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女十八年 何時下檔?

2007/09/09

蔡銘燦/台南市(文字工作者)

彰化縣一名精神障礙男子,因有失控傷人之虞,被母親關在約三坪的房間裡,長達二十多年。近四分之一世紀的囚禁歲月,不見天日,彷彿是電影《瘋女十八年》的翻版,不論被關者或家屬,都是難於承受的折磨傷痛。老天垂憐,男子身處惡劣環境,卻也無病無痛(或許是不會表達),堪稱「天公仔子」。諷刺的是,我們的社福單位,總要在媒體披露後,才積極介入關心,不免有慢半拍之憾。

台灣的精神療養機構遍及北中南,連花東也有玉里療養院,但資源豐厚,卻不一定嘉惠到每一患者,黑暗角落,仍有人默默承受這重擔苦果,不願或不知將病患往裡送,接受更好的照護醫療。長期以來,傳統刻板觀念,常把精神療養院稱作「瘋病院」,貼標籤的污名,負面印象根深柢固,民眾莫不諱疾忌醫,缺乏更進一步的接觸瞭解,因此喪失治療先機。尤其社會弱勢底層民眾,更不知如何利用醫療資源,讓病患自生自滅,甚至變惡化成不定時炸彈,屢釀不幸。

持平而論,對於身心障礙者,政府多少有盡到「照顧」之責,但每月數千元的補助,就生活改善方面,幫助有限;對某些需要長期接受照護的病患而言,若能提供良好的安頓環境,讓家屬無後顧之憂,才具實質意義。老一輩鄉下人,囿於知識與資訊之不足,碰到困難較不懂得去尋求協助,經常只有認命接受的份。因此,對一些失能家庭,村里長和村里幹事的關注就顯得格外的重要。彰化這個案例,如果村長夠稱職、多「雞婆」,社福單位不必等待通報,化被動為主動,應可以及早提供協助,讓患者和家屬的負擔減輕,回歸正常家庭。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