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擴大參與.增進團結.共同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道路做出貢獻
支持「國共論壇」更名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之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10/13

以往被稱為「國共論壇」的「兩岸經貿文化論壇」更名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並將於11月2至3日在北京舉行。做為同名稱的民間自發團體,本論壇肯定且欣見兩岸和平發展的道路有更多力量的投入,因此特別發表以下聲明。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吳榮元首先強調,有別於「國共論壇」轉型而成的「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本論壇正式成立於2009年,係由台灣民間數十個認同九二共識的團體自發組成,秉持「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爭取兩岸和平紅利」的宗旨,迄今仍以社會運動的形式致力於兩岸和平發展。在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陷入「冷對抗」僵局之時,「國共論壇」轉型更名為「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正是體現了中國大陸以此新名稱堅持兩岸關係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同時取代過去僅以國、共為主的形式,擴大參與的範圍,爭取更大規模的團結。本論壇對此表達肯定之意,欣見更多力量共同投入兩岸和平發展的道路。

本論壇認為,兩岸和平發展已是歷史大勢所趨,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也成為台灣社會主流民意。因此,現階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更需要擴大交流、深化交流,以社會的力量反對民進黨執政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企圖。吳榮元指出,由「國共論壇」轉型而來的「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應該體認當前兩岸關係的新形勢,在擴大參與交流的基礎上,重視落實和平紅利的合理分配,讓更多兩岸同胞共同分享和平紅利。

與此同時,本論壇亦呼籲處於風雨飄搖之際的國民黨,堅守「九二共識」的政治互信,不能模糊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一中原則,直面台灣社會追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流民意,以此做為重新出發的號召,才有可能與不斷衝撞兩岸關係的民進黨做出區隔。本論壇建議,國民黨應以「國共論壇」轉型成「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為契機,堅持以九二共識為基礎的兩岸交流立場,爭取台灣廣大認同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民意支持,共同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之路做出貢獻。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紅綠無法交流關鍵 陳士良:“台獨黨綱”
2018-06-30 中評社台北6月30日電(記者 鄭羿菲)

上海公共關係研究學院院長陳士良訪台,29日出席台灣戰略研究學會舉辦的“第二屆兩岸韜略論壇”表示,阻礙大陸與民進黨交流的關鍵在於“台獨黨綱”,阻礙程度甚至比不承認九二共識還要高,主因在大陸堅持不與擁有“台獨黨綱”的政黨交流。若修掉“台獨黨綱”,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要怎麼替換其實都可以談。他呼籲民進黨需要改變思路,畢竟“台獨黨綱”的實際效用並不大。
陳士良認為,民進黨需要改變思路,不要死要面子。若共產黨與民進黨打開兩岸交流管道,他認為兩岸關係一定會快速發展、融冰,兩岸和平統一的走向基礎一定拽國民黨手上嗎?可不一定。
陳士良29日在會議上表示,要化解兩岸交流的阻礙,民進黨應該思考“台獨黨綱”的問題。兩岸議題必須對執政黨與執政黨溝通交流才能進一步解決分歧,大陸跟在野黨談是沒用的。而大陸之所以不願意跟民進黨談,主因就在民進黨還有“台獨黨綱”。大陸堅持黨對黨的交流,不與擁有“台獨黨綱”的黨交流。
陳士良認為“台獨黨綱”對兩岸關係的阻礙程度還高過九二共識,其實“台獨黨綱”在民進黨內也沒有太大的實質作用,不如趕緊修改就能開啟黨對黨的交流。
陳士良指出,即便民進黨口頭不承認九二共識,但他所接觸過的民進黨內人士,心底其實認同九二共識的內容,只是這四個字是國民黨談成的,因此才不願意接受。大陸也能理解,既然不願接受九二共識,就坐下來協商。要換什麼,雙方重新確認一下就化解了。但因民進黨有“台獨黨綱”,所以才造成雙方無法坐下來談。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29日在淡江大學台北校區舉辦“第二屆兩岸韜略論壇—逆勢中的兩岸關係戰略思考與作為”研討會,有近30位兩岸學者出席。台灣部分,有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長翁明賢、前陸委會主委張京育、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許智偉、台灣中正大學政治系教授廖坤榮、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教授洪陸訓、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揭仲等人。上海部分,則由上海公共關係研究學院院長陳士良率團,副院長李秘、中國社科院研究員王鍵、副研究員鄭鈞華等人出席。

