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反低薪禁派遣、受僱勞工上街行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4/18

發稿日期:2014年4月18日 發稿單位:2014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發起團體

由大高雄總工會、團結工聯、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全金聯)、台灣鐵路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非典勞動工作坊、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台灣勞工陣線等數十個工會、工運團體,共同發起2014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將集結上萬名公私部門受僱勞工,5月1日中午在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集合,遊行至勞動部。

今年五一勞工遊行主題是「反低薪、禁派遣」,工會工運團體一共提出了六大訴求:一、捍衛勞動條件、保障勞工生活。二、反對自由貿易島、抵抗勞動彈性化。三、完整勞動三權、保障工會自主。四、保障老年有尊嚴、退休權益不打折。五、捍衛全民資產、反對金融亂併。六、停止公股釋出、反對國營事業私有化。(訴求說明如附件)

在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自由化、私有化大行其道,官資聯手推動的各項政策,總是為資本階級獲取更多利潤而服務,加速財團大資本的壟斷,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勞工面臨的是就業不穩定、勞動條件日益惡化、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情況。勞工如不組織工會起身公開抗爭,這種勞工「向下沈淪」的慘況,只會越來越普遍。

其次,包括勞動派遣、臨時、計時、承攬等非典型勞動,都是資本階級降低薪資條件、加強剝削勞工的手段。因此,今年五一勞工遊行強調「反低薪、禁派遣」。勞動部草擬的《派遣勞工保護法》,其目的只是將派遣公司納入登記管理,強化直接雇主的指揮權力,及減少勞動派遣發生的勞資糾紛(納入管理、強化監督、減少糾紛),根本不是要保障派遣勞工權益。一旦讓勞動派遣「就地合法、全面開放」,勞工整體的勞動條件更加無法提升、就業將更加不穩定,青年勞工更加沒有未來,社會階級會更加兩極化。

因此,針對勞工低薪、就業不穩定的狀況,今年五一勞工遊行除了訴求「禁派遣」、派遣勞工應正職僱用;同時訴求縮短工時週休二日、全面調薪提升基本工資、勞動基準一體適用、退休年金給付不調降、資遣費退休金擴大墊償、反對勞退自選投資等提升勞動條件的訴求,並且訴求政府放寬勞動三權(工會組織權、爭議權、協商權)的限制。金融業受僱者則提出反對公營銀行「公公亂併」的訴求、國營事業勞工則提出反對國營事業釋出公股進一步私有化的訴求。

此外,針對媒體盛傳今年五一勞工遊行是單一議題的「反服貿」遊行,發起遊行的工會工運團體鄭重表示,五一勞工遊行向來就不是只有單一議題,而是從受僱勞工的立場,提出保障勞工權益、終結資本剝削的種種訴求。針對自由貿易問題,工會工運團體表示,不管是自由經濟示範區、服貿或種種自由貿易協定,從來就不曾為勞工設想,只不過是極大化資本利潤、強化資本剝削的手段,勞工絕沒有支持及贊成的理由。而在代議政治下,所有立法和貿易協議對勞工來說都是黑箱。因此,勞工也絕不會天真到認為國會透明監督就可以解決這種決策黑箱的問題。只有透過工人階級的團結和行動,資本家和政府才有讓步的可能。甚至不只要團結台灣勞工,也要團結不同國家地區的工人,尋找一條替代資本統治與剝削的出 路。

至於外傳318學運領袖號召將跟勞工團體一起上街頭反服貿,因發起五一遊行的工會工運團體從未直接獲得任何訊息,無從判斷訊息的真實性。但實際上,歷年五一勞工遊行,青年學生團體從來沒有缺席,不管反對學費調漲、或是爭取青年勞動權利,青年學生總是和各行各業的受僱勞工站在一起,共同爭取所有人的未來。

面對社會階級兩極化的趨勢,青年學生勞工應該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未來,因此,今年五一遊行將會組成「青年勞動大隊」。發起團體也希望各行各業的受僱勞工一起加入五一勞工遊行的行列,只要認同五一勞工遊行的訴求,發起團體都歡迎參加今年五一勞工遊行,目前已經有不少工會與學生團體陸續向發起團體表達參加遊行的意願。但為了維持勞工遊行的主體性,發起團體將不會邀請任何政治人物、政黨,也謝絕任何政治人物、政黨的發言。

發起團體強調,認同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訴求主題參加遊行的群眾,請秉持「集體抗爭、公開行動」的原則,接受發起團體的行動指揮,共同集結受僱勞工力量,爭取工人自己的權益與未來。

