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not only) the nipple
解放乳房及其他

苦勞網記者

理論上,(性)政治跟(性)慾望應該不存在必然的對立,但從臺灣本地幾波追隨國外free the nipple運動風潮的拍攝作品與過程看來,我總感覺到一種對於(性)慾望的強烈克制。如果不說那是「禁慾」的話,至少,那並非試圖在照片當中盡量呈現自己的性感,而是剛好相反,照片們不斷重複強調的是,女人的胸部──絕對不只是「性」──而還可以有別的內涵,例如見證了對自我身體的全權掌握、無所拘束、拒受控制等等。

free the nipple的最初問題意識,可以用女性解放的角度理解,例如,最表面可見的,網路上男人可以任意坦胸露乳,女人不行,因此女人要求露乳,追求平等。但是,沿著這道男人可以而女人不行的性別劃分界線,性別的差異其實還值得進一步探究挖深。

性別間最顯而易見的差異,大抵就是「性化」程度:女人的胸部被認為與「性」有著絕對的連結,男人的則否。而既然「性」又總是聯繫上了「猥褻」、「色情」等「危害社會善良風俗」的意象,是故,女人的胸部也就被視為是該要禁絕的了。當然,女人的胸部也不總是與這些負面意涵相連結,例如當她涉及哺乳的母親意象時,則可進行正面表列排除。儘管哺乳作為人類生殖繁衍的一環,其實始終還是脫離不開「性」的,但哺乳的母職神聖光環,卻又可成功為她帶來「去性化」之豁免1

要解放,就要解放徹底。(據說男人露鳥也是要開罰的)

換句話說,如果性別的對待差異,在此是透過「性化」程度來分配正當性與可接受度的高低,那麼free the nipple的活動,既是意味著女性解放,也必然有著性解放的意涵。從這點出發,開頭所提到的有關於運動側重身體的政治,卻又戮力克制照片中反映出(性)慾望或者性感以及拒絕被凝視觀看等等傾向,就值得深刻反思了。

女人無論環肥燕瘦,身體總是能夠得到相對高度的性化;對照來看,那些籃球場上、沙灘上、網路上的男體,之所以擁有比起女體看似更多的自由,正是肇因於男體經常是「去性化」的,他們在現有主流的社會文化腳本當中,不被期待、也相對(於女體)難以成為被慾望的對象2。就這個角度而言,坦胸露乳,男人可以而女人不行的現狀,在一個層次上的確是明顯突出了當前社會對待女體的不公;然而,藉由男體的去性化,社會也同時在另一個層次上表現出了對待男體的不公,兩個層次合起來,恰是社會忌性(sex-negative)文化的一體兩面。

總而言之,追求平等當然是正確的,但平等主張往往不盡然能真正理解「不平等」之所以發生的深層緣由。free the nipple訴求身體的政治化,這意味著必須真正面對各種不同的「性」之間的權力關係,且試圖克服藉由身體「性化」程度而來的差別對待。換句話說,身體的政治化將必須同時是經由「性」的政治化來實現,難以繞道而行。

  • 1. 又或者,網路上偶有各地「傳統部落」的赤身露體,也可得到豁免,原因卻不是因為「多元文化主義」的寬容(因為「多元文化主義」不成比例地在它處難以落實),而是這些「傳統身體」不被當下現代的性別慾望腳本視為可慾的性對象,而同樣成了去性的身體。
  • 2. 正如女性主義者的洞見,女體的「性化」往往是藉由男性的慾望與凝視而完成。那麼,如何恰當理解男體的「去性化」,其中一個重要緣由,正是因為慾望男體的主體(如異性戀女人、或者同性戀男人等)的慾望,遭受社會排斥或者不被看見,因此造成身體「性化」的性別不平等。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 

回應

苦勞網終於長出自己的樣子

這樣公開別人裸照有經過本人同意嗎?為了解放連基本倫理都不顧了?

當事人即作者,刊登照片前已獲同意,謝謝讀者提醒。

裸體不忘資本主義的時尚。

資本主義的美學和新自由主義的自戀。

資本主義潮男!

請問作者對活動照片//總感覺到一種對於(性)慾望的強烈克制//,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作者本身是男同性戀的關係....因為我男友看了三四張無頭乳房後就說他下面硬了.....
雖然我不太清楚男同性戀對女性是否會有慾望,但看這篇文章對照片批判"無性"、"去性"化的點來看,我懷疑是作者個人性向的關係吧@@"

原來還想在文末多加一個註腳以補充說明,複製貼上如下:

我所謂臺灣free the nipple拍攝作品與過程,有著「對於(性)慾望的強烈克制」,關鍵除了是拍攝者是否自身有著呈現慾望的企圖(當然,對於「性感」與呈現「慾望」的標準可以且應該是多樣的、勇於挑戰主流的);更重要的是,當這些企圖超出個人身體與內心邊界,(透過照片)向外開放時,妳如何面對他人的觀看。(「慾望」當然包含了個人內心的面向,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自得自信;但不可避免的,「慾望」同時也將涉及他人,涉及人我關係以及人際間的互動。特別今日我們關注的焦點是環繞著「自拍」這類再現的問題,意即,拍來就是會給人看的,這個「人」就包含了「他人」,而不只有自己。 )

例如,當妳非常自信的拍了一組掌握自己身體詮釋並且呈現自己所滿意的樣態的自拍照,傳上網路後被批踢踢上所謂「沒有性別意識的」、「厭女的」、「沙文的」異性戀男人集體意淫時,妳會如何面對因應。我承認 free the nipple 運動具有鼓勵人展現自己的這個企圖,然而,一旦面對到上述這類非常真實的、牽涉到人我關係與人際互動的問題上時,至少就我觀察臺灣本地的發展跟討論來看,參與者卻幾乎又是倒退回「拒絕男性凝視」、「拒絕(男人)性化我的身體」,甚至是「拒絕視姦」這類立場上頭。此時,「性」與「慾望」又再度淪為一種「拒認」的方式被描述而存在,因而難以真正展開關於自己身體的意義的征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