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大戲 上場了

2007/09/11

郭崇倫

美軍駐伊最高指揮官裴卓斯將軍上周二晚上悄悄回到華府,他是回來準備10日開始一連串的國會兩院聽證會、記者會、專訪,布希與民主黨議員都說會尊重他的專業判斷,以決定「增兵」(surge)計畫是不是有效,國會要不要決議刪減經費,施壓要白宮撤軍。

他的責任很重,說的話與做的建議,不僅將形塑布希的伊拉克歷史遺緒,而且會決定下一任美國總統,哪個黨可能當選,更會對美國海外出兵,有長遠影響。

但裴卓斯從來就不是典型理平頭、說話直來直往、慣用簡短軍語的職業軍人,他是學者型軍人,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威爾遜學院博士學位,雖然在入侵伊拉克時,擔任101空降師師長,但並沒有遭逢真正的火線戰鬥。

他的出名是在駐守摩蘇爾的時候,發展出全面反顛覆反游擊戰術,使用優勢軍力「清剿與固守」,成為當時的典範,也是後來全面增兵伊拉克的藍圖,隨即他被調任訓練伊拉克新軍,被新聞週刊2004年當成封面人物─「這個人可以拯救伊拉克嗎?」

過去ㄧ周內,他已經向布希簡報過向國會的報告,經由不同管道,他也先透露部分內容,以測試各方對其建議接受的程度,周日他還到國防部進行模擬質詢攻防,雖然他要講的內容現在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報告文本還是要到國會聽證會現場才發放。

按照目前裴卓斯透露出的報告大要,他會大為稱讚目前「增兵」計畫的正確,治安已經大為改善,教派之間的殺戮減少,尤其在巴格達附近與安拔省特別成功,但是中央政府的政治和解則仍然僵持不前。所以此刻可以略為減少,但不能實質撤軍(民主黨愛聽),但是到了明年春天,應該可以逐步撤軍,而那時也是美國總統大選正式揭幕之際(共和黨樂意聽到的)。

然而現在情況的改善,美軍大量部署僅是表面原因,美軍真正採取的手段是取巧的。其一是供給地方遜尼派武器,讓他們組成民兵團,布希政府認為這可以拉遠他們與基地組織之間的關係,甚至在西部安拔省,遜尼派站到美軍這邊,協助清剿基地組織,布希日前密訪伊拉克,就是到安拔省,向媒體誇耀成果。

但是有了武器的遜尼派小軍頭們,主要對抗的對象是由什葉派主導的安全部隊,這樣一來政治對抗,只會更升高,不會更降低,目前遜尼派已經退出馬里奇的聯合政府,未來有了武力後,更不願意合作。

其二是賄賂,周日泰唔士報報導,他們的記者在巴格達南部親眼看到,美軍向一位教長付出3萬8千美金(台幣約125萬),要求他在未來三個月把基地份子趕出附近的城鎮,而且這還只是前金,後謝不算。

這不是美軍第一次用賄賂,入侵伊拉克前,美國特種部隊與情報人員就已經向伊拉克高級將領行賄,根據當時最高指揮官法蘭克斯表示,當時收到錢的共和國衛隊指揮官,都向他寫效忠信,「我現在供您效勞」,而在美軍圍攻巴格達時,哈珊倚重的共和國衛隊竟都放棄了抵抗;美國國防部事後的解釋是,這是減少美軍傷亡的「作戰方式」,如果一枚巡弋飛彈價值在100萬到250萬之間,賄賂就是一種精確巡弋飛彈。

美軍目前以供給武器與賄賂的方式扶助地方勢力,短時間也許換得了安寧,但是長遠來看,是把伊拉克推向「誰也不服誰」的局面,遜尼派自覺受到什葉派欺壓,什葉派覺得遜尼派時時刻刻想復辟,再加上庫德族一直想獨立建國,未來在美軍全面撤離後,全面內戰勢必難免,而且血腥的程度超過現在許多倍。

美國參議員拜登曾提出最終解決辦法:分割伊拉克為三塊高度自治區,庫德在北部,遜尼在中部,什葉在南部,只靠象徵性聯邦體制維繫,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傅利曼認為,由美國民主黨人提出這個想法,無論是布希政府或伊拉克人現在都還不容易接受,但等到伊拉克人忍受不了,自己提出,分割伊拉克時刻就水到渠成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