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東路擱卡過去就是墓仔埔
產金盤根 三十年台灣房市縱觀

2014/10/03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徐沛然

1989年,黑名單工作室發表「抓狂歌」專輯,當中王明輝作詞作曲的「台北帝國」,把戰後40年台灣「經濟起飛」,到80年代末金錢遊戲的歷程,透過音樂,表現得活靈活現。

如果把1989年,當作某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忠孝東路」作為這個時代的象徵,歌聲中反覆的「忠孝東路擱卡過去就是墓仔埔」所指向的,就是以這一年為原點的過去,和未來。

而這個「未來」,也就是25年後,我們的「現在」,我們已經走過了忠孝東路和它的時代,那麼,這個未來,是不是王明輝所預言的「墓仔埔」呢?

泡沫的年代

1989年8月26日,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面對暴起的房價,都市住民感到「住不起」的壓力,集體走出來、躺下來,在那個政治解嚴、社會力衝撞不斷的年代,無殼蝸牛成為對那個浮華的時代最後的抗議。

後來怎麼了?泡沫就有泡沫的宿命,1989的第二年,1990年,就在台灣股市衝破1萬2千點,市場散戶瘋狂殺進,喊出1萬5、2萬點就在眼前,不相信這樣的榮景有結束的一天時,泡沫破裂了,台股大盤從2月的1,2495點,崩跌到10月的2,485點,跌掉1萬點,跌幅達到8成,在1987到1989這三年瘋狂的漲勢之前,台股大盤才剛剛歷史性地突破1千點。

經過30年「出口導向」經濟發展,長期貨品出口、貨幣流入的累積下,1980年代末,累積過剩游資的威力大爆發,那個時代,地下投資公司到處流竄,熱錢到處找炒作的標的,不只是股市,炒手目光所及之處,萬物皆可為獵物,像是紅龍魚、蝴蝶蘭…等商品被炒到天價,成為某一種奢華身分的表徵,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被稱為「賭博共和國(Republic of Casino)」。

賭博,不只是一個比喻,那個時候「大家樂」成為全民運動,賭博性電玩禁不勝禁,有人一夕暴富,也有人傾刻傾家盪產;與政治解嚴同時的,是過渡剩餘所造成的社會浮動現象。

台灣在全球產業鏈位置的改變

金錢遊戲當然不會放過房地產這個最重要的標的,1988年,台北市平均房價比1987年翻了一倍,1989年漲幅也超過50%,忠孝東路的房價一坪被炒作到一坪超過50萬以上,已經超過受薪階級一生工作所能負擔,金錢遊戲導致生活必須的居住,成為奢侈的負擔,這是1989無殼蝸牛夜宿的背景。

1989年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圖片來源:巢運)

這個現象,隨著1990年,泡沫的破裂,乍然終止,不過房市沒有如股市這樣暴起暴落,泡沫化後,房價就停在炒作起來的價位,而這一停,就停了13年。

從1990到2003,房價跌多漲少,而整個出口導向經濟,隨著世界各地的廉價勞動力移動,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從發展裡獲利的資本家,將勞動階級拋棄,台灣開始出現關廠潮,「產業升級」成為流行但無法實現的話語。穿「麵粉袋仔做的短褲」的時代過去了,「台灣錢淹腳目,日本人賺未完,歸陣招來北投扒酒家」的時代也過去了。

美金依然「比咱台幣卡大塊」,從「援助」、「政策指導」,到建立前進生產基地,再扶持起全球流竄的台灣代工資本,台灣在全球產業鏈位置的改變,深深牽動幾代台灣人的生存處境。

尷尬的90年代

1997與2000年,台股大盤兩度重回萬點,與1980年代末期不同的,是房市與股市脫了勾,產業轉型困難,使得經濟發展找不到軸線,無論是「亞太營運中心」、「知識經濟」,或者「兩兆雙星」…等口號,無法實現,在這些表面的產業發展目標下,讓台灣政府深感憂慮的,是帳面上的經濟成長,以及日益吃緊的國庫與地方政府負擔。

綜觀90年代,政府在政策面上,企圖作多,希望提振房地產的低迷,態勢是很明顯的,1991年,郝柏村內閣所提出的「國家建設六年計劃」,其中高鐵、台北捷運、第二高速公路,以及「廣設大學」等政策,不同於過去,由「以農養工」與「進口替代」發展出口經濟,帶動產業發展的各期計劃經濟,從今天的眼光來看,六年國建剛剛好畫出了一幅幅的「土地炒作地圖」。

