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檔案就有白色恐怖真相嗎?

2016/03/15

台北憲兵隊搜索案,日前延伸為中研院台史所許雪姬研究員與胡姓先生之間的交易爭議,超出了官僚獨裁的範圍,也更深暴露了二二八事件真相及白色恐怖時期歷史原貌還原之難。

目前的討論雖已指出若干盲點,例如:將檔案暫托予市議員再捐給檔案局實為捨本逐末;或如:「全數公開上網」不但不等於真相公佈,還可能由於缺乏脈絡而產生無可彌補的人身危害。對此我們也有類似看法,因為檔案藏著歷史情境,包括當時的政治與社會情況,與難以還原的當事人主觀層面,今日的我們難以宣稱抱持超然態度進行閱讀。是故,即使檔案中藏著重要訊息,我們也呼籲審慎。

只不過,我們的理由不僅在於警覺到去脈絡解讀之危險,更在於,毫無倫理意識地使用檔案,已經造成政治犯及親屬之間創成裂痕。尤其當「檔案」涉及當事人自白書等範圍的檔案,由於去脈絡,檔案公佈帶有嚴重的倫理危機。上述「機密-公開」與否的爭議,所擔心的是個人層次,無論源於追討加害罪責、避免檔案所載文字之虛假性造成人身傷害,抑或避免脫情境詮釋刮傷了人與人的關係。但在此之外,「機密」有更高層次的爭議,尚未被重視。

舉凡歷史書寫與再現,及對檔案的處置、認知、定義,也難以輕易跳出如今的政治情況。如果檔案持有人胡先生「打算影響選情」之發言為真,而且確實勾動閱聽者的注意,繼而廣泛轉載於網路,便直接證實了檔案處置的政治性。

這次事件之所以引人關注,無非是「憲兵隊」之身份觸動了白色恐怖、二二八等歷史記憶。我們當然見到了官方、官僚體制的舊思維:仍然認為其佔有檔案管理與管制之最終處置的權威性。

若軍方或任何政治當局有權裁決檔案銷毀與否,當然無助於「真相」。但是「公開檔案」只是迷思。除了批判軍、警、憲、特,我們必須指出「公開-機密」只是不完全的假對比,要求歷史還原,不僅是在保密的一端尋求公開的另一端。我們忽視了,要求「公開」的一端本身也帶有現實的政治。當歷史「詮釋」偷渡為歷史「真相」,特定歷史權威所說的話就被視作真實,才可能才掩飾了真正的癥結:政治操作。

目前的台灣社會環境,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研究不曾停歇,甚而有人們期待民進黨上台後可以帶動「轉型正義」的「真正實現」。但也由於歷史書寫不是真空的書寫,書寫者亦身處於充滿政治意識形態拉扯的時空中,我們更要問,第三度政黨替後的國際政治、兩岸關係處境能有多少轉變?能支持真相的揭露嗎?

目前的態勢是國民黨仍在朝,然而,如果民進黨上台後,國際局勢、兩岸局勢沒有轉變,也就沒有社會與政治經濟基礎能讓執政者、軍方足以放棄「國家安全」之機密理由、「軍情」之機密理由。換句話說,我們質疑「正義」與「政權」可以簡單替代,懷疑將來的政權能夠轉為積極蒐羅、保存、研究與披露。我們甚至擔憂新政權仍會以「機密」為由拒絕揭露。

對於部分白色恐怖受難者而言,正是「國家安全」的藉口,及長期以來受此「反共.國家安全」意識影響的,台灣社會主流政治意識形態,使其至今仍無法、不願說真話。

長期以來即使以總統府的層級,時而進行紀念與哀悼儀式,實則仍為輕描淡寫。如果我們沒有留意詮釋之政治,意識形態於文字中之漫流,則有一部份白色恐怖歷史、意義詮釋仍然無法現身與發聲。這不是單單由於「萬惡國民黨」,更是由於當前社會主流意見、主流政黨,乃至於資源不平等下佔有權威象徵性的民間研究機構,共構使然。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