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新聞稿】南鐵案言詞辯論庭、民進黨前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5/05/28

今日是南鐵東移案的環差訴訟辯論庭。自救會與環保署、鐵改局中部辦公室、台南市政府,數度交鋒。兩方對於環評欲達到的目標,有不同的見解。政府一方,認為「85年環說書」與「99年環差報告」因為要拆遷的屋數雷同,所以程序合法。但自救會這方所委託的詹律師、簡律師,皆認為「99年環差報告」徵收民間土地的面積是「85年環說書」的近十倍,對於沿線居民社會經濟上的影響,相當巨大,按照《環評法》應該重啟環評程序。

今日在法院,詹順貴律師再次提到:環評是預防性的程序,以評估當環境、生活型態的改變有重大影響疑慮時,必須審慎評估各種侵害所造成的影響,以及提出如何因應的各種可能性。然而,「99年環差報告」卻完全沒有針對居民的處置提出任何對策,故此,「99年環差報告」實有重大的瑕疵。

在此,我們也要提醒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女士,土地徵收法是國民黨戒嚴時期制定的惡法。現今,全台灣有許多人因為土徵惡法而導致家破人亡時,請問蔡英文女士,您對於土地徵收的看法為何?當民進黨有機會再次執政時,您是否能按照聯合國的兩公約,保障台灣人在生命、財產、居住上的安全與權益?我們要在此呼籲:當許多人因為土地徵收而活在水深火熱時,民進黨在土徵議題上沒有閃躲的空間。

訴求:

  1. 回歸環評精神,保障人民權益
  2. 落實兩公約,人民樂安居

臉書討論

回應

公民真的崛起了嗎?
2014/12/04 獨立評論@天下 管中祥

九合一選舉結束,藍綠版圖稍作位移,民進黨出乎意料地拿下多個縣市。而國民黨在一遍哀嚎聲中,馬英九辭去黨主席,江宜樺因而下台,行政院換湯不換藥地被迫改組。有人說,這是素人出頭,公民勝利,是太陽花時代的來臨。但公民真的崛起了嗎?
洪仲丘事件,25萬人上街。今年三月,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院20天,集會人數更高達50萬。許多民眾不滿現狀走上街頭,不少人讚嘆與期待「公民覺醒」的時代來臨。但大部分「覺醒的公民」沒把票投給這些年輕的新興力量,包括綠黨、樹黨、人民民主陣線、基進側翼並未受到大部分公民的青睞。選民們仍是在兩大黨間「含淚」或「含恨」投票,這樣的投票策略,並無法選賢與能,也很難讓新人出頭,反而再次鞏固遭藍綠綁架的政治結構。
台灣一直是「負面選舉」的投票模式,這不是指候選人之間的惡意攻擊、叫陣對罵,而是指選民是基於「否定」目的投票,為了教訓某個政黨,或防止討厭的人當選,乾脆不去投票,或者「含恨」投給敵人,表達心中不滿。然而,在既有的政治架構下,這樣的投票行為只會讓選票在兩大黨游移,並無法改變陳腐的政治結構。
不過,既然投票了,要反悔也得等到下次選舉。還好,選完就是監督的開始,不管因為我們何種原因投票,投完票後就得負起「政治責任」監督當選者。而這也是檢驗公民是否真的崛起,能持續捲動社會,投入改革的時候。
事實上,一個國家的進步通常不會是來自執政者的恩澤,也未必是在野黨的監督,更關鍵的是這個地方社會運動是否發達。
即使是民主的政府,執政黨追求的大多是社會穩定,換了位置也得換掉腦袋,需要八面玲瓏、面面俱到,有時甚至得與財團結盟,才能維繫政治權力,延展政治生命。這樣的政府比比皆是,我們如何能期待執政者能持續帶動社會進步?
在野黨也未必能成為監督執政者的力量,特別是朝野政黨的基本價值越來越像就越難監督。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都是傳統「右派」政黨,他們除了兩岸政策略有差異,但骨子裡都是開發主義,強調市場自由化、降低國家管制角色、補貼式的福利政策,忽視社會資源公平分配。也因此,為了經濟發展,賤賣國產、強拆民宅、迫遷居民,兩黨沆瀣一氣,又如何期待在野黨能監督執政者呢?

