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西方媒體拒絕承認委內瑞拉選舉結果

2018/06/05
格拉斯哥大學媒體小組成員,最新著作為《來自委內瑞拉的壞消息:二十年來的假新聞與不實報導》
譯者: 
苦勞網特約記者

【編按】委內瑞拉5月20日舉行總統選舉,馬杜羅(Nicolás Maduro)以68%的得票率勝選連任,然而歐美各國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抨擊選舉過程「缺乏自由與公平」、「虛假」,而西方主流媒體也口徑一致地以「舞弊」、「詐欺」來形容馬杜羅的當選。

本文就西方媒體對於委國選舉的報導大同小異,以及普遍持負面論調的狀況提出分析,並試圖指出背後原因。倚賴西方媒體為主要來源的台灣外電編譯,對於馬杜羅當選的新聞處理,其實也有視角與論調單一的問題。

原文標題"Media Delegitimize Venezuelan Elections Amid Complete Unanimity of Outlook",刊載於媒體觀察網站FAIR

馬杜羅於週日(5/20)再度勝選,連任委內瑞拉總統,本次選舉投票率為46%,馬杜羅獲得860萬票中的580萬票,最接近的挑戰者法爾康(Henri Falcón)則僅獲得180萬票。來自超過30個國家的150位國際選舉觀察員監視此次選舉過程,包括西班牙前總理薩巴德洛(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薩巴德洛表示:「我對於投票過程毫無疑慮。這是一套先進的自動化投票系統。」(南方電視台,2018/5/20

另一位觀選員、前厄瓜多總統柯利亞(Rafael Correa)則在推特上宣布(2018/5/20):「委內瑞拉選舉的發展毫無異狀。我觀察了四個投票所,公民不斷湧入,只需短暫的時間等候與投票。這是非常現代化的雙重控制系統。就我所看到的狀況來說,委內瑞拉選舉委員會是毫無瑕疵的組織。」

馬杜羅再度贏得委內瑞拉總統選舉。(圖片來源:路透社)

然而,西方媒體對於委內瑞拉選舉過程的看法截然不同,不約而同將此次選舉形容為嚴重缺陷、充其量僅是獨裁者主導的一場騙局。《紐約時報》(2018/5/20)將此選舉描述為:「評論家們指出這是一場嚴重舞弊、對他(馬杜羅)有利的比賽。」《赫芬頓郵報》(2018/5/21)則將此次選舉定調為:「一場被抨擊為鬧劇的投票,這個飽受危難之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國家的獨裁政權再次得到鞏固。」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2018/5/21)則表示:

「馬杜羅(譯按:這裏拼錯成「Nicholas Maduro」,多了一個h)輕鬆勝選連任,但他的主要競爭對手拒絕接受這個結果,並認為此次投票存在詐欺的情況。這也是美國與許多獨立觀選員的看法。」

撇除拼錯總統名字不論,這裡引述「獨立」觀選員的唯一來源,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由美國國務院資助的保守派團體自由之家,要說它是「獨立觀選員」頗有問題。

「在...之中」的委內瑞拉選舉

媒體對於委內瑞拉選舉的報導相似得驚人。事實上,絕大部分媒體的標題甚至使用相同的詞彙與構句,一方面宣稱馬杜羅是贏家,一方面透過好用的介系詞「在⋯⋯之下、在⋯⋯之中(amid)」,破壞整個選舉體系的合法性。

這些新聞文章都沒有提到柯利亞、薩巴德洛或任何其他官方觀選員的看法。並非他們的評論難以被找到。柯利亞在推特上有超過340萬名的追蹤者,在撰寫本文時(5/23),他的評論已經被轉發超過3,500次。相反地,上述報導不約而同地將委內瑞拉的選舉制度形容為一齣鬧劇,儘管歐洲議會(2005/12/15)稱其為「與最進步的國際做法一致」、歐盟(2006/12/4)認為(委內瑞拉的選舉)「有效率、安全、可供查核,且技術專家的能力與先進的技術水平一致」、美國前總統卡特(2012/9/21)則認為這是「世界上最棒的⋯⋯一套非常完美的投票系統」。

儘管反對派的杯葛讓投票結果變得可以預測,馬杜羅仍然獲得28%合格選民的支持。與歐巴馬(Barack Obama)2008年獲得的得票比例大致相同,更超過2012年歐巴馬競選連任時的得票比例,還有川普2016年的得票比例,雖説上述選戰競爭都相當激烈。路透社(2018/5/20)忽略這點,宣稱可憐的委內瑞拉人之所以投票給馬杜羅,是因為他們相信他們會「押對寶,中大獎」。

西方媒體不尋常的相似性與負面論調並不令人驚訝。正如我在《來自委內瑞拉的壞消息:二十年來的假新聞與不實報導》(Bad News From Venezuela: 20 Years of Fake News and Misreporting)一書詳述的那樣,(西方媒體)的外國報導篇幅大量被刪減,導致一小撮記者撰寫我們聽到的其他國家之新聞。媒體複製、貼上像是路透社與美國聯合通訊社等新聞組織的內容,而後者則又雇用許多便宜的當地記者。

在委內瑞拉,這些記者不是中立的行動者,而是出身極為偏頗的當地媒體,與反對派關係密切,導致西方媒體視自己為反對馬杜羅的意識形態前鋒、對政府的「反抗」。 西方媒體討伐馬杜羅之際,他們對發布假新聞或是蓄意生產誤導的內容毫不羞愧,例如聲名狼藉、各家媒體(時代雜誌,2015/2/5美國有線新聞網,2015/2/6新聞週刊,2015/2/5)爭先報導的故事「委內瑞拉的保險套要價755美元」。該故事杜撰者毫無悔意,還聲稱將繼續利用「迷人的伎倆」(sexy tricks)表達自己的觀點。

用來貶低委內瑞拉人民的典型伎倆就不那麼性感了。比如說彭博社(Bloomberg)的羅薩蒂(Andrew Rosati,2018/5/21)宣稱,馬杜羅在「廣受詬病的選舉」中獲勝,「就必須獨自為國家的崩潰性經濟危機負責」。他一邊竊笑,一邊接著說道「美國與地區領導人」將就委內瑞拉舉行此次選舉,對「這個飽受危機苦惱的國家,其至關重要的石油產業,施以進一步的隔離與制裁。」顯然馬杜羅只能怪自己違背了華盛頓的意志吧!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