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勞班機 花花班
華航空服員要求補充員額

2014/09/02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孫窮理

今天(9/2)上午,華航工會第三分會與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一同前往桃園縣政府,控訴華航人力不足、工時過長以及夜間班機…等情事,造成空服員的疲勞工作的狀況,空服員手拿「補人力,要飛安」標語表達訴求,隨後一行人前往勞工育樂中心,針對人力與休假問題進行勞資爭議調解,卻因場地問題,勞方僅可推派10位協商代表,其餘到場的80多位空服員皆不得列席旁聽,最終雙方在協調人數上無法達成共識,協商破局。之後工會再赴地檢署按鈴控告,針對資方剪除工會發放的「紅眼班,抗議中」抗議吊牌一事,申告華航毀損罪名。

空服員今天到桃園縣政府前,控訴華航的血汗勞動環境,讓空服員長期「疲勞飛行」。(攝影:陳逸婷)

夜間工作、人力不足 空服員累斃了

工會表示,今年華航營收上看1千5百億,勞工的勞動狀況卻越來越糟,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秘書林佳瑋提到,2009年,開放兩岸直航之後,由於班機量大增,夜間航班跟著增加,而這當中,華航的夜間航班就佔4成,而空服員形容此凌晨後的航班迫使空服員夜間工作,疲憊不堪,帶著佈滿血絲的雙眼工作,如同「紅眼航班」。

而空服員缺額問題,林佳瑋以飛香港的機型為例,經濟艙343個座位數,按照華航考量飛安與服務品質的標準,應配12位空服員,然而實際上8月16的CI641次班機,卻只有8位空服人員,整整少了4人,缺額狀況由空服員統計下來,8月份就有32班次缺額3到4人,人力不足,空服員的工作量增加、勞動強度也增加,林佳瑋說,曾經有過空服員因人力不足,飛機已經開始降落,餐盤還來不及收拾完畢的現象,人力不足最終也可能導致飛安問題的惡化。

「待命、抓飛」工時彈性化

此外,空服員工時過長的狀況也很嚴重,空服員卓棕偉說明排班方式,一個月裡面應有8天休假,3個月要有24天,可是,實際上為了因應長期「缺額」的現象,空服員一個月裡,1到2次的「待命班」往往要用來補充臨時缺人的狀況,待命班如果被「抓飛」,天數不等。卓棕偉說,如果被抓6天班,後面的班表就得重新調整,休假也會因此受到影響,待命制造成彈性化的班表,使得空服員每個月實際休假天數大約僅6到7天,講到此,卓棕偉不禁大嘆「一般人都以為空服員光鮮亮麗的,卻不知道真相!」

相較於一般上班族的朝九晚五,一天上班8小時候,理想上有16小時可以休息,然而空服員的休息時間不是以天計,是以小時計,最短工作與工作間的間隔僅10小時,因此,可能會有下午5點下班,回家休息(當中包含洗漱、睡覺跟隔天上班前化妝)後,隔天凌晨3點就要上班的狀況。導致空服員的班表也是有長有短、有早有晚的「花花班表」,工會代表拿出會員的疾病資料說,因為花花班表、時差等多種問題,導致空服員的睡眠品質差,得依賴服用褪黑激素,嚴重的話,也有不少人患上憂鬱症。

針對工時的部分,工會批評,認為空服員被適用《勞基法》的84之1(責任制),對於工作時間和休假日數,可以不受《勞基法》規範,工會呼籲勞動部應檢討84之1,對於適用的行業類別,應有更嚴格的規範。

資方拆吊牌 抗議行動遭打壓

工會因不滿華航的紅眼班機,加重空服員疲勞飛行的狀況,於是發起「紅眼班,抗議中」的抗議吊牌行動,於一個禮拜前發放2千多個吊牌到會員放置信件與私人文件的「信箱」中,當中第一批上工的會員便把吊牌別上行李箱,卻遭資方將吊牌剪除;後續,資方也把信箱中的吊牌全數收走,第三分會因此到地檢署按鈴控告華航毀損。桃產總表示,資方除了剪吊牌,也約談工會幹部與助理,認為以吊牌抗議一事已經「破壞勞資和諧,最嚴重可解僱」,林佳瑋批評,資方已經違反《工會法》第35條,意圖透過約談工會幹部達到威脅效果,阻止工會活動,形同「白色恐怖」。

華航方面,則發出聲明針對休假天數的部分表示「目前每月保證休假已達8天」,對於工會提到的吊牌抗議一事,則是服務形象因素,認為「『抗議中』字眼為不合宜表達」。林佳瑋駁斥資方說法,空服員因為人力不足的關係,每個人一個月都只休6到7天,勞動契約中明定的「一季休24天」就是為了讓空服員挪動休假,但現在華航人力緊縮到連一季休24天都做不到,痛批資方說法簡直「胡扯!」,工會表示,若資方持續不回應,不排除有更大規模的行動。

才放入會員信箱中,就被資方火速撤走的「紅眼班,抗議中」吊牌。(攝影:陳逸婷)
在勞工育樂中心,要求列席旁聽的空服員。(攝影:陳逸婷)
紅眼班表。(攝影:陳逸婷)

【相關報導】2005/11/04 苦勞報導 〈忍無可忍!華航員工上街初嘗勝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