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業連環風暴 如何收尾?

2007/09/24

林濁水

 國務費和特別費案就是接續的颱風,不斷掀起台灣政壇的驚濤駭浪。衝擊的不只是藍綠政權歸屬,和天王前程,司法獨立空間,甚至台灣的人性都受到最無情的考驗。

 國務費、特別費是歷史共業,這是藍綠雙方都心知肚明的,但一旦蘇貞昌公開說出立刻遭受「自己人」圍剿,我曾大聲呼籲要尋求大赦解套否則勢必發生政治的連環風暴,也同樣受到藍綠,尤其是挺謝人士痛批。雙方殺紅了眼,一心一意要用共業鬥垮對方,而心存僥倖地認為自己能幸免於難。先是藍軍發動國務費的攻勢,且由素負清譽的審計部長出來闡明特別費完全和國務費不同,做為後衛。國務費之後,接著遭殃的是民進黨前台南市副市長許陽明被起訴,但為了避免救許連帶地救到馬,許並沒有得到什麼綠營聲援,更離奇的是許添財被檢察官以歷史共業觀念予以不起訴後,唯恐馬也被檢察官援用處分,打馬大將竟痛批檢察官,似乎非把自己人送去關不可。等到馬被一審判決無罪,最冤的非余文莫屬,替長官做帳,錢長官拿去用,長官沒事,自己卻要坐牢,真是奇妙透頂的判決。同樣奇妙的,藍營包括馬英九都不敢替余文喊冤,因為判馬英九無罪的法官,他的英明是不能被質疑的。

 藍綠各擁其主,只要用司法整倒對方主子就好,自己同志怎樣冤枉陪葬都沒關係,反正死的是道友,是應該的。政治惡鬥到這程度,台灣人的人性實在是面臨了空前的扭曲考驗。

 扁被起訴,綠營嘩然,馬被起訴,藍營起哄,現在呂、游、陳被起訴,藍綠都喧聲不已。這樣的發展,是因為藍綠多年的惡鬥已經摧毀了雙方的社會信賴度,也同時摧毀了雙方有效支配司法的能力,讓司法人員獲得空前獨立辦案的空間,這樣的發展其實早在預料之中,然而藍綠雙方絕不信邪。只是,如今呂、游既然被訴,下一波藍營的高層再有被訴,雙方僥倖之心恐怕非得收起不可了。因此,呂游的被訴恐怕反而預告了共業連環風暴的尾聲已近。而其收尾的方案恐怕仍非我當時受挺謝人士痛批的大赦案莫屬。

 香港在廉政公署設置之初,因為依照新法,官員尤其警察不身陷牢獄者幾希,把警察都嚇壞了,警察會被關光光,也把社會也嚇壞了,香港解決之道正是通過赦免案,對過去既往不咎,以便將來從嚴執法,是為香港法治化奠基之始。香港例子不妨借用。但略作調整,一方面司法繼續辦案以樹司法獨立之基,一方面大赦以平息政治風暴,更使台灣的人性從荒誕、乖離回歸常態。(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