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工會成立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5/06/05
資料來源: 

成立工會,讓自由時報員工的熱情與理想,可以有更好的環境實現!

《自由時報》陪伴讀者35年,員工們燃燒責任感與理想,奉獻工作、服務社會,可惜始終無工會為基層員工發聲。近日台北市勞動局媒體勞檢及各媒體面臨即時新聞數位時代,環境丕變,第一線新聞工作者紛紛感嘆環境讓「責任感成了責任制」。

新時代要有新方法,員工其實有諸多寶貴意見與產業觀察,可以和社方充分討論,只是缺乏一個法定溝通平台。因此,繼聯合報工會、中央社工會、蘋果日報工會、國語日報工會等平面媒體工會以及各電子媒體工會之後,身為國內發行量第一大報員工的我們,也號召同仁組織工會,業於2015.5.31召開成立大會,並於今(5)日取得臺北市政府核發之立案證書,特藉此機會向社會各界宣佈,並宣告國內三大報邁向健全勞動,「媒體監督社會,我們也以身作則回應社會對媒體期待」。

加入工會,讓我們勞動者團結在一起!

自由時報是一個大家庭,除了記者,包含印務、業務、編輯等許多部門,大家同心協力,才能有今日之成績。成立工會初期,有許多行政流程瑣事需要時間人力一一處理,所以由比較年輕、有衝勁的伙伴們先扛起來,但成立之後,工會理監事們會隨即展開全台說明會,希望所有自由時報的同仁們,共同加入工會,並且一起討論我們的需求與目標,讓工會能夠茁壯,才更能保障會員權益。

尊重工會,讓自由時報這個品牌,能夠成為真正的媒體第一!

工會希望建立良好的勞資溝通管道。我們明白,面對大環境的挑戰,在勞工權益如「工時」、「女性上大夜」、『薪資待遇』、『人力不足』、『編輯室公約』等問題,以及社方考量『新聞品質』、『即時新聞壓力』、『經營成本』等等同業競爭壓力當中,勞資雙方如何協商取得平衡,是一項艱難的工作,但也是所有自由人的期待!

《自由時報》老傳統是人情味重,而面對許多年輕從業人員的新血加入,我們更需要社方把內部管理方式逐步制度化、合法化。我們希望透過工會的成立,整合全體員工意見,並和社方有一個對等溝通平台,勞資和諧、共創雙贏,幫大家重新找回屬於自由時報員工的「驕傲」與「價值」,讓《自由》能夠繼續引領台灣百年,更進一步讓《自由》站上國際!

自由時報工會理監事暨全體會員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血汗媒體現形 查三十四家全中標
2015年4月8日 《新新聞》第1466期 羅芋宙

新聞界有多血汗?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大動作勞檢媒體有初步成果。據瞭解,第一波抽查的三十四家媒體無一倖免,全數經勞動局認定有違規情事,其中蘋果日報違規九項居首。

「哎,你們家被抄了嗎?」這是媒體記者最近常互相問候的一句話。三月起,北市府針對一百人以上的通訊社、電視台及報社等進行專案勞檢,消息在記者間掀起討論。有些對新聞勞動環境看不下去的記者,還會主動透過同業陪鑑人員、或直接向勞動局「告密」,希望「家醜外揚」,伸張自己的勞動權益。

儘管正式結果尚未公布,但據悉,幾乎每家媒體都違反勞基法,最多違規項目達九大項,最少也有四大項。違規事由包括超時工作十二小時、沒給加班費、每個月加班時數超過四十六小時,連續超過七天上班等,媒體業統統「中標」。

勞檢處處長鄒子廉回應,勞檢結果已送到勞動局,依照行政程序法,勞動局會把各單位違反規定狀況,給予事業單位意見陳述機會,勞動局會依資方解釋說詞再次認定,如果沒有特別理由或證據,就會開裁處書罰款,評估約需一個月時間,五月才會確定。

從即時新聞發現違規情節

不過,違規項目愈多者,是否代表愈血汗?據瞭解,蘋果日報因為有強大工會,勞檢之前工會就備齊相關資料,陪鑑過程中現場舉發所有證據。某陪鑑人分析,「有工會的,缺失都很大,反而沒工會的,違規愈多項,卻查不出來。」