民進黨的幫派化
2015年5月23日 蘋果日報 陳致曉(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發言人、紐約大學理工學院博士)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50523/36566659

台南市議員林宜瑾日前投稿貴報指控,徐世榮與詹順貴不了解南鐵東移案,在資訊扭曲下對賴清德妖魔化。此文不僅反映林議員的虛偽、無知,更凸顯政黨運作的幫派化。
當地居民的訴求就是鐵道原軌施作不東移,施工期間臨時軌所需土地則在東側向居民「徵用」後歸還居民。此設計非原創於居民,幾乎全世界都採此原則來避免擴大徵收民地,早於85年完成的台南鐵路地下化計劃即是此設計原則的具體實踐。此計劃需徵收民間土地僅0.23公頃,徵用民間土地0.63公頃,也就是說所需拆遷土地為0.86公頃。但是98年南鐵東移版卻需徵收民間土地2.2公頃。兩者相較,東移案較原軌案擴大土地徵收9.57倍,擴大拆房土地2.56倍。85年案與98年案同採明挖覆蓋工法,並無不同。賴清德所謂「工法不可行」、「居民訴求導致徵收更多土地」、「徵用會拆遷更多戶」顯然是謊言。
包含時任民進黨發言人的林俊憲、其他縣市民進黨民代、綠營名嘴等,也都曾在居民無法參與對話的媒體上以上述謊言為賴清德辯護,甚而以「南鐵東移案是對賴的政治鬥爭」、「居民因為補償談不攏而抗爭」、「居民為私利阻擋台南進步」對居民抹黑。更惡劣的是,賴清德的護衛者甚至施壓在台灣民主發展扮演重要角色的「台灣長老教會」高層,對協助南鐵居民的台南神學院學生施壓,要求不要協助抗爭,或請居民「不要對抗賴清德」,因為要留下賴清德對抗萬惡國民黨。
賴清德為何要以瞞天大謊、強暴程序推動這個他口中「為了公益」的東移案,我們不得其解。但是,面對綠營治下這麼大幅人權侵害、涉及三百多戶身家性命的重大公共政策爭議,作為宣稱民主進步的政黨及重要黨職民代卻拒絕釐清是非真相,而以「是否自己人」為標準來評判本案。這個現象彰顯了南鐵東移案「明星政客挾其民調獨裁強暴的民粹化、政黨運作僅重利益交換的幫派化」的重大社會意涵。
面對強勢明星政客、政黨與政府,居民能夠做的也僅是論理。居民獲徐世榮、詹順貴、王偉民等學者專家的協助下,形成在政策、法律、與工程的民間論點,也對南市府提出的諸多理由與文獻仔細研讀。我們發現:賴清德以「地質」、「工法」、「交通」、「城市發展」所建構的諸多南鐵東移理由,全都禁不起檢驗。居民與學者專家這麼多的努力,無非僅是希望能以理說服來改變政策。但是,賴清德對這些理性訴求完全不正面回應,而僅是以「高得票率證明南鐵東移正當性」,更以「居家拜訪」、「照顧方案」來模糊焦點。當民眾及公民團體要求以「聽證程序」來釐清本案「土地徵收必要性」這個基本人權的課題時,賴清德強辭拒絕,甚至在都市計劃委員表示資訊不足的情況下,仍獨斷拍板通過本案。
賴清德原可追求土地正義來提升其形象,但他卻選擇強暴奪財。本來這只是賴清德一人的獨裁暴虐;但莫名的護衛與刻意漠視,卻導致民進黨的道德危機。民進黨的道德危機在2016後可能成為整個台灣的災難。因為,你、我、一般民眾都不是他們的「自己人」。

被民進黨背叛的南鐵耆老
2015年5月26日15:47 蘋果即時 作者:陳致曉(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發言人、被賴清德以發言超過三分鐘丟出會場的那一位死老百姓)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526/617133

