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衛院再次說明麥寮學童曝癌危機家長出席率很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9/18
資料來源: 

國衛院:健檢結果不該隱瞞

國家衛生研究院針對麥寮普遍學童尿液檢測出一級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代謝反應之曝癌危機,再次於今晚(9/17)至麥寮國小進行說明,而此次說明對象是麥寮國小、橋頭國小與豐安國小家長,台上人員包括國衛院研究團隊、醫師團隊,以及雲林縣衛生局、教育處、環保局等官員,而三校校長以及家長會長也都到場關心。

國衛院國家環境毒物研究中心研究員黃柏菁博士表示,雖然研究計畫尚未完成,目前還無法證實污染來源,但身為檢測單位,有必要毫不隱瞞地將健檢結果告知家長,並且充分說明可能存在的各種風險,這才是負責任的應有作法。

黃博士強調,負責的研究單位不應該隱瞞任何的檢驗結果

黃博士強調,氯乙烯單體在國際上被認定為第一級致癌物,即使環境中只有非常少量的暴露濃度,一時雖看不出影響,但長期接觸會對人體造成肝毒性,包括肝功能異常、肝腫大、肝硬化、肝血管肉瘤、肝癌等疾病。此外,美國國家環境毒物中心亦將嬰幼兒及國小學童歸類為高敏感族群,長期暴露對孩童的發育將造成嚴重影響,此次研究發現麥寮普遍受檢學童尿液中都存在VCM代謝反應,此一風險值得大家高度關切。

這位麥寮國小學童年僅9歲,免疫功能和肺功能卻明顯異常,而致癌物代謝反應TdGA濃度高達263.82(μg/g-creatinine)。

『與六輕之距離』是顯著影響因素

至於污染來源是否可歸結於六輕?黃博士表示這還需要進行更完整的研究才能佐證,但當初設計研究時,是把許厝分校和豐安國小定位為『實驗組』,而其他學校則定位為『對照組』。因為VCM的特性是比空氣還重,因此污染的擴散不容易被風吹遠,而目前的結果也確實顯示,距離六輕僅只900公尺的許厝分校學童,TdGA濃度明顯高於其他三所國小約80(μg/g-creatinine)。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晚國衛院的簡報中,特別指出這次的檢驗在經過校正後,濃度上的差異不受學童是否受二手菸暴露、是否吃維生素B、是否有B型肝炎、住家與VCM/PVC廠距離、身體質量指數(BMI)、學童父親是否曾在六輕工作影響。但是男性學童、年紀較小的學童則有較高的TdGA濃度。

季節風向可解釋為何豐安國小濃度較低

麥寮國小家長會長提出疑問:『那如何解釋有些學生濃度較高、有些卻較低?而豐安國小距離六輕是第二近的學校,為何平均數值反而比麥寮及橋頭國小還低?』

黃博士解釋,第一,VCM在人體內的代謝時間只需16小時,而學童體檢時間選在週三早上,因此學童前一天放學後的活動範圍也會有影響。第二,豐安國小的檢測時間是在11月,此時的風大多是吹往台西,因此豐安國小的濃度可能被稀釋掉了;然而,橋頭國小與麥寮國小的檢測時間正值春季,此時的西風比較強,這兩間學校正好位於六輕的下風處。但由於目前只有一次的檢測數據,未來應該建立不同季節的檢測數據,進行風向比對後結果才會比較準確。

(A許厝分校;B豐安國小;C橋頭國小;D麥寮國小)

麥寮國小的校長表示有盡力通知學生家長,麥寮國小家長會長還特地到臉書四處張貼,此外,豐安國小校長表示,早在一週以前,已經特別交代學校老師要一一打電話通知家長,但是豐安國小總共70位受檢學童,今晚只有6位家長出席。

現場詢問,有位帶著小孩出席的家長表示:『時間定在六點實在很不妥,他才剛下班就急忙趕來,連晚餐都來不及吃,小朋友吵著肚子很餓。』另一位家長表示:『之前媒體的焦點都只有許厝分校是否遷校,讓人誤以為只有許厝學童影響較大,但事實是整個麥寮都暴露在致癌物威脅中,重點應該放在六輕污染如何落實改善,以及政府單位應該如何負起責任,但現在既然許厝學童已經安置,讓大多數人會誤以為事情已得到解決。』

六輕員工吐露心聲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在稀稀落落的座位中,倒是出現不少台塑人員和六輕員工,有位媽媽首先發言,她說:『我今天代表雙重身份,我是學生家長,也是VCM廠員工,我先生本身是VCM和PVC的現場操作員,而我家有兩個VCM廠寶寶,因為懷孕時我每天依然在廠內工作,我現在其實非常擔憂,也想帶孩子到其他醫院另作檢驗。