例如,勞基法中有些規定若經勞資會議同意,違規都不算數。但許多勞工根本不知道公司有勞資會議,就莫名其妙通過許多協議。這些「假勞資會議」中,有的勞工代表全由主管組成,有的是「過期」的勞資會議,不符依法每三個月召開一次的標準。若無「深喉嚨」提出具體事證,就成為勞檢死角。

一位曾參與勞動檢查相關會議的與會者說,報業制度比電視台還不健全,幾乎沒有打卡、出勤紀錄,甚至有造假情事,而資方常以沒有紀錄來規避調查,勞檢員只能以勞基法「未以規定製備出勤紀錄」開罰,導致記者們血汗超時情況未能被凸顯。

這次勞動局局長賴香伶大動作勞檢,透過發稿系統、即時新聞、相關登錄紀錄佐證工時。諷刺的是,據聞即時新聞發得最勤快的《蘋果日報》,即是因「即時新聞」看出女記者夜間十點還在工作,還有人在選舉期間連續上班十幾小時。鐵證如山,資方想賴也賴不掉。

先打卡下班,再繼續上班

該名與會者更表示,常聽《自由》記者不滿,報社「每天寫人權,自己卻沒勞權」,不僅沒工會,員工還要強迫訂報,「花錢支持老闆」。且《自由》採取隔周休二日,但每個月只要遇到第五周的應有休假日,都被長官「教育」要「自行吸收,繼續支持老闆」。據悉,自由時報違規達八項。

一位陪鑑員坦言,同業間知道他參加陪鑑,紛紛投訴陳情,不少反映某個「中」字的電視台,教育新進記者工作是責任制,且一個月兩次忘記打卡,就要扣半天假,令許多記者氣憤難平。

他說,後來至某家電視台陪鑑,雖然該公司打卡制度較健全,但人資總是不斷強調,記者中午交完稿後就是自己的時間,不是一直操勞狀態,當下他聽了「臉上出現三條線」,畢竟記者常邊工作邊吃飯,或用自己時間找新聞、跟受訪者聊天找內幕,「資方總覺得我們時間很多,其實勞工永遠時間不夠用。」

勞檢結果出爐,違規媒體將遭公布並裁罰,為避免丟了銀子跟面子,媒體各出奇招因應。據瞭解,某中央級的網路媒體要求八點過後的稿子,傳LINE、不傳稿單系統;也有某數字電視台平常上班都是十一小時起跳,資方直接要求「先打卡下班、再繼續上班」,甚至指示大家不要打卡超過十二小時,否則可能影響年底考績;更跨張的是,傳出資方直接塗改員工上班時間,被勞檢處警告涉嫌偽造文書,再犯的話移送法辦。

另有設籍新北、尚未被勞檢的報社,開始給予記者加班費,但一天工時須超過十二小時才視為加班。因報社認為,「記者情形特殊,要加上四個小時的待命工時。」

今年北市勞動檢查沸沸揚揚,但去年同樣單位去查,每家媒體都只違規一、兩項,差別正在於引進陪鑑人員制度,擴大招聘同業或工會參與。媒體勞動型態特殊,以往只有工會可以陪鑑,而媒體多無工會,沒有瞭解狀況的人能協助揪出「細節裡的魔鬼」。

罰款小錢,老闆沒在怕的

不過再怎麼罰,很多媒體老闆根本不在乎,壹電視工會理事長鄭一平分析,「勞基法是導向資方的法律,多年來沒有修改過。比如加班不給薪水,加起來公司要付幾百萬元,但只罰兩萬塊、第二次罰十六萬,第三次三十萬,以後每次三十萬,情願被罰也不給加班費!沒準備出缺勤紀錄罰兩萬,那就不用算加班費啦,裁罰根本打不到痛點。」

「我的目的是要往(工會)組織啦!」勞動局長賴香伶接受本刊專訪時,曾表明她目的是製造社會效應、協助勞工組織工會或參加產業工會,並希望透過陪鑑制度,讓工會的概念或角色在行政力量中取得參與權。其實這次行動,確實造成部分記者為勞權私下串聯,試圖改善自己的就業環境。只是能做到什麼程度?還得再觀察後續的漣漪有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