在政策面上,1998年《都市更新條例》通過,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開放農舍與農地自由買賣,2001年「全國經濟發展諮詢會議」,資本不斷提出「釋出(農地、工業區、國有)土地」的要求,而在經發會確定放寬兩岸經貿之餘,另一個面向就是回應資本的這些需求,土地的釋出,並不如表面上是為了產業發展,而是在資本的全球/兩岸佈局下,以此做為炒作獲利的籌碼。

房價一飆沖天

經發會後,在會中並不是「共同意見」的土增稅減半,成為最優先辦理的政策,我們看到,在海外動輒雇用數十萬人的台灣資本,這些「實業家」像是鴻海(苦勞評論〈「深圳的郭董」和「南港的郭董」〉)、寶成,在台灣換上另一張面孔,莫不以土地炒作為目標。

2003年,時機來了,擺脫了林肯大郡(1997)、九二一震災(1999)與SARS風暴(2003)的陰霾之後,房市終於開始一飛衝天,從2003到2013年,11年間只有2009年房價呈微幅下跌的趨勢,雖然沒有瘋狂的1987到1989那樣驚人,但是,十年連漲,加上炒作的技術趨向精純、標的集中,部份地段地價比起1980年代末飆漲十倍到數十倍,更嚴重的問題,是自從2000年之後,工人的實質薪資,在這十幾年持續下跌,房價和薪資越拉越大,受薪階級買不起房屋的現象,比起1989無殼蝸牛夜宿時更加嚴重。

觀察2003年房價的「反轉」,還有一個決定性的因素需要注意,那就是「利率」。

這個故事,得從美國說起,1990年代,美國沉浸在一片「高科技」的dot-com泡沫榮景裡,同樣地,泡沫吹得快,破得也快,2000年到2003年,美國納斯塔克指數暴跌74%,面對泡沫的破裂,在葛林斯潘主導下的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開始用另一個泡沫來承接,那就是房地產。

格林斯潘的泡沫

2001年,聯準會大規模調降聯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一年裡狂降11次,從年初的6.5%,降到年底的1.75%,在低利率的作用力下,大量資金從銀行體系裡逃竄出來,流向不動產。

對於以房地產市場取代股票市場支撐經濟這一點,2002年4月17日,葛林斯潘在美國國會發表證詞,葛林斯潘,以房地產交易成本大、交易後屋主經常必須就要搬家,以及房地產移轉的經常性遠不及股票,極力為「房地產不會發生泡沫」做辯解。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美國房市從2006年起暴跌,導致次貸風暴,終於引發全球金融海嘯,不過葛林斯潘「房地產不會發生泡沫」的說詞,並不是因為愚蠢,事實上,不動產的不易炒作特性,正是葛氏的「問題意識」,各種不動產證券化、債權交易的手段,正是面對不動產不易炒作特性的工具。

1980年代以降,在新自由主義的作用下,美國進行了一系列解除金融管制的措施,創造了炒作的環境,而台灣的「金融自由化」,可以1989年7月《銀行法》修正,開放新銀行設立、逐步走向利率、匯率的全面自由化作為重要的轉折點,當然,這些自由化的改革,是在美方的壓力下進行的。

產業、金融與房市的連動

在上面的圖表中,我試圖呈現股市、房市、匯率的交互關係,並把「美國因素」放進來看。美國降息與台灣的關係是什麼呢?調降利率,使台灣的利率較美國高,這個時候,就會引起美國方面的熱錢流向台灣套利,除了投機的熱錢將造成經濟的動盪之外,台幣的需求上升,造成升值的壓力,而台幣升值,會造成台灣出口的成本上升,這種情況,對於以美國為主要輸出市場的台灣產業,是無法承受的,中央銀行不可能不設法把台灣的利率給調降下來,以接近美國的水準。

2001年之前,台灣的(以五大行庫標準存款利息為指標)利率,維持在4%到5%,利率在這個水位,已經是為了回應80年代末期炒作風氣而採取收緊銀根的9%左右降下來的,隨著聯準會的大動作,台灣的利息迅速向下探底,直逼1%,錢放在銀行趕不上通貨膨脹(通常在1.5%到2%),一定越來越薄,勢必要流到市場,而利率的降低,也讓房地產持有和交易的成本大幅下降;在90年代的政策面一一到位,六年國建逐漸完工的條件下,寬鬆的資金終於點燃房市的野火,一發不可收拾。

忠孝東路擱卡過去

從過去30年,台灣房市的起伏,可以看出,房地產市場與產業、金融具有高度的連動性,近年台灣超過實際使用需求的工業區、科學園區、都市計劃,乃至農地的流失、保護區的開發、原住民失去傳統領域,與各地脫離「公益必要性」的土地徵收,以及都市更新計畫,一直到被稱為「民怨之首」的高房價問題所凸顯的貧富差距,都緊緊地嵌在這30年土地炒作的歷程裡。

