您咧!

中國古諺謂:狗改不了吃屎。
現在路上沒再見過吃屎的狗
狗現在可好命了 一個月的開銷有的可抵窮人二三十個月的的生活
現在人吃豬肉 也許沒看過豬走路。

以上純粹是從大腸 聯想到大便 聯想到 古諺
沒對作者不敬之意 切勿誤會

林飛帆的父子溫情劇
媽寶魏揚與楊翠的親情
子女傳承父母
反對外來事物
捍衛保守價值

納粹反映了德國保守的家庭結構 (Alice Miller)

阿公幹孫女
阿嬤睡孫子
叔伯搞姪女
姨嬸舔姪子
...
...
(而且還兩相情願哦)
不曉得你會不會覺得這樣還不夠前衛進步?
到底何者(一定的秩序與毫無秩序作為唯一的秩序準則)才是真納粹呢?

(至於各種雜交胡亂交就先不問了)

小心自己也成為怪獸
2014年4月19日 蘋果日報 蘋論

學運過程中,有人稱許學生佔國會的膽識與勇氣,但也有人抨擊學生破壞秩序;有人質疑警察血腥鎮壓、失去比例原則,也有人聲援警察日以繼夜地出勤、同樣需要被關懷。類似的兩極辯論、價值衝撞,對厚實台灣的民主底蘊都是好事;但若有一方自以為擁有無以顛撲的真理,不允許受到挑戰質疑,那就與學運揭櫫的理念相違背了。
交大校長吳妍華日前在公開場合自稱「沒把學生教好,要向警察道歉」,很快地引來各方圍剿抨擊,她也立刻表示歉意。但台北市議員周威佑怒罵吳妍華:「妳愛做權力的妓女,乾脆去給狗╳。」這已是言語霸凌,斯文掃地。學運希望透過佔領立法院,讓台灣人思辨兩岸關係、國家暴力,甚而透過佔領運動帶領出審議式民主;但這種以「妓女」來辱罵女校長的方式,其格局已與《新聞龍捲風》公然在節目中意淫參與學運女性相輝映。
周威佑是台大法律系畢業,連任過多屆台北市議員,他長期關心社運,在台北市議會的問政表現不差。如果說像周威佑這樣的意見領袖都須用這種粗鄙方式來批駁對方,那過去一個月來,伴隨學運而來各種敵視不同陣營,甚而不許別人有不同意見的撕裂狀況已何其嚴重。而這當然不是學生衝進議場,對抗馬政府黑箱服貿蔑視民意的初衷。
411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行動一度失控,控場的洪崇晏情急下一度對方仰寧脫口說「你要小心自己被暗殺」,因而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事後洪崇晏兩度出面道歉,並在臉書貼文:「與怪獸對抗的人,要小心自己也成為怪獸;當你凝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與其無限期支持我(們),不如無限期監督我(們)。」這樣的道歉反省,已狠狠地把大人比過去了。
當學生們成就了台灣解嚴後最重要一場學運,並在享受其光環之餘,須不斷省思:抗爭的法律與道德界線何在?是否已準備好承擔這一切了嗎?當我們在讚頌學運遏阻馬政府崩壞台灣民主之際,更要格外地提醒自己不要成為毀壞民主的那群人。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所有台灣人共勉之。

24萬買雞排妹原味奶罩?..黑島青及其追求時尚的腦殘跟風者們...現在沒人物化妳...是妳們物化自己女人而變成一種產生性價值的器具...妳們要不要自己路過自己?...要不要自己抗議自己?...一群白癡媽寶小屁孩!

發洩群眾情緒一直“幹來幹去”﹐何嘗不是在侮辱女性和別人的媽媽﹖難道他們指的是男人跟男人﹖現在連女性內衣都可以當場脫下來賣﹐林飛帆也在臉書留言“請問﹐原味內褲有搞頭嗎﹖"。哎﹐粗俗的程度真是看不下去了。

雞排妹脫奶罩時 , 現場一片歡呼聲 : 幹 ! 幹 ! 幹 ! 幹 ! 幹 ! 幹 ! 幹 ! 幹 ! ......

