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核廢如何解?民間核廢論壇提出共識 要求政府積極面對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03/07

核廢料到底要怎麼解決?無人島真的可以放嗎?到底要如何找出共識來面對使用核電的代價?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等民間團體今召開記者會,公布近一年全國八大受核影響區域的民間核廢論壇共識,指出無人島選項不切實際,政府直到如今仍以錯誤選址方式,未能實質面對迫在眉睫的核廢處置。

核廢是世界各國不得不面對且頭痛不已的後遺症,今年2月,台電的核廢廠址規劃內金門縣、新北市、屏東縣及基隆市四地被指為未來核廢料的可能場址,消息一出引發四縣市首長強烈反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表示,所謂的無人島其實不切實際,在國外也從未曾見成功案例,離島的供電建設與人力維護都是天文數字,氣候與海洋的因素也會增加不安全的變數,但為何說起無人島讓大家反映熱烈?這難道不是社會潛意識希望將核廢料再度丟至眼不見為淨的角落?過去選址政策中,候選地區經常是資源弱勢且用電較少的地區,地區人口密度高低作為評定的唯一要素,加深社會不正義的現況,無人島不應成為核廢的擋箭牌,反而可能讓社會對核廢料的討論與注意失焦。

民間自發性舉辦核廢論壇 尋求共識

台灣從1970年代開始推行核電政策至今,核廢處置問題始終停滯不前,但如今核一、二、三廠已接近除役年限,燃料池爆滿的高階核廢料與蘭嶼暫存的低階核廢料,都無可再拖,核廢料究竟何去何從?這已是台灣社會迫在眉睫的問題,也是不可迴避的共同責任。因此,全國廢核平台於去年遊行結束後,費時近一年巡迴核電廠與核廢選址地區舉辦八場核廢論壇,匯整成一份關於核廢處理的共識文件。這是民間第一次以反核運動的角度,自發舉辦「審議式討論」論壇,各地論壇場次邀請當地草根組織與意見領袖、關注及參與反核廢議題的在地居民參加,分組進行細緻的公民討論。進行方式依據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精神設計,依此共識文件向政府提出核廢政策制定的原則與方向,並秉持資訊公開原則,將所有文字記錄上網開放查閱。

義務承擔規劃協助核廢論壇的政大公行系教授杜文苓表示,包括之前多次相關公民審議,其共同關注的問題:核廢超越人類生命尺度、應照顧到風險分配、世代公平的原則。如今更需要集思廣益、共同面對、共同責任。民間舉辦的核廢論壇仍是一小步,政府應正式啟動更全面的社會對話,一同承擔如此難解問題。

地方意願要列為最優先的考量條件之一

我們想要提醒政府部門的相關決策者,在核廢議題上建立民眾的社會信任殊為不易,由上到下的選址註定失敗,首先必須承認過往核廢政策的錯誤,讓受到核廢傷害的社區與居民獲得應有的道歉與賠償,再來是在未來決策過程真正納入公眾意見,核電廠及核廢料貯存地區受輻射風險最大的地方居民,才是最重要的利害關係人,但在過去政策制定過程卻被排除在外,一切被簡化為只有專家可發言的技術問題。在這波討論中,政府與社會大眾大多認為核廢料若非在無人島,就是應該遷回原產地的核一、二、三廠存放即可,這只是便宜行事的作法!核電廠周遭居民的意見完全被忽略,也沒有完整的科學調查、風險與可行性評估,讓社區及社會先據以討論,如此不重視在地社群的核廢處置,持續造成蘭嶼原住民、台灣本島核電廠周遭社群弱弱相殘,粗暴的選址討論,更無法有效開啟台灣核廢處置之路。

民間核廢論壇共識基本上同意地質安全、環境科學評估為選址的基本條件,必須要先確認潛在地點的地質安全與否,設場之後有無造成危害的可能,才進行後續的選址流程。此外,選址過程中政府要重視地方接受度,地方意願要列為最優先的考量條件之一,例如在遴選場址時,涉及原住民地區,應遵行原住民族相關的法律保障,充分重視原住民族權益,不得違反其意願。由於過往執行政策手段粗暴,導致政府公信力降低,因此要先修復民間對官方的信任感,再談接下來的政策規劃。

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表示,這些核廢料不是我們(居民)生的,核電廠不是我們種的。核電廠居民是否有義務幫台灣承擔所有的傷害?核廢處置還應包括工程、大氣、地質學跨領域獨立專責組織、有公開透明的討論、跨領域的客觀標準,而非只一兩位專家就決定核廢可以放哪或不能放哪,這是不道德、危險的作法。政府、台電及個人都不應該隨便亂放話。如果選擇是我們家鄉,那必須在跨領域專家客觀標準、公正組織體、公開討論程序等前提下,才能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

