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公勇路拆遷案引注目
自救會串聯抗議民進黨

2018/07/25
苦勞網記者

屏東市公勇路拆遷案受全國注目,本案起因是屏北鐵路的高架化工程,以及屏東車站周邊道路拓寬,屏東縣政府16日凌晨挾大批警力突襲拆除公勇路段被徵收的3間「同意戶」,事後爆出市府「脅迫居民簽字同意」、「製造被同意戶」,今天(7/25)公勇路居民組成的自救會,連同反南鐵東移自救會、鳳山鐵路地下化反重劃自救會等反迫遷團體,赴民進黨黨部抗議,卻被警方重重包圍,排除留置在紹興南路段騎樓。

屏東鐵路反迫遷自救會會長林寶戀回顧16日強拆當天,清晨5點便有高達80多位警察湧入,造成居民很大的心理壓力。林寶戀表示,現場政府工務處官員甚至揚言若不簽同意書,就要立刻拆除,簽了才有兩週的緩衝期,許多居民不懂法律,又受到驚嚇,現場才簽下同意書。

屏東鐵路反迫遷自救會回顧16日清晨,痛批政府暴力強拆民宅。(攝影:王顥中)

「民主進步搞迫遷,強逼平民為開發!」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表示,民進黨執政後面對全台各地的土地掠奪案件,經常把爭議稱為「個案」,然而土地爭議涉及的土地徵收、都市計畫、土地重劃、都市更新等制度設計,法規往往仍沿襲過去戒嚴時期的架構,強調「是制度整體性的問題」。

陳致曉表示,公勇路拆遷案的土地徵收,根本不具必要性,拓寬道路可以使用既有的臨時道路,臨時道路是台鐵的公有地,屬交通部管轄,應優先運用,然而台鐵卻表示公有地未來將用作招商,因此不願釋出,可見整個計畫根本是圖利財團。

陳致曉強調,全台鐵路沿線如今都面臨類似問題,不僅台南、屏東等備受注目的地區,高雄鳳山鐵路週邊也有同樣狀況。當鐵路建設帶動商業利益,公有地不夠,就把人民的土地也圈進去,「今年又要選舉了,每個地方政治人物選舉都要花大錢,土地炒作的遊戲就是最快的回收方法!」

反迫遷團體串聯抗議民進黨,但被警方包圍排除在紹興南路段騎樓,無法接近黨部。(攝影:王顥中)

責任主編: 

回應

蔣月惠戳穿了轉型正義西洋鏡
2018-07-22 中國時報A14版 王丰

蔣月惠,兩個禮拜以前,全台灣絕大多數的民眾,幾乎對這個名字完全無感、不識。然而,才不過兩天時間,筆者寫稿的此刻,「蔣月惠」這三字,在Google大神的搜尋欄竟然顯示「約有 1,030,000 項結果」。一百多萬則有關她的資料。這充分印證了在自媒體瘋傳訊息的時代,已不是古語所謂的「一舉成名天下知」,而是瞬間成名天下知。
蔣月惠現象在大選前四個月爆發,有幾層意義值得人們關切。其一,蔣月惠的說理敘事,完全運用俚俗鄉里最通俗語言,講述她所遭逢的地方政府霸凌善良百姓惡例。她不必像柯P遇到說不清的事理就猛搔頭,或以網路酸民習慣說的「ㄍㄢˋ話」顧左右言他。她不必像蔡英文盡講些留學英美、文青式的美麗虛幻話術來搪塞民怨。她也不會像吳音寧勇於肉身擋怪手,見到議會官員備詢的麥克風卻是嚅嚅囁囁。
一個真正的勇者,不應該是勇於私鬥、怯於公戰,而是言所當言、為所當為,雖千萬人吾往矣!
其次,蔣月惠現象,解釋了現階段大選前夕選戰熱度空前冷清的原因。不論執政、在野,從北到南,從老到小,凡是參與選舉者,他們似乎都欠缺蔣月惠身上散發的「感動元素」。為什麼選情冷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候選人本身的「感動元素」不足,再者是他們提出的競選政見的「感動元素」,講述政見主張的「感動元素」嚴重貧乏。
根本原因,除了眼下台灣社會的民粹氛圍使然之外,民眾嫌棄台灣政客「真誠」的成色不足,可能亦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原因。中國人講究誠信。在台灣,如果我們覺得某人「很沒誠意」,那麼我們就不會和這人結交朋友。同理,如果政客候選人言行舉止給人感覺「假假的」,那麼他自然很難讓人投他一票。
在島內,政治公眾場域之中,「虛假的人」太多,「真誠的人」太少。一旦出現了這麼一位「怪怪的」素人蔣月惠,況且她還默默行善多年,自然她就橫空出世,瞬間成為台灣炙手可熱的人物典型了。
第三個值得觀察的重點。蔣月惠所陳述的事件,固然是遠在屏東縣一樁民宅迫遷案,該案影響的範圍不見得涉及你我及大多數台灣人民。但是,蔣月惠在哭聲震天之後,竟然會「哭感動天」,撼動人心。這凸顯了台灣當局只顧忙著向歷史揮動鐵拳,只顧忙著為島內少數台獨人士討公道、向歷史人物揮鐵拳,只顧忙著向可能危及他政權存亡絕續的在野黨揮動鐵拳,可是卻對廣大庶民社會普遍存在的不公不義境遇不聞不問、麻木不仁。
就當蔣月惠北上,被台北所有的電視新聞台記者包圍追趕、央求她受訪的同時,台北市的中正紀念堂闖進了一群青年,第三次朝蔣中正故總統銅像潑紅漆。台灣的執政者與在野者顯然都對這群青年的乖張違法行徑視若無睹,或許在某些「務實台獨工作者」與「務實去中國化工作者」的眼裡,甚且恨不得能頒發一枚「大綬景星勳章」給那些潑漆青年,就因為潑漆青年他們再次實踐了「轉型正義」。而在電視鏡頭前聲嘶力竭為民眾吶喊的蔣月惠的「正義」卻被當權者視若糞土,完全沒有任何當權者為她「轉型」、伸張。
眼下,真正恐懼蔣月惠的不止是屏東縣政當局,而是整個仰賴「轉型正義」吸取大選選票的台灣執政者。因為,當蔣月惠及她背後那些庶民大眾,他們面對國家機器,他們面對權力怪獸,哀哀無告。當蔣月惠在拂曉時分螳臂擋車,痛苦哀號,喊天天不應的那一刻。他們的吶喊,實已書寫完成台灣當局「轉型正義」確屬「不正義」的判決書。
素民的審判,遠比法曹、刀筆吏的審判更撼動人心。孰正義?孰不正義?百姓心中早已敲下審判槌,結案了。