隨著台北車站、捷運的建設,1980年代,台北市的都心東移,舊時忠孝東路五段的墳墓,已經找不到蹤跡,而1989年,王明輝「忠孝東路擱卡過去就是墓仔埔」的描述,在「台北帝國」反覆的歌聲裡,漸漸從舊時情境的描述,轉化為一種警世的預言,台灣的高房價將我們逼向貧富懸殊的深淵,25年後的此刻,虛華的都市景觀,掩飾不了近乎死亡的蒼白。

阿豆阿阿豆阿阿里阿豆…
阿豆阿阿豆阿阿里阿豆…
忠孝東路擱卡過去就是墓仔埔。

事件分類: 

回應

好歌好文但是太文青了葛林斯潘不是神也沒有辦法主導利率匯率經濟成長率與貨幣供給沒有那般簡單並非妳我之能力所逮

通篇不知所云...高房價跟貧富差距有啥關係?
1993年-2003年房價下跌10年,貧富就沒差距?
1950-1980年代...要不要查查看富差距有多大...
那個年代有本事出國就是有錢人,現在出國很了不起?
那個年代有台進口車就是有錢人,現在開台進口車很了不起?
從你講得出來的歷史開始貧富差距永遠都是這麼大...從來沒有衰減過...
你要抱怨貧富差距,只好移民火星...

同一間房子2003年只賣30萬是公平正義,到了2014年開價80萬就是不公不義?
2014年買方賣不到房子要上街頭...
那2003年賣方房子賣不掉要不要也上街頭呢?

難道台灣的財團建商2003年特別有良心跟良知,到了2014年特別無良...
當然不是,財團建商無時無刻都很無良下賤,
但是財團建商再怎麼無良下賤開價依舊只能尊重市場需求...
2003年喊30萬是尊重市場需求...
2014年喊30萬依舊也是尊重市場需求...
跟其他因素一點都沒關係...

實際上就算台灣政府+財團聯手狂炒台北市精華區好了
台北市精華區房市2003-2013年繳出來的年化報酬也不過是9-10%左右...
依照國際水準,根本不值得拿出來講...
台灣人也真的蠻可悲的...砸了這麼多資源到房地產身上,卻也拿不出多少報酬出來...

這個市場不是白癡也不是笨蛋,市場絕對比你還要聰明...
漲多的東西自然會跌,跌多的東西自然會漲...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尊重跟配合市場...難道你有偉大到讓市場來尊重跟配合你?

野蠻人有三個特徵
1.不讀歷史
2.不看數字
3.沒耐心

1990年去買房的野蠻日本人跟台灣人
2007年去買房的野蠻美國人
2013年去買房的野蠻中國人跟台灣人
都是一個樣...

不論任何商品跟服務,價格跟品質是要時間去等出來了…
野蠻人就是搞不懂這點…所以永遠會在價格跟品質上被殺戮…

你眼睛是看到哪裡去了?

他是說高房價"突顯"了貧富差距這個問題

當然可以說沒關係,我問你房子是奢侈品嗎?不是必需品嗎?

我想你這種人觀點大概是不爽不要買 買不起就跳海吧

如果月薪由兩萬變二十萬 高房價當然也不是問題

市場?那就讓市場健全點。讓房產所得實質稅率低於薪資所得稅率,就是標準的政府干預。<br /><br />

此外,房產的保值增值,需要靠人民繳稅,持續提供公共服務與建設。試想,沒有警力司法國防,沒人維持秩序,無人保護產權,你的市中心商業區的地,能比鄉下的農田貴到哪去?孩子沒學校上課,垃圾沒人收,你的房子能保值嗎?<br /><br />

有土斯有財?「我有土斯有你的財」啦!我買了土地,你繳稅來幫我的土地保值增值。<br /><br />

房產能保值,大部分靠的是納稅人繳的稅所提供的公共服務。那屋主地主不該多繳稅嗎?壓低不動產稅,等於把「維持地價(地租)的成本」外部化。這才是嚴重違反自由市場經濟。亞當史密斯早就說過:土地能保值,大部分靠的是納稅人繳的稅所提供的公共服務。所以把土地稅作為政府主要收入,是「再合理不過」(nothing more reasonable)的事(國富論第五卷第二章)。<br /><br />