G排論壇之奶罩要賣多少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PwN7jZZVjI

德國 XXX 級成人影片艷星 Ina 最近禍不單行,先是被她所屬的極右翼政黨「德國國家民主黨」(NPD)開除黨籍,原因是她在最近拍攝的《Kitty Discovers Sperm》一片中有和黑人男性發生關係的場景,就在 Ina 遭 NPD 開除的新聞被炒作地沸沸騰騰之際,德國成人影片業者又宣佈將 Ina 驅逐出行,即 Ina 將不會再有片約,理由是成人影片業者不歡迎新納粹。

德國成人影片業者明確表達不歡迎新納粹份子加入此行業
Nazi XXX Star Gets Banned By Porn + Skinhead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p55J0YlGQ
Kitty Blair and NPD Part Way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gTmHiF2R0k
PORNOSTAR FLIEGT AUS DER NPD - JAW EP.41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TumSSIz7P0
Groll, Ina - Metapedia
http://de.metapedia.org/wiki/Groll,_Ina

最近在德國興起的新納粹政黨「德國國家民主黨」
GEILE, SEXY & Sympatische NAZIS - DIE SCHMUTZIGEN TRICKS DER NPD - Dokumentation 2014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Jvtg3Nu4vw
She Quit Porn For Nazism, Then Her Dark Secret Was Revealed...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V7SooKEI-A
Gefahr von Rechts - NPD-Aussteiger packen aus [HQ Reportage Deutsch]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ysxSquWesU
Nazionalsozialismus & Nationalsozialisten [Doku deutsch]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lZPyQP5qWc
Nation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 Wikipedia
http://de.wikipedia.org/wiki/Nationaldemokratische_Partei_Deutschlands
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 of German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Democratic_Party_of_Germany
德國國家民主黨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E%B7%E5%9C%8B%E5%9C%8B%E5%AE%B6%E6%B0%...
「德國國家民主黨」網站
NPD Website
http://www.npd.de/
Die NPD: Heimat, Hitler, Has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Rgb2gFReIo
德國的極右翼政治勢力
Rechtsextremismus in Deutschland - Wikipedia
http://de.wikipedia.org/wiki/Rechtsextremismus_in_Deutschland
Far-right politics in Germany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Far_right_in_Germany
Rechtsextremismus heute || Dokumentation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WFb9pXalI
Die Nazis steigen auf [Doku deutsch]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tlXPZBUDuo
Nazis in Deutschland - Die Neonazis [Doku deutsch]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L9fusTbQXU
Rechtsextremismus & Neonazi Bewegung in Europa Nachkriegszeit bis Heute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H2i0delCuY
新納粹搖滾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QgRNWeX2SU&list=PLE513B584538182FE&bpctr...
Total Deutschland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W0evMpKjTo
Temnozor - White Thunder Roars (National Socialist Black Metal)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XaK27NsbqM
Xenophobia - Thousand Lies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FPVBW7noiE
Ad Hominem - Nuclear Black Metal Kampf -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7yGmXBUv5Y

您好,
我們是兩岸新聞報導獎團隊, 從您的這份作品中, 看見您對兩岸新聞有獨特的見解, 想詢問您是否有意願參與第十八屆兩岸新聞報導獎,
本屆報導獎總金額高達134萬元整, 歡迎您一同共襄盛舉,
感謝您。
報名網址:http://www.mcu.edu.tw/department/comm/18news/ch/index.asp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rossstrait?fref=ts
微博:http://www.weibo.com/u/2627893441

大家仔細的想一想,太陽花就是一場演的不錯的戲罷了,誰得利誰吃虧,洪大只是點出一部份罷了,我自己也有下去演,自己早就該知道:(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的最終原則。

我並不針對太陽花的主事團體或個人有任何評論或批評,因為他們給我的快樂與滿足跟紅衫軍是一樣的……(嗯……就是免錢吃到飽,多字經罵到爽,大馬路任我躺……),這次的三餐菜色多元化只恨自己的媽沒給自己多生兩個胃幫忙消化(再次感謝無償物資捐贈的大哥大姐們),讓我們對未來的革命有了新注解:革命也要請客吃飯,高明的還不花自己錢。相信二十四年前的野百合學運老前輩們會深深的忌妒死,今罵ㄟ校年那ㄟ 價好命……

最終得利的還是國冥黨,黨國機器在馬桶指揮下雖然指的爛爆,但該動員的地方還是動到了(那個偽白衫軍是鍺摸回事?真是爛爆了!)。

總之,國冥黨還是解決了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無論是不是太陽花幹部的你情我願或私相授授,還是輸給了早就老神在在的金老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