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是失言,而是政黨失職、傷害民主
──柯文哲事件的民主習題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9/12

近日,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稱許蔣經國為政治典範、歧視女性的言論,引發諸多爭議,各界多視之為「失言風波」。但柯文哲的言論並非失言,問題的關鍵也非失言。侈言第三勢力卻違反進步價值,政黨推薦卻不負責任的護航,聲稱超越藍綠卻複製綁架選民的文化,政黨失職,傷害民主,這些才是核心的問題。 做為公民團體,我們在此鄭重呼籲台灣社會正視此事件所彰顯的民主政治問題,並要求「實質提名」柯文哲的民進黨承擔政黨責任,勿以「第三勢力」做為逃避責任、閃躲價值的護身符。

一、反對柯文哲傷害民主文化與性別歧視言論

柯文哲所提出的讚蔣與性別歧視言論,違反我們長期致力推動的民主、轉型正義、性別平等之進步價值。我們在此堅決表達反對的立場。我們也認為,柯文哲早已不是「素人」,而是正式登記參選台北市長的政治人物,他的言行因此必須受到公民的批判與究責,而不是以價值相對的「互相尊重」就可以了事。

二、民進黨失職,責任不容逃避

該被究責的,不只是柯文哲,還有逃避政黨責任的民進黨。

(一)民進黨採取短視投機之策略,不問價值理念而進行所謂整合,逃避讓自己的政黨價值接受選舉檢驗,卻想藉他人之手,甚至冒稱「結合公民路線」以獲取政治利益,自始即違反政黨責任。而此模式,不止發生在台北市,在新竹縣更是如此。

(二)民進黨中執會決議全力支持柯文哲當選,也就是「實質提名」柯文哲。既然如此,民進黨對提名柯文哲的決定與柯文哲的言行皆負有責任。在爭議言論出現後,民進黨卻以「相互尊重」輕輕帶過,甚至以雙重標準為柯開脫,縱容其傷害民主與歧視言論,就是失職。

(三)政黨必須對於重大價值與臺灣的「重要歷史」有明確的立場,加以說明、提出論證,並將其立場表現於政黨的實踐中。因此,民進黨必須說清楚,實質提名的柯文哲是否違背民進黨的重大價值立場、是否違反民進黨對於臺灣重要歷史的認識與評價。不說清楚、講明白,就是失職。

三、反對複製藍綠邏輯,綁架選民與進步價值

柯文哲旋風之所以出現,自始就有選民「超越藍綠綁架」的期待。然而,柯現象走到今天,卻再度落入綁架文化。因為希望柯當選,所以選擇包容柯文哲的言行,即使這些言論已經違反重要的進步價值,也要曲意護航,並且要求批判柯、或者可能因此不投票給柯的選民負起「換不掉國民黨」的責任。把做為候選人該自我反省、該對選民負的責任轉嫁給選民,是最惡劣的綁架文化。這根本是走藍綠綁架文化的老路,絕對不是「超越藍綠」。

訴求:

基於柯文哲為民進黨實質推薦人選。我們提出以下訴求,請民進黨主席說清楚,講明白:

一、是否同意柯文哲肯定威權有功與歧視女性的看法?柯書《白色的力量》中有諸多歧視女性,甚至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說法,民進黨在提名過程中是否予以參考並肯定?是否容許柯繼續以此書做為競選宣傳的方法?

二、是否「無條件的」全面支持柯文哲,以及其他實質提名的候選人?如有條件,那是什麼?

三、當柯文哲以及其他實質提名的候選人犯錯時,民進黨要如何負起責任?

結語:

最後,我們要指出,到目前為止,柯文哲只是游走藍綠之間的政治人物,不是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

雖然柯文哲表面上是無黨籍,也經常強調超越藍綠、和解、公民力量等說法,但是從「政黨體制運作」觀點來看,就是民進黨「實質提名」的候選人。柯雖然也提出不少公民社會訴求的政策,但是很多藍綠政客們都會納入這類政見,公民社會也歡迎他們這樣做,但這不會使他們變成真正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

我們認為,台灣需要的第三政治勢力,是要改變國民黨持續傷害台灣民主、人權、公平正義等價值,而迅速腐化,分贜思維高於價值理念,無力帶動台灣民主改革力量的民進黨,以及和稀泥,從中謀取個人利益的政治人物,都不能改變之。要找到這樣的第三勢力,人民必須真的把自己當作政治選擇的主體,而不是成為候選人的政治工具。到目前為止,柯文哲在民進黨的支持下,傲慢自恃,操作綁架邏輯,只是游走藍綠的政客,稱不上是台灣所需的第三政治勢力。我們期待,有理念的選民,把自己與任何政治人物、政黨、第三勢力的關係倒轉回來,逼迫政治人物往正確的方向走,這才是台灣民主的未來。

共同發起團體: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澄社、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台灣人權促進會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