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漲學費OOXX

2014/05/29
苦勞網記者

今天(5/29)政大校方針對學雜費調漲方案,召開第二次的公聽會,讓學生、校方代表各自表達意見、進行討論。同個時間點,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政大種子社、政大野火陣線等團體於政大行政大樓中召開記者會,公佈500份反漲連署書,抗議校方的學雜費調漲方案,並前後到公聽會、校長室要求副校長蔡連康、校長吳思華簽署「不漲學費」的承諾書不成,最後學生將象徵校方罔顧學生意見、徑行調漲學費將造成學生沈重負擔的血手印,貼在校長室門外,宣告持續監督校方與教育部如何審理此案,不會善罷干休。

反對漲學費,學生在行政大樓公佈500份反漲連署書,要求校方看見學生意見。(攝影:陳逸婷)

政大社研所學生高若想指出,校方在3次的學雜費審議小組會議過程中,片面更改表决方式,從原本的「共識決」改成「多數決」,並在第3次小組會議中,以9票同意、5票反對通過了調漲方案,即便與會的5名學生代表全數反對,在多數決的前提下,校方仍執意通過方案,引發學生不滿。高若想說,校方雖然都說程序公開透明,但是在會議過程中任意更改遊戲規則,影響決議,痛批這就是「黑箱決策」。

而在公聽會現場,許多學生認為學校花2千多萬興建串聯山上、山下的「水岸電梯」,向外募款不足還挪用校務基金墊支,卻又以「水電費調漲」、「兼任教師薪資調漲」等原因,指若不調漲學雜費「教學品質就會下降」,諸多理由反覆、邏輯不通的說法令學生無法接受。也有學生說自己從大二開始就學貸款,學校還要漲學費,他打算念到研究所,恐怕面臨更大的經濟負擔。陸生則表示自己的學費原是台生的兩倍,若漲學費,也連動造成兩倍的漲幅,加上陸生有請領獎助學金的限制,難以消化。

針對學生質疑的水岸電梯,校務基金管理委員會執行秘書徐聯恩說,水岸電梯是由校友募款進行,在募款尚未到位時由校務基金代為墊付,他認為電梯有助於啟動校友的小額募款風氣,募款金額也確實有逐年上升,然而由於募款屬於「指定用途」,先前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捐款6億元,就指定用於公企中心,因此「沒有辦法解決現在的財務問題」。

蔡連康則說明學校的財務分配狀況,校務基金總額中分為「資本門」與「經常門」,考量學校的長遠發展,各門之間預算不可互相挪用,會影響到教學品質的是屬於「經常門」的系所業務費用,同門的還有水電費與二代健保費用,這些項目支出若變多,就會造成系所業務費用下降,進而「影響教學品質」。

至於學生提出在學雜費審議小組會議時,校方「片面」將共識決更改成為多數決的爭議,教務處行政專員劉千鳳是3場審議小組會議的記錄人員,他表示在3月3日的第2次小組會議上,有委員提議因為校方代表與學生代表各方針對學費調漲案無法達成共識,是否將「共識決」改為「多數決」,做成決議的時候,現場委員共6人,未達開會人數的一半,並且,當中只有一位學生代表,在無人反對該決議的狀況下通過。

劉千鳳說,學生代表也是委員之一,與其他委員一樣有發言權,可以對委員的提案表示反對,此外,如果認為6人未過半,也可以提出程序問題,提前結束會議,他說自己有提醒委員人數問題,但是當時「都沒有人提出」,最後再來說會議有程序問題,他沒辦法接受。然而,劉千鳳也坦言第2次會議作出多數決決議時,6位委員中,只有1位學生面對5位老師,確實有權力位置不對等的問題,可能會影響他的發言意願,但不能說這就是「程序瑕疵」。

除了程序與財務分配的問題,公聽會中也有學生針對「教育應是公共財」的部分發問,質疑學校支出由學生買單,會促使「教育商品化」更嚴重,針對這點,政大教務長詹志禹則回應,一個學生的教學成本約18萬,當中教育部負擔12萬,已經是「公共財」的邏輯,如果未來學費調漲到18萬以上,學校藉此賺錢,才是「商品化」,然而他強調現在的學費調漲只是希望「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學生應共同負責。

高若想表示,整個學費調整過程中,學校財務運用不透明,學生也無從監督,才會導致這麼多爭議,在公聽會後,6月25日的校務會議還會針對調漲方案再行討論,若通過,最後就是送教育部,就程序與實質進行審查,到時候,學生不排除到教育部抗議、施壓,要求退回調漲方案,達到「反漲學費」的結果,揚言會抗爭到底。

要求副校長蔡連康(右)簽署不漲學費承諾書不成,學生當場撕毀承諾書。(攝影:陳逸婷) 學生最後轉往校長室,並把象徵漲學費造成學生沈重負擔的血手印貼在門外。(攝影:陳逸婷) (攝影:陳逸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