但是這十多年來,我和我先生的身體並沒有特別不舒服,而小孩也都健康成長,我覺得公司方面也是非常用心,一直努力要做好每個部分,而公司對地方長期也是盡心盡力,包括提供鄉民健康檢查還有各式各樣的建設及補助。此外,公司也有委託第三方公正單位在廠內進行檢測,連續三年的結果都低於國際標準值,而且濃度非常的低,現在我們的目標是零,同仁們很多也是麥寮人,大家都很擔心居民的身體健康,其實都有努力在做。』

對此黃博士回應:『工廠內的標準其實不能適用於工廠外的標準,而我們這次做的是廠外居民檢驗,情況不同。而至於檢測結果準不準,至少這是一個開始,就如同要是沒有餿水油或塑化劑的檢驗,大家也不知道有這樣的食安問題,因此,當然我們未來應該建立TdGA的標準值,但這次的研究發現也是很重要的參考依據。』

為何學生家長出席率低?

這場說明會有個奇怪的現象:重量級人物包括專家學者、醫師、官員、校長、家長會長等一字排開,陣容龐大,這樣的說明會在沿海偏鄉算是非常難得,特別是這次的學童曝癌危機茲事體大,現場不乏特地從台北趕來關心的電視台記者,然而,直接受影響最深的學生和家長們,出席人數卻寥寥無幾,偌大的禮堂擺滿了空空蕩蕩的座椅,顯得有些冷清。

空蕩蕩的座椅讓講者群陣容龐大的說明會顯得冷清

麥寮國小的校長表示有盡力通知學生家長,麥寮國小家長會長還特地到臉書四處張貼,此外,豐安國小校長表示,早在一週以前,已經特別交代學校老師要一一打電話通知家長,但是豐安國小總共70位受檢學童,今晚只有6位家長出席。

現場詢問,有位帶著小孩出席的家長表示:『時間定在六點實在很不妥,他才剛下班就急忙趕來,連晚餐都來不及吃,小朋友吵著肚子很餓。』另一位家長表示:『之前媒體的焦點都只有許厝分校是否遷校,讓人誤以為只有許厝學童影響較大,但事實是整個麥寮都暴露在致癌物威脅中,重點應該放在六輕污染如何落實改善,以及政府單位應該如何負起責任,但現在既然許厝學童已經安置,讓大多數人會誤以為事情已得到解決。』

六輕員工吐露心聲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在稀稀落落的座位中,倒是出現不少台塑人員和六輕員工,有位媽媽首先發言,她說:『我今天代表雙重身份,我是學生家長,也是VCM廠員工,我先生本身是VCM和PVC的現場操作員,而我家有兩個VCM廠寶寶,因為懷孕時我每天依然在廠內工作,我現在其實非常擔憂,也想帶孩子到其他醫院另作檢驗。

但是這十多年來,我和我先生的身體並沒有特別不舒服,而小孩也都健康成長,我覺得公司方面也是非常用心,一直努力要做好每個部分,而公司對地方長期也是盡心盡力,包括提供鄉民健康檢查還有各式各樣的建設及補助。此外,公司也有委託第三方公正單位在廠內進行檢測,連續三年的結果都低於國際標準值,而且濃度非常的低,現在我們的目標是零,同仁們很多也是麥寮人,大家都很擔心居民的身體健康,其實都有努力在做。』

對此黃博士回應:『工廠內的標準其實不能適用於工廠外的標準,而我們這次做的是廠外居民檢驗,情況不同。而至於檢測結果準不準,至少這是一個開始,就如同要是沒有餿水油或塑化劑的檢驗,大家也不知道有這樣的食安問題,因此,當然我們未來應該建立TdGA的標準值,但這次的研究發現也是很重要的參考依據。』

這位媽媽表示夫妻都是六輕VCM廠員工,兩個孩子也是VCM廠寶寶,但一家人十多年來平安健康。

台塑蒐證產生寒蟬效應?

此外,有位家長私下指認,現場有不少台塑人員拿著手機和攝影機在進行蒐證,這會導致許多在六輕上班的人不敢出席或發言,擔心如果被拍到了,可能會被主管算帳或工作不保,因而產生寒蟬效應。

公民覺醒才有改變的力量

最後,現任的六輕監督委員林家安教授感慨地發言:『我本身是台西鄉人,擔任多年六輕監督委員的感想是,讓六輕自主管理其實只是六輕出錢,找人來為六輕的污染自圓其說,說得好聽是自主管理,但真相其實是政府卸責,漠視百姓受苦受難。』 虎尾若瑟醫院的陳醫師亦起身發言:『長年以來我都在看癌症切片,當我來到麥寮以後,親眼看到這些癌症受難者和污染來源,膽戰心驚。事實上麥寮衛生所牆壁上的海報也說出真相,麥寮各種癌症的比率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此時唯有公民意識的覺醒,才有可能形成改變的力量。』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