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隆工人拒打折方案
突襲佔領勞動部大廳

2014/10/20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逸婷

華隆自救會突襲佔領勞動部大廳。(照片取自華隆自救會臉書)

華隆自救會上百名成員今天(10/20)上午突襲佔領勞動部,要求政府負起代位求償責任,讓華隆工人能取回全額的積欠退休金與資遣費。自救會批評勞動部一直將自己定位為「平台」與「協調者」的角色,但整起事件的起因,卻是因為勞動部未盡責監督華隆資方確實提撥退休金,因此必須負擔行政責任。

上週三勞動部長陳雄文召開記者會公佈華隆案的解套方案,針對華隆留下的大園廠拍賣所得,由勞動部與佔絕大部分優先債權的銀行團協調,讓銀行各自「捐贈」所得的20%,累積共4.26億元,作為償還勞工欠款之用。4.26億元若平均分配以華隆1千多名的全體關廠員工,平均一人約只能領回五成、約40萬元的清償,而長期投入抗爭的3百多名華隆自救會成員則主張,他們無法代表未參與抗爭者發言,但「自救會成員的權利不能打折」,重申代未求償主張。

自救會要求陳雄文親自出面對話未果。(照片取自華隆自救會臉書)

對此,陳雄文今日在立法院回應道,勞動部在整起事件中的角色是「公親」,負責協助居中協調債權銀行,基於企業社會責任與安定社會的目的,「捐贈」一定金額予勞工,若是代位求償,則是「公親變事主」,角色錯置不適當。陳雄文表示,如今要讓銀行團多捐錢也不可行,但自救會成員確實負擔較多,希望自救會提出算式,讓4.26億元能合理分配。

華隆自救會在行動現場則是重申,勞動部就是「事主」,無論是未履行監督資方提撥退休金的責任、未勞動檢查確實、以及《勞基法》的修法進度緩慢,都是勞動部自身的責任,痛批勞動部「喬」銀行團「捐贈」之舉,其實是推卸責任。

華隆自救會從上午突襲佔領勞動部1樓大廳,要求陳雄文親自出面對話未果,直到下午5點整,優勢警力進駐勞動部清場,並將自救會成員與聲援學生送上警備車。


下午約5點起,優勢警力開始進駐勞動部,將自救會成員與聲援者排除並送上警備車。(攝影:王顥中)
勞動部一樓大廳貼滿了自救會的「代位求償」訴求。(攝影:王顥中)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