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逼走桃園基地 台灣空防陷危機

2011/09/30

作者/呂炯昌 為了發展桃園航空城計畫,桃園基地將遭到裁撤,這個決定將使首都防衛更加脆弱性以及海軍反潛能力驟降;而這也是馬政府為了經濟發展,不重視國防的最好證明。

如果能用一句話描寫馬政府執政時期國軍的境況,那麼「國軍不需要作戰」應該是最好的註解。這並不是因為兩岸關係和解,中國放棄武力犯台,國軍不需要打仗,而是馬政府為了經濟利益,害怕得罪中國,不僅持續減少軍事預算支出,還向中國大舉招商,讓中國資金進入台灣國安重地如入無人之境,嚴重影響我國國家安全。

2011 年3 月7 日,國防部證實為了發展桃園航空城,海軍將全面撤離桃園基地,這就是馬政府為了經濟發展,不重視國防的最好證明。桃園基地位處台北首都周邊,廢此機場,台灣首都的空防將陷入空轉的劣勢。

《《桃園基地 捍衛台海有功》》

位於大園鄉菓林村旁的桃園基地(也稱為桃園軍用機場或桃園空軍基地),原為當地陳姓大家族所有的土地,日治時期遭到徵收作為軍事機場用途。日本投降之後,蔣介石於1946 年派遣人員與物資接收桃園基地。在桃園基地輝煌的歷史中,以第5聯隊與黑貓中隊最負盛名。

在台灣本島的空軍基地中,因為桃園基地距離中國最近,同時鄰近首都地區,所以第5 聯隊(1976 年改部隊番號為401 聯隊)時常擔負攔截敵機的任務,並因而締造輝煌戰績。1958 年8 至10 月的台海空戰中,第5 聯隊所屬的戰鬥機擔負了國軍絕大多數的空中出擊任務,獲得豐碩的戰績,共擊落21 架解放軍戰機,而第5 聯隊僅損失一架戰機。

1960 年2 月,桃園基地出現一支特種任務小組,這個單位以「空軍氣象偵察研究組」名稱作掩護,直接聽令蔣介石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指揮。由於這支秘密偵察部隊以一隻黑貓作為中隊的隊徽圖案,所以又被稱為「黑貓中隊」。

黑貓中隊由美方提供當時最先進的U-2 偵察機,我方則提供飛行員與後勤基地,協助美國深入偵照中國內陸地區。黑貓中隊飛行員駕著U-2 高空偵察機深入敵境,在七萬呎的高空上執行偵察任務。

直到1970 年代中美關係解凍為止,黑貓中隊在13年的執行任務期間,一共完成220 次高空偵察任務,期間曾偵察到中國的兩次核子試爆、中國各省的軍工設施部署、中國對北越的軍事補給等,可謂戰功彪炳。不過就在黑貓中隊寫下輝戰果的同時,也付出慘重的人員損失,27 名參與偵察任務的飛行員中,僅有10 位能夠全身而退,其餘不是英勇為國捐軀,就是遭到中國飛彈擊落而被俘虜。

《《基地互換 海軍選為基地》》

1998 年7 月,由於精實案緣故,401 聯隊基地從桃園遷移至花蓮,取代被裁撤的828 聯隊,擔負起維護台灣東部半壁領空安全的重責大任。2005 年7 月,國防部因為執行精進案,進一步將空軍桃園指揮部裁撤,僅留下勤務部隊駐守。

時任海軍總司令陳邦治認為,桃園基地閒置太浪費,而當時海軍又缺乏一座完整的航空基地,桃園基地又離位於台北大直的海軍司令部較近,因而積極爭取將桃園基地撥交給海軍使用。

在考量桃園基地永續經營與海軍需求後,國防部同意以「基地互換」的方式,將花蓮與屏東的反潛機部隊移至桃園基地,主要任務為台灣周邊海域的反潛偵搜。由於桃園基地是一座軟、硬體完善的大型軍用機場,所以也被海軍選定為接收P-3C 反潛機後的進駐基地。

《《發展航空城 海軍全面撤離》》

2007 年7 月,海軍興高采烈歡慶桃園基地啟用,沒想到不到3 年就因為桃園縣政府執意發展航空城而被迫遷離。(圖片來源:ROC 海軍網站)

2008 年馬政府上台後,將桃園航空城訂為「愛台十二大建設」優先項目,2009 年1 月通過「國際機場園區發展條例」,將桃園國際機場改為法人管理的機場公司。桃園航空城的範圍,由最初規劃的1,200 公頃,擴增5 倍成為6,150 公頃,交通部長毛治國以「雞蛋」作為航空城解釋概念:以機場為核心的機場特區為蛋黃,外圍再加上地方政府所規劃的園區為蛋白,共同組成航空城。

美其名,桃園航空城計畫是拉抬桃園國際機場日益下滑的國際競爭力,但是實際上,相關法案的擬定與審查,一直是朱立倫、吳志揚、陳根德、孫大千等國民黨「桃園幫」勢力在幕後強勢主導,而非由行政院主導。

由於航空城條例有些條文排除民航法、國有財產法、都市計畫法、貿易法、勞基法、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移民法、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等十幾項法規,這種圈地為王強勢推動爭議法案的行為,自始至終不斷招致輿論批判。