新聞連絡人: 團結工聯 秘書長黃育德(0919-577-671) 台鐵工會 主任秘書潘鴻麟(0918-013-621 )

2014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發起團體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大高雄總工會、中華民國鐵路工會聯合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鐵路工會、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非典勞動工作坊、團結工聯(新高市產業總工會、台南市產業總工會、苗栗縣產業總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宜蘭縣產業總工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塑關係企業工會聯合會、中華電信工會)… …(結盟擴大中)

2014年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訴求說明

一、捍衛勞動條件、保障勞工生活

(一)勞工全面調薪,逐年提升基本工資 長期以來在全球化影響下,政府追求經濟成長往往是以犧牲勞工、忽視人權為代價,失控的自由化已經造成青年貧窮化、低薪化的惡果,更嚴重的是政府未能有效的抑制市場失靈,造成財富分配不公、貧富差距擴大。然而這幾年來,臺灣的經濟依然持續的成長,勞動生產力不斷提高,這些由勞工辛勤工作努力付出得來的成果,卻沒有讓勞工共享。加上物價上漲因素,勞工早已面臨實質薪資縮水的狀況。為維護「尊嚴勞動」的基本價值,應爭取勞工全面調薪,合理的提高薪資水準。此外,基本工資是任何勞工及其眷屬得以在社會生存的最低薪資要求,基本工資審議應該要建立客觀指標,制訂基本工資調整之公式,逐年提升至合乎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國際標準。

(二)縮短法定工時,實施週休二日 國際勞工組織早在1935年即已通過第47號《40小時工作周公約》;1962年又通過第116號《有關減少工時建議書》,根據勞動部國際勞動統計,先進各國也都早已實施週休二日,顯見我國法定工時政策已落後國際標準80年。鑒於國際公約及世界潮流趨勢,並均衡公私部門受雇者權益,兼顧工作與家庭生活調和, 營造服務及休閒產業發展有利條件,應盡速完成全面週休二日政策。在不減少勞工法定假日及工資的前提下,修改勞動基準法第30條及第36條,將法定工時縮短為每週40小時,同時明定勞工每七日中至少應有二日之休息,作為例假。

(三)勞動基準一體適用 勞動基準法是規定勞動條件之最低標準,雖曾於1996年修法擴大適用,但截至目前為止,仍有部分工作者尚未被納入適用範圍。是否屬於勞基法的適用範圍,影響勞工是否能夠獲得最低勞動條件的保障,基於憲法的「平等原則」以及基本國策揭示的「勞工保護原則」,同為弱勢的受僱者即應給予相同的對待,不應該由行政主管機關直接將某些人排除在法令的保障之外,造成制度上的歧視。此外,在台灣工作的外籍勞工也應該同受本國法令的保障,不能因國籍不同而予以差別待遇。為了 實現對平等價值的追求,站在全體勞動者的共同利益,應以具體時程達成勞基法一體適用於一切勞雇關係的目標。

(四)落實職場安全,加強勞動檢查 隨著經濟發展及產業結構的改變,職場安全衛生問題影響勞工甚鉅,為使勞工能安心就業,建構完善勞動環境,應整合職災預防、補償到重建之制度,廣納工會參與, 儘速通過「職業災害保險單獨立法」。除降低整體勞動環境的職災發生率外,應針對高職災發生率的重點行業,重新規劃勞動檢查的密度與項目,加強勞動檢查的廣度與深度。

二、反對自由貿易島、抵抗勞動彈性化

(一)立法禁止勞動派遣、派遣勞工直接僱用 政府推動《派遣勞工保護法》立法,旨在將派遣公司納入登記管理,強化要派公司的指揮監督,及減少因勞動派遣發生的勞資糾紛(納入管理、強化監督、減少糾紛),並不是真的要保障派遣勞工權益。派遣勞工面對的仍是就業不穩定的處境,並影響整體勞動條件無法提升。為杜絕派遣公司「中間剝削」,促進就業穩定、提升整體勞動條件,我們反對勞動派遣「就地合法、全面開放」,要求立法全面禁止勞動派遣!

