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流亡藏人在台灣的「非人」生活,還要過多久?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6/10/21
資料來源: 

今天10/21上午,17位滯台流亡藏人與在台藏人福利協會、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與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到行政院陳情,並由行政院外交國防法務處副處長張洪鈞接見,張洪鈞表示目前依法行政,他們也在等待移民法第16條修法,另外也責成蒙藏委員會召開後續跨部會協調會議,確認這些個案的進度及後續處理。目前「移民法」16條的修法,也透過立委Kolas的提案,在立法院通過一讀。

從2014年9月,一群從2009年就滯留在台灣的流亡藏人就開始找立法委員、蒙藏委員會尋求協助,由於他們當初入境的護照,已經無法更新、也無法出境,他們發現當初託人辦理的護照其實是有問題的,導致他們從2009年滯留在台灣,至今無法出境也無任何合法身份,無法工作,無法看醫生,無法享有任何基本權。在2000年及2009年,台灣政府曾經透過總統特赦及移民法修法,讓二批滯台流亡藏人取得合法居留,但礙於目前《移民法》第16條只處理到2008年底前入境台灣的無國籍藏人個案,導致2009年之後入境個案無法處理。

2015年10月28日,這群滯台藏人到「蒙藏委員會」陳情,「蒙藏委員會」答應協助這些個案,但一年過去了,蒙藏委員會卻一直將責任推給外交部移民署,外交部跟移民署則認為蒙藏委員惠澤是主管機關,互踢皮球情況下,導致這些人的問題仍未獲得解決。外交部表示,這些人的尼泊爾護照無法查證,尼泊爾辦事處根本不予回應,外交部已經無法再作什麼。而這種情況在第一批及第二批流亡藏人尋求合法身份時,也有類似情況,但是當時並沒有無限期等待尼泊爾辦事處回應,而是直接進入蒙藏委員會的審查階段。台灣人權促進秘書長邱伊翎說:「常理判斷,若這些人是屬於尼泊爾國民,身份會如此長查證嗎?尼泊爾會對於自己的國民的權利如此消極嗎?」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也表示:「公務機關對於人民陳情案件都有一定期限的回覆義務,沒有理由讓個案無限期漫長等待。」

記者會現場滯台藏人個案謦頓珠(男性)及耶希朵卡(女性)代表發言,他們皆表示在台灣非法居留的生活真的很辛苦,長年以來都沒辦法去工作或看醫生,希望台灣政府幫忙。已經取得台灣身份證的第一批合法居留藏人,在台藏人福利協會會長札西慈仁也表示,「過去以來,蒙藏委員會都沒有主動協助這個滯台藏人個案,對於西藏境內的人權侵害,也都沒有發表任何譴責或聲明,真的不知道蒙藏委員會到底在做什麼?」白刷刷黑護人權行動聯盟的莊惠玲則表示,「蒙藏委員會的主管機關,行政院要出來面對!」

2016年10月11日,總統召開決策協調會報,說要裁撤「蒙藏委員會」。未來滯台流亡藏人的個案到底接下來要如何處理?行政院應該要有想法。

台灣人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說:「流亡藏人在尼泊爾及印度並沒有國民身分,在印度,印度政府雖然有發行旅行文件IC,但也因為台灣政府對於旅行文件IC處處刁難,才導致越來越多流亡藏人以購買的尼泊爾護照入境。近年來,尼泊爾對於境內的中國籍尋求庇護者、甚至是已經取得聯合國難民署難民身份的新疆西藏難民,都有過直接遣返難民回中國的情況,也顯示出流亡藏人在尼泊爾的處境艱難。在一個號稱亞洲各國中民主人權都相當進步的台灣,對於流亡海外的無國籍及難民,更應該要有所作為,而非任由他們繼續隱藏在社會黑暗角落,視而不見。」

第三批滯台藏人(2008/12/31後入境)

類型一:結婚依親者

姓名

丹增權國

Tenzin Choengor

札西慈仁

Tashi Tsering

圖登南加

Thupten Nangyal

入境文件

印度IC(黃皮書)

印度護照

印度護照

入境日期

2009

2006

2005

依親簽證期限/是否需定期出境?

是。

否。

否。

太太

失聯。仍有出入境台灣

失聯

失聯

說明

2007年左右與我太太是在印度達蘭撒拉認識、結婚登記,有印度法院公證的結婚證書。我太太那時候已經有台灣身份證,她是來印度見法王,所以我們才會相遇。在印度結婚之後,太太先回台灣幫我辦理依親簽證,2009年1月辦理簽證通過,我才來到台灣。我只拿到兩個月的簽證,後來因為太太生病,所以延長四個月,變成六個月。我當時問移民署詢問,為什麼其他依親簽證可以取得一年居留證,我卻不行。後來太太因為簽證關係,生活不是很順心,也無法工作養家,因而經常起爭執吵架。太太長期下來覺得受不了,後來就離開我,但我們並無正式提出離婚。

