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針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7/12/10

針對本(12)月5日立法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本會提出三點聲明:

一、 沒有兩岸和解,就沒有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的實現,必須通過清理兩岸對抗的歷史問題才能解決當前的社會矛盾。台灣光復後威權體制的構成,根源於內戰形成的兩岸對抗關係,並非憑空而來。本會作為台灣地區戒嚴時期白色恐怖政治受難人團體,受難人不分省籍、族群、職業皆因所謂「動員戡亂」、「懲治叛亂條例」、「檢束匪諜條例」受害於反共肅清的政權暴力。轉型正義的落實必須以正視與解決兩岸對抗的歷史問題為前提。當今台灣社會尋求人權與正義,就不能不反思所謂的「戡亂」體制從何而來、如何在歷史問題的反思中避免重覆因兩岸敵對而造成的政治的人權的迫害。

二、 轉型正義不能淪為政黨鬥爭的工具:

當前「促轉條例」定義的所謂「威權統治時期」是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光復)至1992年11月6日(離島地區解嚴),是以政黨鬥爭為前提的設定,是扭曲歷史、無關正義的政爭工具。眾所皆知,「解嚴」是相對於「戒嚴」而來,相應於我國內戰爭全面爆發後的戡亂體制。現行「促轉條例」將擺脫日本殖民統治、人民歡騰迎接台灣光復的歷史性一日指定為「威權統治時期」的起始日,這是扭曲歷史事實(同樣為日本殖民統治受災區的韓半島,將這一日定為光復節)。轉型正義的政治意涵,是以真實面對歷史為前提,倘以意識形態鬥爭掩蓋歷史事實,無異緣木求魚,是無關正義的政治謀略。

三、 將內戰與冷戰遺留的反共意識形態制度化就是迫害人權的暴力機器:

發生在台灣的白色恐怖人權迫害,根源於兩岸間的政治對抗與反共意識形態的制度化暴力。我們呼籲台灣的執政當局,唯有確認兩岸同屬一中的法理關係,重建制度化的政治互信基礎,才能維護得來不易的和平發展局面,從而在社會、政治、經濟民生各方面落實公平正義、推動具有實質意義的人權保障。否則,促轉條例及其機構只能淪為政黨鬥爭的工具,作為「威權統治時期」意識形態暴力的延續。

臉書討論

回應

綠營學者施正鋒:民進黨以關懷弱勢起家,碰到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原形畢露,官員信口開河、立委裝聾作啞、總統言詞閃爍。
----------------

總統不該跟人民玩「白馬非馬」的文字遊戲
2017-12-29 民報 施正鋒(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蔡英文總統在12月28日召開今年最後一場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會議,結論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沒有排除原住民族。果真如此?先跟大家複習一下中國春秋戰國有名的「白馬非馬」三段論證,意思是說:白馬是白色的馬,而並非所有的馬都是白色的,所以白馬非馬;簡而言之,白馬是白色與馬的交集,其他顏色的馬當然不是白馬。小英總統面對原住民族的菁英,毫不靦腆地玩弄文字遊戲,相當不老實。
我們知道,轉型正義的發展由戰後的處理戰犯,經過1970-80年代的南歐、拉丁美洲及南非的威權體制民主化,到1990年代東歐共產國家的垮台,目前已經進入第四波:也就是美國、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等所謂墾殖國家(settlers' society),要如何面對原住民族幾百年來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injustice)。如果拿到台灣的脈絡,轉型正義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大類:威權時期轉型正義、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以及其他轉型正義(殖民、婦女)。
民進黨政府柿子挑軟的吃,只願意處理蔣氏父子時期的白色恐怖(A),因為擔心慰安婦得罪日本而絕對排除殖民時期(C, D, F, G)。至於原住民族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則戒慎小心(B, C, E, F)。所以,儘管『促轉條例』順便包含了局部原住民族議題,也就原民在威權時代的受難者(B),至於土地則寸土不能退讓(E)。所以,民進黨政府透過時間的限制、選擇性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即使沒有完全排除,卻是實質視而不見,刻意作高度選擇性的失憶。
戰前,日本殖民者是把原住民族的土地充公;戰後,中華民國政府收歸國有,又不知有多少經過五鬼搬運轉為私產。如果說日本殖民政府是逼良為娼,國民黨政府持續進出;那麼,高唱人權立國的民進黨政府,說什麼轉型正義不包含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又算什麼?難道原住民族迄今在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上所遭受的支配、掠奪、歧視及同化,就不是殖民統治?難道可以使用所謂的歷史正義區隔,就悍然加以零碎化、抽象化、虛無化?
就實務面,民進黨堅持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非常複雜、所以必須專法處理,然而,卻無法自圓其說:為何『原民促轉條例』就不能跟「促轉條例」同樣有調查權?現在的總統府原轉會沒有調查權,相關單位到總統府的報告支支吾吾,有用嗎?原住民族立委在去年提了五個草案,為什麼經過一年多,民進黨團現在才想到要求行政院提案?究竟是決策者的知識低落、或是御用學者的良知泯滅,還是認為,經過四百年的欺壓,依然認為原住民族好騙?
亞泥等等開採的明明迄今還是對原住民族造成嚴重的威脅,民進黨政府卻堅持亞泥展延二十年不用環評、刻意迴避原住民族行「同意權」,不是善類。『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明明規定,在原住民族土地從事土地開發及資源利用等,必須取得族「同意」,並不是「諮商」,所以不是參考用的。政府不應該老是玩那種鑽法律漏洞的把戲。如果國會通過的『原基法』都不能還原住民族公道,那豈不就是就地合法,還談什麼轉型正義?難道這個政府是被財團豢養的?
民進黨以關懷弱勢起家,碰到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原形畢露,官員信口開河、立委裝聾作啞、總統言詞閃爍。為什麼人家可以吃套餐,原住民族就只能單點、而且限定只能吃素、不能拿刀叉?法國評論家與史學家伊波利特‧泰納(Hippolyte Taine)說,世界上只有四種人:愛人、投機者、旁觀者及笨蛋。看來,我們都是已經被騙了很久的笨蛋;至於高一生、湯守仁及林瑞昌等受難的原住民族,只是可資使用的歷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