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與老師找都更委員張吉宏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4/09/25

公娼要對都更委員張吉宏說: 性工作者老實賺錢,造福社會,沒什麼不光彩 張吉宏幫助投機客炒作古蹟,毀了公共財,才真是不光彩!

時間:9/26(五)上午10:15 地點:中華民國都市計畫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南京東路五段171號)

下週一(9/29),都更審議委員會即將針對文萌樓召開第二次會議,決定文萌樓是否劃出都更範圍。因此,我們邀了曾經帶學生來文萌樓上課的性別、社工老師─包括師大公民教育系陳素秋、世新性別所陳宜倩、輔大心理系張慈宜、北大社工系魏希聖,明天一起去找都更審議委員張吉宏(都市計畫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因為,在上次更審會的過程中,張吉宏委員的發言,不但徹底否定性工作者的價值,而且為了挺開發、不惜犧牲古蹟公共財!

在七月市府審議文萌樓都更案的過程中,張吉宏委員質疑文化局對古蹟的定義,「為什麼把它劃成古蹟?真的很奇怪,國外都沒有這樣的產業,國外都不敢去弄了,這麼不光彩的事,為什麼不拆除?」「我覺得現在要討論性別價值這些東西,各大學都已經設立這種科系,已經足以說明性教育,我不知道這是還要教育什麼東西……教育誰?教育下一代說性工作者是榮譽的嗎?」對張吉宏來說,文萌樓應該拆掉,而且「古蹟和所有權人,誰的權益比較大?...我不希望因為他們(文萌樓)的緣故,讓這個土地開發不能達到完整的規劃」

曾經多次帶學生參訪文萌樓,或邀請公娼阿姨作講師的老師們,又怎麼看呢?

師大「多元性別認同」課的陳素秋老師說:「我不瞭解為什麼會有張委員所說,以『光不光彩』作為文化資產劃定標準的這種思考模式。光彩與否,誰來劃定?什麼標準可以劃定?文化資產保存要留下的是歷史中的特定社會實踐方式,這種社會實踐方式反映出各種社會結構的影響,因此讓我們可以對社會的歷史文化脈絡有所思考、有所討論。以光不光彩來判斷,最危險的地方就是讓文化資產的保存掉入菁英主義的陷阱。」

輔大「性別心理學」課的張慈宜老師說:「學生們確實從公娼阿姨身上學了很多。包括穿透社會污名,從公娼阿姨的生命故事感受阿姨為家庭所做的無私付出;重新思索生存權/ 工作權,及性道德等議題。從公娼抗爭的歷史反思政府的角色功能,並進一步思索自己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的公民之能動性及責任。」

我們認為,性工作者靠自己老實賺錢,造福社會,沒什麼不光彩;真正不光彩的,反而是張吉宏這種打著專業旗號卻歧視性工作的人,幫助投機客謀取暴利,毀了文化公共財,才真是不光彩!透過老師們集體現身,要一起讓張吉宏知道,公娼教了我們很多在課堂上學不到的事。同時,我們也邀請張吉宏委員,到文萌樓來補課吧!這裡有很多,比土地開發更重要的,都市計畫技師應該了解的事。

主題: 
活動日期: 
2014/09/2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