1、全面禁止勞動派遣,派遣勞工直接僱用轉正職。 2、公部門禁止勞動派遣,嚴禁藉勞務採購、承攬及外包規避雇主責任。 3、訂定勞動派遣落日條款。 4、中華民國行業標準分類刪除人力供應業:禁止派遣公司設立,訂定落日條款。

(二)反對自由經濟示範區、抵抗資本無限掠奪 自2012年開始,政府開始加速經濟自由化的種種措施,意圖以鬆綁法規、租稅優惠等措施,吸引陸外資投資,加深資本對勞工的剝削與掠奪。如藉推動自由貿易港區、台商回台投資方案及新建投資案,外勞核配比率可以上達40%。

馬英九總統誓言要讓台灣成為「自由貿易島」,更進一步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對陸外資擴大開放,透過「前店後廠」、「指定試點」等方式,幾乎可以讓本、陸外資如入無人之境,強化資本的壟斷及對勞工的剝削。

政府更將國際醫療與高等教育納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加速產業的私有化與商品化,不僅可能侵害一般受僱勞工及家庭的就醫和受教權益,也可能使醫療及教育產業受僱者的勞動條件進一步惡化。

因此我們反對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設置,反對經濟自由化對台灣勞工更深重的剝削。

(三)勞工必須團結、共同抵抗剝削 台灣勞工實質工資不進反退、勞動條件日益惡化,財團壟斷、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貧富差距日益擴大。自由貿易區的設置,以及種種的自由貿易協定包含台海兩岸間的各項經貿協議,從來就不曾為勞工設想;不管貿易保護主義或自由貿易,都是資本家想要獲取更多利潤的工具。不管是誰對誰「讓利」,獲利的總是資本階級的 一部份,而不會直接是勞工。

就和其他自由貿易協定一樣,兩岸政府與資本家聯手推動服貿協議,總是規避整體社會和勞工的監督,也說不清楚對勞工權益的損害有多大。服貿協議可能受損的不僅是台灣的勞工,也包括中國大陸的勞工,台資在中國大陸的惡行其實有目共睹。

因此,對種種自由貿易協定的監督和抵抗,不僅是要反對資本階級對勞工與中下階級的剝削與掠奪,更是要讓勞工明瞭資本剝削與代議政治的真實面貌,不僅要團結台灣勞工,也要團結不同國家地區的工人,尋找一條替代資本統治與剝削的出路。

三、完整勞動三權、保障工會自主

2011年5月1日集體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勞資爭議處理法修正實施以來,已發生「工會保護虛假」、「爭議形式限縮」、「團協締結困難」等問題,對於保障工會自主運作及爭取集體勞動權益有所扞格,我們要求政府立即檢討修法:

(一)資方仍恣意打壓工會運作及迫害工會幹部 工會法第35條明定禁止雇主對於工會運作及勞工、工會幹部參與工會活動有「不當勞動行為」,並於勞動部下設裁決委員會,審議相關爭議案件之申請。根據勞動部統計,迄今有49件確定構成不當勞動行為,惟因裁決機制不具有最終的、絕對的司法效力,資方往往聲明不服,轉向行政、民事法院上訴,使勞方當事人仍然陷入漫長司法體制的折磨,喪失此一「保護勞工團結權」之意義。

我們要求:基於肯定裁決委員會專業判斷、縮短訴訟程序及時間之考量,應修正勞資爭議處理法,將裁決決定視為法院一審判決,以遏阻資方蓄意拖延時間、妨礙工會正常運作發展之不良動機。

(二)勞工行使爭議行為的權利受到不當限制 勞資爭議處理法對於部分行業勞工的罷工權行使,明文規定限制或禁止,另以事先約定「必要服務條款」始得罷工或強制改循仲裁程序之途逕,使該特定行業勞工之罷工權受到不當限制。

其次,很多勞資爭議都是所謂「權利事項」之爭議,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勞工行使爭議行為必須經調解不成立才能為之,以及權利事項之勞資爭議不得罷工的限制,無異於拖延勞工行使爭議行為的時機,甚至幫助資方箝制勞工不得合法罷工。

我們要求:廢除不當限制勞工行使爭議行為權利的相關規定(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54條),還給勞工完整的爭議行為、乃至罷工的完整權利。

(三)「核可」規定牴觸團體協商「誠信原則」 團體協約法規定,團體協約一方當事人為公營事業機構或國防部所屬機關(構)、學校,政府機關(構)、公立學校而有上級主管機關者,其團體協約簽訂前均應取得主管機關核可;團體協約關係人為工友(含技工、駕駛)者,應經人事行政總處核可,「未經核可者,無效」。

我們要求,廢除實為行政濫權的「核可」規定,因為這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成為勞資協商的幕後藏鏡人,即使勞資雙方談妥共識卻也可能輕易遭到推翻,不但明顯 弱化勞資自治協商原則,無助於落實該法「穩定勞動關係,促進勞資和諧,保障勞資權益」之目的,也牴觸該法「誠實信用原則」之意旨。