本月14日南鐵東移案都委會中,賴清德以發言逾三分鐘為由,動用警力強暴抬出正陳述意見中的居民代表、徐世榮、王偉民。當時,議場僅存的居民是我八十四歲的母親,她驚魂未定,在啜泣與南市府官員不斷敲打桌面催促結束發言聲中,眼睛堅定地盯著賴清德進行控訴。她訴說我八十九歲的父親在年輕時參與黨外運動、走街頭,但現在卻遭民進黨明星在沒有「土地徵收必要性」的情況下,要摧毀她們夫妻親手打造、唯一賴以安老的家。精神打擊致使我父親健康惡化、意志消沉。她直言「被民進黨背叛了」,不自主地喃喃「我們要民主、我們要自由」。對民主進步進程信仰的崩解是本案對我父母最大的傷害。
不只我父母,去年以八十七歲高齡過世的張聰明老先生也有類似感觸。張老先生終戰時任糖廠會計,因檢舉長官貪汙,在二二八中幾遭滅口。抗爭初期,常可見他抓著麥克風不放,以英、日語炫耀式地講解台南鐵路地下化不須東移,台下則閒聊他對國民黨的痛惡與年輕時黨外運動的熱情。身歷賴清德一再的欺騙與強暴,他的健康與精神雖每況愈下,但仍堅持抗爭到底。他床榻邊的法律書籍與日文鐵路地下化資料顯示,直到過世前,他都仍嘗試要以「道理」說服政府。
南鐵沿線居民多的是這樣七十歲以上的耆老,他們歷經日據、終戰、二二八、白色恐怖、戒嚴、黨外運動、民進黨建黨、政黨輪替,居住在台南,縱使經濟條件未必如北部發展,但總覺得黨國壓迫日遠,在自己孰悉的環境下自有一份安養終老的愜意。萬沒預料,台南地下鐵路東移徵地案不但剝奪他們的安寧,也使他們驚覺原來自己被排除在台灣民主進步的進程外。原來,戒嚴並未結束,只是換了包裝。
殺人要犯需司法三審,被告有完整陳述機會,需公開程序釐清真相才能定讞。但是居民被劃定為被徵收戶的那一刻,公民立即成為非國民,基本人權徹底的被剝奪,所謂溝通、所謂程序都只是形式。財產被侵奪之餘,還要被抹黑,以襯托聖人光環。當居民向民進黨高層求救時,前蘇主席(蘇貞昌)丟下「我們民進黨不需要你們這些選票」,揚長而去。蔡主席(蔡英文)躲避居民陳情多年至今。
賴清德視揭穿他虛偽面紗的居民為眼中釘,拒絕了解真相為賴辯駁的民進黨也加入對居民的攻擊來維繫其道德假象。但更令居民寒心的是,台灣長老教會高層竟以「要留下賴清德打倒萬惡國民黨」為由向協助居民的神學院學生施壓,所謂進步學者以「南鐵案不利民進黨」為由希望協助居民的學者專家能撒手,其他諸如「你們顏色不對」、「可否等2016後才抗爭」、「因為必須先打倒國民黨,請您們先犧牲」等壓力也接踵而來。在當前「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社會氛圍下,耆老居民一下子成了阻礙台灣民主進步的罪人。南鐵案的「是非真相」非常清楚,但在國族大義前的「民主進步」價值卻如此模糊。

南鐵居民為什麼向民進黨抗爭?
2015年11月25日 風傳媒 陳致曉(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發言人,紐約大學理工學院電機博士)