1993年從西藏逃離。在印度跟尼泊爾之間流轉。

跟太太是同鄉,太太是第一批藏人,已取得我國身份證。經過朋友介紹結婚,但因為朋友告知拿黃皮書入境依親十分困難,所以買印度護照辦理結婚。入境後取得一年居留,又延長二年,2009年要再去辦延長簽證時,移民署說我們是假結婚。所以不給延長。

太太目前失聯。因為打麻將,被警察抓,加上一直無法轉永久居留,太太不想繼續等下去。太太曾經有懷孕,但孩子後來拿掉了。雙方想法差異越來越大。

父母跟達賴喇嘛在1959年從西藏逃離。在印度出生。

太太的父母跟我的父母是好友,所以介紹我們結婚,太太是第一批藏人,已取得我國身份證。

2005年買印度護照依親,取得一年居留證,延長二年二次,最後一次就可以拿到永久居留,因為打麻將被警察抓,所以移民署拒絕給永久居留。太太曾有懷孕,但孩子八個月就夭折了。由於一直等不到永久居留,太太就離開了。失聯中。

類型二:弘法簽證入境

姓名

慈誠塔親Tsultrim Tharchin

仁青曲仲

Rinchen Choedon

洛桑南卡Lobsang Namkha

謦頓珠

Chime Dhondup

慕努佳燦

Minup Gyaltsen

賜萊嘉措Thinley  Gyaltso

嘎瑪賜萊

Karma Thinley

入境文件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

最後入境

2009

2014

2010

2012

2015.3

2012

2015.4

說明

之前持尼泊爾護照都可以自由出入境,所以沒有參加2008第二批的滯台藏人專案審查。最後一次入境之後發現無法在更新護照,跟香港尼泊爾辦事處聯繫,對方告知「非尼泊爾公民」無法給予更新護照。

之前持尼泊爾護照都可以自由出入境,所以沒有參加2008第二批的滯台藏人專案審查。後來發現之前幫忙辦理護照簽證的人,及跟她一樣拿這種護照的人,回尼伯爾之後,被抓了。所以不敢出境。

從西藏逃出來,在尼泊爾購買護照。第一次來台是2003年,持弘法簽證來台。2010年底的時候,護照不見,我聯絡尼泊爾朋友幫忙辦理新護照,不見以後才知道,其實我並沒有尼泊爾的身份,無法辦新護照。現在居無定所,看哪裡有朋友願意給我住。我身體很不好,護照不見以後,無法看醫生,只能服用成藥。

父母是西藏Nag chu縣人,1992年我離開西藏到尼泊爾,沒去過印度。

第一次來台灣是2002年,一開始出入境都沒有問題,2010年護照到期,聯絡尼泊爾朋友幫忙辦護照,發現無法辦,只能一直滯留在台。

西藏出生。1990離開西藏到尼泊爾接待中心登記難民身份。去印度見達賴喇嘛,再回尼泊爾。2005來台灣。2015年入境時,護照遺失,有去報案,移民署有給臨時證,後來因為無法辦新護照,所以一直待在台灣。

西藏出生。1994年離開西藏到尼泊爾,有趣難民中心登記身份。2002年第一次,2012年護照不見,有去重辦護照,辦的人說沒辦法辦。一直待到台灣到現在。

西藏出生,2002年1月離開西藏到尼泊爾住一個月,有去尼泊爾難民中心登記難民身份。後來去印度一個月,參加法會朝聖,再回尼泊爾,2002年4月第一次來台弘法,一開始進出沒問題,2015年開始聯絡不到幫忙辦護照簽證的人,所以無法出境。

 

類型三:觀光簽證入境

編號

13

14

15

姓名

洛桑裳茉

Lobsang Sangmo

諾布汪佳

Norbu Wangyal

耶希朵卡

Yeshi Dolkar

入境文件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尼泊爾護照

最後入境日期

2010.8.26

2010.8.26

2010.8.26

說明

我從西藏逃離到尼泊爾,領有藏人接待中心的登記證。2010年第一次來台,當時是從尼泊爾購買護照來台,拿的是觀光簽證,那時候是由一個尼泊爾人帶領我們一整個旅行團來台,過來台灣之後,他就把我們的證件護照都取走。從2010年後,我就一直找朋友的地方住,生活費用也是朋友幫忙的。

父母是西藏的西康人,離開西藏到尼泊爾,在尼泊爾生下我。

我2010年抵達台灣,參加同一個旅行團。當地的尼泊爾人幫我們買了護照,辦理簽證台。來台之後,他卻把我們的證件都取走,目前我沒有任何身分證明文件。我隨身都背著所有的家當跟衣物,每天都要流浪,有時沒地方就睡公園。我都是看哪裡有臨時工就去幫忙,生活也是有一餐沒一餐。有一次我還不小心被工具割傷,到醫院就診,花費台幣一萬多元,也是朋友幫忙出錢。

西藏出生,2000年離開西藏,去尼泊爾。一直待在尼泊爾。2010年跟旅行團來台,而當地尼泊爾人協助我們來台後,卻把我們的證件取走,無法出境。沒有證件生活很不方便,害怕遇到警察,沒辦法工作,做甚麼去哪裡都不方便,都要很小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