民進黨的國家論述
2013-06-14 聯合報 陳芳明(作者為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去年,政治大學文學院與北京中國社科院舉行一個小小座談會,討論兩岸撰寫中華民國史的差異。中國社科院研究員說,他們不能寫一九四九年以後的中華民國歷史,只能視而不見。趙少康先生發言指出,北京與民進黨的立場完全一樣,都否認中華民國存在;這種說法,可謂一針見血。
民進黨的國家論述,只有過去與未來,卻不斷逃避現在。民進黨元老,在一九七○年代黨外運動發展之初,就決定選舉掛帥路線,從開始便承認中華民國體制的合法性。建黨後,無論就黨的結構或策略來看,完全是複製國民黨模式。透過不斷的選舉,也透過無數的地方執政,其命運已經與中華民國牢不可分。二○○○年取得總統最高權力位置時,更是融入中華民國血肉裡。民進黨創造了民主奇蹟,使中華民國出現政黨輪替的成就。
創造歷史的民進黨,竟回過頭來蔑視自己的記憶;這不僅羞辱台灣選民,也矮化了民進黨黨格。投票給民進黨的選民,都是定期向中華民國完糧納稅的國民。他們選擇民進黨,固然部分是支持其台獨理念,但極大部分是支持民主制度的制衡觀念;否定他們認同的國家,就是否定他們的主權在握。一個事實擺在眼前:沒有穩定的中華民國,就沒有穩定的民主實踐。如果民主是這個時代的最高價值,就必須尊敬其背後所代表的國家體制。
革命固然不是請客吃飯,民主則更加不是。民主追求所動員的全民力量,比起革命行動毫不遜色。每次選舉牽動的資源與人力,幾乎是全國每個角落都到了翻箱倒櫃地步,卻又不曾傷害台灣社會元氣。民進黨在一九九九年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一篇與現實妥協的文件,但是對中華民國的態度仍然晦暗不明。蘇貞昌接受聯合晚報訪問時,表示民進黨不必回頭講台獨。這句話是要說給北京聽,為的是要準備與中共對話;因為,北京再三宣示,民進黨台獨立場不變,不可能會有任何接觸。如果事實如此,民進黨就應該更緊密與中華民國結合。
今天兩岸對話完全被國共兩黨壟斷,其實部分是由民進黨促成:不僅它自身恐共所造成,而且也因為長期疏離中華民國體制所致。從九二共識以來,兩岸形勢演變之劇烈,簡直是瞬息萬變。事實越來越清楚:無論九二共識有否具體文件,早已改變兩岸的緊張對峙,而且對話交流越來越頻繁;在政治、經濟、文化產生犬牙交錯的效應,絕對不是袖手旁觀就可對應。
民進黨拒絕參與中華民國的兩岸運作,反而造成國共兩黨片面談判。在兩岸議題上,民進黨應該與國民黨合作,至少在步調上要有某種默契;放棄積極作為,徒然指控賣台,無疑是違背台灣人民的期待。如果「中國因素」已進入台灣,民進黨必須負起一定責任。
廿年過去,整個世界都承認對岸的大國崛起,唯獨民進黨視而不見。北京的一國兩制策略,往往把台灣與港澳綁在一起;他們刻意避開中華民國不談,只因頗知那是有人民意志支持的國家。每次經過總統選舉,中華民國就得到公民投票加持,而這正是北京最為畏怯之處:中共建國已超過六十年,未嘗有一日受到中國人民公民投票的認可。民進黨捨棄有法理基礎的中華民國,卻自居於中國眼中台港澳的一環,這樣的國家論述,距離台灣人民意志只會越來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