南鐵東移案是在2009年由國民黨的行政院核定。南鐵路地下化的工程單位也是交通部,非南市府。此外,南鐵沿線居民世居當地數代,血統上他們是民進黨定義的正港台灣人,意識形態上更長年支持黨外民主運動甚至台灣獨立,符合民進黨的政治正確。那麼,為什麼反南鐵運動的抗爭總是針對賴清德與民進黨?這個疑問不但一再由賴清德、段宜康與其他民進黨政客在媒體上宣傳,也令許多不明本案的民眾所不解。
此外,反核、洪仲丘案、反媒體壟斷、反服貿黑箱、反課綱等主要以國民黨為標靶的社會運動,總能引起較多的媒體關注與民眾參與。與南鐵案同樣主張土地正義的士林王家、苗栗大埔、林口A7等案,雖一路艱辛抗爭,但也不致於如南鐵案竟受到某些標榜進步力量者的公然汙衊、抹黑。
顯然,與民進黨或明星政客為敵,實在不符現在打倒國民黨的潮流,也較難獲得公眾同情。若以爭取公民社會支持為考量,南鐵抗爭實在應「選擇」被公認為萬惡的國民黨、或被公認為醜陋的劉政鴻為抗爭對象。無奈,這種選擇權並不在被迫害者這邊,而在於有權勢的政客手上。在情感上或情勢考量上,南鐵居民皆百般不願與民進黨及明星市長為敵。被迫害者唯一的武器就是「事實」,而真相只有一個。南鐵案自始至終都是民進黨規劃的謀財害命案,如下所述:
一、南鐵地下化自民國85年起一直都是以原軌地下化為設計原則,因為如此才能以對民眾最少侵害方式完成。直到民96年5月,民進黨的台南市府以「土地開發、財務考量、有利第二階段區段徵收」為由,向陳水扁政府提出南鐵東移擴大徵收案。
二、民國96年10月23日,陳水扁政府的經建會議裁示「鄰近區域一併辦理都市更新計畫、以土地開發效益挹注工程經費」,要求鐵工局規劃南鐵東移案。
三、居民剛開始時相信賴清德與民進黨,甚至找來工程專家協助南市府辨清鐵路東移並無必要。但是換來的是賴清德一系列的謊言、抹黑、栽贓,甚至挑撥西側居民與東側居民對抗。
四、南市府負責擴大徵收之騰空土地與周邊土地重劃的規劃,賴清德取得完整市區精華地的重分配權。建商已在沿線屯地,南鐵東移亦成為建商炒房題材。賴清德甚至藉由南鐵東移案賤賣照顧宅市地給他的金主。
五、2013年8月,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完全蔑視、逃避居民陳情,其隨扈甚至將南鐵青年壓制在地。蘇貞昌撂下「民進黨不需要你們這些選票」後,揚長而去。
六、2014年蔡英文任民進黨主席後,居民屢次要求向蔡英文說明南鐵案的真相,但屢遭拒絕敷衍至今。2015年6月於台中人權會造勢餐會中,南鐵代表向蔡英文請問「取得政權後,是否支持南鐵聽證會」,但遭虛應敷衍。
七、2014年1月,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以「沒有居民反對」為由,與國民黨協商通過南鐵地下化仁德段的工程預算。
八、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立委黃偉哲、葉宜津、郭正亮,議員林宜瑾,甚至遠在台北的何博文等民代,以及諸多綠營名嘴等,皆配合賴清德的謊言對居民抹黑。
九、與民進黨友好的自由時報、民視、三立電視台,甚至標榜為弱勢發聲的壹電視正晶限時批,以及綠營賣藥電台等,皆長期配合賴清德的謊言對居民抹黑。完全不顧新聞專業的民視,甚至安排假居民謊稱抗爭是為錢。
南鐵居民見證賴清德貪求私慾又要追求神格的虛偽,與要奪人錢財又要毀人名節的奸邪。更令人遺憾的是,憑藉台灣民主先烈鮮血建立的這個黨,卻只看權勢、不論是非地為自己人護短,甚至動用黨的資源協助明星政客對平民百姓謀財害命,毫不保留地捍衛這等暴政。這無疑是對先賢犧牲的最大侮辱、對基本人權的最大蔑視。
明年這個幫派化的黨,僅靠對手的爛就要取得完全執政。屆時公民力量面對的是一個遠比國民黨更懂包裝、欺騙,貪婪本質卻無異的政權。
政客挾其權勢如火車呼嘯。南鐵居民的吶喊雖難與其抗衡,但仍令人清晰辨識。南鐵東移案彰顯了「明星政客挾其民調獨裁強暴的民粹化、政黨運作僅重利益交換的幫派化」的重大社會意涵,這就是南鐵反東移運動的社會價值,遠超越數百戶民宅的經濟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