核廢處置動起來  需積極面對

非核家園的第一步是核電除役,但光是除役,就從原本估計的675億台幣增加到4200億台幣;還未加上核廢料最終處置,整體經費就上看6200億元。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蔡中岳表示,核後端費用調高,證明早期太低估核電廠除役與核廢料處置會面臨的艱難挑戰,高昂的環境與社會成本。過去以草率輕忽的態度,採取便宜行事的作法,將低階核廢料運到蘭嶼準備海拋,事後證明不可行,結果就暫時存放在蘭嶼三十年,等待重新運回台灣,這些都增加後端基金的負擔,更造成蘭嶼數十年來不公平的犧牲。

蘭嶼核廢應該遷回台灣,但台灣至今還沒準備好要迎接蘭嶼核廢料,因為我們連基礎的地質科學調查都還沒完成,社會對核廢料的認知與討論非常少,以至於不管台電或政府說要遷去哪裡,都引起很大的反彈,拖慢處理進程,並增加處置成本。

現階段最重要的是盡速啟動台灣社會對話,正視核廢料處理所需要的科學、社會、經濟條件,絕不能再走過去專斷獨行的冤枉路了。近年來的廢核遊行早已將面對核廢作為主要訴求之一,今年311北南東遊行口號也呼籲政府「核廢處置動起來」,積極面對核廢問題。核廢料是全國性的議題,是使用核電無可迴避的代價,而非僅與選址地區相關,應採用民主程序,由下而上共同討論核廢應如何處置。遊行當天蘭嶼核廢青年聯盟特來台北遊行,將會就地靜坐,要求具體核廢遷出時間表。,

主辦單位介紹: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2013 年 309 全國廢核大遊行,北中南東共有超過 22 萬人上街要求終結核四、核電歸零。遊行結束後,數百個民間團體為串起台灣自主的公民社會力量,共同組成了「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廣招環保、人權、工運、教育、性別、社福...等各領域的公民團體, 以「團體」作為成員單位,但不包含政黨組織,現已有超過兩百個公民團體加入。

附件、【民間核廢論壇共識】

2016年3月至2016年10月進行「民間核廢論壇」巡迴,有北海岸、屏東、恆春、高雄、台南、蘭嶼、台東、NGO八場,匯集現有核廢料所在地區及選址預定地的居民與團體意見。

一、核廢料處置場的選址條件:

1.核廢資訊公開應做到完整、獨立與普及

2.選址政策應兼顧在地科學證據並尊重在地社群

3.應檢討過去忽略的風險分配與環境公平正義原則

二、高/低階核廢料如何處理?

台灣使用核電,應該自行承擔核廢料處置的責任與風險。由於目前最終處置相關辦法制定與場址選定進展遲滯,緩不濟急,建議先討論中期集中式貯存,尋找台灣是否有較合適的中期貯存場址,大家比較容易想像、也比較務實。

三、核廢料應由誰負責處理?

對於「台灣核廢料應該由誰負責處理?」此項議題,八場論壇的討論並無產生應由什麼單位負責的具體共識,但對於現行問題的診斷以及改善方向,則有以下幾點原則性的共識:

1.檢討現今核廢料處理機制嚴重權責不清、核工專業壟斷,缺乏部會橫向聯繫合作、以及制度內缺乏監督制衡效能的問題。

2.核廢處理應重視跨專業、跨職權部會的整合協調以及民眾信任。

3.若成立專責機構,應提高層級至總統府或行政院層次,並重視機構成員組成的多元性與獨立性。

 

【蘭嶼場核廢論壇意見】

一、蘭嶼核廢料遷出與選址脫鉤。

二、政府須做出承諾,提出“核廢遷出具體時間表”,包括立法具體時程與遷出機制。

三、成立蘭嶼核廢遷出委員會,專案決定蘭嶼核廢料事宜,委員會中蘭嶼在地居民比例不得低於三分之二。

四、政府應正式為核廢料放在蘭嶼的錯誤政策,向蘭嶼人道歉。

五、將此錯誤政策放入歷史紀錄以及教育課綱中,並且註明事件中受迫害的族群。 

 

★    《民間核廢論壇》共識文件與新聞稿:https://goo.gl/rJ86IX

★    《民間核廢論壇》各場記錄與資料公開區:https://goo.gl/urudYN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