四、保障老年有尊嚴、退休權益不打折

(一)年金給付不調降、退休生活有保障 年 金制度旨在於保障受僱者退休後的基本生活,然而政府提出的「年金改革」,實為假改革之名而行剝奪勞工之實,政府以基金破產威脅勞工「多繳、少領、延後退」 掩飾其執政無能、只為財務問題解套。在長照制度闕如、醫療體系不健全,導致老年安養需求完全依賴現金給付,我們堅決反對政府年金修惡的假改革。

我們主張: 1、年金給付不調降、退休生活有保障。 2、年金改革應納入各項社會保險,建構全民基本年金保障制度。 3、建構老人長照制度、醫療體系,以解決老人安養問題。

(二)擴大工資墊償給付範圍,納入資遣費、退休金 從關廠工人被催討16年前的政府代位求償貸款,到 2011年太子汽車欠薪倒閉、2012年的華隆、榮電案,一再凸顯退休金舊制的嚴重缺陷。

因此,我們主張推動勞動基準法第28條修法,擴大工資墊償基金給付範圍至資遣費、退休金。

首先,工資墊償基金的歷年結餘,已遠超過支付墊償金額所需。

其次,按舊制年資勞工人數、平均年資推算,擴大工資墊償基金範圍,新增墊償平均金額以18個月工資計算,提撥率增加為萬分之十,已能支付擴大墊償的範圍。

(三)反對勞退基金自選投資 勞退舊制往新制的變革,雖然讓受僱勞工在帳面上有了一筆明確的退休保障,但與舊制比較,退休金、資遣費大幅縮水。實際上,許多雇主是以降薪、薪資名目變更、違法由勞工自行負擔等方式,將退休金成本轉嫁回勞工身上、規避退休金提繳,勞工退休完全沒有保障可言!

今年,勞退新制在原先政府投資、兩年定存利率的保證收益外,金管會與勞動部推動逐步開放讓勞工自選投資,但自選投資必須自負盈虧,沒有保證收益。

勞退基金的投資一向為人詬病,在政府監管不嚴的情況下,被投資機構侵吞的弊端一再發生,而大多數勞工對金融市場很難有清楚的認識,一旦投資失利或遭遇金融危機,勞工的退休老本就會血本無歸。

我們反對勞退基金開放讓勞工自選投資並自負盈虧,這根本是要將投資風險轉嫁到勞工身上,並加強金融資本的進一步掠奪。

五、捍衛全民資產、反對金融亂併

有關政府推動「公公併」之金融整併政策,迄今並未看到其縝密完整的評估報告,包括:國內經濟現況、兩岸金融與亞洲市場發展評估,實施整併政策的利弊分析及補救措施,員工工作權、勞動權益保障及消費者權益影響等問題,工會及社會大眾至今只能經由報章媒體獲知片面不全的訊息。

惟基於政府係官股銀行的最大股東及大股東之角色,以及銀行是特許事業之產業特性,我們提出「捍衛全民資產,反對金融亂併」之主張,要求政府不應閉門造車、貿然提出未經審慎評估的金融整併政策,尤應考量以下事項:

(一)向社會完整說明「公公併」政策與兩岸金融及亞洲市場發展評估的影響為何? (二)政府對於任何金融合併案應明確承諾:不會影響員工工作權、勞動條件及相關員工權益,以及應先召開勞資政三方協商會議,不可獨斷決定。

六、停止公股釋出、反對國營事業私有化

針對國發會的《財政健全方案》將彌補國家財政缺口重點置於「民營化政策」及「公股釋股」等計畫上,擬將金融機構公股釋出以及台電、中油等國營事業民營化。這類殺雞取卵之作法,無疑是出賣金雞母、短多長空之錯誤政策,無助於解除台灣目前經濟矛盾與困境。

全 世界舉凡涉及民生生計的公營事業一經私有化後,幾乎全都步上價格提高、服務品質下滑的窘境,尤其台電、中油等公司肩負國家能源安全之使命,在國家經濟發展 過程中,有著一定的歷史定位及存在必要性。基於人權的考量,對偏遠地區提供平等、普及化的公共服務是政府責無旁貸的責任,不應該將一切私有化,放任自由市 場去運作。

基於保障國公營事業產業勞工工作權及相關勞動權益之立場,我們要求政府應跳脫民營化是萬靈丹的迷思,立即停止釋股計畫,重新檢討民營化政策,避免錯誤政策成為製造大量中高齡失業潮的元兇。更應積極提升國營事業績效,以盈餘回饋全體人民。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