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北韓嚴加控制對外通訊 導致家庭離散破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03/09
資料來源: 

控制通訊造成北韓人權情況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9日)發佈的最新報告揭露北韓政府嚴加限制人民使用通訊設備的權利。普通北韓民眾若被抓到使用手機聯繫身在國外的脫北者親人時,可能面臨被送進政治集中營或是拘留所的風險。

研究報告《音訊隔絕:北韓對手機與外界資訊的限制》(Connection Denied:Restrictions on Mobile Phones and Outside Information in North Korea)紀錄2011年金正恩掌權後該國加強控制、鎮壓及恫嚇人民的狀況。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研究員方欣浩(Arnold Fang)說:「為了維持政府絕對且有系統的控制,北韓當局因此打擊使用手機聯繫國外家人的民眾。」

「金正恩為了正當化這種鎮壓的必要性,欺騙大眾說這是為了防範他所謂的『資本主義病毒』。然而人們只因為試圖滿足想和家人與朋友聯繫的基本人類需求,就被丟進拘留所,實在沒有什麼能夠正當化這種行為。」

北韓政府企圖孤立人民,並企圖隱匿國內極其惡劣的人權境況,而數位疆界是他們的最後戰場。

北韓有三百萬國內手機用戶使用國內熱門的電信服務,但撥打國際電話卻被屏蔽。只有外國人和少數篩選過的人能夠使用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有些北韓人可以連到封閉的電腦網絡,只提供國內網站和電子信箱的連結功能。

太多逃離北韓的人無法聯繫留在北韓的家人,雙方都無法確認親人是生是死,還是遭到政府調查或已被監禁。

方欣浩說:「對通訊的絕對控制是政府的關鍵武器。他們努力封鎖所有關於北韓悲慘人權境況的細節,北韓人民不僅被剝奪了解外面世界的機會,更被施壓以至於無法告訴世界他們幾乎徹底無法享有人權。」

儘管有風險,很多人仍利用北韓蓬勃發展的非正式地下經濟,透過商人走私食物、衣服和其他貨品──尤其是來自中國的貨物。現在,進口手機及SIM卡的非法交易持續增長,這些設備無論品牌通稱為「中國手機」,這些手機使住在邊境的北韓人民,得以利用中國的電信網路直接聯繫在國外的親友。

危險的救生索

利用中國的電信網路是一條危險的救生索,但仍然提供那些想要聯繫在國外親友、想要逃離北韓以及想存活的貿易商一線生機。

「北韓人必須花非常長的時間,以身犯險,才能跟他們所愛之人通上一通簡短的電話。他們可能因為一通與國外親友聯繫的簡單通話而必須面對不公平起訴,這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跟在國外的人通電話本身雖不違法,但私下交易來自國外的通訊器材是非法的。那些使用「中國手機」的人可能面臨刑事指控,如果他們跟身在南韓或是其他被視為敵國的人聯繫,則可能被控叛國,還有其他較輕的罪名,例如仲介或非法走私。                  

強化監控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在數位時代,平壤近來透過加強科技技術的管控,並壓制人民與外部世界的聯繫。相關方法包括進口現代化監控及偵測設備,並在中國邊界使用訊號干擾器。

一名2014年離開北韓的40歲女性Eun-mi曾經因為使用「中國手機」遭到逮捕。她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國家安全部門的第27事務處有一種偵測設施,特務們手持天線形、閃著紅燈的機器,他們說這是探測儀,當第27事務處特務前來逮捕我時,他們脫下身上的大衣,身上纏繞著金屬圈。

Bak-moon離開北韓之前是一名工程師,他回憶曾聽過一些更先進的進口監控設備,可以辨認通訊內容。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可以準確地找出手機的位置。」

除了精密的現代科技,人對人的日常監視依然持續進行,一名於2014年離開北韓的Jong-hee說:「每個人都在監視著每個人,在社區和工作場所,每個人都在互相監視。」