鄰近桃園國際機場的桃園基地,由於軍機駐紮於此,卻因而成為支持開發桃園航空城的國民黨桃園幫立委的眼中釘。2009 年9 月,交通部宣布以開發航空城為由,將桃園基地的跑道廢除,周邊的建築物高度限制也將取消;今年3 月,國防部證實為了發展航空城,海軍將全面撤離桃園基地,原計畫部署在桃園的6 架P-3C 反潛機將另覓駐地。

《《自廢武功 潛存國安風險》》

桃園基地撤除後,至少釋出409 公頃的土地,如果以2010 年當地每坪9,000 元的公告市值換算,等於提供368 億元的資產來配合2.4 兆元的航空城計畫。隨著桃園基地周邊60 公尺的建築物限高解除,地價至少能飆漲2~3 倍。也因此,桃園縣政府認為6,150 公頃不夠,要擴增至1 萬公頃以上。

就眼前經濟效應層面來看,以368 億元的資產來成就2.4 兆元的航空城計畫,當然划算。但是以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卻是自廢武功的危險舉動。廢除桃園基地存在下列國安風險:風險一:增加首都防衛脆弱性前國安會諮詢委員、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所陳文政助理教授表示,中國目前部署於對岸的對台短程飛彈雖然高達1,800 枚,但是中國只有500 多座飛彈發射架,所以第一波對台最大攻擊數量大約僅有500 枚左右。如果扣除我方用愛國者跟天弓三型飛彈加以攔截、中方攻擊其他政軍設施等因素加以考量,中國需要7~13 枚飛彈才能摧毀我方一座軍用機場。

目前,全台灣僅有8 座軍方專用的作戰機場,如果又放棄了桃園基地,無疑增加了我方對中國嚴峻飛彈威脅的脆弱度再增加15%,所以撤除桃園基地,不只是海軍航空部隊失去唯一的固定翼機基地而已。

就首都空防安全角度來看。撤除桃園基地之後,北台灣只剩新竹與松山兩座空軍基地肩負首都空防重責。但是松山基地因為民用航班起降頻繁、居民抗議等因素,軍方早已鮮少有戰機駐紮於此。因此,只剩新竹基地擔負防衛首都大台北地區空域的重責大任。

依據911 事件的經驗,民用機也成為有心人事的作戰武器之一,況且過去蘇聯也曾用民航機從事攻擊它國的突擊任務。雖然現在的相位陣列雷達能夠做到精確測繪的能力,但是針對單一目標仍須相當長的時間才能產生完整圖像,要想分辨出1 架飛機的外型特徵,解析度勢必要在5 公尺左右才能分辨。

雷達針對1 架飛機可能就要花上數分鐘的時間,以現今空中交通的繁忙程度來看,只用地面航管雷達對所有在領空內的民航班機進行掃瞄、判別意圖根本是緣木求魚。6 月底發生中國蘇愷27 戰機誤闖海峽中線事件,當時是我國空軍派出F-16A/B 戰機攔截才能夠化險為夷。不過,如果中國軍機混雜在民航機之中飛行,對大台北地區政經目標意圖不軌,只靠地面航管雷達恐怕難以判別其動機。

同時,根據美國911 事件的經驗,如果要靠遠方巡弋的戰機加以攔截,也未必能夠攔截得到突如其來的威脅。如果空軍在大台北地區保有另一座基地,在面對緊急情況時就能夠增加作戰運用彈性。

風險二:海軍反潛能力驟降桃園基地廢除後,原本要進駐的6 架P-3C 反潛機該何去何從,引起來一番爭論。甚至有人提議,乾脆將P-3C 交回空軍以解決基地問題。不過這又是一個輕忽國家安全的做法。

從聯合作戰的角度來看,空軍的確可以提供海軍P-3C作戰所需的任務支援,但是就海軍專業來看,卻並非如此。P-3C 反潛機職司的是反潛、海洋偵監與反水面作戰,性能與功能遠較海軍現役的S-2T 強大,與空軍大型固定翼機的貨物與人員運輸功能更是大不同。

反潛機飛行員必須熟練反潛技術,不像運輸機飛行員,只要飛就好,而且P-3C 需要與「地面作戰中心」密切配合,必須由海軍專業人員負責。如果像過去S-2T隸屬於空軍時,常態編納海軍人員到空軍混合聯隊中,軍種之間必然產生排擠效應。

在軍種資源競爭下,海軍人員認為在該單位服役沒有出路,空軍也不可能派優秀人才、優先投資到這個反潛單位。如此一來,將導致這支部隊士氣低落、軍種間運作不順遂,最後導致台灣反潛部隊的反潛戰力驟降。

《《重視經濟 輕忽國防安全》》

從桃園航空城計畫敲定以來,周邊土地已經上漲45倍,現在走在桃園航空城規劃區的周邊,掛滿了房仲公司出售航空城土地的招牌,當地居民熱烈討論土地賣掉了沒?但是卻少了過往戰機從空中呼嘯而過的震撼聲音。國家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是國家的安全更為重要,難怪越來越多美國人會懷疑台灣到底有沒有自我防衛的決心?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