真正的自由經濟學家,可是認同對房產(特別是土地)課重稅的。「要加稅了,傅利曼人呢?」<br />
http://blog.udn.com/impishb/8225641

NOW News 2012/05/21 17:30 記者甘芝萁/台北報導     

過去擔任財政部長的王建煊,20年前因為推動按實際售價課徵土地增值稅遭打壓,辭職下台。他回憶這段過往說,其實到現在還是不太懂,為何道德高無法從政的邏輯,但想想似乎也有點道理,畢竟從政不能太清廉,「太清就倒楣」。他說,還是希望公務員可以反思自己是不是肥貓,才對得起納稅人。

王建煊說,在土增稅案,當初他一開始是並沒有打算要遞辭呈的,雖然當時各界反王聲浪高漲,但他一點都不擔心會丟掉烏紗帽。因為他早就認為,政府在推行一項重要改革,一定會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對,而政府應該努力說明,並修正改革方案,減少衝擊,最後付諸實行,這是很正常的。

王建煊表示,後來經人提醒,說事情並不單純,最終目的可能是先打王,再打郝 (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他才毅然決然提出辭呈。王建煊說,當時李登輝總統曾說,道德高的人,適合去傳教,不適合做部長,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不希望他繼續做財政部長,他就毅然辭職。

王建煊 說,他還是不太懂李登輝這句話的邏輯為何,甚至他之前在選台北縣長時,民進黨人士也說他是「水清無魚」,這居然也成了他的缺點。雖然他到現在還是不太能了解這些話的意思,但想想似乎也有點道理,畢竟從政不能太清廉,太清就倒楣。

王建煊在新書「公平正義何處尋?」中,用了許多篇幅討論肥貓,王建煊說,他思考自己現在公職生涯所享受到的待遇,覺得自己就是肥貓,不僅捐出薪水,也思考怎樣節省公務開支。他希望公務員可以反思自己是不是肥貓,才會對得起納稅的人。

三年後就沒了呀...

http://zh.wikipedia.org/wiki/六年國建

「林榮三財團」炒地、炒房,違反土地正義、居住正義。

「林榮三財團」是高房價、貧富不均的罪魁禍首,造成小百姓望屋興嘆,小確幸破滅,不但中產階層萎縮,而且勞工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使臺灣社會形成 M 形社會。

「林榮三財團」更憑藉著所屬的壟斷傳媒,煽動臺獨右翼民粹,以掩護金權構造、階級矛盾,繼續隔離、欺瞞臺灣人民,並有意挑撥藍綠矛盾,倡議新白色恐怖,煽動兩岸人民對抗,威脅兩岸和平。

「林榮三財團」從事剝削的、非創新的土地炒作、房產投機,敗壞社會風氣,長期鼓勵不事生產、投機炒房的賭徒價值,造成臺灣產業空洞化,拖垮臺灣經濟發展。

「林榮三財團」是臺灣最惡劣的黑金勢力。

三重幫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9%87%8D%E5%B9%AB

林榮三 - 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6%A6%AE%E4%B8%89

富比世低估的神祕地王 - 林堉璘、林榮三 兄弟 雙首富
財訊 第376期 2011-07-06 陳雅潔
http://www.wealth.com.tw/index2.aspx?f=201&id=1773

人民民主陣線
http://www.coolloud.org.tw/tag/%E4%BA%BA%E6%B0%91%E6%B0%91%E4%B8%BB%E9%9...

2014/09/15 人民民主陣線
全民糾舉黑心土豪 杜絕投機炒作土地
土豪 × 人頭軍團,
狼狽為奸,炒作房地強欺弱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0105

黑心地溝油風暴持續延燒,從強冠公司董事長葉文祥、到最高行政首長江宜樺,甚至產品代言人阿基師陸續公開道歉;黑心建商瓏山林集團涉數起糾紛案,已要求董事長林鴻堯先生出面說明,至今未有任何回應。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行動再揭黑心都更一案,從2010年起,林鴻堯開始進攻松山永吉遷建基地更新案,「假贈與,製造人頭,搶都更」,連弱勢民眾土地也不放過,瓏山林集團可堪稱是黑心建商的金交椅......。

攏絡官商好自由,翻炒山林榮三代。
山林從來綠顏色,地皮切丁人頭改。
林家肆虐猛似匪,鴻堯為禍勝鬼怪。
死守家園不可得,安身立命何夢幻。

貪腐法官毀司法,土地正義今何在?
商請仕紳持正義,跪求福德把惡裁。
土神有靈懲貪商,天道冥冥豈好還。
豪取強奪一時富,報應不爽終會來!

作者:中時電子報網友 Danniel Chang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913002213-26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