勒索與拘留

被抓到用「中國手機」打國際電話的人都會被送往改造機構,甚至是政治集中營。背後沒有具政治影響力的政府官員當靠山的人,若不想進監獄,唯一的希望就是賄賂官員。受訪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現在許多人進行逮捕的動機經常是為了收賄。

一名目前住在日本的北韓女性So-Kyung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這類的危險:「若情況嚴重,我們可能會被送到政治集中營並服很長的刑期;若是情況較輕微,我們會被送到改造機構,待個一到兩年,不過大部分的人會透過行賄脫身。」

高昂的價格

打國際電話時,為了避免被偵測,北韓人民都會讓通話簡短縮短、使用假名,或是到偏遠山區撥打電話,以降低通話訊號被干擾或被國安特務發覺的可能。

身在國外的北韓人民若要聯繫那些在北韓沒有所謂「中國手機」的人,最常見的方法就是付錢請仲介安排通話。這種仲介系統因國外的北韓人要寄錢給在北韓的家人而發展起來,現在亦成為收錢安排通話的管道。

仲介收取的通話費用非常昂貴,仲介安排一通電話要最高收取30%的佣金,經手最低現金金額為1,000元美金。而且由於北韓國家安全特務會試著阻斷寄回北韓的現金,所以無法保證錢一定會送到收件人的手中。

崔智雨(Choi Ji-woo)回憶當仲介來到她位於北韓的家,聲稱擁有一封來自她父親的信,信中父親要求她跟隨仲介的指示才能通電話。就在幾個月前,國安特務告訴智雨,說她的父母因試圖逃離北韓而死亡。事實上他們成功逃到了南韓,卻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女兒知道。

智雨非常希望能夠和父母通電話,於是她和仲介展開一段進入山中的危險旅程:「有時候我們要走整夜的山路,沒有其他辦法,而且我們必須晚上行動。我們也不能用手電筒,當時一片漆黑,我看不到眼前的路。如果我可以再聽一次媽媽跟爸爸的聲音;如果我可以確認他們還活著,我死也開心。當仲介撥通電話,我聽到爸爸的聲音時,我只想著:『他還活著,他還活著!』」

住在國外的家人也會將中國手機跟SIM卡秘密送給在北韓的親友,收件人必須承擔風險。通常必須賄賂邊境的士兵。現在國安單位強化檢查邊界崗哨,賄賂的費用提升,如今賄賂金額高達500美金。

方欣浩說:「北韓政府必須停止鎮壓渴望與外界聯繫的人民,這已普遍違反自由表達及接收資訊的權利,包含跨越國境的資訊。這樣的狀況直接導致這個國家的人權狀況持續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要求北韓政府撤銷對於表達意見自由的所有不合理限制,並允許北韓與世界間的資訊流通能夠暢通無阻。

北韓政府應允許北韓人民在不經審查的狀況下完整使用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及國際行動電信服務。政府應該更進一步停止不必要、不分對象及不正當目的的監視與通訊干擾。

2014年,聯合國北韓人權調查委員會發現該國嚴重且大規模侵犯人權的情形在現代世界「絕無僅有」,北韓幾乎完全拒絕給予其人民表達意見自由、接收與連結資訊的自由。這些調查與發現增強了國際社會對北韓的施壓,聯合國大會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也因此針對北韓惡劣的人權情況進行討論。

您可以採取行動加入聲援行列:

國際特赦組織設計了一款遊戲,讓一般民眾可以透過體驗遊戲了解北韓無法聯繫親人的痛苦,並在遊戲中加入線上連署,呼籲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給予人民與外界通訊的自由!

 

遊戲網址:https://www.amnesty.tw/news/2103 

線上連署:https://www.amnesty.tw/petition/2107

訪談影片:

下載報告(英文):http://connectiondenied.amnesty.org/

 

※為保護所有願意接受訪問的北韓人,除了崔智雨(Choi Ji-woo)以外,所有訪問者皆為假名。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